•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347章 你敢用,我就敢学!

    第347章 你敢用,我就敢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谢谢各位兄弟给力的月票!果果把宝贝月票都捂在心口啦,谁都不许抢哦!

        五一我们又多了两个新盟主呢,于是又要加更的节奏咩,数学成绩好的同学,帮果果数一下,果果欠了多少章更新了……

        好吧,继续求月票支援!双倍不投票,节操哪里找??!.

        ————————————.

        夜色越来越深,蜀山栈道上围观的玩家渐渐散去。

        十二祖巫的玩家是最先走的,实际上,蓝白一个极限地形的击倒,把聂彦送下悬崖之前,他们公会就已经以四十一票赞成,一票反对,十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和九尾狐的结盟。

        铿……

        叮!

        两道身影剑锋短暂交错,迅速地三轮攻防之后,马上又分开,刺耳的剑鸣,在空旷的山间显得尤其的清脆动听。

        徒手拆机甲跟聂彦,已经打到第七场了。

        风雨飘摇的栈道剧烈地晃动着,刺目的剑气在山崖上划下一道道坑洼的痕迹。

        跳跃、轻功、滑步、梯云纵……

        聂彦的连续三个杀机,都被徒手拆机甲化解,并且他怎么就越来越觉得,徒手拆机甲杀机释放的时机和方式,更加的成熟和稳定了。

        陈彬托着腮,坐在电脑前,什么别的事都没干,伸出一只手斜着眼睛敲着键盘,不断地在队伍频道里,跟徒手拆机甲沟通。

        “机甲,很好!聂彦再近身逼战,你继续开天下无双,天下无双的5秒极限攻速,他的瞬时反应跟不上你的节奏?!?br />
        “嗯!”徒手拆机甲回道,“他的走位很好?!?br />
        “不错,聂彦的走位核心是梯云纵,你们的门派都是武当,都有梯云纵的瞬移技能,他刚才在悬崖上的浮壁操作,你能做出来吗?”

        “我试试!”徒手拆机甲轻功起跳,朝着岩石一个普通攻击,立刻转身视角往下拉,开启梯云纵……

        利剑深深地插入岩壁,徒手拆机甲则完美地借力悬浮在了半空中!

        聂彦的胸中堵得不行了……

        双方打了七场,虽然徒手拆机甲都没能赢,但是,像这样的场景出现多少次了?

        聂彦甚至发现,只要他会用的操作技巧,徒手拆机甲好像都会!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

        每个职业选手擅长的操作都不一样,不可能徒手拆机甲擅长的,刚好就跟他完全一致吧?

        就比如,刚才的那个在悬崖上利用手里的剑,达到在悬崖上短暂停留2-3秒的技巧,除非是专攻极限地形的选手,否则基本都不会特意去练习这个操作。

        聂彦刚才做的时候,都不保证自己能够做得到。

        再回头一看,徒手拆机甲浮住了,而且,比他做的要稳得多!

        不过,刚才徒手拆机甲的浮壁完全是试试的,没有什么实战意义,聂彦才注意到了,对手的每个技巧性操作,都是在他做了之后才放出的……

        可是,那就更诡异了。

        就比如这个浮壁,要先选起点,选落点,选梯云纵的角度,还要控制瞬移过程中不被突起的石块挡住,聂彦还是练过两三天的,尚且都不能保证一定能做到,徒手拆机甲看一遍就敢做?他不是草食动物吗?哪有这样的信心!

        “优等生就是优等生,”永夜在队伍频道打了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加油啊,你就快把他拿下了!”

        “聂彦来来去去也没什么新东西出现了,没意思?!闭?、红狼无双??茨粞宓拇蚍?,同样看得很仔细。

        “嗯,马上要被榨干了……”生的荒唐淡淡地道。

        徒手拆机甲落下来之后,没有等聂彦近身,就一个跳跃冲了过去,很明显他梯云纵使用了,而聂彦的梯云纵已经冷却,一定会近身逼战,可是,机甲这样主动地一个靠近举动,反而让聂彦梯云纵冲得太过头了,必须要转过身来才能继续攻击徒手拆机甲。

        但是,等他转过身的同时,看到徒手拆机甲手上的剑,已经泛起了莹白色的光芒……

        一剑三清!

        徒手拆机甲没有一刻地犹豫,抬手就释放了只有他有,而聂彦没有的关键技能!

        一剑三清,剑武当45级技能,连续释放三次普通攻击,全部命中则触发清徽状态,此后每一次连续攻击命中则额外造成一倍的伤害,直到连续攻击被打断为止。

        如果是面对徒手拆机甲,聂彦很快就能打断他,但是,现在他是背对的状况……

        为什么?徒手拆机甲转身会比他快这么多!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刚才跳跃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计算出了双方的落点,知道聂彦的梯云纵会过头,所以,他在空中一百八十度转身了……

        聂彦不敢相信,不过电光火石的时间,他怎么可能算得出需要提前转身!

        “很好,机甲!一定要打出击倒!”陈彬在队伍频道里提醒了一句。

        机甲意外的走位,造成了这样一个聂彦背对他的机会,可以说非常难得,甚至不会再有第二次,一剑三清开出来的时机,比面对的时候要好得多!

        先手的用处,就在这里了!

        如果没有先手,就是聂彦先打断他一剑三清的连击,但有先手的话,那就是他先对聂彦打出击倒!

        徒手拆机甲也知道机会难得,免不了紧张,但是,若是这种时候因为紧张而产生失误,那真的没脸再去见陈彬了。

        聂彦有点后悔没用高级账号了,若是他现在有一个气武当45级的关键技能五方行尽……

        结果绝对不是这样的!

        再想一触而退,已经来不及了……

        徒手拆机甲机器版稳定的操作,准确的瞄准,三清剑气全中。

        然后,三支都是要害攻击,击倒!

        聂彦没有再次被击倒掉下悬崖,不过,一剑三清恐怖的连击伤害叠加,又怎么是已经频道残血的一个气武当能抵抗的?

        剑武当,可是剑战职业圈的主力输出!

        只要被打出了击倒,剑武当不失误的话,基本他接下来就要吃至少十二三次连击,十二三次连击就是十二三次普通攻击的翻倍再翻倍,打到最后伤害量不是开玩笑的。

        生命值,迅速地下降……

        徒手拆机甲还没有换上暗橙武器,以至于攻速还不高,否则,抓住了这么好的机会,两三秒钟就能把聂彦带走,可惜,被击倒的聂彦起身之后,还剩下121点生命值,他直接做出了蹲身起跳,跟徒手拆机甲拉开距离。

        “追!”陈彬眯着眼睛笑道,“脑袋里别又计算他的蓝,他的技能冷却?!?br />
        “呃……”徒手拆机甲听了陈彬的,立刻就追了上去。

        “陈队要是不说,你还真不追了?”斩、红狼无双??吹搅嘶啄且凰布涞挠淘?,简直是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悬崖去。

        “聂彦的蓝还有一半,一轮爆发抢出来,可以对机甲造成空血反杀的?!庇酪沟?。

        “那就别让他抢出来啊……”生的荒唐淡淡地道。

        蜀山栈道上的围观者,只剩下零星的那么几个,还在继续观战,现在他们觉得,坚持再看几场,确实是正确的选择了。

        谁都没有想到,聂彦跟徒手拆机甲,竟然能打成追击战。

        而且,还是机甲追杀聂彦……

        聂彦为了拉开距离,竟然开始频繁地切换上下马状态了!

        落到栈道上跑路的时候,聂彦就迅速上马提高移动速度,进入空战他就踩着马背一跃浮空,流畅地游走在风一般的速度之中。

        “……”陈彬看到聂彦的这个操作,笑眯眯地打了一串省略号。

        “靠,他不知道机甲穿的是什么鞋子吗?”永夜顿时就震惊了。

        “聂彦应该不太清楚,机甲是昨天晚上才换的【望尘】?!闭?、红狼无双剑道。

        死的憋屈一共打出了三双暗橙跑鞋,其中【望尘】是最初的草稿版,诡异的精炼属性,加的全是坐骑的移动速度,暂时交给机甲使用了,第二双【极光】因为是粉色的,还挂着两个小毛球,没有人愿意使用,交给公会商人售卖去了,第三双【九霄】才是成品。

        本来,徒手拆机甲级别不够,要再升两级才能穿得上【望尘】。

        结果死的憋屈在他的试验品里翻翻找找,找出一根才两星打造的项链,竟然有个属性是“装备等级需求-2”,刷出这种破烂属性也就罢了,那项链的名字,还堂而皇之地就叫“无用挂件”!

        全队都对杰出的死的憋屈,再次膜拜一百遍。

        不过,索性机甲还没有项链,就先把无用挂件给挂在脖子上了,然后穿上了【望尘】,只精炼到了9,暂时使用一下。

        本来,双方的移动速度差不多,因为机甲暂时穿的是【望尘】,加的都是坐骑移动速度,空战并不占太大优势,但聂彦这么玩出一个上下马切换的操作……

        徒手拆机甲当然眼睛一亮,立刻有样学样了!

        “完了,聂彦本来还有活路,这是把自己玩死啊……”永夜看到徒手拆机甲一边梯云纵一边召唤出了马匹,顿时就觉得聂彦太悲剧了。

        “教会了徒弟,玩死了师傅!”生的荒唐淡淡地道。

        机甲自己并没有什么创造力,但是,只要聂彦敢用出来的操作,他就能比聂彦用得更稳,更准……

        聂彦并不知道自己又教给了机甲什么东西,只是感觉他采取了更快移动的手段,可是他跟机甲的距离,却越来越近了?

        因为是应战而来,聂彦身上不可能带鉴定符,自然也就看不到,【望尘】的两个精炼属性一共加了27点的坐骑移动速度!

        原本双方差不多的移动速度平衡,几乎是在这一瞬间被打破。

        徒手拆机甲追上聂彦,剑尖的荡起的就是紫霄剑芒的光芒……

        紫霄剑芒,剑武当35级技能,释放出七道具有穿透力的普通攻击,攻击一条直线上的敌方目标。

        机甲一口气连射出的七道普通攻击……

        彻底地,终结了面前只剩一百多点血的脆弱小生命!

        聂彦操作的青川白鹭,尸体躺在了栈道的边缘。

        蜀山栈道之上,已经为数不多了的围观玩家,全部都站了起来…….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