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344章 机甲,你这只草食动物!

    第344章 机甲,你这只草食动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嘲讽!

        观战的玩家谁都没想到,面对一个职业站队的队长,徒手拆机甲竟然开了嘲讽战!

        没错,徒手拆机甲的血量是领先。

        可聂彦是气武当,不到他彻底地倒地,随时都有翻盘的可能,徒手拆机甲的嘲讽会不会显得太心急了一点?

        所有的目光转向了聂彦。

        面对一个把他压制住了的玩家的嘲讽,他会是什么反应?

        全地图玩家心心念念想看的职业级嘲讽战,现在能开场了吗……

        陈彬笑眯眯地看着屏幕,完全没有紧张感地朝厨房叫了一声:“小雅,今天的夜宵我想要德纹大理石蛋糕?!?br />
        永夜抓起键盘就想往脑袋上撞——都什么时候了,这货还有心情想着吃的?

        蜀山栈道上……

        万众期待的目光中,聂彦回复了一句:“不会嘲讽,就不要秀低劣的嘲讽技巧?!?br />
        “呃……”徒手拆机甲看到这句回复,顿时就是一愣。

        屏幕前的陈彬轻轻地摇了摇头。

        就在徒手拆机甲愣神的那一下子,聂彦之前跟他缠斗中留手的一串技能,都已经冷却完毕,杀机四现的连招全部准备好了……

        操作频率比刚才慢了12.5?

        技能准确度降低了23.7?

        聂彦不关心这个数据是不是准确,他只知道十秒钟之内杀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剑武当,基本没什么困难。

        清脆的剑鸣之声,回荡空灵的蜀山栈道之上。

        聂彦操作的角色连续在三块巨石上轻点,化作一道光影,靠近了徒手拆机甲。

        气武当和剑武当之间的交手,需要这么近吗?

        完全不需要!

        但是,聂彦就这么做了,他的身形一闪一现,几乎是出现在了徒手拆机甲不到三步的距离之内……

        徒手拆机甲下意识地就是一个梯云纵,跟他拉开距离。

        双方都是远程职业,如果要拼技能准确度,聂彦不是徒手拆机甲的对手,这一瞬间徒手拆机甲没有经过什么计算,都能明白对方一定是希望通过拉近距离,降低技能的空中时间,提高普通操作频率,把技能准确度的数值拉起来。

        可是,陈彬脸上的笑容却停了一下:“毒蛇出洞了?!?br />
        两仪而复!

        聂彦竟然在徒手拆机甲使用梯云纵的过程中,出手了技能!

        两仪而复,气武当40级技能,射出一道两仪剑气,对单体目标造成基础攻击300的瞬时伤害。

        一个技能就是基础攻击300的瞬时伤害!

        聂彦的角色还不到45级,没有徒手拆机甲那样的45级关键技能,两仪而复就是他的最高杀伤技能了,谁都没有料到,他会不用任何普通攻击和其他技能做铺垫,做遮掩,就这样直接甩出去……

        难道,他就不怕大招又一次落空吗?

        一道如蛇信一般细小的剑气,转瞬之间在空中呈螺旋状旋起,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如一道凌厉的闪电朝着徒手拆机甲就激射而去!

        梯云纵的瞬移,大约是一个0.5秒左右的过程。

        两仪而复到达的时间,地点,都完美无缺,只听轰地一声,带着撕扯力量的黑白光芒,一下在徒手拆机甲之前爆开!

        整个蜀山栈道都随之一颤。

        命中!完美的命中??!

        两仪而复的伤害太高了,徒手拆机甲刚才建立起的优势,一下就荡然无存。

        聂彦却没有停手,他的梯云纵刚才可没有使用,几乎是在两仪而复脱离了剑尖的同一时间,他一下瞬移到徒手拆机甲的落点。

        双方的距离,再次被拉到三步以内。

        “不行,机甲输了?!背卤蛐ψ乓×艘⊥?。

        “……”永夜的手心都已经出了一层汗。

        虽然永夜知道队里每个人都很强,但如果要他说除了陈彬和蓝白之外,谁是队里最强的,那一定是徒手拆机甲。

        如果连徒手拆机甲,带着5级的等级压制和关键技能,都没办法在聂彦手上取胜。

        那今天晚上三百场……

        恐怕,他们一场都赢不了!

        聂彦已经掌握到了打徒手拆机甲的要点。

        要让徒手拆机甲感觉到危险!

        一定要让他害怕。

        如毒蛇一般危险而森寒的剑气爆发,几乎是极限距离地贴近着徒手拆机甲。

        光芒闪耀,绚丽地爆发!

        徒手拆机甲也并没有一直采取防守和后退,只是,这样的近身逼战,一连串的普攻和技能的攻防,他不自觉地就有点慌了。

        各种技能的光效,在两个人中间狭小的范围里,灿然四射。

        攻防、招架、栈道上的极限走位……

        双方一个即时计算能力逆天,一个则是早已做好了几套预案,都不是轻易出错的人!

        两个人的血量交错下降。

        徒手拆机甲的等级和关键技能都有巨大的优势,聂彦却是打出了气势。

        30、20、10……

        最后,压倒徒手拆机甲的,却不是这种紧张的互拼,而是聂彦的一句嘲讽:“草食动物,也想要赢职业队长吗?”

        ……

        徒手拆机甲被一股电流,从头到尾打了个外焦里嫩。

        草食动物!

        还能有比这更让人绝望,却又贴切的形容词吗?

        没错,他就是个草食动物,战斗力并不弱却胆小如鼠,就算长着锋利的角,还有沉重的铁蹄,也不懂得怎么去使用的……草食动物!

        聂彦把他击中了……

        就在这一瞬间,徒手拆机甲有一种感觉,他找到了自己整个人生最准确的定义。

        没错,就是草食动物!

        一辈子处在食物链最底端的那种??!

        “机甲的主动嘲讽现在还行,嘲讽应对能力太差了?!崩栋谆毓烦卤虼蛄烁鱿熘?。

        “你指望草食动物能有什么应对?咬人吗?”陈彬笑着道。

        “靠,陈队,聂彦是在欺负机甲?。?!”永夜无力地举起爪子提醒道。

        “聂彦的嘲讽战,打得有够烂的,没想到机甲还能比他更烂?!崩栋兹匆残α似鹄?。

        “整个职业圈里,再没有一个一号位,能被这种水准的嘲讽给影响了……”陈彬刚从小雅手里接过他要的蛋糕,心情很好地吃了起来。

        如果是在职业赛场上,聂彦这种嘲讽,根本不可能影响到任何人,甚至草食动物四个字,还有可能会引起笑场,和更加犀利的反嘲讽。

        可是,徒手拆机甲却没有抵抗的力量,勉强支撑了十几秒之后,倒在了蜀山栈道上。

        永夜看着聂彦最后的两百多点生命值,可惜地轻拍了一下桌子……

        然后,他再偏头一看,陈彬竟然看都没看屏幕,一点也没有团队友爱精神地,低头吃他的蛋糕。

        “陈队,”永夜撇着嘴,嘟哝道,“你好像心情很好?”

        “心情?还不错?!背卤蛐γ忻械靥蛄颂蜃齑?,“机甲能跟聂彦拼到这种极限,我心情怎么可能不好……”

        “呃,他输了啊?!庇酪共豢牡氐?。

        “哦?他应该赢吗?”陈彬笑了笑,深深地看了永夜一眼。

        永夜的目光顿时就闪烁了一下……

        徒手拆机甲应该赢吗?如果顺理成章来说,5级的等级压制,一个45级关键技能的优势,怎么看都不应该输吧,可是,就因为对手是聂彦?他不仅输了,还输得很理所当然?

        蓝白对永夜道:“陈彬高兴的不是输赢本身……”

        永夜回过头:“那是什么?”

        “今天机甲的发挥,真的很草食动物吗?”蓝白问道。

        “……”永夜认真地想了想,还真没觉得聂彦近身逼战之前,徒手拆机甲打得有多弱气。

        相反,他的打法一直都有标准的一号位风格!

        徒手拆机甲应该是看过了很多视频,不断地去学习和模仿各个优秀一号位的打法,并不断做出分析和修正,让他自己越来越强。

        任何操作对于徒手拆机甲都没有难度,再大的大神的节奏,他都能跟得上。

        所以,徒手拆机甲今天一上来,就是按照职业剑武当的一对一打法来打……

        等级压制和技能压制,再加上技术上标准如机器,让聂彦也跟他只能打个平手,最后聂彦能够取胜,只能说是用经验把他给欺负了。

        近身逼战!

        徒手拆机甲没有学习过,一个剑武当应该怎么应对近身逼战。

        队伍频道里都是一片安慰的表情,附近频道也都给了徒手拆机甲极高的评价。

        虽然没有打赢聂彦,但是,就从他跟聂彦打成这样来看,很多围观的玩家,都已经在叫让徒手拆机甲做职业选手了。

        “没事,我没事……”徒手拆机甲倒是被这些安慰弄的有点受宠若惊,“我……我本来就没想过能赢啊,谢谢,我真的没事?!?br />
        “嗯,我详细你没事,因为你就是个草食动物!”陈彬笑眯眯地在队伍频道里发了一句。

        “汗,陈队你也欺负我……”徒手拆机甲发了一串不好意思的笑脸。

        “你不能用这个‘也’字,聂彦欺负你就是欺负你,我欺负你是为了你好,嗯……”陈彬笑着回答。

        “……”永夜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欺负我还能为了我好?”徒手拆机甲刷出了一串惊恐的表情。

        “对啊,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为了你早日完成进化什么的……”蓝白一边拍桌子狂笑,一边在队伍频道里打字道。

        “进化?”徒手拆机甲更惊恐了。

        “没错,就是那个什么传说中的……羊驼兽超进化?”陈彬不确定地打出了一句。

        “咳,大神,你又乱入了??!”永夜跟着徒手拆机甲一起惊恐了……

        ————————

        冲冲冲,我们的月票继续输出!我们的火力一直都很猛!我们又有新盟主了,今天最少有三更,也许四更,也许五更,也许……果果语无伦次了,一个字,战??!九尾狐的节奏,来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