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320章 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第320章 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十二祖巫以后会怎么发展,转型的职业选手们,以后的道路该怎么走?

        陈彬和蓝白,只能说无从得知了。

        反正,苍天冥神人都已经走了。

        陈彬也不可能把她追回来,告诉她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

        “咳,思想道德教育什么的,不是我们干的,对吧?”蓝白期期艾艾地问陈彬道。

        “当然不是我们干的!”陈彬无辜地摊了摊手。

        “与我们无关!”蓝白迅速地进行了自我安慰和自我催眠。

        “我们这么和平友善,怎么会制造这么大的骗局呢?”

        “你说,这是以后剑战职业圈史册上,最大的骗局吗?”蓝白抬起头道。

        “不。剑战职业圈最大骗局,肯定是素问的黑材料……”陈彬道。

        “靠,说那个有什么用?!崩栋咨怂谎?,“你都说了,在聂彦的电脑里没带出来了?!?br />
        陈彬双手合十,驾轻就熟地转移话题:“祈祷十二祖巫进入职业圈之后,有50的生还率?!?br />
        蓝白跟着双手合十:“你太乐观了,能有30生还率就不错了……”

        “汗啊,你们的眼睛都变成绿油油的了!”永夜额头上的冷汗冒了一轮又一轮。

        这两个大神,就像是眼睁睁地看着一群纯洁的小羊,一步步地走向狼窝,一边等着吃,一边还在为他们祈祷。

        永夜有点不希望苍天冥神他们,顺利进入剑战职业圈了。

        ……

        苍天冥神离开之后,一批闲散玩家和九尾狐的玩家,都纷纷离开了。

        陈彬和蓝白等着这里,倒不是真的要所有人集合,再出藏宝图。

        只是,还有一道浮桥,拦在他们跟出口之间。

        有能力从浮桥上跳过去的,想走自然就先走了。

        没有能力跳过浮桥的玩家,只能等人到齐,再由他们会长和零点一起想过桥的办法。

        九尾狐的公会频道里,送走了苍天冥神之后,话题就完全集中在了浮桥上。

        “雷霆破晓他们说,跳过这座浮桥,奖了一块六级精炼石!”

        “真的假的???跳个桥就能拿六级精炼石……”

        “我倒不在意那个六级精炼石,如果跳不过去,不会只能死出去吧!”

        “你有点志气好不好,他们都是死了从入口辛辛苦苦跑过来跳桥,你倒好,没死的不想跳桥,却想死出去?!?br />
        “呃,我没想死出去,我只是假设……”

        “不准有这么悲观的假设!”

        一百零八根高高低低的木桩,横六竖十八,用绳索连起来组成了一个方阵,延伸到对岸的出口。

        每一根木桩都在河里起起伏伏,高度不定,还一直很摇晃。

        从这样的木桩上跳过去,需要的操作可想而知。

        如果只是操作也还算了,竟然还不能一口气从最矮的木桩跳上最高的木桩。

        只有高度差距在三米以内的木桩,才是可以上跳的。

        往下跳倒是没有限制,多高的木桩都可以往下跳。

        如此一来,可能踏上一块木桩之后,前面的一块木桩就不能跳上去了……

        那么,不能一直纵向往前前进,有时候就只能往跳到左边或者右边的木桩上,进行横向迂回。

        木桩都是起伏不定的。

        哪个高哪个低,时时刻刻都在变化。

        导致的结果就是,有很多玩家在这一百零八块木桩上,横着竖着甚至倒退跳来跳去,硬是到不了对岸!

        时不时还有操作失误,掉到水里面被冲回了河岸的。

        此情此景之下……

        全公会眼睁睁地看着,在木桩上跳来跳去的徒手拆机甲,本能地就有种想掐死他的感觉!

        徒手拆机甲跳了三十个木桩就过去了。

        然后,只跳了二十五个木桩回来。

        再然后,他又跳了二十二个木桩过去……

        这一次更是只跳了二十个木桩就又回来了!

        二十个木桩!

        即使是一路直行,从河这边到那边,也有十八个木桩。

        就是说,徒手拆机甲只横向跳跃了两次,几乎没有走任何弯路。

        “机甲,别跳了,你跳得我想哭?!逼锢堑难蜓蛑沼谒党隽巳岬男纳?。

        “呃,我只是在探路……”徒手拆机甲愣了一下,道。

        “你只是在嘲讽!”生的荒唐淡定地的呆在岸边,一次都没有尝试跳这座浮桥。

        “……”徒手拆机甲一阵冷汗,“我……我没有啊,真的没有,对不起?!?br />
        “你有,你有,你就有?!本盼埠拿米用且а狼谐莸氐?。

        徒手拆机甲没有嘲讽意思。

        但是,他已经用实际行动,残忍地嘲讽了整个公会的判断力和操作水平,何等的可怕。

        雷霆破晓他们跳过去了……

        很多闲散玩家跳过去了……

        苍天冥神也流畅地跳过去了……

        九尾狐的玩家,却被拦下了一大半!

        刚刚因为一阵首杀雨建立起来的信心,有点动摇的时候,徒手拆机甲调过来跳过去,简直是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信心,崩塌!

        徒手拆机甲脸红了:“可是,我不是在嘲讽,我是在挖木头……”

        “挖木头?”

        “嗯,我想木头上有没有宝藏,所以……”

        “哈哈哈哈哈,你太有想法了?!逼锢堑难蜓虼笮α似鹄?,“然后呢?你挖到了什么?”

        “我挖出了一个机关?!蓖绞植鸹椎?。

        “机关?”九尾狐的玩家都来了兴趣,“什么机关?”

        “对不起,就是……开启了一个通道,”徒手拆机甲不好意思地转了一下视角,朝一个方向射出了一道剑气,“可以不跳桥过去的通道?!?br />
        “不跳桥……可以,过去的……通道!”骑狼的羊羊的大笑戛然而止,“你……刚才跳的几十块木头,没有一块重复的?”

        “嗯,我计算了路线的,尽量能挖更多的木头?!蓖绞植鸹谆卮?。

        “机甲大神,你真的在嘲讽我们??!”全公会大笑也都陡然停止。

        能这么来来回回跳几次就很不容易了……

        还要尽量保证自己的落点,都在不同的木桩上。

        这人还能算是个人吗?

        骑狼的羊羊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怒:“大神啊,你跳第三次的时候就发现了机关,怎么不早说??!我们还在这儿等着!”

        徒手拆机甲无辜地道:“还有木头没挖完,我还想找找,有没有更简单的路?!?br />
        全公会所有人,顿时对他肃然起敬!

        “机甲,做得好?!焙谝剐新砩暇桶才帕艘慌婕?,绕路去徒手拆机甲说的地方探查。

        没过多久,探走的新航线的玩家,在公会频道里发布了结果。

        “这里是一个洞,虽然也要一个保持持续前滚翻的操作才能通过,但比浮桥简单多了?!币桓雒械パ燮さ耐婕业?。

        “通过之后的奖励,是一块六级强化石,虽然比不上精炼石,也是高级宝石!”另一个名叫落落不大方的妹子道。

        蓝白稍微判断了一下,这样的操作,至少能保证全员通过了。

        稍微分工了一下,陈彬留在原地帮助要跳浮桥的玩家,蓝白则带着没信心跳浮桥的玩家,跟他绕远路出副本。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笑嘻嘻的表情在附近频道刷出来:“大丈夫堂堂七尺之躯,怎么能钻狗洞,我们坚决不能从这里过!”

        本来,一个玩家开个小玩笑,并不会引起注意。

        引起九尾狐注意的,是这个坚决不钻狗洞的玩家的名字……

        死的憋屈!

        一看到这条消息,生的荒唐就淡淡地打出了一串省略号。

        公会频道里的玩家来劲了:“咦,死的憋屈?新加入公会的吗?”

        “对啊,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你跟我们公会的荒唐大神,什么关系呀!”

        死的憋屈笑道:“我?我跟他没关系?!?br />
        生的荒唐又是一串省略号打出来。

        九尾狐玩家都不相信:“不会吧,你们名字这么像,真的没有关系?”

        “当然!我跟他没关系。不过,他跟我倒是有点关系!”死的憋屈嘻嘻一笑,道。

        “呃,什么关系?”九尾狐的玩家好奇地道。

        “荒唐他是我哥哥?!彼赖谋锴?。

        “……”全公会玩家绝倒,“那你不就是他弟弟??!”

        生的荒唐依旧淡定,若无其事地道:“事实就是,我跟他有点关系,他跟我完全没关系,懂了吗?”

        全公会全部发出摇头的表情,表示完全不懂。

        死的憋屈发表的大丈夫不钻狗洞宣言,成功地让一批本来准备跟黑夜行钻洞去出口的玩家,都意气风发地回来了!

        继续,跳浮桥!

        一个小时之后。

        大多数九尾狐的玩家,都已经离开了藏宝图。

        要么跳过了浮桥,要么过了狗洞。

        只有死的憋屈,还带着六七个跟他同样技术差到死的玩家,在浮桥上来来回回地奋斗着。

        生的荒唐早就一口气从浮桥上跳过去了,落在对岸的入口光圈旁边,淡定地看着他们折腾了。

        陈彬和蓝白也没走:“这货真是你弟弟?”

        生的荒唐若无其事地道:“我哪知道?爹妈说是那就是吧……”

        永夜一看生的荒唐的回答,黑线直冒,这兄弟俩到底什么情况!

        徒手拆机甲讪讪笑着,夸奖道:“其实,死的憋屈还是不错的,他每一次选的路线其实都是对的?!?br />
        斩、红狼无双剑道:“路线对有什么用,木桩稍微一晃他就要掉下来?!?br />
        徒手拆机甲道:“那个……我还是很佩服他的坚持!”

        生的荒唐淡淡地道:“那你就夸错人了?!?br />
        就在徒手拆机甲佩服着死的憋屈坚持的下一秒,死的憋屈就对他那几个同样跳不过去的队友,一挥手,道:“我们还是去钻狗洞吧!”

        “……”徒手拆机甲脸都垮了。

        斩、红狼无双剑差点从水边掉下去。

        永夜妖月的嘴角已经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那几个跟着死的憋屈的玩家,问道:“呃,可是老大,你刚才不是说,大丈夫堂堂七尺之躯,坚决不钻狗洞吗?”

        “笨!”死的憋屈发出一个爆栗的表情,“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还跟着哥混什么!”

        “噢,原来如此,老大威武……”一群人跟着他往狗洞的方向走去。

        徒手拆机甲,零点和永夜他们,留在出口附近观战的所有人,都把视角调向了生的荒唐。

        生的荒唐很淡定地转身,率先踏入了入口光圈,离开了藏宝图。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荒唐遇到什么事,都这么淡定了!”永夜摘下耳机道。

        “嗯,不淡定会出人命的……”蓝白若有所思地点头。

        “好了,别调戏荒唐了,”陈彬拍了拍手,“速度出来集合,我们——清点战利品??!”

        ——————————

        传上来了吗?汗,“处理中”折腾死我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