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932章幻魔身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斩、红狼无双剑眼力,毋庸置疑也是职业圈首屈一指,率领红名小队各处杀人放火时候,没有极端强悍眼力可不行,所以,虽然九尾狐谁都没看到唐帆高速移动中做出极限闪避动作,但他们对红狼说法,也没有再怀疑。

        只是,事实有点太惊人了。

        毕竟站陈彬面前不是叶骄阳,不是方尘秋,而是一个退役两年回来,本应该是竞技状态还没完全恢复选手才对!

        “没错,我们不能,不代表别人不能……”蓝白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次红狼话。

        “嗯?!本盼埠釉泵?,都陷入了沉默。

        唐帆,这个去年g才以解说身份出现他们视野中选手,一场普通天梯局,却带给了他们完全意外冲击。

        那种完全无法解释移动速度,以及光速移动中子弹时间、假动作,都可以说是剑战职业圈迄今为止没有出现过!

        九尾狐选手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谁都没有看明白唐帆怎么做到,所以,他们都将这个疑问埋了心底,都将注意力重回到陈彬和唐帆这场战斗上来。

        陈彬已经防守上几乎做到了极致!

        一点也不急躁,但也一点不消极,整个人保持着好战斗状态,滴水不漏地走位、出手、找机会、反近身,真正用行动说明了,什么叫做主神无短板!

        不过。唐帆发挥也是越发激情,不断地和陈彬拼细节。将节奏拉得来来回回……

        天梯擂台上,场面依旧激烈地胶着着。

        “唐帆超高速移动。本来应该是给自己添麻烦,但是,他自己不受影响话,麻烦就是对手了!”

        “就他这移动速度,怕是连锁定技能都难以释放到他身上,别提是非锁定攻击了?!?br />
        “但是,陈队就是能中……”

        “啧,第一次见陈队这样耐心地打防守反击!”

        “好,唐帆出问题了!”蓝白手肘拖着下巴。突然扬起脖子,“陈彬!”

        唐帆不断利用超高移动速度,来压制陈彬走位空间,干扰他进攻节奏,要说一点问题都不出是不可能。

        毕竟人不可能每秒钟都保持精神集中,只要那么一瞬注意力不集中,唐帆就会反受自己高速移动害。

        蓝白能看到战机,陈彬当然也不会错过。

        锥心箭出手!

        就刚刚前两秒内,唐帆刚好利用速度。突进到陈彬旁边命中了他一记破戒斩,然后,被陈彬释放陷阱白月如钩命中了。

        白月如钩,陷阱唐门65级剧毒陷阱。从目标脚下生长出带刺藤蔓,造成每秒基础攻击12%木系伤害,持续5秒。陷阱可以使用3次。

        唐帆已经知道了陈彬叠毒厉害,自然不愿意就这么轻易被白月如钩一个技能叠上三层毒素伤害。马上白月如钩生效之前,操作角色急退。想要先脱离白月如钩攻击范围。

        早就猜到了唐帆反应陈彬,想也不想一道锥心箭追身而至。

        虽然这道锥心箭距离并不长,但是即使只是眩晕短短两秒时间,陈彬也有绝对信心能打出一套连招将毒素重叠到五层以上。

        那么,这场比赛局势,将再次改写……

        所有九尾狐队员这一刻几乎都屏住了呼吸。

        唐帆刚刚开始急退操作,走位角度又受到白月如钩陷阱限制,这一发锥心箭看上去又是一定会命中势头。

        “中了!”永夜看到锥心箭,已经直接扎进了唐帆身体。

        “我晕……又来?怎么又这样??!”麒麟猛锤了一下大腿满是遗憾,因为他们发现上一次散裂箭落空一幕,再一次重演了!

        “好好好,这一次我看到了!靠,红狼眼力真心强啊,说得一点都没错,”永夜伸着脖子几乎要趴陈彬屏幕上了,“他角色刚刚锥心箭即将射中时候,真像红狼说,闪动了一下,简直比眨眼还要!”

        “这么说,他真可以移动中释放出子弹时间?!”全队听到距离屏幕近永夜都这么说,再一次确定了红狼之前观察。

        事实就摆眼前。

        唐帆再一次利用不可思议操作,躲开了陈彬几乎完美一记锥心箭。

        有点无解啊……

        看到陈彬连续两次足以舀下比赛关键技能,都被唐帆堪称神奇移动中子弹时间给闪过去,就连蓝白也有点皱眉了。

        “刚刚那个技巧,很厉害嘛,什么时候练成”比起九尾狐队员们郁闷,相反赛场上陈彬倒是表情轻松地多,锥心箭落空后,仍旧是不急不躁地继续防守,甚至还忙里偷闲打字问了一句。

        “呵呵,练了有段时间了,半年前左右开始有一点点实战价值了?!碧品鸬?,当然,也丝毫没有放慢他擂台上追杀陈彬脚步。

        “怎么做到?”陈彬笑眯眯地问道。

        “你那个叠毒怎么做到?”唐帆没有回答,反倒是回了一句。

        唐帆极速移战中如何保证自己能像低速运转一样稳定性,甚至做出子弹时间这种只有原地不动,认真观察才能做出操作,陈彬当然很感兴趣。

        而陈彬十几秒之内,如何将那么多毒系技能,可以说释放时间和施法前摇和后摇加起来,至少需要三十秒左右技能,一口气给打出来,唐帆也非常想知道。

        但是,两个人回答却都是两个字。

        “嘿嘿?!背卤虻?。

        “嘿嘿?!碧品馗?。

        ……

        两个人嘿嘿之中,信息量其实是非常大。

        只不过,永夜他们不太能看明白而已。

        天梯擂台上,陈彬再一次回归防守,但是,蓝白已经看出来,陈彬叠毒连不起来,每一次出手都太勉强了,一直没有太好反击机会。

        唐帆身法真有点无解了。

        陈彬一边寻找着机会,一边不紧不慢地接着问道:“这种级别技巧,不命名太可惜了,叫什么,说说看?”

        唐帆笑着道:“我自己倒是没命名,不过,不过近狂战兄弟们给想了个名字,我觉得不错,叫……”

        然后,陈彬就看到刚才还秀得飞起孤帆远影,突然顿了原地停下了追杀脚步。

        陈彬才挪动了一下,看着孤帆远影又动了动,一下一下地,开始跑起了太空步。

        “叫什么?”陈彬抚了抚额,迅速刷字道,“喂,喂……摩西摩西……”

        “你不用刷了,已经消失了!”蓝白站陈彬身后,无语地道。

        九尾狐全队瞬间斯巴达。

        狂战到底搞什么飞机???

        第一次秦千路掉线,还可以看作是偶然,第二次又出现掉线,他们到底还是不是职业战队了,网络管理员干脆解雇掉算了!

        “狂战到底是跑到什么破地方封闭训练去了,百慕大三角还是喜马拉雅山?”雍麒麟看得都觉得堵得慌。

        “不是故意吧?掉线掉地也太不是时候了,这样一局天梯好歹打完再掉线??!”永夜直抓头发,“他这不是要逼死强迫症吗?”

        “就算天梯不打完,话说完也行啊。这话说一半,不上不下地吊胃口,叫人多难受……”

        “难道是看出了陈队套取情报做法,使出了拔线**?”

        原本九尾狐全队都和陈彬一样,等待着唐帆多聊一点他这个无解技巧……

        可是,唐帆却突然和秦千路一样掉线,实是让大家满心不爽。

        说得好听叫意犹未,说得不好听话……

        什么叫虎头蛇尾?

        这尼玛就是虎头蛇尾这个词完美诠释!

        而天梯系统也唐帆掉线之后五秒之内,判定了这场擂台胜负。

        零点再一次舀到了积分!

        虽然因为孤帆远影排名比他低,舀到积分并没有打败天罗金羽那么多,但好歹也算是再次往前进了排位。

        “你们说,唐帆那个技巧,到底叫什么名字?”永夜挠了挠头问道。

        “唔……也许是叫,子弹时间移动版?”雍麒麟想了想猜道。

        “扯淡,你怎么不说叫子弹时间联通版,子弹时间电信版?”永夜哈哈大笑。

        “子弹时间双卡双待版……”荒唐默默地飘过来了一声。

        靠椅子上陈彬,听着他们胡扯,脸上依旧是挂着招牌笑容。

        然而,可以轻易看出来是,这一局天梯,陈彬消耗非常大。

        从他眼睛里都能看得出明显疲惫——虽然只有几分钟,但他真打得太累了。

        还好,陈彬心情也没有受太大影响。

        就永夜他们扯着刚才那一局天梯时候,陈彬桌上手机亮了起来……

        陈彬接通电话随便嗯了几声,就挂断了电话。

        蓝白看了他一眼:“唐帆?”

        陈彬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笑道::“嗯,我真是服了他们了,网络不给力也就算了,打个电话都能一卡一卡……”

        “呃,那个……陈队,他有说他那个技巧,到底叫什么名字吗?”永夜赶紧问道。

        “说了?;媚矸?!”陈彬笑眯眯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