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38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第738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男生的眼神,明显有些失望,他拿着手上的一个纸条看了看,又困惑地看了看门牌。 />

        正准备再说什么……

        结果,看到陈彬身后凑过来一大群人。

        突然一下,他的神色就有点慌乱了,赶紧道了个歉,低头快步离开。

        陈彬的目光,刚才倒是看到了他手上的小纸条,然后,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他的背影。

        “还好不是大半夜,打扮得跟鬼一样的?!庇酪沟?。

        “雌雄莫辩!”红狼翻了个白眼。

        “那个,我感觉,他对陈队有企图……”荒唐的所谓感觉一出,差点一下笑翻一群人。

        “好了,”陈彬摸了摸鼻子,挥了挥手道,“就是个走错房间的,咱们继续聊咱们的!”

        于是,所有人都回到房间里。

        陈彬开始分析了他们练习过的,每个针对红巢的战术的特点、核心思路。

        然后,将阵容、更换阵容等等,都做了一个排序。

        正说到兴头上,才没过两分钟,房门突然又响了起来。

        咚咚咚!

        这一次,敲门的声音比上次粗暴了很多。

        九尾狐众人互相看了一眼……

        陈彬停下了讲解,迅速地走过去,一把拉开了房门。

        “你就是罗天?”门外站着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汉,看着陈彬眼神闪烁,满脸笑意地问道。

        “罗天?”陈彬还没应话,九尾狐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难道又找错门了?

        哪有那么巧的事……

        九尾狐的队员们都是满脸疑惑。

        不过,看那大汉五大三粗,语气一开始就不怎么友善的样子,红狼就是一瞬间就已经刷新在了随时可以动手的位子。

        “哟呵,开趴体呢这是……玩儿得很开嘛?”那大汉一看房间里的状况。怪叫道。

        “……”陈彬的眉头皱了起来。

        “哇哦,”那大汉的目光扫到了小苍和小雅,惊叫道,“居然还有妞儿!算爷们一个呗?!?br />
        “滚!”陈彬的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

        “你不是罗天?”那大汉一听就想发作,但是,看到陈彬身后一群人都默默地捋起了袖子,其中一个人还看上去就像被贴在墙上的通缉图,还是忍住了脾气,先问了一句。

        “这里没有罗天。滚远点?!背卤蛑馗戳艘槐?。

        “没有就没有,”那大汉啐了一口,“出来玩,还发什么脾气!”

        说着,抢在红狼动手之前。他骂骂咧咧地就走了。

        陈彬关上门,看着全队呆呆的目光……

        看来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九尾狐也没有蠢货,一次是巧合,两次肯定不是了,到底怎么搞的?

        什么金羽,什么罗天……

        哪有这么多找错人,找错房间的?

        陈彬回到沙发上坐下。却没有继续讨论战术,嘴里默默地念叨着……

        罗天,金羽……

        金羽,罗天……

        “天罗金羽?!”蓝白突然眉毛一挑??谒盗顺隼?。

        而不过一分钟的时间……

        房门外又响起了一阵,能让人吐出隔夜饭的叫声:“小彬彬,你在个房间,人家来了哦。小彬彬!”

        ……

        原本都还是一头雾水的九尾狐队员们,听到门外深情的呼喊。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不管是之前的,金羽,还是后来的罗天,包括现在还在门外叫着的“小彬彬”……

        敢情根本就不是人家找错人了,其实就是冲着他们家陈队来的??!

        尽管对于陈彬的遭遇非常同情,但是门外的呼喊声,实在是太奇葩太有喜感了。

        九尾狐的队员们苦苦憋了半天,脸都憋红了,最后还是没能忍住,集体笑场了。

        这一笑,就是一发而不可收拾了,不是笑得捂着肚子打滚,就是笑得眼泪哗啦啦地流,完全没有考虑陈彬感受的样子。

        “叶——骄——阳!”陈彬扭了扭脖子,已经完全猜出了今天晚上这一出幺蛾子的罪魁祸首。

        完全用不着继续推理下去了,必然是叶骄阳那个二货干的。

        门外深情的呼喊还在继续,陈彬也懒得去开门了,就这么坐在屋子里,脸色平静,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着什么。

        等到九尾狐的队员们“喜悦”的心情完全平复下来,门外那个无比执着,喊了半天的娘娘腔,终于带着失望离开了。

        “陈队……这,真是叶骄阳干的?”永夜一边揉着自己的肚子,一边问道。

        “不然还能有谁?!”陈彬笑眯眯地答道。

        “他从哪儿找到的这些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葩??!”雍麒麟回忆着刚才出现的那几个人,还在替陈彬感到心有余悸。

        “天知道!”陈彬摇摇头。

        “我感觉,今晚这事儿,还没完?!被奶坪眯牡靥嵝训?。

        “不会吧!”这下九尾狐所有人都惊呆了。

        还没完?

        这三个就已经够折腾,够奇葩的了,居然还能继续找来更气魄的家伙来闹腾么?

        之前的九尾狐的战术讨论会,已经被三番两次打断了,如果再继续下去,那就不是陈彬一个人的麻烦,而是九尾狐全队的麻烦了。

        讨论没法顺利进行的话,明天九尾狐拿什么跟红巢打?

        估计是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九尾狐的队员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要不……陈队,待会您就干脆从了那些货……赶紧完事儿了再回来继续讲战术?”永夜一脸诚恳地提议道。

        “滚!”陈彬横了他一眼,又恢复了他平日里满不在乎的那种笑容:“些许小小伎俩,有什么可担心的,看我这就去收了那妖孽!”

        “老大,您这回不会又要给红巢那边代下小姐订单吧,上次是十个。这次准备来一百个?”雍麒麟笑着问道。

        陈彬神秘一笑,没有答话。

        “别闹太过了,叶骄阳那小子就等着你跟他一起疯,他们红巢今天晚上可不需要开战术讨论会,我们要是被他们耽误了时间,可是得不偿失!”蓝白看着陈彬起身,赶紧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那小子打得什么主意,我还能不知道?”陈彬点头道。

        所有人都以为陈彬起身是准备开门去找叶骄阳真人pk了。再不济估计也会想些损招还回去,毕竟他们陈队可不是吃亏的人。

        可是没想到,陈彬压根连房门都没出,只是优哉游哉地坐到了桌子前,打开了电脑。

        所有人都凑到了陈彬身后。想要看看他到底准备怎么回击叶骄阳。

        陈彬直接打开了qq,点开了叶骄阳的聊天窗口,直接发了一句话过去。

        “你干的?”

        “哈哈哈,对啊对啊,我对你很好吧,今天我拿你的资料到一个很有名的同性交友网站里去注册了个账号,特意为你挑选了各种类型的‘中国好男儿’。我想这么多人里,总有一款适合你,怎么样,你感受下!”叶骄阳很快就回复了过来。带着一长串的洋洋得意的大笑的表情。

        太嚣张了,真是太嚣张了!

        连身后围观的九尾狐群众们,都表示看不下去了。

        叶骄阳这货居然连这么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果然剑战圈节操越低。神格越稳么?

        九尾狐的队员们都担心地看了看陈彬的脸色,他们都很担心自己的队长会直接暴走。

        不过。很显然,他们都多虑了。

        陈彬的表情仍然十分平静,只是淡定地拖动了鼠标,飞快地打开了电脑硬盘里一个名叫“黑材料”的文件夹。

        那个文件夹,居然还是加密的,直接弹出了一个“请输入密码”的弹窗。

        等陈彬娴熟地输完了密码,那个黑材料的文件夹终于打开了,一长串写着各个电竞明星名字的文件夹在里边摆的整整齐齐,陈彬直接打开了“叶骄阳”的文件夹,从里面拖出了一个压缩包,丢到了和叶骄阳的聊天窗口里。

        “这神马玩意儿???难道是你刚才和那些怪咖们玩儿过之后自拍的艳照?嘿嘿,别急别急,我马上就来欣赏!”叶骄阳一边刷出了一大排回复,一边接收了那个文件。

        文件接收完毕。

        一直很咋呼的叶骄阳突然沉默了十几秒,然后突然又刷出了一大波的回复。

        “特么的特么的,我了个次奥,姓陈的,你特么是什么时候从哪个地方搞到的这个东西?!如果你把这个东西传出去了,这辈子我跟你没完!你懂我意思了没,说话,快给我回话!”

        看到叶骄阳的回复,九尾狐的队员们连拉牛牛掉出来了。

        对面那货还是叶骄阳么?

        确定不是那是二货哈士奇回复的?

        刚才不还嚣张地快要戳破天了,怎么这么快态度就来了个九百度的大转变啊……

        陈彬刚才发过去的到底是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丧尽天良人神共愤的东西,才能让叶骄阳有这么大的反应啊。

        陈彬仍然是不慌不忙,慢悠悠地敲着键盘回复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不堪回首小骄阳,满满都是黑材料!”

        噗……

        站在身后围观的九尾狐群众们,看到他们队长这句即兴发挥的歪诗,忍不住又笑喷了。

        叶骄阳又沉默了,半天才回复:“我说,陈彬同志啊……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啊,男人何苦为难男人,你这又是何必呢?咱们有话好好说嘛,有什么是不能和平解决的呢,何必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报复我呢?”

        “说,今天你错了没?”对于叶骄阳的抒情,陈彬完全不为所动。

        ————————

        7号了,7号了啊啊?。?!那些还舍不得投月票的同志,说,错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