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觉得你就是个白痴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觉得你就是个白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当世界杯结束之后,球员的假期也结束了,没有参加世界杯的球员都在这个时候回到了球队,而那些参加了世界杯的国脚们则将继续休息,直到七月底才归队报到。

        不过球队的训练已经展开了。

        给每一个归队的球员做了身体检查,然后根据他们不同的身体状况注定不同的体能训练计划。

        这一次不用鲁迪.冈萨雷斯再手忙脚乱的身兼两职了,常胜有一个专业得不能再专业的体能教练埃利亚斯.多米尼克。

        多米尼克从球队的体检就开始全面介入,一步步跟踪数据,然后进行分析,最终根据每个球员不同的情况,做出不同的体能训练计划。

        就连最简单的跑步都有区别。

        每天除了热身的时候球队是集体活动,随后每一个球员都是单独进行体能训练的,按照多米尼克给他们的训练计划表,一项项训练着。

        每一天训练结束之后,多米尼克都要对每一个球员进行简单的身体检查,随时了解他们的身体状况,然后调整自己的训练计划。

        就光是这一项工作就够繁琐的了,更不要说平时训练中多米尼克不断巡视,认真复杂的劲让人不得不佩服德国人的严谨和敬业。

        有了多米尼克,常胜的工作量直线锐减。

        在体能训练阶段,他甚至是最清闲的一个人。

        在多米尼克身上,常胜充分认识到了一个专业勤奋的教练对自己的帮助是多么的巨大。

        于是他越发想要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教练团队了。

        不过这么好的教练去哪儿找呢?

        常胜在自己的记忆中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人。

        也许是他忘记了,也许是真的没有合适的人选。

        ※※※

        每天结束了训练,常胜都能够看到在训练场周围游弋着的记者们。有中国的也有西班牙的记者们,这些人对他来说都是老面孔了。

        中国记者们看到常胜,都远远的,并不上来采访他。

        因为之前他们试图采访常胜全都被拒绝了。

        显然常胜这个小心眼的家伙还没忘记当初这些中国媒体是怎么对待他的家人的。

        实际上怎么对待他,他自己并不在乎。但他的家人是他的逆鳞。

        他的家人因为国内媒体的报道,而饱受骚扰和非议,这笔账他可是一直记着的!

        所以他从来不接受任何中国记者的采访,那次接受《足球报》的专访,还只是为了打击头号仇敌《体育周报》而已。

        并且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接受过《足球》报的采访了。

        他对中国的媒体陷入了无限期的封杀中。

        裴玮作为他在国内的律师代表,这段时间一直在抓那些编造他专访的媒体。

        而且还真让他给抓出来了三家。

        这三家中有一家是直接翻译了国外媒体的专访,然后改掉了记者的名字,就说是自己的专访了。

        另外两家干脆就是胡编乱造,四处东拼西凑一些,然后就是自己凭空想象一些。

        这三家都让裴玮给告了,再次证明了常胜打击中国媒体的决心不容置疑。

        所以大家都熟悉了常胜的脾气之后,再也没有谁会自己上去找不痛快了,吃个闭门羹实在是心情不愉快,只有存心找虐的人才会跑去采访常胜。

        大部分时候,大家宁肯去采访球员,打着“我们是常胜老乡”的旗号,从球员那儿得到一些侧面的东西,然后稍稍加工一下,变成对常胜的报道。

        但是今天却有一个人坚持要去采访常胜。

        身边的人都在劝着:“去做什么?去看他脸色吗?”

        “别去了,去了也没用的,他已经拒绝了我们不知道多少次了……我们也是有尊严的,总被他打脸谁也不好受??!”

        “别傻了,你不可能接近他的,也不可能成功采访他。他只要看你是中国记者,就不会搭理了?!?br />
        “没错,他还恨着国内媒体骚扰他父母的事情呢……唉,这事儿,国内那些媒体确实做得过分了。但常胜也太小心眼了……”

        一说起采访常胜,周遭的记者们都纷纷出来吐苦水,劝那位执意要去的同行。

        人群中一位个子高挑的女记者皱着眉头听他们的劝说,她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得文质彬彬,但眉眼却显得英气十足,略薄的嘴唇更是彰显着这个人似乎不好对付。

        她环顾左右,脑后的马尾辫随着这个动作甩来甩去的。

        所有人都在劝她,重复着一句话:“别去,去了也没用。他是不会接受我们采访的……”

        这位女记者的眉头越皱越紧,那片薄嘴唇越抿越薄,有种不满的情绪正在她的心中累积。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这些人一副畏畏缩缩,只能够在背后抱怨的人,就心里有气。

        于是她不合这些人废话,直接推开了挡在自己身前的两个人,大步走向那个刚刚从训练场下来的常胜。

        在她身后,一群人摇头叹气:“唉,年轻人就是冲动……”

        “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以为自己可以说服常胜……实际上,哈!”

        “也许人家想利用美人计呢?”

        “就那姿色恐怕没用吧?穿的也保守了点……再说了,也不是没有女记者想要利用美人计的,人家长得可比她漂亮多了,不也没用吗?”

        “反正等会儿就可以看到她灰头土脸的回来了,凡是和常胜对着干的人都没好下场……”

        一群人就看着女记者的背影,迎向了常胜,然后他们等着看一场好戏。一个自以为是的记者同行被常胜打脸的好戏。

        ※※※

        常胜注意到有人向他走来,他抬头看过去,发现对方是一个女人,职业套装,穿的不是裙子是裤子,显得有些保守,皮肤略白,衬得脸上的那副眼镜很显眼。

        记者?

        脑海中蹦出来的第一个词。

        常胜不打算理会记者,尤其是一个中国记者。

        哪怕来人是女记者也一样。

        他也不是没见识过中国的那些女记者,有女记者跑过来采访他,仗着有几分姿色,穿的也稍显露骨,动作更是暧昧,似乎希望自己就这么拜在她的超短裙下。

        对于这种人,常胜是一点都不会给面子的。他从来不讲究什么女士特权的,他才是真正的男女平等的拥护者,男人和女人拥有一样的地位和权力,犯了错自然都要享受同样的惩罚,他怎么对付男人,就怎么对付女人。

        所以看着向他走来的女记者,他表情明显不善。

        当那位女记者在他面前站定的时候,他张嘴就要打发对方走人。

        哪想到这次他落在了后面,因为对方的嘴巴比他更快。

        “你就是那个被媒体吹上天的天才教练?看起来确实很年轻,但我觉得你就是一个白痴!”

        常胜愣住了。

        他本以为对方会点头哈腰,希望可以采访自己。

        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来砸场子的!

        对方并没有要放过常胜的意思,继续说:“你很白痴你知道不?你知道国内媒体是怎么评价你的吗?他们承认你取得的成绩,但是他们对你的人品都表示不屑。他们说你崇洋媚外,只知道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却对中国记者不理不睬。他们还说你瞧不起中国的球迷,所以才不屑接受代表中国球迷的中国记者!你对于这样的诋毁一声不吭,保持沉默,任由他们继续抹黑你。在我看来,你白痴透了!”

        常胜被对方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却并没有勃然大怒。在回过神之后他反而笑了起来。

        “那些记者的话又损害不到我一根毫毛,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不屑地笑道。

        “真的损害不到你一根毫毛吗?”女记者脸上也挂上了不屑的笑容?!澳乔胛誓慵胰说哪羌虑槟闳绾谓馐??”

        常胜听到对方这么说,脸色才终于一变,变得很不好看起来:“所以我不会轻饶他们!”

        女记者脸上的不屑笑容更盛了:“所以我说你是个白痴。你总是这么被动防御有什么意义?每次都等出了事情再找解决办法,再对付媒体,有什么用?你的家人已经受到了伤害,难道你把所有的记者都告上法庭,你就可以让你的家人就当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一样吗?你这种做法,在我看来,不仅白痴,还没种!你究竟是不是个男人?把脑袋插到土里就以为自己安全了,你这得多白痴才能够想到这么愚蠢的办法???”

        这位女记者骂起常胜来毫不留情,看不出来那张嘴还挺刻薄的。

        常胜被对方骂得有些出神,但并未生气。

        因为他发现那个女记者说的话竟然很有道理,这方面确实是他没考虑到的。

        就算自己不接受采访,也总会媒体出现各种有关他接受采访的报道。

        所以自己接不接受采访,其实都不会改变记者们对自己的关注,除非他是一个无名小卒。

        但既然自己是一个公众人物,就总会面对媒体的骚扰,就不可避免要和媒体打交道。

        如果一味闭关锁国的话,让外面充斥着各种不利于自己的声音,似乎确实不好。

        因为自己不发出自己的声音,那别人自然就只能够选择相信那些虚假的消息。

        反过来,自己的形象全败坏了还是小事,如果不小心把家里人拉下了水,那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所以这位女记者虽然张口闭口都是“白痴”的,但她说的话却很有道理。

        于是常胜回过神来,重新审视眼前这位女记者。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闫敏!”女记者略微昂起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