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两百六十二章 不如离去(3810月票加更)

    第两百六十二章 不如离去(3810月票加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夺冠之夜的狂欢庆祝持续了很久。

        赫塔费全队没有在塞维利亚停留,而是连夜乘坐飞机赶回了马德里。

        这次他们非常奢侈的动用了一次航空交通方式,让全队球员乘坐晚上的航班飞回了马德里。

        然后在马德里机场,停了一辆双层大巴车,那是专门用来进行庆典游行的。

        这样的大巴车赫塔费都没有,还是临时借来的。

        因为以前的赫塔费没什么重要冠军需要如此对待的。

        在机场,所有人和冠军奖杯一起上了大巴车,便开往了赫塔费。

        晚上十二点的马德里市区道路要比白天好走得多。

        大巴车一路风驰电掣赶到了赫塔费的西贝丽娜广场。

        在那里,聚集了不少球迷,有很多球迷的甚至是跟着球队一起从塞维利亚赶回来的,他们动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交通手段、飞机、汽车。

        就为了能够回来参加球队的庆祝仪式。

        实际上球队和他们都可以等一晚上,第二天再到西贝丽娜广场来庆祝的。

        可是每个人都忍不住了。

        去塞维利亚的赫塔费球迷有一万五千人,就算是这样,在西贝丽娜广场聚集的赫塔费球迷依然有几千人,真让人怀疑这么多赫塔费的球迷们他们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当赫塔费的大巴车抵达广场的时候,掀起了广场上的高cháo。

        当赫塔费的球员们将奖杯亮出来的时候。广场上上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冠军!冠军!我们是冠军!”

        每一个人,不管是车上的赫塔费球员,还是广场上的赫塔费球迷,每个人都在这么高呼。

        西贝丽娜广场只有这一个声音。

        那一晚,西贝丽娜的欢呼声响彻云霄,响了很久才消失。

        对于赫塔费球迷来说,这一天在皮斯胡安球场。在西贝丽娜广场必将被他们所永久牢记的时光。

        他们在这里尽情庆祝他们俱乐部历史上最具分量的一座奖杯。

        ※※※

        疯狂的庆祝持续到了第二天凌晨两点钟,球迷们才陆续散去。

        常胜到没有等那么久,他早就随着球员们离开了西贝丽娜球场。在俱乐部的停车场。他宣布解散。

        最后他朝大家鞠躬:“感谢你们在这一个赛季中所做出的一切努力,我很感激。你们给了我最棒的一个赛季的回忆!谢谢你们,这个赛季我们能够一起并肩作战。真的很荣幸……”

        他话没说话,却被球员们打断了。

        “教练你说什么呢?应该感到荣幸的是我!”

        “没错,是我们!我特别庆幸自己当初来到了赫塔费……”

        “谢谢你,常!”

        最后大家说着“下赛季还要再一起奋战”的话,离开了。

        常胜向教练组的同事们挥别之后,却并没有记者离开,而是回身看向阿方索.佩雷斯球场。

        只能容纳一万八千人的球场真小啊……

        但就算这样,自己也要仰望。

        这是自己的第一个舞台。

        但不是长久的舞台。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突然向球员们鞠躬致谢?

        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做,可能就没机会了。

        虽然外界一直都在说俱乐部正在积极和他续约,但他知道根本没这回事儿。

        这个消息是莫斯科多放出来的。他之所以没反驳是因为球队当时正处在联赛升级和夺冠的关键时刻,他不想让球员们分心。到后来一直没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联赛冠军是拿到了,可还有一个国王杯冠军呢,他说了要给乔纳森创造出一个奇迹来的。这时候自然也容不得球队分心。试想一下,如果球员们知道他下个赛季很有可能不在球队继续执教之后,球员们会有什么想法?

        只怕内乱是肯定会有的。到时候人心惶惶,自己是否还有能力让球员们继续奋战?

        他心里没底。

        所以他选择沉默不说。

        但他很清楚。

        到现在球队都没找到新买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找得到。

        找不到新买主,那球队就是莫斯科多说了算。莫斯科多是肯定不会自己续约的。

        自己和球队的合同是在今年的七月一rì到期。也就是说过了明天……哦不。现在已经是七月一rì了,今天过完,自己和赫塔费俱乐部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以莫斯科多和自己糟糕的关系,这个结果常胜一点都不意外。

        但他并不担心下家了。

        他在赫塔费做得这么出sè,他不信就没有人没看在眼里。

        自出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只是想到和自己朝夕相处了一个赛季的球员们,多少有些不舍,所以他才要向他们鞠躬致谢,也算是对他们表示歉意吧。

        他们还在憧憬着下赛季在自己的带领下征战西甲联赛,可他已经要离开了。

        抬头看了看在低沉夜幕中的阿方索.佩雷斯球场,常胜转身离去。

        ※※※

        常胜睡到中午才被灿烂的阳光晃醒。

        然后他起身洗漱,吃午饭兼早饭。

        忙完之后,收拾好自己,将金牌踹在口袋里,出门而去。

        他要去俱乐部那里暂时借用一下冠军奖杯。

        他还记得自己对乔纳森的承诺,一定会在决赛之后,带着国王杯来看望他的。

        不过他在俱乐部里遇到了麻烦。

        “国王杯奖杯?”负责荣誉室保管工作的人摇头,“不在我这里,常?!?br />
        常胜很吃惊:“怎么会?奖杯不是应该直接放进荣誉室的吗?”

        “当然。但凡事都有例外。奖杯从回来就被莫斯科多带到了总经理办公室里去了……”这位工作人员也显得很无奈。

        常胜皱起眉头:“放他的办公室里?他凭什么?”

        “他是俱乐部总经理,现在俱乐部里他说了算啊,?!?br />
        常胜掏出手机,很快就拨通了莫斯科多的电话。

        那边在响了很久之后才被接了起来。

        “找我有什么事?”莫斯科多语气冷淡地问道。

        “我真不知道你还有收集亮闪闪玩意儿的习惯,巨龙莫斯科多先生?!背Jつ米攀只涑叭确?。

        而荣誉室保管员看着两个神仙打架,恨得不可以逃离这里。

        “什么意思?”那边再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问道。

        “我需要冠军奖杯。我要暂时借用一下?!?br />
        电话那头的莫斯科多笑了起来:“哈!你暂时借用一下?你以为冠军奖杯是什么?是你的私人物品吗?你想借就借?”

        “那为什么冠军奖杯会在你的办公室里,难道成了你的私人物品?”

        “这你管不着!”莫斯科多有些恼羞成怒。

        常胜懒得和他废话:“我只是打电话告诉你,如果你不来开门的话。那我就撬门了。现在你就直接说你来不来?!?br />
        “常胜你敢!”电话那边响起了莫斯科多的惊呼声,他的惊呼声中有了些恐惧的意思在里面。

        “这么说就是不来开门咯?那就没得谈了?!背Jげ焕砘崮箍贫嗟呐叵?,直接挂了电话。

        对莫斯科多他有一肚子火。但一直都憋着没发泄,现在他即将离开球队了,就最后一个愿望,却因为这个贱人无法完成,他怎么可能甘心?

        听到常胜说要撬门,赫塔费荣誉室的管理员都吓傻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主教练!

        还好常胜还记得他,扭过头来看着已经吓傻了的他说:“还站在这儿干嘛?想给我当帮凶吗?”

        管理员马上落荒而逃。

        随后常胜把用来放奖杯的大提包扔在地上,四下看了看,没找到趁手的工具。

        他干脆后退几步。然后助跑,冲上去一脚踹在了门锁的位置上。

        嘭的一声巨响!

        门晃了晃,但是没开。

        他不气馁,拉回来继续助跑,踹门。

        就这么反复了好几次之后??梢钥吹矫潘牡胤揭丫苊飨员货呋盗?,锁头都被拉扯了出来。

        常胜深吸一口气,用尽力气再来一脚。

        轰的一声,终于把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彻底踹开了。

        们歪歪斜斜地倒向一边,常胜则一眼就看到了赫塔费昨天拿到的国王杯冠军奖杯,它正静静地立在总经理的办公桌上。

        常胜笑了一下。就像看到了等到被勇者救出去的公主一样。

        他大步走进去,单手将国王杯提起来,放进包中,拉好拉链,再提起包,转身离去,干净利落。

        三十分钟之后,当莫斯科多驱车从他位于马德里市区里的住宅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歪斜的房门,和空荡荡的办公桌。

        那尊奖杯,不见了。

        “妈的,常胜!该死的中国人!下地狱去吧!混蛋??!”他在办公室门口咆哮,身边站着几个不知所措的工作人员,其中就包括荣誉室管理员,他躲在人群里,胆战心惊地看着被常胜踹开的房门。

        ?;拐媸撬档阶龅桨 ?br />
        “报jǐng!报jǐng!他妈的报jǐng!”莫斯科多怒吼起来,挥舞着手臂,“给jǐng察打电话,就说常偷了国王杯!”

        旁边的人都愣住了,报jǐng说常胜偷了国王杯?这是哪儿跟哪儿???有人会相信常胜偷国王杯吗?

        而且人家刚刚为俱乐部带来了巨大的荣誉,现在却要说人家是小偷……这也外面太让人心寒了吧?

        有人看着莫斯科多的眼神就不对了。

        莫斯科多可不在乎那么多,见没人动,他自己掏出了手机,向jǐng察报案。

        ※※※

        当莫斯科多在办公室门前大发雷霆的时候,常胜提着装了奖杯的包包敲开了乔纳森的家门。

        开门的是乔纳森的父亲。他看到常胜的时候有些意外。

        “我是来看乔纳森的……”常胜脸上带着微笑。但他没继续说下去,因为他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悲戚的神sè。

        常胜被让进了屋内,径直来到乔纳森的房间卧室门口。

        白sè的床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足球,是他上次来送给乔纳森的,有全队签名的那个。

        乔纳森的母亲在他身后低声缀泣。

        而乔纳森的父亲则在他旁边说着:“他是昨天晚上,看完了国王杯决赛……”

        常胜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床。耳边其实完全没有听进去乔纳森的父亲再说些什么。

        然后乔纳森的父亲递给了常胜一封信。

        “他让我给你的?!?br />
        常胜木然地接过信。随后他从门口走到了床边,他将包包放在地上,拉开拉链。从中取出了银光闪闪的国王杯。

        他把国王杯放在床头柜上。

        接着他伸手进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块金牌,这是国王杯冠军的金牌。是他职业生涯拿到了的第二枚金牌。

        他将金牌仔细放在枕头上。

        “我说了我会带着冠军奖杯来看你的,我说到做到了。谢谢你坚持到了最后一刻?!?br />
        说完他把奖杯重新装回包里,但是金牌却没动。

        “留给你做个纪念吧?!?br />
        他说完,转身离去。

        ※※※

        赫塔费当地jǐng察接到赫塔费俱乐部总经理的报jǐng电话,声称国王杯被盗,非常重视,三辆jǐng车迅速赶到,此外还有两辆jǐng车在来的路上。

        jǐng察们来到被盗现场,发现房门被踹开,莫斯科多则在门口满脸怒气。

        有个jǐng察看到这是总经理办公室。有些奇怪,顺口问了一句:“奖杯不是应该放在荣誉室里保管的嘛?”

        莫斯科多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

        负责带队的队长则问:“莫斯科多先生,关于奖杯被盗,你有什么线索没有……”

        莫斯科多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抓住对方的衣服大喊:“我知道是谁偷的!是常!是常!是那个该死的中国人??!”

        旁边那些赫塔费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都低下了头,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几个jǐng察见了鬼的表情。

        “常?莫斯科多先生,你别开玩笑了行吗?常是球队的主教练,这国王杯是他带领球队获得的了,他怎么可能偷走国王杯?”第一个惊讶国王杯竟然在总经理办公室的jǐng察又惊问道。

        队长更是皱起了眉头:“常?这不可能!”

        在这个问题上他非常武断,是因为他和常胜打过交道?;辜堑贸Jさ木腿丝?格雷西吗?记得他是怎么和常胜认识的吗?因为凯特.格雷西要跳楼。而当时在楼下负责维持秩序,劝说凯特.格雷西的人就是这位带队的jǐng察队长。

        一个能够为素不相识的人身赴险境,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劝下对方,挽救一条生命的人,怎么可能回去偷自己用汗水换来的奖杯?

        他如炬的目光盯着莫斯科多,显然并不相信莫斯科多所说的话。

        而之前那位反应更大的jǐng察则是跟随常胜上了天台的小jǐng察,他也更了解常胜的为人,所以他才如此夸张和惊讶。

        面对jǐng察的质问和目光,莫斯科多脸上的表情更不正常了。

        jǐng察们都是善于察颜悦sè的人,当他们看到莫斯科多竟然在自己同事的询问下两次表情不自然,就觉得这事情可能不是莫斯科多说的那么简单了……

        但莫斯科多依然一口咬定常胜偷了奖杯。他为什么要报jǐng,就是为了将常胜彻底搞臭,这样他不给常胜续约就更有理由了。

        可这帮jǐng察显然那更相信常胜,而不是莫斯科多。

        他们纷纷摇头,不相信常胜会做出偷奖杯的事情来。

        “常是球队的主教练,这奖杯就是他得来的,而且他正在和球队续约,他没事儿偷奖杯做什么?”

        “我也觉得奇怪……从门被破坏的情况来看,分明是很暴力的直接入侵。那个小偷会选择这么蠢的方式?”

        “另外奖杯一般都应该放在荣誉室里,如果是小偷的话,也会去那里寻找奖杯的下落??晌腋崭杖タ垂?,荣誉室那里痕迹都没有,完好无损……这么一来,小偷怎么知道奖杯是在俱乐部总经理的办公室里,而不是在其他什么地方呢?”

        莫斯科多在旁边听这些jǐng察们分析案情。越听越心惊。

        这帮人不愧是专业人士啊,就凭着逻辑上的漏洞,就已经快分析出真正的情况来了……

        他突然感到惊慌失措。

        他不想让人知道他把奖杯放在自己办公室里的。他当然不是向独吞奖杯什么的。但是将被不在荣誉室,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这难免会让人想些什么。

        他现在后悔了?;蛐硭挥Ω帽╦ǐng的……

        他想搞臭常胜,没想到却要把自己先搞臭了。

        ※※※

        常胜坐在阳光明媚的街边,放奖杯的黑sè手提包就放在他的身边,随意搁置着,让人完全想不到里面放的竟然是赫塔费俱乐部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座奖杯。

        他正在斑驳的树影下看乔纳森给自己写的这封信。

        字迹歪歪斜斜,其中还不乏语法错误的地方,常胜要理解起来也有些难,他只能够通过上下文来猜大致意思。

        “你好,常。在赫塔费打入国王杯决赛之后,我决定给你写封信。因为有些话。我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机会说给你听。你说了要我相信奇迹,坚持下去。但是很可惜,我的身体我知道,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够坚持到看决赛……”

        “很小的时候,我的身体就不好。我妈妈说我几乎就没有不生病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我都只能够坐在家里,趴在窗台上看着楼下的同龄人在一起踢球……我很羡慕他们,因为他们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尽情奔跑,我不行。但我又真的很喜欢足球……后来我找到了一个新方向,那就是成为一个足球教练。我想足球教练总不需要让我跑来跑去追球了吧?”

        “我憧憬着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足球教练。那时候我开始关注场边的教练。我的眼睛中不再只是球场上的明星。我观察那些教练,模仿他们的动作,做教练不是首先动作要酷吗?……我做梦都在想我以后成为教练会怎么样……直到我得了白血病。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我,我每天都向上帝祈祷,问他为什么会是我??墒巧系垡淮我裁挥谢卮鸸?,也许他太忙了,因为全世界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向他祈祷,问他这个问他那个,所以他顾不上回答我……在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之后,我曾经一度相信奇迹,相信一觉醒来发现我是在做梦,或者是医院误诊了??伤孀盼疑硖宓闹种直浠?,我终于抛弃了相信奇迹这么幼稚的想法。不会再有奇迹发生了,我的生命持续不了多久……”

        “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我这么说是不是很可笑呢?我的生命不过短短十年而已,谈不上‘人生’吧?但那段时间我就是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sè的,我对一切东西都失去了兴趣,甚至是生命。有时候我觉得死了是件好事。直到我决定给报社写封信,告诉他们我最后的愿望……”

        “我很感谢你能够带着球队带来看我,那一天是我生病之后最高兴的一天了。但我忘了是从哪儿听来的了,也许是电视上……他们说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可我还是要谢谢你,常,你让我重新相信了奇迹,哪怕很短暂……我突然不想死了……”

        再往下,常胜猜也猜不出来了,笔记潦草,甚至不能称之为“文字”了,不过常胜或许可以通过这些潦草的画符,想象出乔纳森是如何忍着病痛来写这封信的。

        这封信到那些难以理解的比划之后就结束了,没有落款,没有时间,什么都没有。

        显然,这封信其实还没写完,但是乔纳森已经没有机会写完这封信了。

        这是一个小时候和自己多么相似的孩子啊……

        不过他是因为身体弱,而自己则是因为没有踢球的天赋。

        自己比他幸运的是。身体足够健康,可以支撑到自己去追寻梦想,而乔纳森呢,梦想才刚刚开了个头,写完了前言和楔子,便宣告终结。

        与乔纳森比起来,自己何其幸运。

        他想起乔纳森躺在床上。摇头对自己说:“我早就过了爱做梦的年纪了,常?!?br />
        老气横秋的,其实有多苦涩谁也不知道。

        一个才十岁的孩子。本应该天真烂漫,却因为突遭大变,变得如此成熟。造化弄人啊……

        常胜就这样坐在马路边上,任由斑驳的树影在他身上、路上随风变幻。

        直到一辆jǐng车吱的一声停在他的身前。

        “啊哈!瞧瞧我看到了谁?这不是常吗?嗨,你好啊,常!你怎么会在这儿?”

        有一位年轻的jǐng察从车内探出头来,向他认出来的常胜打招呼。

        常胜抬起头来,看到对方灿烂的笑容,也跟着笑了笑。

        然后他将自己手边的手提包扯了过来,站起来递给了对方。

        “麻烦帮我送到赫塔费俱乐部?!?br />
        “这是什么?”对方看着常胜的大包包,奇怪地问道。

        “国王杯?!?br />
        常胜回道,然后将乔纳森写个自己的信。折叠好,放到了牛仔裤的口袋里。

        就这样他双手插兜地走掉了。

        ※※※

        jǐng察们觉得莫斯科多肯定有什么东西没说清楚,于是他们一再询问,可莫斯科多除了咬定是常胜偷了国王杯之外,什么都不说。

        问什么就说不知道。

        而jǐng察们也不能就这样收队。毕竟国王杯确实失窃了……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有人跑了过来:“国、国王、国王杯被送回来了!”

        一群人都傻了。

        “你说什么?”莫斯科多和带队的jǐng察几乎是同时问向来报信的人,正是赫塔费荣誉室的管理员。

        “有jǐng察、jǐng察……把……把国王杯送到了我这里……”管理员被众人的目光和气势吓住了,说话结结巴巴的。

        “在哪儿?”

        “荣誉室……”

        一群人奔向了荣誉室。

        当他们站在荣誉室的时候,看到了两个jǐng察,手里正捧着国王杯在哪儿模仿颁奖仪式。一个将奖杯递给另外一人,那人接起奖杯之后亲吻,然后高高举起,旁边那人便鼓掌做欢呼状。随后手持奖杯的人再把奖杯递给第一人,重复之前的过程……

        看到众人赶来,两个正玩的开心的熊孩子连忙有些尴尬地放下了奖杯,向队长敬了个礼。

        队长没理会两个没溜的手下,而是看向莫斯科多。

        莫斯科多疾步上前,几乎是从jǐng察手里抢过国王杯的。

        仔细看了一遍,他终于确认了,这就是他“失窃”的国王杯。

        那边两个小jǐng察也已经将他们还奖杯的经过告诉了队长:“……我们开车巡逻,然后发现了常,我和他打招呼。接着他让我把这个送回来,我问他这是什么,他说是国王杯……”

        莫斯科多反应过来,他扑过来问:“你们为什么不逮捕他?!”

        两个小jǐng察愣住了:“我们为什么要逮捕他?”

        “他偷了奖杯!”

        “别逗了,先生,常怎么可能偷国王杯呢?哈哈哈!”两个没溜的jǐng察指着莫斯科多和国王杯哈哈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样。

        而在他们的笑声中,莫斯科多的脸sè变得很不好看……他觉得对方似乎是在嘲笑自己。

        “很好笑吗?他确实是偷了国王杯!”莫斯科多很不爽地喊道。

        “你看到了?”两个jǐng察不笑了,盯着莫斯科多,目光如炬地反问。

        “呃……”莫斯科多马上哑口无言。是啊,他这么笃定,可他有什么证据呢?

        难不成他还能说是常胜个自己打了电话,向自己借国王杯,自己不同意,然后常胜就使用暴力手段强行带走了国王杯吗?

        看着哑口无言的莫斯科多,队长越发肯定这个人向他们隐瞒了什么,他可不想和自己的手下莫名其妙被人拿来当枪使。尤其是针对的是他一直很欣赏的常胜。所以他挥了挥手:“好了,既然国王杯已经完璧归赵,我们收队!”

        莫斯科多见jǐng察们要走,慌了:“偷国王杯的罪犯还没有抓到??!”

        “国王杯被偷了?”队长一脸诧异,他指着莫斯科多手里的奖杯问道,“那这是什么?”

        然后他又问其他人:“你们发现国王杯被偷了吗?”

        一群jǐng察纷纷摇头:“没有!”

        开玩笑,这个疯子总经理竟然说是常胜偷了国王杯。这一定是卑鄙无耻的栽赃陷害!我们怎么可能做帮凶呢?一群jǐng察都特别有眼sè。

        莫斯科多急了:“我的办公室门都被撬开了,我明明……”

        见莫斯科多还要纠缠不清,队长把脸一沉:“你的办公室门?国王杯不是应该存放于俱乐部的荣誉室的嘛?为什么会在你的办公室里?我现在怀疑你在自导自演。企图利用报假jǐng来蒙蔽过关,转移jǐng方注意力,同时栽赃陷害球队主教练?!?br />
        莫斯科多大叫:“如果是我偷的。我为什么要把国王杯送回来!”

        “不是你送的,是常找到了被你偷走的奖杯,然后交给了我的手下。你是否要回局里接受我们的调查?”

        莫斯科多目瞪口呆,见过扭曲是非,颠倒黑白的,没见过这么扭曲是非,颠倒黑白的……

        他的大脑在短暂的当机之后,高速运转起来,然后理智告诉他,如果他要继续闹腾下去。最后倒霉的一定是自己,而不是常胜。

        所以他只好一百个不情愿的选择了放弃,面对jǐng察们转身离去,他沉默着,却在心里将这群jǐng察和常胜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

        常胜一个人漫步在赫塔费的街道上。

        小城人不多。此时是工作时间,街上的人就更少了。

        常胜一个人随意走着。

        然后他发现自己来到了西贝丽娜广场,昨天……不,直到今天凌晨,这里都还人山人海,有无数赫塔费的球迷们在这里聚集?;逗羟熳9醣奈按笫だ?。

        而现在还能够看到狂欢所留下的痕?!厣喜悸烁髦挚窕吨蟮睦?,清洁工人们正在卖力打扫着。

        常胜又继续走。

        他来到了自己代言的嘉宝超市门口,现在抬头还能看到超市外墙上自己那几副巨大的代言宣传画。

        超市的生意不错,这个时间段,还有不少人进进出出的。

        他继续走,在一座公交站台前停下来等车,他回身看到了车站的灯箱广告,上面是自己为当地名为柯里柯面包店的代言广告。

        他等待的公交车来了,他踏上去,车上没多少人,他寻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来,扭头看向窗外,欣赏这沿途的街景。

        车子开动,街景变换,树影斑驳的马路在车轮下延伸。

        当经过一个拐角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一幢并不怎么起眼的小楼,让他注意到这幢小楼的原因是因为他在墙体外面看到了自己拿着一份《赫塔费当地生活》报的报纸在阅读。

        他这才发现那是《赫塔费当地生活》报的总部大楼。

        他虽然和卡洛斯.梅迪亚诺任职的报纸有很密切的合作关系,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家报社的总部大楼。

        车子继续往前开,并未停留,这幢报纸的总部大楼一闪而过,常胜甚至都没有回头再去看。

        最后,当公交车在赫塔菲的主场阿方索.佩雷斯球场的车站边停下的时候,他走了下来。

        常胜抬头看着赫塔费的这座主场,又将视线投向了远处的拉斯玛格丽塔体育城。

        在那里,没有球迷也没有媒体记者,更没有球员。

        所有人都放假了。

        赛季结束了。

        一阵风吹过,吹动了头顶上的树叶,地上的树影颤动着,头顶上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常胜抬头望了望。

        他再次收回目光,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公寓。

        就像这过去一个赛季里他每天都做的一样,从训练基地回公寓。

        他觉得,是时候离开这座小城了。

        (第二卷_常常胜利的常胜_完)

        ※※※

        PS,下一站是何方呢?

        其实很好猜啦。

        在赫塔费只算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真要为世界所知,就必须去一个更大的舞台。

        所幸他在赫塔费所取得的成绩,让他不会就此被埋没,不会像无数同行那样,就算离去,也只能去平级或者更差的球队。

        要成为世界顶级的主教练,原地踏步可是不行的哦!

        请期待常胜在新舞台的战斗吧!

        最后,请投月票!

        月底了,大大巨巨庞庞们都开始发力了,咱们不要晚节不保啊~~~~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