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九十章 没有先做逃兵的主教练(2280月票加更)

    第一百九十章 没有先做逃兵的主教练(2280月票加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训练结束之后的教练组会议上,常胜批评了有一部分教练的走神现象,告诉他们不管发生了什么,教练组内部必须团结一致,必须稳住。他重申教练是球员榜样的理念,要求他们每一个人都要在这件事情中给球员们起到良好的引导。

        他并没有向大家说明具体的情况如何。

        不过他不用说,因为从他如此郑重其事地样子,就知道事情可能没大家想象的那么好……

        大家情绪都有些低落,不过也都表态,不会在训练中再心不在焉的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该有的心理素质还是要有的,不能表现得连一个十九岁的小子都不如——何塞.帕萨雷拉是今天在常胜来之前,训练中表现最认真的人了,也是唯一一人。

        何塞.帕萨雷拉的表现多少让成年人们感觉到羞愧。

        ※※※

        当常胜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回到自己所住的公寓时,他被门房莱蒙叫住了。

        一看到莱蒙手中拿着的《卡斯蒂亚人》报,常胜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

        于是他苦笑着举起手来,作投降状:“饶了我吧,莱蒙,我今天已经被很多记者问过这样的问题了?但我能说的就是我不知道……”

        莱蒙可不是傻子,看着常胜那副身心俱疲的样子,他疑惑地反问:“情况是不是很糟,常?”

        这次常胜什么都没说,径直上了楼。

        一直看着他那个有些佝偻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莱蒙又低头看着手中的《卡斯蒂亚人》报。

        随后他叹了口气,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回到房间中的他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目光落在了柜子中的那瓶雪利酒上。

        在圣诞节派对的时候,他曾经对常胜说,等赫塔费真的升级了,他一定要拿出自己珍藏的最好的一瓶雪利酒来与他不醉不休。

        但是现在看来,这瓶酒师没机会和常胜一起喝了。

        他伸手入柜。将酒取了出来,在手中摩挲着。

        ※※※

        回到家中的常胜看到正在电视机前吃着零食看电视的凯特.格雷西。

        “凯特,我现在有多少钱。我是说股市上的?!?br />
        凯特.格雷西被吓了一跳,他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你疯了?”

        “我疯什么?”常胜一头雾水。

        “俱乐部的债,为什么要让你去还?”

        常胜这才意识到凯特.格雷西想错了。于是连忙解释:“想什么呢?我可没那么傻,我也没那么多钱。只是我银行上的存款不多了,我需要从股市上取点钱出来?!?br />
        “你现在很需要钱吗?”凯特.格雷西问道。

        “俱乐部要发不起薪水了,我总得取点钱出来做生活费??!而且,俱乐部不发我的薪水了,但是我总得发你的薪水吧?”

        凯特.格雷西对常胜的话并不意外,因为这本来就是正常程序。

        “凯特,你说如果现在有个大财主出来接手了俱乐部,会不会我们就没事儿了?”

        凯特.格雷西摇头:“你想得真美,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现在马上要找人出来接手赫塔费很不现实。因为接手赫塔费的同时就意味着接手了一笔巨额债务。这世界上没这么傻的人,除非那个人对赫塔费真是爱到了极致,为了赫塔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的人有很多,但他们都没钱。比如你楼下的门房莱蒙?!?br />
        “怎么说也是一支乙级联赛的球队呢,而且成绩不错,买下来,下赛季就可以直接去甲级联赛了。难道真的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常胜有些不甘心,赫塔费没他说的这么不堪吧?

        “当然有,不过商人总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如果我是那个对赫塔费有兴趣的人。我现在也要假装自己没兴趣了,然后等?!笨?格雷西为常胜分析起来。

        “等?”

        “是的,等。等债务到期,俱乐部被银行收回托管。再引来赫塔费市政府出面,然后再出现,去和双方讨价还价。赫塔费市政府不会坐视这支能够代表他们城市的球队就此消亡的,尤其是在本赛季成绩如此好的情况下,所以他们可能会像银行施压,当然了效果有限,但就算减轻不了债务额度,也能够大大延缓还债的期限,这就给了我利用赫塔费融资得到机会……其实就是拖了,我成功以低价拿下了赫塔费,就算我有钱,我也不会还银行的,这年头,傻子才还银行钱呢……”

        “就这么拖下去?”

        “当然。然后看心情了,慢慢还银行的钱,如果我不是真心热爱赫塔费的话,我会选择在一个合适的时机直接将球队再转卖给下家?!?br />
        “合适的时机是指?”常胜问道。

        “球队成绩不错,看起来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br />
        常胜咧了咧嘴,觉得凯特.格雷西真不是赫塔费的球迷啊,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冷血。

        “那个时候球队看起来前景不错,可以吸引到更多的资本,我再出手,然后自己带着钱跑路。债务和赫塔费俱乐部一起转移给了我的下家,我什么风险都没有,净赚一笔?!笨?格雷西给常胜讲解在足球世界如何空手套白狼。

        “但是银行和市政府不会那么傻吧?”常胜指出了问题所在。

        “当然,他们当然不会这么傻。但是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他们不同意,难道我就不做了?只要我想做,办法有的是。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会钻空子的人才会发大财。我以很秘密的方式一点点出售自己手中的股份,时间长一点。谁也察觉不出来……”凯特.格雷西没继续说了,挥了挥手,“我和你说这些干嘛,你又不可能去买支球队来……还是考虑考虑现实点的问题吧,常。不管怎么说,赫塔费算是完了,你还要继续留在这支球队里吗?银行托管之后。就算找到了买家,我想几年的动荡期也是少不了的。我知道你的理想,世界顶级的主帅。但是在一支连工资都发不起的。影响力有限,发展空间很小的球队里,要想做顶级主帅??峙潞苣寻??”

        这次常胜沉默了。

        离开?不是不可以,但是就这么放下自己好不容易在这里建立起来的基业,就这么离开,真的甘心,真的可以吗?常胜从未想过要在赫塔费干一辈子,但他想的是在赫塔费积累够了,名声也闯出来了,再离开,就能够找到一个更好的球队施展自己的抱负与才华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匆匆离开,就跟逃难的难民一样……

        不离开?凯特说得对,现代足球玩的是钱,一支连工资都发不起的球队注定了不可能有大出息的,那么自己在这支球队里呆着还能做什么呢?英雄无用武之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这个问题很难选择。

        不管走还是不走,都有合情合理的理由和原因。

        到最后,常胜甩了甩头:“不管怎么说,我和球队还有合同在身,到这个赛季结束的时候为止,我必须把这个合同履行完。这是我的第一个主教练合同。我希望有始有终?!?br />
        “俱乐部都这样了,接下来这半个赛季,你还能做什么,常?现在那些人士不知道俱乐部已经发不起薪水了,所以还好。但当他们知道俱乐部不给他们发薪水了,球队就完了!西班牙足协规定了的,俱乐部三个月不给球员们发薪水,球员们就有权力组织罢工了,到那时球员们都罢工了,你找谁来参加比赛?”凯特.格雷西试图说服常胜。

        但是常胜在这个问题上非常执拗:“等到那一步的时候再说吧?!?br />
        最后凯特.格雷西只好投降了:“好吧,你就继续执教,但我可以帮你先去找工作,预先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吧?”

        他以为常胜会同意自己的提议,没想到常胜还是拒绝了。

        “不?!?br />
        “为什么?”凯特.格雷西很惊讶。

        “你去帮我找工作,这消息总会泄漏出去的,那些媒体恨不得拿放大镜找我身上的毛病,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他们一定会迫不及待地捅出来,到时候就算球队士气没问题,都会让这件事情弄得士气低落了。一个球队的主教练就是球员的头儿,头儿怎么能够在自己的手下面前先做了逃兵呢?”常胜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落在凯特.格雷西身后的墙上,在那上面,挂着赫塔费本赛季联赛前拍摄的一张全家福。

        常胜身为球队的主教练,坐在了队伍的正中央,身边是他的教练组成员,他被同事以及球员们簇拥着,是所有人关注的中心。

        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支球队啊……

        凯特.格雷西注意到常胜的眼神没聚焦在自己的身上,倒是盯着他身后的……某种东西。

        于是他顺着常胜的目光回头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挂在墙上的那副全家福。

        他多少明白了常胜的心思,于是不再劝。

        他起身走到了场边,摸出了手机:“我这就给我的同伴打电话,让他们先抛一点……”

        常胜挥了挥手,示意凯特.格雷西自己看着办。

        ※※※

        当天晚上,马德里地区的媒体都在报道赫塔费陷入债务?;氖虑?。

        毕竟只是西乙联赛的球队,而且经济?;馐露?,对于西班牙的足球俱乐部来说,实在是太稀松平常了,因此也没有形成一个能够席卷全国的新闻事件。

        但就算是如此,报道赫塔费身陷债务?;饧虑榈拿教逡膊簧倭?。

        媒体们对于赫塔费的一切倒霉事,都乐见其成——除了赫塔费当地的媒体之外。

        所以《卡斯蒂亚人》报的这篇报道很快就被其他的媒体纷纷转载,再进行深挖。

        他们很快就挖出了更多的东西来,从各个侧面来证实了赫塔费的债务?;?,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

        平面媒体、电视媒体、网络媒体……都在讨论这件事情,如果你关注赫塔费的话,你会发现一夜之间赫塔费仿佛就已经要完蛋了一样。

        看着媒体上铺天盖地关于赫塔费债务?;谋ǖ?,就算是再坚定的赫塔费球迷,这个时候也不得不相信他们的球队是真的遇到大麻烦了……

        ※※※

        PS,求月票!

        求月票!

        赫塔费的绝地反击和升华,就在前方不远处!(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