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五十二章 彼之暴君,吾之国王!

    第五十二章 彼之暴君,吾之国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当何塞·帕萨雷拉把足球顶进球门的时候,在场边的常胜并没有一跃而起,这并非意味着他不激动,恰恰相反,他觉得自救就像是第一场绝杀了奥萨苏纳那么激动!

        不过他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来庆祝进球。

        他用力挥舞着拳头,一下又一下,就好现在捣碎什么东西一样。

        这个进球让他的球队取得了领先,但是他看中的不是这个,而是……在何塞·帕萨雷拉身上闪现出来的进攻光芒!

        他很清楚,一个中后卫如果只是能防守,那还算不上是顶级的中后卫。只有一个能够为球队攻城拔寨的中午后,那才是一个出色的中后卫。因为定位球战术确实是进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而他在帕萨雷拉身上发现了这个潜质。

        这意味着,以后他球队的得分手段将更加多样化,也会让对手更头痛。

        他正在为自己球队以后的光明前途感到高兴到时候,突然发现一大群人冲着自己跑了过来!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离他已经很近了。

        那是他的球员们。

        其中进球的何塞·帕萨雷拉打头阵,后面跟了一大群球员,还有人正从其他地方赶过来,就连门将巴勃罗都从球门那儿“不远万里”地跑了过来。

        看样子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

        又要来一次拥抱吗?

        这事儿他也算是有应付的经验了。

        每次头发被揉的乱糟糟的,他都习惯了……

        但这次似乎有些不同。

        就连他身后的替补席上都都有人冲了出来,他们汇入了场上球员中,然后他看到何塞·帕萨雷拉的手上多了一个东西,一个金灿灿的……王冠!

        他愣了一下,这是要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何塞·帕萨雷拉他们已经来到了常胜的跟前,帕萨雷拉走上前来,对常胜说:“虽然是纸做的,但这是我们的一片心意,老大?!?br />
        他举起了手中的王冠。

        “他们说你是暴君,对于他们来说,你或许是暴君。[~]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你就是我们的国王!”

        说完,身高比常胜高了半个头的他将王冠戴在了还没反应过来的常胜头顶。

        在他这么做的时候,其他的赫塔费球员们全都跪下来,做拜伏状!

        看到这一幕,常胜身边的教练们全部目瞪口呆!

        ※※※

        媒体席上的记者们看到这一幕也都愣住了。

        赫塔费球员们在做什么,他们再清楚不过。

        这么做的意思是什么,他们也再清楚不过。

        他们大肆宣扬赫塔费内部已经分崩离析,常胜只能够靠淫威和高压统治才能够带领球队。

        但是他们没想到这些球员却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敬了他们!

        这一幕落在了一万三千五百名现场观众眼睛里,也必将通过电视转播,落在无数观众们的眼中!

        所有人都会看到常胜的球员是多么的爱戴他,他们甚至加冕他为王了!

        赫塔费球员们的这个庆祝举动,不啻于当着如此多的人给了记者们狠狠一耳光!

        他们告诉了所有人,媒体都在撒谎!

        ※※※

        解说员克莱斯波也愣住了,但是反应快,他马上就高呼起来:“哦哦哦!瞧瞧这是什么!何塞·帕萨雷拉将什么东西戴到了常的头上?是一座王冠!真是有意思!这一个星期,常胜获得了他的第一个绰号‘暴君’!赫塔费的球员们就为常胜搞了这么一个加冕仪式!他们想表达什么?”

        那些不能够跟随球队一起去客场的赫塔费球迷们在电视机前看到这一幕,都发出了欢呼。

        “国王!国王!常是国王??!”

        “什么暴君?!他是我们的国王!”

        在常胜所住的公寓楼里,这样的呼喊声最大。

        ※※※

        恩里克·冈萨雷斯以及他的同伴们也被赫塔费球员们的举动震到了。

        尤其是恩里克。他原本以为自己才是最支持常胜的人。

        但是现在看来,他恐怕要在这些球员们面前认输了……

        “他们真敢做??!”身边有同伴发出了惊呼。[

        “但他们做得不错,不是吗?”恩里克反应过来之后回应道。

        “确实,做的不错!”同伴笑起来?!懊教迕浅坪舫J歉觥┚?,他们就送了常一座王冠……这意思就算是暴君,他们也愿意追随!”

        “我也一样!”恩里克说道。

        “我们不都一样吗?”他的同伴笑道。

        说着,大家一起看着场下的那一幕,却并没有发出欢呼声。

        ※※※

        常胜看着眼前呼啦啦跪下去一片。他知道球员们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傻瓜。

        他心想这肯定和媒体们给他取得外号有关系。

        媒体们称呼他是“暴君”,球员们则叫他“国王”,有些和媒体对着干的意思。

        他并没有被这些球员感动的热泪盈眶,尽管他确实有些感动。

        但此时他头脑清晰,甚至前所未有的清晰。

        他仿佛看到了一条路,这条路充满了荆棘,蜿蜒崎岖,但鲜花怒放盛开,沿途都是绝美的风景。

        他知道,这就是他要走的路。很不好走,但哪怕就是为了看看着沿途的风景,就很值得他走上一遭了。

        他对那些跪在自己面前的球员们说:“你们加冕我为国王,那就让我带领你们去追求胜利?!?br />
        他声音并不大,但每个人都听到了,而且听的很清楚。

        因为这一刻,努埃沃·科隆比诺球场非常非常安静。

        维尔瓦的球迷们被赫塔费球员们的做法吓呆了,他们没发出嘘声。

        为数不多的赫塔费球迷们则只是面带笑容地观礼,也没有煞风景的大吼大叫。

        ※※※

        马努埃尔·加西亚和鲁迪·冈萨雷斯就站在一边,当他们看到球员们真的在常胜面前跪下来的时候,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张大嘴巴。

        一群球员为一个教练这么做,做到这个地步……这真是他们平生所仅见的一幕!

        随后加西亚为常胜感到高兴,而鲁迪·冈萨雷斯的则看着常胜头戴王冠的样子出神。

        现在一直在他心里的那个感觉更加强烈了。

        那个赌,他真的会输给这个人……

        他在赫塔费一线队工作了十几年时间,从来也没见过有任何一个主教练能够让球员们集体跪下来,称呼他为国王的。

        从来没有!

        他甚至也从未听说过在西班牙足坛,有哪个主教练能够做到这一点。

        但常胜做到了!

        这意味着什么?

        他再清楚不过。

        这支球队已经真正意义上算是他常胜的球队了……

        自己就算不想配合他,此时也由不得自己了。

        ※※※

        维尔瓦的主教练巴里奥站在场边,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他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为什么别人会在自己的地盘上加冕为王呢?

        这场比赛不应该是维尔瓦痛宰赫塔费吗?

        可现在领先的却是赫塔费!

        这究竟是怎么搞的??!

        报纸上不是说赫塔费已经内讧分裂了吗?随时可能分崩离析……

        就是这个样子分崩离析的吗?!

        这要都是分崩离析的话,那所有的球队早都已经在进行内战了!

        ※※※

        不管是维尔瓦的主教练巴里奥没反应过来。

        就连主裁判都被吓住了。

        所以他忘记了上来提醒赫塔费的球员,他们庆祝的时间已经超标了。

        “我解说了这么多年比赛,还是第一次看到有球员在比赛当中跪下来膜拜一个主教练的!看样子,常胜并不仅仅只是带给了赫塔费胜利而已!他还带给了这支球队希望!”解说员克莱斯波还在称赞常胜,他算是从“常胜黑”转变成“常胜粉”的典型代表了。

        只不过这样的代表现在还太少。

        “这还只是七场比赛而已!如果给他一个完整的赛季,他最终能够交出一份什么样的答卷来呢?我真好奇??!”

        ※※※

        最后赫塔费的球员们纷纷从地上站起来,结束了这个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疯狂庆祝。

        他们重新跑回了球场。

        常胜并没有对他们特别叮嘱。

        因为常胜现在确信这些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及应该怎么做。

        不需要他多说废话。

        他甚至有信心,这场比赛肯定可以赢下来了。

        他看着球员们跑上了球场,然后他自己将头顶上的王冠摘了下来。

        还真是纸做的。

        其实仔细看才发现很简单,简单到了简陋。

        就是硬纸板裁成型,然后粘成一个圈,正好可以戴到头顶上。

        估计就和那些小孩子过是生日时头上戴的东西差不多。

        不过这个外面还贴了一层锡箔纸,金闪闪红彤彤的,在灯光下还能反光,所以看起来格外闪亮。

        他笑了一下。

        真是一群有心人。

        他不知道这主意是谁出的,但是看最终上来给他戴的人是何塞·帕萨雷拉,他心想这事儿或许和何塞·帕萨雷拉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他不打算去深究这个事儿了。

        他进入了系统,召唤出了电子音。

        “这是友善的声望能做到的吗?”他问?!澳训啦挥Ω弥苯痈野焉拥匠绨??”

        电子音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总有特例。这就是特例,特例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他还没解释完,常胜就已经大笑起来。

        他其实根本就不是想听解释的,他纯粹是来调戏这个冷冰冰的电子音的。

        听到他突然大笑,电子音沉默了,它有些搞不明白这个人类是怎么一回事。

        常胜也懒得和他解释。

        他现在心情很好而已。

        是的,在一场关键的比赛中,胜负未决,但他就是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