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九百六十章 最快的处理方式【求月票、推荐票】

    第九百六十章 最快的处理方式【求月票、推荐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六十章 最快的处理方式【求月票、推荐票】

        “我们店里没有这位小姐的戒指!”女经理尽管对金圣元的这种上位者气势很敏感,但却依然不紧不慢地说道。w w w .  . c o m////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已经没有退路,一旦交出戒指,最好的结果就是她被辞退!她没想到泰妍的戒指居然真的是金圣元所送,否则哪怕心生贪念她也不会换这枚戒指。

        “如果三位还要在这里胡闹,那么我就要报警了?!痹谒肜?,艺人最怕的就是沾惹到是非,更何况金圣元和泰妍的关系应该见不得光。

        “你胡说!我的戒指就是在你们店里丢的!”泰妍突然爆发,不再顾忌自己公众人物的身份,拿出比自己以前买东西讨价还价时还要凌厉几十倍的气势,直接对着那名女经理喊道,“而且胜浩oppa说只有你接触过我的戒指……”

        金圣元和韩胜浩都没有料到泰妍居然还有这样一面,气鼓鼓的样子,和小区里大妈吵架的气势很像,两人不禁都是呆了一下。

        金圣元急忙一把抱住泰妍,把她的小脑瓜按在自己怀里,有些心疼、有些好笑地对她说道:“说了交给我的!”

        “看来我很有必要向会长申请取消你们的代言了!”女经理两片薄薄的嘴唇颤了颤,似乎是想要反击,不过终究还是有些顾忌金圣元和自己的面子,于是冷声说道。

        金圣元扫了她一眼,一手取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去。这种事情,他自己虽然也能处理,但毕竟不是一个系统,需要一番周折才可以。原本他的打算是先要回戒指,然后再自己处理这件事,如今看来不得不欠下一个人情了。

        “圣元,你好?!笔只邢炱鹨桓鲇叛诺闹耘说纳?,很柔和,却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势。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女经理、泰妍、以及正在指责、申辩的韩胜浩都停下了声音,对方的声音虽然柔和,却又带着一种发自骨子里的高傲,不是针对金圣元,而是自然而然的就流露出来,而且对方已经很明显地在抑制。

        “富真姐,您好,这么晚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苯鹗ピ档?。虽然也有别的朋友,但他想以最凌厉、最快捷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自从认识之后,李富真和他一直都保持着联系,虽然不多,但双方的关系原本就是以合作为主,目前最多只有不到一成的私人关系,就当欠下李富真一个小人情。

        “嗯,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李富真的话语很直接,但却带着一股傲然的底气。

        “确实有件事情需要麻烦富真姐……”金圣元简单地把事情缘由、这家首饰店的名字、自己所在位置告诉了李富真。这种事情,李富真处理起来不仅比他快捷、而且肯定也会更有经验。

        “好的,我知道了,”李富真简单应了一声,问道:“圣元,圣诞节有没有什么打算?”这件事对她而言真的不算什么。

        “谢谢富真姐,”金圣元道谢之后,说道,“圣诞节已经事先安排好规划,不好意思?!?br />
        “嗯,”李富真应了一声,说道,“你在那里稍等一下?!?br />
        “好的,多谢富真姐?!苯鹗ピ俅蔚佬?。

        从他叫出对方的称呼开始,大厅里就变得安静下来。一众服务员自然是站在一旁远远观望,韩胜浩略带拘谨、激动地站在他身旁,泰妍被他一手搂在怀里,已经安静下来。

        在他放下手机后,那名怔怔、恍惚的女经理才反应过来,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前段时间有关金圣元和李富真的新闻,脸上顿时露出惊恐的神色。

        金圣元、三星家族直系长女、cj集团李在贤,他们三个哪怕只是一起吃饭,在中、高社会阶层引发的关注也会远远超过所有人气艺人。

        那名女经理的眼中突然露出极度懊悔、不安的神色,手足无措,一时居然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才好!作为一家连锁店的经理,她当然也曾看过这篇报道,只是她没有想到李富真和金圣元的私人关系居然这么好!

        她并没有怀疑李富真的身份。虽然地位不高,但因为职业的关系,她偶尔能够接触到一些顶级人物,那种发自骨子里的气质是无法掩饰的!也正是因为这类接触,才让她变得很是虚荣,才会在今天心生贪念。价值一亿多韩元的戒指,她戴的都只是仿真赝品而已!

        恍惚片刻后,她突然惊醒,急急小跑到金圣元面前,一个九十度鞠躬,对他说道:“对不起,金圣元先生,是我一时贪婪,请您惩罚!”现在的状况,已经不是事情真假的问题!不说她真的换了泰妍的戒指,哪怕没有,相信会长一会儿之后就会代替她承认下来。

        她还算精明,并没有试图求的金圣元原谅,而是让他直接惩罚自己,这样就可以避免更加严厉的惩罚。

        金圣元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摸泰妍趴在自己怀里的小脑瓜,低头在泰妍的耳朵上轻轻亲了一下。

        现在没有时间让她躬身,所以再没有得到回应后,女经理快速起身试图继续道歉、争取获得金圣元原谅,正好看到金圣元亲吻泰妍的动作。

        “对不起,泰妍小姐!”女经理瞬间明白过来,不顾地面冰凉,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对泰妍说道。现在的一分一秒都她都极为重要,容不得她思考、犹豫。

        泰妍听到声音后,转头看了一眼,见到对方跪在自己面前、面色苍白极度惊恐的样子,顿时心头一软,不过却抿抿嘴,探询地看了金圣元一眼。对方的确可恶,但这是她生平第一次接受一名前辈的跪礼,长久以来的礼仪教导,让她很是不安。

        金圣元淡淡一下,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不让她再看对方,自己转头说道:“戒指给我!”

        “我这就去拿!”女经理也不再挣扎,飞快地起身向自己的办公室跑去,高跟鞋在光滑的地板上敲击的声响异常急促。

        这时,泰妍却突然抓住了金圣元抚摸自己小脸的左手,上面空无一物!金圣元出来时忘记了戴上戒指。

        “哦,正好我要洗澡,衣服都换了,戒指也都放在了卧室?!苯鹗ピ?,轻声对她解释道。

        泰妍有些敏感的神经这才轻松下来。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女经理便已经拿着戒指跑回来,气喘吁吁地双手递给泰妍。她已经明白泰妍才是这里面最关键的人物!

        泰妍看到她头发散乱、气喘吁吁、身上带着一些灰尘、膝盖甚至隐隐带着血迹的样子,不禁神色一软,原本想要出口的狠话也收了回来,而后转过头去不再看她。虽然有些同情,但只要一想到对方居然偷自己的结婚戒指,泰妍就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恨意。

        刚刚探寻金圣元的态度,是因为被前辈行跪拜礼的不安,不是因为戒指的事情。女人一旦被对方触及到自己的底线,是非常冷酷的!没有继续开口打击她,已经是因为泰妍心地善良。

        那名女经理乞求地看着泰妍和金圣元,刚要再说什么,她身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突兀、显得有些刺耳的手机铃声把一直愣愣观望的服务员们吓得齐齐身子一颤,女经理已经没有时间理会她们。

        看过来电显示后,女经理的脸上露出一股绝望之色。不过,她知道此刻来电会长的心情,不敢有丝毫耽搁,急忙按下接听键,说道:“会长,您好!”

        “金圣元先生呢?”对方没有理她,甚至比她还要先开口地问道。迫不及待的声音,充分证明了他的态度。

        “金圣元先生,”女经理带着哀求之色把手机递给金圣元。

        “你好?!苯鹗ピ庸只?,很是生硬地说道。女经理听到他的声音,身子不禁踉跄一下。

        “金圣元先生,对不起!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抱歉!请问,戒指您收回了吗?”对方恭谨地说道。

        “嗯?!苯鹗ピα艘簧?。

        “戒指没有损失就好,”对方带着一丝阿谀的口吻说道,“金圣元先生,耽误您的时间很不好意思,请您回家休息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然后亲自上门向您交代!”

        “明天中午我有时间?!苯鹗ピ档?。

        “不用等到……??!对不起,我都忘了金圣元先生您的时间很紧,明天中午,我一定会亲自登门!耽误你的时间,对不起!”对方一连串地说道。仅仅一个金圣元,并不值得他如此,但他接到的消息却是三星集团的长女李富真女士,在接近半夜的时间,亲自打电话询问这件事,并且还在等着回复!

        金圣元不再开口,把手机递给女经理,不理她哀求的态度,直接带着泰妍离开。

        泰妍紧紧抱着金圣元的胳膊,没有和韩胜浩一起,而是直接坐到他的车中,低头抚摸着重新戴在手上的戒指。

        金圣元刚要开车,却又突然想到什么,面色微微一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