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九百五十九章 缘由【为55盟“百晓修”加更】

    第九百五十九章 缘由【为55盟“百晓修”加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听到泰妍的嚎啕大哭,金圣元突觉脑袋微微一眩,阴沉的脸色瞬间变得惊愕,同时生出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一时忘记了开口。

        “我……我的戒指丢了!”泰妍一边大哭,一边叫道。

        Jessica突然明白了什么,面色瞬间变得清冷,紧紧盯着金圣元的双眼。

        “怎么丢的?”不安之中,金圣元的心中却又生出一股压抑的喜悦,微微颤着声音问道。就是喜悦!泰妍没有对不起他,比什么都重要。

        “我今天晚上参加一家首饰店的代言活动……”泰妍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

        原来,今天晚上泰妍、允儿、徐贤参加一家首饰店的代言活动,期间她免不了要换上别的首饰。期间因为时间太过匆忙,她换下戒指后没有来得及收起,便叮嘱韩胜浩帮自己照看一下。

        活动结束后,前往电视台参加节目,她摩挲手中的戒指时突然发现不对!仔细观察后,她发现这个戒指虽然与自己的几乎一模一样,但却是个赝品!当时震惊、极度愤怒下,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把这个戒指狠狠扔了出去。也就是徐贤无意间看到那一幕。

        这枚戒指代表着金圣元对她的爱意告白,居然被人用赝品换掉,她没有当场踩烂那个赝品已经是足够理智!发泄过后,她又把这个赝品捡起来,直接没有参加节目的录制,找到韩胜浩返回那个首饰店。

        然而,她和首饰店经理理论了半天都没有结果,甚至还被对方讽刺她一个小艺人怎么可能戴得起价值超过1亿韩元的戒指?对方还威胁要曝光此事、取消她们的代言等。

        途中、争论交涉的时间,加起来将近两个小时。徐贤已经在拍摄节目,并不知道具体缘由,她也没想闹大;没有告诉金圣元,是因为她现在不想在金圣元心中再留下瑕疵,连结婚戒指都能丢,这种事情哪怕是有原因,她也想能避免就尽量避免,她不知道徐贤恰好看到了那一幕?

        最后,两天没有联系金圣元的原因更简单,jessica的出现、他身边女艺人的繁多,让泰妍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也开始尝试一些恋爱时的小手段——原本她的这个小手段很成功,金圣元确实很想她了。

        只是没有料到,这么多意外居然恰好在同一时间发生。

        事情经过就是这么简单,但造成这样的结果,却是前段时间那场风波的余震:金圣元的格外细心,生怕触动泰妍内心的伤疤;泰妍的格外谨慎,尽可能地想要自己解决事情,不想再让金圣元对自己产生哪怕一点不好的印象;jessica对金圣元感情的积累、浮出水面;徐贤的敏感;还有金圣元心底尚未完全消散地对泰妍不满地一次回光返照式地总爆发……

        戒指事件只是一个小意外,或者说是一个诱因,掀起了前段时间那场风波的落幕式。

        金圣元在泰妍哽咽讲述的过程中,眉头紧锁,脸上一片严肃,但却没有了先前的惶然不安,在理解了整个过程后,沉声对她说道:“你在哪儿?我现在过去找你!”

        泰妍把地址告诉了金圣元。

        Jessica一直静静地听着金圣元和泰妍的通话,虽然早就预想到他们两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但此刻却仍是忍不住面色愈来愈冷。

        “你把我当做‘报复’泰妍的工具了?”结束通话后,jessica冷冰冰地看着金圣元说道,眼神中闪烁着极度危险的光芒。

        “开始的时候确实有这么一点心思,不过,在来到卧室的时候,就完全没有了那种心思?!苯鹗ピ醋潘?,轻声说道。

        Jessica的心头微微一暖,或许他的解释还是很不负责,甚至有劈腿的嫌疑,但重要的是他是真心的!当然,这并不代表自己就会甘心。

        “你在这里休息,明天就不要参加通告了,”金圣元把jessica按回被子里,而后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她现在需要我?!彼低曛?,他起身穿衣。

        Jessica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冷冷地注视着他。一个男人在刚刚和自己发生关系后,马上就要去安慰另外一个女人,没有人会开心!

        金圣元也知道自己最后那句补充可能会更触怒jessica,但什么都不说直接付诸行动反而会更伤人。

        “你把我当做了什么?”jessica在他穿好衣服后,开口问道。

        金圣元转身直视着她的双眼,抿了抿嘴,说道:“早晚的事情!虽然今天之前我还在想着和你分清关系,但刚才在发生关系前却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内心!你对我这么好,又喜欢着我,如果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会不甘心的?!?br />
        “就允许你劈腿?”jessica带着一丝讥诮说道。

        金圣元稍稍沉默一下,轻声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吗?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先去找泰妍,你好好休息?!?br />
        这是他自方才之后,第一次正式提到“泰妍”的名字,没有任何回避。

        “花花公子!”jessica看着他注视着自己的双眼,咬了咬牙,说了一句后,转过身子,不再看他。

        “如果我是个花花公子,就不会才只有你们两个了?!苯鹗ピψ哦运盗艘痪?,然后帮她掩了掩被子,转身离开。

        Jessica想着他离开时所说的话,好像确实有点道理,然而却又突然神色一愕,咬着牙齿恨恨想道:“这个混蛋!”他刚刚的话语中居然表达了想要同时拥有自己和泰妍的心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还是自己想多了?

        ……

        离开公司时,金圣元的面色已经完全冷了下来。

        他对泰妍有着浓浓的愧疚之心。虽然正如他之前所说,与jessica的关系只是早晚的事情,并且早在回到卧室时,他便没有了“报复”泰妍的心思,但不管如何,都是他做了对不起泰妍的事情。更何况他之前又误会了泰妍。

        这种时候,听到有人欺负泰妍的消息,而且还是造成他误会泰妍的直接罪魁祸首,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没有招呼任何人,金圣元独自开车来到了泰妍所说的地点,一眼便看到了身材娇小的她瑟缩着身子、站在路边低头哽咽,韩胜浩在一旁似乎是在安慰她。

        停车之后,匆匆跳下车子,金圣元直奔泰妍跑去。

        “OPPA!”泰妍看到金圣元后,突然又哭了出来,嚎啕着扑在他怀里,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呜呜呜……”

        “不是你!”愧疚、心疼等情绪交织在一起,金圣元急忙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在她有些发凉的身体上,又把自己的围巾给她裹上,帮她擦干眼泪,这才心疼地说道:“不哭!属于你的东西谁也别想抢走!我不会容许别人欺负你的!”

        泰妍哽咽的声音这才渐渐低了下来。

        “圣元……”韩胜浩上前,满脸愧疚地低声说道。

        金圣元的面色一冷,突然转身一拳打在了韩胜浩的脸上,对他吼道:“你怎么照顾她的?被别人偷的东西都要不回来?为什么不把她带回车里?”

        “不要!OPPA,是我自己要站在这里等你!”泰妍被金圣元的突然爆发吓了一跳,急忙拉着他的胳膊说道。

        “对不起,是我没有尽到责任!”韩胜浩的左脸立刻肿了起来,不过他却仍是道歉说道。戒指在他的看护下被人换掉,而他非但不曾察觉,现在也都要不回来,自己都感觉很是无能。

        “带我过去!”金圣元抱着泰妍的身子,对韩胜浩说道。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因为天气寒冷,路边几乎没有行人走过,那家首饰店虽然仍在营业,但此刻却并没有客人光临。

        店里的服务员显然知道韩胜浩和泰妍刚刚“闹事”的情形,见他们又带了金圣元过来,不禁面色同时一变,也没有说“欢迎光临”的话语。

        “你们经理呢?”金圣元直接问道,他已经从韩胜浩口中得知只有首饰店的女经理接触过那枚戒指。

        “请您稍等!”一名貌似前辈的服务员躬身说道,而后匆匆转身前往二楼。金圣元的身份毕竟不同。

        “还是一家连锁店!”金圣元略一扫视店里的布置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就怕这家首饰店的规模不够大!

        不大一会儿功夫,一名穿着打扮很时尚的中年女子在刚刚那名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大厅,轻轻瞥了韩胜浩、泰妍一眼,而后对金圣元说道:“金圣元先生,您好?!?br />
        金圣元没有理会她,而是微微眯着眼睛打量她一番,姿态优雅,不像粗鄙之人,但高耸的颧骨,两片薄薄的嘴唇,细长、有些不太自然的双眼,都表明了她不是好相与之人。

        “戒指拿来!”打量之后,金圣元直接开口说道。韩胜浩不可能骗他。

        “我已经说过,这里没有这位泰妍小姐的戒指,你们可以去别的地方找找!”这名女经理的面色也是当即一冷,说道。她不认为自己需要顾忌金圣元什么。

        “这么说你是不肯交出那枚戒指了?”金圣元的双眼变得愈发明亮,眼神带上了丝丝寒意。当然,即便交出戒指,金圣元也不会轻易放过她,但当务之急,还是需要先找回戒指安慰泰妍。

        女经理被金圣元那种上位者的眼神盯得心头一突,她曾经从大会长身上见到过类似的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