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九白二十三章 李富真

    第九白二十三章 李富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徐贤现在有些晕乎乎的。

        怎么说金圣元也是自己的哥哥,自小一起长大,可是却突然变得这么陌生!开创企业也就罢了,可他怎么会悄无声息地成为《每日经济》的会长?这比自己同桌几年的好友突然变成总统的女儿还要令人惊讶。

        看着和李在贤谈笑风生的金圣元,徐贤突然泛起一股莫名的情绪,随即便又被她压下,认真倾听两人的对话。

        虽然并不完全明白,但从李在贤和金圣元两人的交谈中,她隐隐也能听出每句话里面似乎都意有所指。只是听了几句后,她的思路便开始渐渐跟不上两人谈话的节奏。

        这时,敲门声响起,当先进来的是一名气质优雅的中年女子。微卷的长发、一件黑色的女式大衣,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吗,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娴雅端庄。

        之所以认定她是中年,一是金圣元和朱元江都认识她,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她身上那种温婉成熟的气质,不是年轻女人所能拥有的。

        金圣元发现,李在贤的眼中似乎闪过一丝了然,顿时微微皱眉,轻轻一拉没有反应的徐贤起身。

        一旁的朱元江也同时起身。

        “在贤OPPA来了,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呢?”来人首先向李在贤说道。

        “过来请一位小朋友吃饭,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恰好也在?!崩钤谙托ψ潘档?。

        “小朋友?”中年女人的视线转移到金圣元身上,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说道,“金圣元先生可不像小朋友?!?br />
        “李富真女士,您好?!苯鹗ピα诵?,躬身说道。

        “我来为你们介绍,“李在贤说道:“这位是我的堂妹李富真女士,现任新罗酒店和爱宝乐园的常务董事。这三位是《每日经济》的会长金圣元、社长朱元江、少女时代的徐贤小姐?!?br />
        李富真听到金圣元居然是《每日经济》的会长时,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和李在贤一样,虽然知道金圣元的很多资料,但金圣元成为《每日经济》会长却是在近期的事情,两人之前都不清楚。

        徐贤这才明白来人的身份,居然是那位传说中的三星会长李健熙的长女!怪不得自己觉得有些眼熟。

        几人互相认识的期间,服务员已经麻利地将午餐摆放好,而后静静地躬身离开这间单独的小客厅。

        “在贤OPPA和金圣元先生之间,似乎有点不合,我来做个中间人调解怎么样?”李富真并没有一同离开,而是轻笑着问道。

        “只是一点小事,”李在贤说道,“年轻人行事有点莽撞,是可以理解的?!?br />
        “多谢李富真女士?!苯鹗ピ词适北硐殖龅妥颂?,说道。

        直到李富真入座,徐贤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前金圣元和李在贤争论得那么激烈,怎么现在就突然解决了?而且金圣元怎么会突然放低姿态?发生了什么吗?

        其实很简单,T-ara组合在李在贤眼里微不足道,甚至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根本不可能被他知道。所以,他犹豫的原因不是T-ara!或许T-ara对CCM很重要,但对他来说,哪怕把整个CCM送给金圣元都可以,关键是要物有所值!

        金圣元试图利用《每日经济》的媒体影响力逼迫CJ集团表态,这点,才是李在贤不喜的。如果不是因为金圣元在某个方面已经达到他这种高度,他绝对不会同金圣元亲自见面商谈,更不用说共进午餐。

        他看中了金圣元的潜力和能力!如果不是调查到金圣元是《每日经济》的会长,他甚至想要把金圣元挖到自己公司。

        李富真的出现,是李在贤随手为之。

        三星集团前会长李健熙因涉嫌逃税和背信等,被判处三年监禁,虽然依旧掌控着整个集团,但毕竟有所不便??墒墙衲昴甑?,韩国政府出于赢?。玻埃保改甓景略嘶峋侔烊ǖ目悸?,已经决定特赦身为国际奥委会委员的李健熙!

        可以预想,随着李健熙的归来,三星集团必将迎来一波权力的倾轧交替。

        李在贤虽然是李健熙的侄子,但他的父亲却是曾经的三星集团继承者,在经营权的继承过程中败给了李健熙,现在独居中国。

        CJ集团虽然已经从三星集团独立,但受到三星集团的影响依然很大,而他并不像金圣元那样可以代表大半个CJ集团。李在贤对三星集团没有任何想法,但却不得不考虑自己有些尴尬的身份,所以他一直努力和三星集团未来的掌权阶层,也就是三星接替三兄妹打好关系。

        这其中,长兄李在镕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为三星集团未来的掌门人,他的选择自然就转为长女李富真。

        在三星这张超大规模的集团里,很多东西都是需要争才能够得到,李健熙不就是凭此获得了继承权吗?

        作为女人,李富真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但一些利益的谋取却也是必不可少的。

        李在贤、李富真之所以如此亲切地对待金圣元,是因为除去身份之外,在个人经济实力和能力上,他们甚至都略逊与金圣元。尤其李富真还没有真正获得分配的权力,现在更是单纯以长辈的身份和金圣元相处。

        金圣元的很多行为,看似隐蔽,但对他们来说,和透明无异。早在探望李健熙的过程中,他们就特意谈论过金圣元——金圣元当初的行为,想不引起他们的注意都难!

        李在贤还好,金圣元的这些对他的影响可有可无,他的目的只是将金圣元引荐给李富真。如果李富真有心,作为新罗酒店的实际经营者之一,她自然会亲自前来。

        金圣元从李富真出现,便隐隐明白了这点。不仅是他,就连朱元江也明白过来,不过却没有提醒他。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神经绷紧、条件反射地想要“逃跑”。这种事情,虽然他加入后也只是作为一个摇旗呐喊的小卒子存在,但万一对方看他不爽,那他就只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正如李在贤猜想的那样,他的事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想要更进一步,基本没有太大可能!韩国的经济一直被几大财团把持,他没有足够的实力,再向上发展,被他触动利益的财团就有可能出手对付!

        他之所以不断地横向延伸,好像饥不择食一样选择进入很多行业,就是因为向上的发展已经被限制,几乎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但他却也不会向三星集团靠拢,更不用说参与权力争夺的事情,他还没有这个资格,也不想失去对公司的话语权。

        徐贤发现,金圣元突然变“笨”了!很多她都能够听出隐藏意思的话语,金圣元却完全都不明白似的,傻傻地有好几次都差点惹李富真女士生气。

        当然,金圣元也不是一味地装傻充愣,对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都会同意,比如一些单纯事业上的合作等。

        “狡猾得像只狐狸!”午餐结束时,李在贤和李富真对金圣元的印象已经大大改变。这哪里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分明比他们还要圆滑!

        李富真亲自将他们一行人送到酒店外,并且在分别时,不容拒绝地递给金圣元一张高级会员卡,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他。

        ……

        “圣元哥哥,你怎么会是《每日经济》报纸的会长?”直到各自分别,跟随金圣元一同返回公司,徐贤还有些晕乎乎地难以接受。

        金圣元坐在沙发上,轻轻吐了口气,解释道:“前段时间那个收购《每日经济》股份的投资公司就是我的?!泵娑岳钤谙秃屠罡徽媪饺?,他的压力很大。

        “哥哥你的钱从哪儿来的?”徐贤傻傻地问出了这个很是敏感的问题。

        “股市?!苯鹗ピ眯Φ乜醋乓涣车S堑男煜?,说道,“难道我还能去偷去抢不成?而且这么多钱,没人会傻得借给我,你放心好了。去帮我接杯热水?!?br />
        “哦?!毙煜陀α艘簧?。原本她是想和金圣元谈谈泰妍的事情,但思绪却完全被突然而来的冲击占据。

        “哥哥你和Mnet之间的事情解决了?”把热水递给倚靠在沙发上的金圣元后,徐贤在他身边坐下,问道。

        “嗯?!苯鹗ピ蝗恍α艘幌?,说道:“一个女子组合,对李在贤会长这个级别的人物来说,微不足道?!?br />
        徐贤微微皱了皱,有些不满地说道:“哥哥你是在说我们吗?”因为之前听得太多,她现在总是情不自禁地引申某些话语的涵义。

        “你想什么呢?”金圣元抬手揉了揉徐贤的脑袋,说道,“我能和CJ集团的会长相提并论吗?社会地位没法比?!?br />
        “那为什么李富真女士对哥哥这么热心?”徐贤继续问道。

        “我也不知道呢,你自己想吧,想到了告诉我?!苯鹗ピ驯永锏娜人灰?,呼出一口热气,笑着对徐贤说道。

        徐贤皱皱眉,认真地想了想,突然脸蛋一红,对金圣元说道:“李富真女士不会是想……哥哥吧?”

        “什么?”中间的一些话语太小、太含糊,金圣元没有听清,转头询问,看到她微微泛红的脸蛋和闪烁的目光后,突然明白过来,好像被人踩到尾巴一般反手抓住徐贤,把她翻过身子按倒在沙发上,伸手就向她的屁股上拍了下去。

        “呀!谁教你的这些东西?你……”金圣元都不知道如何斥责她是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