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九百一十九章 误会

    第九百一十九章 误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早在以前,金圣元就曾对泰妍坦白过,对她的爱是两种感情的交织:一种是发自真心的爱意,这点毋庸置疑;还有一点,却是金圣元自己的一点“完美主义情结”、“大男子主义精神”,也就是强烈的占有欲。

        人无完人,金圣元这个在情感上有点小心眼的缺点,在他没有女朋友之前,这个缺点一直没能完全的表现出来,所以即便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点。

        不过,在和徐妈妈谈过后,他被徐妈**那一句“有些人有些事,可能一转身就是一辈子,到时候你想追都追不回来了”所打动,开始积极、主动地改善自己在这方面的缺点。当时看到金希澈的行为,他对韩智敏的解释就是最明显的征兆。尽管心里仍是有些别扭,但总要给他一个转变的过程不是吗?

        然而,几乎是紧密衔接的泰妍的行为却给了他一个“透心凉”!

        以前他对泰妍的感情是“绝对不可能放手”,发自真心的爱意占绝对上风;现在他对泰妍的感情却变成了“完美主义情结”居多!两年多都从未有过丝毫动摇的心,在这短短两天的时间里,却已经犹豫过几次。

        泰妍并没有察觉到这点。不是她有多么无知,而是这两天的时间她基本都在“极度懊悔的自我?;ぁ敝卸晒?,甚至晚上睡觉她都会梦到那飘零的玫瑰碎屑,犹如噩梦般被惊醒。

        一方面极力为自己寻找借口,一方面却又不断地给金圣元发着短信,这就是她当时恍惚矛盾的状态。

        从“魔障”的状态清醒后,泰妍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加上金圣元表现得并不明显,所以她才没有察觉到这点。

        一直卿卿我我的两人,从未想过,他们居然会有这样一天。

        ……

        泰妍做完演唱会的排练后,不顾时间已经是深夜,再次前往金圣元的公司。

        韩智敏没有搪塞她,但她看到的却是具惠善这个曾经微不足道的情敌,虽然两人没有任何亲密的行为,但却给她敲响了警钟。

        自己对他的关心是不是太少了?自己是不是太过贪婪?自己为他付出了什么……一个个的念头在泰妍的脑海中盘旋、浮现。

        “没事你就回去吧?!苯鹗ピ氐娇吞?,看了一眼发呆的泰妍,嘴唇微微一抿,而后淡淡说道。

        泰妍的双手轻轻一颤,脸上的阴霾似乎瞬间浓了一分,看着他,眼中满是哀怨、自责和不愿相信。

        他居然赶自己走!

        情不自禁地想要开口质问的泰妍,脑中突然想到当日那飘零的玫瑰碎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挪动步伐,走到他面前,微微扬头看着他说道:“对不起!我是真心来道歉、向你解释的,听我说完好吗?”

        金圣元看向她的双眼。

        泰妍没有丝毫退缩,柔柔的软弱中带着一股明亮的执着,抵抗着金圣元目光中的冷意。

        “没有必要道歉,你为你的朋友出头,没什么不对?!逼毯?,金圣元收回目光,转身走向沙发,说道。

        “你就真的这么恨我?一点都不肯听我的解释?”泰妍的鼻子微微一酸,眼中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想要宣泄出来,却又被她极力抑制住,用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问道。声音不高,但却好似捆绑着什么东西也似极为沉重。

        金圣元在沙发上坐下,身子向后一仰,把全身的重量都倚靠在沙发上,眼帘微微垂下,没有开口。泰妍没有留意到,他的嘴唇轻轻动了两下,似乎真的有什么话语想要宣泄出来,却又被他强行咬在唇齿间。

        再次走到他面前,泰妍执着地看着他。

        然而,金圣元却始终没有开口,甚至眼皮都没有抬起来,好似陷入假寐一般。

        刺痛之中,泰妍的心头微微凉了一下,胸脯不断起伏,直勾勾地看了他半晌后,终于翘了翘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轻轻在他身边坐下,抓起他的一只手。

        金圣元的手一抽,没有抽动,而后睁眼转头看向她,说道:“你说,我听着!”

        泰妍的心头泛起一丝淡淡的喜悦,刚要开口,却发觉他居然趁此机会抽回了手,不由心头再次一痛。悬在空中有些尴尬的双手动了动,似是想要再次抓住,却见到他已经双手交叉,只好缓缓地放在沙发上。

        “真的很对不起!那天,我准备一回到车里就给你打电话的……”抬头看着金圣元,泰妍缓缓陈述着当日发生的一切,“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冲动……我当时只觉脑袋‘嗡’了一下,然后就好像被人操控一般,不知道自己再做什么……现在每天做梦我都在自责……”

        金圣元听着她的讲述,脸上的表情依然没有多大变化,然而在听到她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的时候,眼皮却是情不自禁地颤了颤。

        泰妍并没有观察他的神情,也没有趁机讨好、撒娇,而是认真地阐述着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好像旁观者一样的经历。

        金圣元没有想到,她居然自责到了那种地步!尽管表情没有变化,但眼神中的冰冷却在渐渐淡化。

        泰妍说的是真是假,他自然能够听出来。

        “真的很对不起!”泰妍的结尾同样也是浓浓的歉意。说完之后,她就像等待审判的罪人一样等着金圣元的反应,之前想要争取独立、话语权什么的心思都被她丢在了一旁。

        金圣元依然没有开口,房间中很安静。爱之深恨之切,就是他现在的心情。

        泰妍微微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面部表情好似雕塑一般依然没有变化,看不出他的心情如何——流连的视线缓缓下滑,突然发现他交叉的双手已经几近松开!

        目光倏地一凝,眸子里隐隐似有一点喜悦的火花跳跃一下,泰妍抬起一只手,轻轻搭在他的左手上,而后稍稍用力。

        虽然也有象征性的挣扎,但却远没有先前那般坚决,泰妍很容易就把他的手放在自己两手中间,紧紧抓住。

        “那个信封,是给我的情书吗?”似乎得到了鼓励,泰妍看着他,满脸期待地问道。

        “不是!”金圣元终于开口,好像赌气似地冷声说道。

        泰妍对他已经非常了解,并没有因为他的冷漠而退缩,继续问道:“那给我看看好吗?”言语中,期待更胜,甚至很是迫切!

        “丢了!”金圣元的眼神微微波动,而后冷声说道。

        泰妍的神色一僵,眼中闪过一抹痛意,紧紧咬着下唇,一时无声。半晌后,她才又极力做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低声说道:“你去休息吧?!?br />
        或许是时间太晚了的缘故,金圣元的面色比先前少了几分强势,多了几分疲乏,泰妍几次心疼地想要伸手抚摸,却又怕他拒绝。

        金圣元没有动。

        泰妍见后,脸上的笑容终于多了一分真心,恋恋不舍地把他的手放到自己腰上。以往,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样摩挲自己的腰身。

        双眼渐渐迷茫,泰妍细细品味着以往不曾留意过的柔情。

        “对了,你和我们公司之间的事情,能不能……”拉着他的手移动到自己小腹之时,脑袋有些昏沉的泰妍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S.M公司自然不可能对金圣元的行为无动于衷,虽然没有和Mnet联合,但却同样开始在各个方面针对金圣元,对他进行报复。

        这两天的时间里,金圣元的处境几乎可以用“四面楚歌”来形容,泰妍看得格外担忧,生怕他一时冲动,把好不容易积累下的成绩葬送掉。

        所以,泰妍此刻的心情是由衷地只为金圣元一个人考虑!强仁、SJ、S.M公司等统统都被她放在了一边,没有人比金圣元对她更重要!

        这是她以往没有留意过的真心。

        然而,金圣元却误会了泰妍的意思——他有底牌,泰妍却不知道,只认为他举步维艰,所以才这样劝说。但他却因为前车之鉴,误以为泰妍是来为SJ、为S.M公司做说客!

        神色一冷,原本已经软化下来的右手再次变得僵硬,倏地从泰妍的衣服里抽了出来,冷声说道:“别的男人摸过的地方,我不想再碰!”按照他的想法,泰妍是不知悔改地再次挑衅自己的底线,这句话可以说是他一直以来所有情绪的一次总爆发、一次宣泄,所以才会如此沉重。他的情绪失控了。

        冷!

        冰冷!

        彻骨的冰冷!

        轻飘飘的话语好似冰冷的雪花在泰妍心中降下,瞬间便掩盖了她的整个心扉,甚至身体都在瞬间变得冰凉,脸上满是惊愕的表情,甚至嘴角的那一丝柔情都没有来得及消失便被冻结。

        他居然对自己说出这种无情的话语?

        泰妍用一种很是陌生的目光看着金圣元,耳中似乎听到了“咔嚓”一声脆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冻裂一般。

        他的表情不知何时又变得再次冷漠!

        泰妍“哇”地一声大哭出来,起身直接跑了出去。她的思维都已经几近停滞,哪儿还有余地思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