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口角【恭贺44盟“snsdlalala”】

    第九百一十二章 口角【恭贺44盟“snsdlalala”】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徐贤想要留下来解释什么,却被韩智敏拉着一起离开。金圣元走之前还强调的事情,她自然会严格执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胜浩很是懊恼地叫道,“都回公司,利特、泰妍,你们两个队长留一下!还有,这件事不许声张!”他到现在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但看这架势,好像SJ、少女时代两个团队都掺入到这件事中。Sj的经纪人没有他资历老,所以他当仁不让地主动发话。

        “胜浩OPPA,泰妍的状态不好,我留下吧?!眏essica主动说道。

        韩胜浩看了一眼以泪洗面的泰妍,点点头。

        利特让强仁也一同留下来。

        一众人各自离开后,韩胜浩、SJ的经纪人听过详细的事情始末,气得额头青筋直跳。这个强仁,惹下两件引起公众反感的事情不说,现在又闹出这样一场风波,从金圣元的态度来看,这件事怕是无法善了!

        如果放在SJ刚出道的那两年,强仁绝对免不了会被教训一顿!不过,那个时候的强仁也未必会做出这样的事情。SJ的成功、几年的风光,让他不可避免变得有些骄狂。并不奇怪,绝大部分偶像艺人都是这样,舞台上和舞台下完全是两幅面孔。

        “谁告诉你是金圣元做的这件事?谁又让你来找泰妍的?”韩胜浩对强仁问道。

        “崔京旭理事?!鼻咳室裁幌氲绞虑榛崮终饷创?。原本他只是因为生气、愤懑,一时承受不住打击,所以才会找到事件的间接推手泰妍,哪想到金圣元会恰好出现。

        “崔京旭理事?”韩胜浩和SJ的经纪人都是一怔,而后互视一眼,眉头微皱。两人心中隐隐有种感觉,貌似这次的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参与其中,包括强仁、包括泰妍都不过是棋子而已,真正对弈的金圣元、李秀满、崔京旭这一级别的人物。

        利特作为SJ大家族的队长,为人处事很是老道,看到韩胜浩两人的表现,心头陡然一惊,情不自禁地开口叫道:“不会是……”

        Jessica和强仁也隐隐明白过来。后者的脸色更是一白,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他就是那枚注定要被牺牲掉的棋子了!

        “好了,你们也回去吧?!焙ず泼纪方羲?,对利特三人说道。明白了事情始末,他突然为泰妍感到有些不值。在他看来,泰妍的爆发只是因为强仁,却因此而放弃了金圣元。

        “现在怎么办?”等神情恍惚的三人离开后,SJ的经纪人和韩胜浩都没有动身的意思,点上一根烟,就在停车场的灯光下喷云吐雾。

        相比SJ的经纪人,韩胜浩更加苦恼。作为经纪人,他们的地位、收入和艺人息息相关,所以他们考虑问题会更加直接,更加注重本质!少女时代的成功有很多因素,但不可否认,金圣元的作用很重要!

        原本他就因为金圣元挖T-ara的事情而烦恼,现在又闹出这样一场风波,几乎等同于在他脑后敲了一闷棍!他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SJ的经纪人心情同样很是沉闷,SJ的利特、银赫都在《强心脏》中,金希澈、强仁又是和金圣元直接冲突,这件事怕是很难办。

        两人抽完一根烟后,韩胜浩才取出手机说道:“我给李秀满理事打个电话?!崩钚懵徒鹗ピ叩帽冉辖?,刚刚抽烟的时间他就在考虑怎么讲述这件事。

        果然,李秀满听到这件事后,暴怒不已,直接问道:“强仁和金希澈人呢?”现在正值他向金圣元寻求合作的时期,突然发生这样一件事,他怎么可能不恼?

        “理事,据强仁所说,这件事好像是崔京旭理事在背后!”韩胜浩说道。

        李秀满突然沉默。崔京旭正是S.M公司反对他的领头羊,并不是只有一个人而已,而且他现在又面临内忧外患,此刻即便知道也没有办法当即处理掉崔京旭。甚至他隐隐猜测,崔京旭之所以针对金圣元就是因为发现自己和金圣元接触的事情。

        韩胜浩没想到李秀满都沉默下来,眉头顿时皱得更加厉害,拿着手机静静等着李秀满的回复。公司高层的斗争,他们多少也能听到一些风声。

        停车场中一片寂静。顿了片刻后,李秀满才沉声说道:“暂时先这样吧!安抚好泰妍,徐贤就让她随意,我再和金圣元交流?!?br />
        “好的,李秀满理事?!焙ず朴Φ?。

        韩胜浩的电话让原本就有些焦头烂额的李秀满更是瞬间阴云满面,如果强仁和金希澈在面前,他一定会狠狠地教训两人一顿!都出道这么多年了,做事还不长长脑子!即便不考虑别的因素,金圣元是你们两个人能够得罪的吗?你们拿什么和人家玩?

        尤其强仁的表现,更是让他气得够呛!前段时间醉酒撞车后逃跑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跟个傻子似地去找泰妍诉苦!S.M公司的决策怎么可能会被金圣元影响?

        想了片刻,李秀满才拨下了金圣元的手机号码,结果得到的却是对方正忙,拒接的消息。

        试了几次无果后,李秀满只好耐心等待。

        ……

        满腔柔情却遭到无情的冰雹洗礼,这就是金圣元此刻的心情。

        泰妍的表现让他的心脏如同裂开一般,一股浓浓的背叛感在他胸腔中涌动。油门踩到底,车速几乎提到最高,幸好他是离开首尔,这个时间的车辆聊聊无几。

        呼啸的夜风从敞开的车窗中席卷而进,将他的头发吹得向一侧卷过。不知道是因为强风还是愤怒未消,金圣元的双眼眯成了一道缝隙,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前方。

        “吱——”拐弯时车轮在公路上擦出一道焦黑的痕迹。

        直到离开首尔,进入相对狭窄的公路,他才把车速降下来,一手搭在敞开的车窗下,一手扶着方向盘,缓缓前行。

        夜风带来的寒意,他似乎一点都察觉不到,就这样行驶在漆黑的夜幕中。

        寂静之中,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是独一无二的代表“老婆”的《只有你》!金圣元收回有些麻木的手臂,关上车窗,而后用冰凉的左手取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中的“老婆”两字,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按下接听键。

        “……”泰妍似乎是在等他首先开口,结果却是两人一同沉默。

        “你在开车吗?”顿了片刻后,泰妍首先开口问道。声音嘶哑,还带着哽咽。

        “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我听着呢?!苯鹗ピ行├涞厮档?。

        手机中似乎响起一声轻微的抽咽,不过旋即便又消失,静了片刻,泰妍的声息才又响起,而后就听她说道:“对不起,今天我的情绪太激动了?!?br />
        “没必要说对不起,你有权力护卫你的朋友,我也有权力照顾我的朋友?!苯鹗ピ档?。乍一听来,泰妍似乎还是像以往那样道歉,但语气却少了几分真诚的味道,好像把他当做小孩子哄骗似的。

        泰妍的心头泛起一阵刺痛,而后将手机拉远,抽了抽鼻子,眼中泛起一抹坚定,才又开口说道:“我明白你的心,但我不想做花瓶,请你给我一点自由好吗?”她的爆发,并不仅仅是因为强仁的事情。

        “自由?是让别的男人摸来摸去、做出亲吻贴面的动作,又让别的男人搂搂抱抱,摸头抚脸吗?”金圣元的话有些尖酸刻薄。不过,想想他此刻的心情,也就可以理解了。原本他是想努力忽略这些的,甚至已经做到了,但泰妍却给了他这样一出“惊喜”。

        “那些是舞台合作!”泰妍突然不再像以往那样道歉、讨好他,反而高声争辩道。

        “我出道将近十二年,才知道,原来舞台合作必须这样的!”泰妍的解释,让他的心火愈烧愈烈。

        “你不也同样和西卡她们经常搂搂抱抱的吗?我只是偶尔一次,有什么不可以?”泰妍有些激动地说道,“而且,为了你,我拒绝了做演员、拒绝了和其他男艺人的CF合作,你还想我怎样?把我的异性朋友都赶走吗?”

        “呵呵……”金圣元突然笑了一声。

        泰妍听到他轻蔑也似的笑声,心头突然泛起一股火气,大声叫道:“在你看来,这些是理所当然,对吧?你那么优秀,我怎么配得上你?牺牲的这点东西与得到的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对吧?”

        金圣元没有说话,双眼静静地看着前方。

        “……你这种保守的性格,除了小贤,没有人能够忍受!”泰妍似乎是要将自己心中压抑的话语全都倾诉出来。到底是不够成熟,没谈几句就又闹起了脾气!而且她想独立,考虑到的却只是自己的付出,根本没有想过金圣元为她舍弃了多少女人的示好!

        金圣元也不开口,就这样静静地听着。

        “希澈OPPA对我只是妹妹一样的照顾,并没有别的意思?!狈⑿构?,泰妍稍稍和缓语气说道,“而且,以我的条件,希澈OPPA怎可能看上我?”明明想要独立,但她却又依赖着金圣元以前对她的包容。

        金圣元淡然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抹嘲讽也似的微笑,双眼泛出冷意。

        泰妍的意思是,金希澈比他更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