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戏耍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戏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试音结束后,泰妍并没有和jessica等人一起离开,而是和金圣元一起返回别墅休息。金圣元有点不对劲,她们九人全都察觉到了。

        “这别墅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太清净了,”夜幕下的别墅,一片空旷幽静,泰妍和金圣元并肩走在小道上,轻声说道。金圣元并没有雇佣固定的保姆、工人,偌大的别墅中只有他们两人偶尔来休息,让泰妍觉得太浪费了。

        “平时总要站在舞台上,和各种各样的人相处,几乎没有一刻安宁,所以我才为你买下这样一幢别墅啊?!苯鹗ピψ潘档?。

        “嗯?!碧╁崆嵊α艘簧?,把身子又向金圣元的方向靠了靠,同时紧了紧抱着他的手臂。

        “而且,几年之后,这幢别墅必然会升值的?!苯鹗ピ纸馐偷?。

        “我看你才是钱串子呢!”泰妍听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扑哧一笑,侧头对金圣元说道,“别人遭遇经济?;?、遭遇疫情都是频临破产,你却反倒大发其财,我猜你上一世肯定是钱串子?!?br />
        “我是钱串子,那你是什么?”金圣元一边轻笑,一边熟练地打开小客厅中的灯光、暖气等。

        “我是钱串子的老婆,好了吧?”泰妍早已把自己扔在厚厚、宽敞的沙发上,惬意地呻吟一声,而后笑嘻嘻地回答道。哪有女人不喜欢这样的男人?

        “哎一古,好累!”金圣元见泰妍好像没有骨头的猫一样懒懒地趴在沙发上,手指都懒得动弹一下的样子,眼睛微微一转。打了一个张口,而后走到沙发前身子一倒,整个压了上去。

        “呃——”泰妍发出一声莎拉波娃似的怪叫声,而后四肢和头部挣扎一下,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

        从上面看去。泰妍就好像盖了一条“金圣元”牌的被子一般,完全看不到她的存在。

        就这样过了几十秒后,金圣元依然没有起身的意向,泰妍终于忍不住呻吟道:“你再不起来我就被压扁了?!?br />
        “叫几声好听的?!苯鹗ピ炎焐斓教╁?,说道。

        “老公、好老公……”泰妍急忙一连串地叫道。

        金圣元在她的耳朵上轻轻亲了一下。而后起身放开她。

        “就知道欺负我!”泰妍瘪着嘴对金圣元伸出一只手。

        金圣元笑着伸手将她拉起,说道:“你明天早上不是还有通告吗?洗洗早点睡吧?!?br />
        “嗯?!碧╁鹕砬叭バ蹲?。

        十几分钟后,泰妍蹑手蹑脚地进入浴室,却见金圣元闭着眼睛斜躺在浴池边侧,好似根本没有察觉自己进来一般,当即眼睛一转,悄悄捧起一捧水。在他的头上淅淅沥沥地淋下。

        “呀!泡澡的水不要往头上浇?!苯鹗ピ鲅壑?,有些无奈地对泰妍说道。

        “哪有人会嫌自己脏的?”泰妍撇撇嘴,狡辩道,而后一边叫着“啊烫、烫……”一边滑入水中。

        金圣元见状,伸手帮忙托住泰妍的后背。

        泰妍刚刚满意一笑。却发觉自己的双脚被金圣元轻轻一踢,而后她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平躺在浴池中,最后沉到水面之下。

        “哗!”泰妍急忙挣扎着从水里站了起来,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气呼呼地瞪着金圣元。

        “哪有老婆会嫌老公脏的?”金圣元轻笑着说道。

        “你……哼!”泰妍哼了一声,突然两手并拢。掀起一股水浪劈头盖脸地浇向金圣元。

        金圣元也不闪避,而是一个转身趴在浴池边上,任由泰妍施为。

        “小心眼的男人!”泰妍无奈地停下手中动作。来到金圣元身边躺好,对他说道。

        金圣元笑了笑,转过身来,伸出一只手臂托到泰妍的脖颈下,再次安静地闭上双眼。

        泰妍终于适应了水温,不时用手撑着将双脚脚尖露出水面?;蛘吆孟裼斡疽话闫送赶隆娴貌灰嗬趾?。

        金圣元虽然闭着双眼,但却通过周围的动静感受着泰妍的行为。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一会儿之后,泰妍似是自己玩得有些无聊了,开始不断骚扰金圣元——一会儿用自己的腿托着他的腿浮出水面,一会儿又将双腿都压到他的身上……

        金圣元依然没有任何表示。

        终于,泰妍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垂到金圣元的面上,五指并拢,让水滴落到他的额头上。

        金圣元睁眼、转头,看向飞快地把手缩回去、又开始踢水玩的泰妍。

        泰妍努力瞪大双眼,认真盯着自己刚刚浮出水面的脚尖,一副“刚才不是我”的表情。

        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调皮的微笑,金圣元再次转头闭上双眼。

        泰妍虽说在“认真”盯着自己的双脚,但却更加仔细地留意着金圣元的动作,见他居然又再次闭眼,忍不住有些懊恼地想道:“可恶的家伙,今天怎么这么老实?”

        借着水的浮力,泰妍轻轻侧身,将半个身子都搭在了金圣元身上,同时轻轻对着金圣元的耳边开始吹气。

        金圣元依然不为所动。

        此时,泰妍哪里还不明白金圣元的心思?轻轻哼了一声后,泰妍原本还想与金圣元置气——她的胜负欲、自尊心都非常强的,当初因为初中老师认为做艺人是非常没有前途的职业,结果她整整三年都没有说过自己的理想是什么。

        不过,泰妍脑中突然想到了与妈妈的交流所得,当即目光流转,轻声对金圣元说道:“蘑菇——”

        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有生理需求?!澳⒐健笔翘╁鹗ピ鸬乃矫艽潞?,同时也是他们之间的暗号。哪怕是夫妻,在这种事情上,女人也鲜少能够像男人那样直接,所以就有了这个暗号的诞生。

        只不过以前一直都是金圣元主动,泰妍几乎没有用过这个暗号。

        金圣元轻笑着睁眼,正好与泰妍贴脸对视。因为刚刚被他拖下水的缘故,泰妍脸上还有几缕湿漉漉的长发贴在额头、鬓角,红扑扑的小脸好似能掐出水来一般娇嫩,黑白分明的一双大眼正自水汪汪地看着他,嘴唇微微翘起,带着一股诱人的魅惑。

        托着泰妍脖颈的手臂微微回缩,而后沿着她光滑的脊背向下滑动,在她的挺翘的臀部顿住,而后金圣元轻轻一用力,便将她带到了自己身上。

        泰妍顺势用双手环住金圣元的脖子。

        手臂用力一撑,金圣元就这样带着泰妍一同在浴池中站立起来,而后抱着她走出浴池,匆匆冲过淋浴,前往卧室。

        ……

        “你今天怎么了?”一个小时后,满脸晕红,鼻尖、鬓角仍带着汗渍的泰妍趴在金圣元身上,突然开口问道。

        金圣元稍稍沉吟,而后说道:“你说,十几年后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样吗?”

        “呼——”泰妍好似炸了毛的小猫一般,突然扬起上半身,双手狠狠撑在金圣元的胸口,用一种金圣元从未见到过的目光盯着他。

        “啪!”金圣元在泰妍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道:“给我趴好!不是你想的那样?!?br />
        泰妍这才重新趴了下来,身子微微下缩,把脸蛋贴在金圣元的胸口上,似是在感受他的心跳。

        “今天看到了朴振英前辈和妻子离婚的消息。是她的初恋女友,一起生活了16年的妻子,原因是没有共同语言?!苯鹗ピ馐偷?,“你知道,我这人总是喜欢多想,所以我就想到了十几年后的我们,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泰妍没有说话,静静听着金圣元的讲述。

        “我很怕我们之间的这种感情会变淡、甚至消失?!背聊毯?,金圣元继续说道。

        房间中一片寂静,泰妍身上的慵懒之意早已消失,金圣元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双手已经变得微微发凉。

        泰妍沉默,是因为她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但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放手,无论从理性还是感性上,金圣元都是她的不二选择。

        不过,这种事情应该都是女人担心才对,更何况以他的条件,更应该是自己害怕他变心才对!泰妍知道金圣元非常喜欢自己,但却并不认为他离不开自己。

        思索半晌后,泰妍突然想到了jessica在一次被金圣元气到后的嘀咕:“这个有完美主义情结的自大狂!”

        “自大狂”指的是金圣元那股隐藏在骨子里的骄傲,这点泰妍她们九人都知道,并不是看不起别人,而是一种自傲。

        不过,现在泰妍才发现,原来金圣元还真的有一种轻微的完美主义情结,怪不得他会把这段感情看得这么重!

        虽然有些小小的遗憾,但泰妍却反倒松了一口气,一直以来潜藏在心底的不安也随之吐出。金圣元对她的感情是真实的,这点毋庸置疑,溢出来的那部分“过分的好”虽然是出于他的完美主义情结,但对她同样是好而非坏。

        “放心!只要你对我的感情不变,我会让你一直喜欢我的!”想通之后,泰妍突然向上窜了窜身子,与金圣元的目光对视说道。

        爱是一个人的事,但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所以她也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