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五百六十章 春游?(上)

    第五百六十章 春游?(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允儿,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允儿回到宿舍时,已经是晚上11点半,泰妍、秀英……侑莉四人正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剧,见到她回来,随口问了一句。

        “呃……”允儿刚要回答,秀英却突然瞥见了她手中拎着的服装袋,眼睛一亮,问道:“允儿!你手里拎的什么?”

        “衣服?!痹识UQ?,回答道。

        “给我看看!”侑莉和秀英一起跑了过来,伸手说道。泰妍和Tiffany也都好奇地转头看了过来。

        “是圣元OPPA帮我买的?!痹识戳颂╁谎?,然后把事情的缘由讲述一遍。

        “没关系,我很大方的?!碧╁涣晨峥岬谋砬樗档?。

        “哇……的风衣?!毙阌⑷〕龇缫?,在允儿身上比划半晌后,说道:“很适合你呢!多少钱买的……万?!痹识砸挥淘?,而后低声说道,不过却是没有再看泰妍的眼色。

        “多少?”秀英几人眨巴眨巴眼睛。

        “228万!”允儿再次回答道。

        “软软啊,你家男人真是大方!”沉默片刻之后,侑莉突然转头对泰妍说道。

        “哼!你没见到他给小贤的零花钱是多少?”泰妍已经听过允儿的解释,倒并没有生气,不过却仍是有些不满,貌似他还没有陪自己买过衣服。

        “多少?”秀英、侑莉同时开口问道。

        “1亿……插口回答道。

        “呀!小贤这个小富婆,我向她借钱时居然连50的零头都舍不得多给!”侑莉突然想到了什么,不满地叫道。

        秀英却已经在追问泰妍有多少零花钱。

        “姐姐,我回房间睡觉了?!痹识行┚疋厮档?。她心头那一丝微妙的感情虽然看似来得突然,但却也可以说是几年情感的一个升华,想要掐灭,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理智却又告诉允儿,这个感情不能留!否则只能伤人伤己。

        静静地躺在床上,允儿心头总是闪过一些莫名其妙的场景。

        2004年洁西卡的生日宴会上。自己醉酒之下箍住金圣元的脖子;每次自己穿着裙子翘起二郎腿时,他都会悄然将自己的腿踢下来;《家族诞生》时自己一嘴“啃”在他的脸上……

        原本很好的兄妹关系,怎么会突然变了性质呢?允儿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以往,她曾在金圣元的住处留宿、洗澡。甚至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醉酒,都没有丝毫异样的感情产生,今天只是听他演讲而已,怎么会产生莫名其妙的异样感情呢?

        不知何时,泰妍也已回到屋子,缩在被子里正在与金圣元缠缠绵绵地通话。

        “哎西!这叫什么事???”允儿在心中哀号道,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说脏话。尽管金圣元的条件非常优秀。但在今天之前,她一直都没有过这种想法。

        泰妍的声音不时传来,更加令她感到心烦意乱。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时间长了就会渐渐淡忘的?!痹识参孔约旱?,因为事情的性质很“恶劣”,所以她也不能和别人分享。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允儿一边赶通告,一边拍戏。闲暇时间还忙着练习演技、舞蹈等,原本就很勤奋的她更是忙得好似陀螺一般团团转,让泰妍等人都不由地心生担忧。多次劝慰她。

        不过,允儿虽然看似瘦弱,但身体素质却非常好,除了精神有些疲惫外,并没有任何不妥。

        2月27号,《GEE》再次夺得“音乐银行”一位,平了……保持的记录。顿时,泰妍九人的身体里好似突然注入一股力量,连日来的辛苦也都消散大半。

        似乎,她们正在创造一个新的历史。

        然而。与她们的气势如虹相反,网络上突然冒出一股对金圣元的质疑声。起因是源于2月中旬举办的柏林电影节,金圣元投资的《海云台》这部电影,仅仅向捷克、土耳其等四个国家售出版权。

        而后一波针对《海云台》的质疑悄然出现,如今更是发展为对金圣元这个“外行人”的声讨。

        “天赐的眼睛?只是一个吹捧出来的笑话而已!”

        “正是因为某些外行人依仗资本雄厚,肆意践踏电影界的秩序。才会导致电影业一步步走向低迷!奉劝这些人还是早些离开电影界,利人利己!”

        “150亿韩元的投资?不知道能否收回十分之一的成本?”

        ……

        自2006年之后,韩国的电影业就在逐步萎缩,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甚至去年的釜山电影节都险些取消。如今,很多人都将金圣元的投资定义为“扰乱电影界秩序的行为”,并且声称正是因为有他这种外行人的存在,才使得电影业走向低迷。

        尽管也有很多网民支持金圣元,但质疑的声音却占据了主流。毕竟在很多人看来,金圣元当初投资《海云台》的决定,几乎和儿戏没有多大区别,更多的可能就是为了“捧河智苑”。这个说法,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消失,此次被重新翻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是谁在故意针对自己,但金圣元却也能猜出必然是电影界的人士。不过,他也不会因为几个人的挑拨而挑衅整个电影界,面对记者采访时,他只是一晒置之,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回答的欲望。

        导演尹济均却主动站了出来,大肆抨击网络、甚至蔓延到媒体上的谣言,甚至毫不犹豫地点明了是某些人因为嫉妒在背后捣鬼。他的命运已经同这部电影紧密联合在一起,并且,与金圣元不同,作为一名资深导演他的言论就自由许多。

        喧闹的风波一直带入到3月份。不过,对金圣元的行程却没有丝毫影响。

        “我们结婚了”的节目组应观众要求,延长了金圣元和泰妍的镜头,因此他们的拍摄工作变得紧密许多。

        3月1号,金圣元和泰妍正式搬入新房。然而,新房搬入仪式拍摄完毕后,节目组却突然给了两人一个任务卡。

        “春游?”金圣元和泰妍面面相觑。

        “是的?!敝T示D将节目组的安排讲述给两人听。然而,金圣元却突然面泛难色。

        “PD,不能换一个别的项目吗?”泰妍皱着眉头说道。

        “节目组已经商量好了,现在再换恐怕不行?!敝T示D以为泰妍是因为胆小,有些为难地解释道。

        “可是……”泰妍想要继续说什么,金圣元却已经起身拍掌说道:“OK!我们知道了?!?br />
        简单换过衣服出发后,两人开车前往游乐园。

        “你逞什么能?”刚一上车,泰妍就对金圣元抱怨道。

        “没关系,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展现给观众真实的一面没有什么?!苯鹗ピα诵?,轻声说道,“我从2004年开始就一直刻意躲避蹦极,当初‘情书’海外特辑邀请我参加,我都没去!今天是因为和你一起,我才同意的!”

        节目组为他们安排的“春游”正是蹦极。不过,这对有轻微恐高症的金圣元而言,就是一个灾难……泰妍听后,轻轻拍了金圣元一下,嘴角却不由地绽放出一个笑容。

        不过,今天实在不是一个“春游”的好日子,连续几日的沙尘暴肆虐,使得周围一片荒凉。

        尽管说得深情款款,但金圣元本身的紧张、恐惧却并没有因此减弱多少。到达公园后,金圣元更是一直不断地和泰妍说着各种琐碎的话题转移注意力。

        “老公,我们两个用剪刀石头布来比赛,看谁先到达顶端?”两人来到一个很长的阶梯前,泰妍突然笑着对金圣元说道。原本她还想给金圣元起个昵称,但金圣元却强势的表示只接受“老公”这一个称呼。

        “嗯?!苯鹗ピ愕阃?,侧着身子站到了台阶下。

        “不出就是输啊,剪刀石头布!”不待金圣元开口,泰妍便大声喊道,而后欢笑着跳上一个台阶,同时叫道:“yeah!我赢了!”

        金圣元微微一笑,也不急躁。

        之后,泰妍连续胜利三次。不过,就在她得意洋洋之际,却一连输了十二次,气得她眼睛鼓得圆圆的瞪着金圣元。

        就这样,泰妍的节奏仿佛完全掌握在金圣元手中一般,两人同时到达了最后一个台阶前。

        “这绝对不是节目组的故意安排!”郑允晶PD也看得有些神奇,心下决定一定要在节目播出时打上这个字幕。

        金圣元没有留意到,在他背后不远的地方,一个广告牌下几个人影正对着他们指指点点,不时举起拳头威胁一下泰妍。

        “最后一次!”泰妍在金圣元出手之时,突然发出一声很粗犷的大叫:“??!”而后目瞪口呆地看着金圣元背后。

        金圣元被她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只发现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躲到广告牌后面。等他再回头时,泰妍已经将拳头改成了剪刀,笑嘻嘻地看着他。

        尽管知道泰妍是在作弊,但金圣元却仍是让她迈上了最后一个台阶。

        “呀!那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尾巴露出来了?!苯鹗ピ呱咸ń缀?,对广告牌的方向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