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五百五十章 泰妍的补偿

    第五百五十章 泰妍的补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作为男朋友,金圣元能得多少分?洁西卡等人全都给出了十分满分的十分,因为他对泰妍实在太好了。

        金圣元的心思细腻、照顾周全,很多时候即便泰妍本人都无法完全理解。

        就以今天的拍摄来说,金圣元一整天都在闹脾气、刺激泰妍,但身为资深节目人的郑允晶PD却能够看到他潜藏的心思。

        通过自身的不尽责、无能表现,金圣元在反衬泰妍。一整天的拍摄下来,泰妍几乎都是在吃醋、生闷气,但却又时时刻刻地细心照顾金圣元,努力维护他的面子。经过剪辑播出后,郑允晶PD毫不怀疑绝大部分粉丝都会消除此次对泰妍的误解。

        一言概之,金圣元就是用自己做绿叶来衬托泰妍!

        泰妍尽管是在节目播出后,结合观众留言才明白这点,但此刻她却仍是不遗余力地包容着金圣元。虽然生活在娱乐圈,但金圣元却是个很传统的男人,有一点“大男子主义”,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泰妍都已经接受。

        ……

        结束一天的拍摄后,PD又给了金圣元和泰妍一张任务卡。由于前段时间金圣元的通告较多,所以他和泰妍还有一段镜头需要补拍。

        “结婚典礼寒酸也就不说了,为什么还要用我的房子?”金圣元看过任务卡后,毫不客气地对郑允晶PD抱怨道。虽然今天的任务只是补拍镜头,但节目组的安排却是打算直接将他的那幢二层小楼用来做两人的新婚房。

        “你那房子不是没人住吗?”郑允晶PD还未说话,泰妍就已经拍着手掌叫道。

        “这个应该是节目组花钱租房的,怎么能用嘉宾的房子?”金圣元斤斤计较地说道。

        “新婚房子应该是丈夫给妻子准备。说什么节目组租赁?”泰妍鼓着嘴说道。

        郑允晶PD完全成了看客,无语地听着他们两人的争辩——呃,不对!怎么看都像是打情骂俏。

        最终,金圣元还是没有拗过泰妍,或者说他本来就只是故意为之。

        “哼!”泰妍好似抢食成功的小鸡一般。微微扬着头,挎着金圣元的胳膊和他一同前往那幢旧宅。

        韩国的冬天很长,二月份的天气仍然很冷,金圣元的这幢二层小楼虽然经常收拾,一应东西也都齐全。但却因为没有人居住,缺少人气,两人一进门就感受到一股凉意。

        “好冷!”泰妍抱着胳膊叫了一声,不过嘴角却挂着掩不住的笑意,看到这里,她就忍不住想到当初被金圣元找回来,然后在这里洗澡、喝药的经历。

        金圣元脱下外套。而后关好门窗,打开暖气。

        “呵呵……”泰妍偏头看了装作毫不在意的金圣元一眼,笑嘻嘻地拿起外套披在身上,明明他就有这个心思,却偏偏还不愿表现出来。

        “你喊了谁来?”金圣元在沙发上坐下后。对站在一旁打量房间的泰妍问道,刚刚她偷偷给队员们打了一个电话。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碧╁ψ抛?,来到金圣元身边坐下,突然伸出一只胳膊揽住金圣元的肩膀,让他贴在自己身上,而后把外套披在两人身前。说道:“这样就都暖和了?!?br />
        金圣元有些不自然地想起身,却被泰妍紧紧勾住。在外人面前,他可不想表现出这种样子。

        “哎!都结婚了?;购π吣??”泰妍用另外一只手挑着金圣元的下巴,轻佻地说道。

        “呵呵……”摄像师怔了怔,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

        金圣元瞥了泰妍一眼,干脆将头枕在了她的肩胛处,闭眼假寐。内心中,他并不抗拒泰妍的这种行为。

        泰妍轻笑一声。而后微不可闻地轻轻吐出一口气,打了一个呵欠。脸上露出疲倦之色。她从昨天早上到现在,一共只睡了两个小时而已。

        金圣元虽然睡得时间多一些,但因为有将近五天的时间一直面对摄像机,加上早上刚刚睡着就被她们叫醒,精神比泰妍还要疲乏。

        两人就这样互相靠着,闻着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金圣元的头枕在泰妍的左肩上,泰妍一只胳膊勾着金圣元的肩膀,脑袋软绵绵地搭在了他的头上,好像两只偎在一起睡觉的小猫一般。

        一会儿之后,负责拍摄的摄像师无语地抬头看了看两人!他还以为两人是在做亲密呢,没想到居然真的睡着了!

        幸好,这时泰妍叫的“志愿军”到了——洁西卡、Tiffany、sunny、徐贤。

        “呀——,泰妍叫我们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看这个吗?”洁西卡四人进门后,无语地看着他们两人亲密地睡在一起的情形。

        “恼火??!”sunny一脸嫉妒地叫道,“心里的火呼呼的!”

        泰妍迷迷糊糊地听到了动静,眼皮努力动了几下,终于睁开。

        “西卡,你们来了啊?!碧╁行┪蘖Φ亟械?,睡了一小会儿,她反倒更加困了,甚至突然带上了一点鼻音,好像有感冒的迹象。

        “你们两个这算什么???”sunny立刻不满地对泰妍说道。

        金圣元被泰妍的动作惊醒,起身张开双臂,说道:“你们来了啊?!彼挠靡馐钦泻羲娜巳胱?,但没想到,sunny居然抱着双臂,一脸害羞地把头转向一边,身子却凑进金圣元怀里,口中叫道:“姐夫!你怎么胡乱占我们便宜呢?”

        “呀!你干什么?”正在探头看徐贤带了什么礼物的泰妍见状,急忙伸手抓住sunny的衣领,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

        然而,洁西卡、Tiffany两人却又纷纷笑着上前拥抱,泰妍不得不一一镇压。

        好不容易才将叛乱镇压,泰妍却被sunny和Tiffany挟持着坐在了另外一个沙发上,金圣元、徐贤、洁西卡坐在一个沙发上。

        “姐夫!我们还没吃饭呢!”sunny开口叫道。

        “给我们做饭吧!”Tiffany等人一同叫了起来。

        “我这里什么都没有?!苯鹗ピ辔骺ǖ慕挪Φ揭槐?,说道。洁西卡进来后比在自己家里还习惯,直接脱掉鞋子坐在了沙发扶手上,两脚蹬着沙发,在说话之时,不时踢金圣元几下。

        “没关系,我们带了泡菜、饭、豆腐!”徐贤轻笑着说道。

        “我来给你们做炒饭?!碧╁鹕硗熳判渥铀档?。

        “哎?”洁西卡等人奇怪地看了看两人,这是怎么一回事?不应该是金圣元做饭吗?

        就在她们猜疑的期间,泰妍已经拿着材料进入厨房,不过随即她便叫道:“OPPA!这里的东西怎么用?”

        金圣元起身进入厨房。

        两人离开后,sunny变戏法似的从她们带来的东西中找出一杯奶茶,然后递给徐贤说道:“嘿嘿!送过去吧?!闭馐撬窃诶吹穆飞下虻?,特意只买了一杯,只要了一根吸管。

        徐贤捧着这杯犹自带着热气的奶茶,来到厨房。

        “奶茶?”金圣元和泰妍见到徐贤后,同时露出古怪之色,二层小楼、厨房、奶茶……对他们两人有着不同凡响的意义。

        “怎么了?”徐贤一头雾水地问道,奶茶有什么稀奇的吗?怎么两人都没有在意一根吸管的事情?

        “谢谢小贤了?!碧╁ψ沤庸滩?,说道。

        徐贤眨眨眼,回到客厅,把两人的古怪神情告诉洁西卡等人。

        “一定有什么秘密!”sunny三人的眼睛一亮,互相看了一眼,而后蹑手蹑脚地偷偷溜到厨房门口外,向里观看。徐贤想了想,也悄悄跟在了后面。

        厨房中,泰妍低头咬着吸管,双眼却怔怔地盯着杯子里乳白色的奶茶泡沫。

        “泰妍怎么好像突然变成了诗人似的?”洁西卡几人见泰妍并没有与金圣元分享奶茶,反而不知道在感怀什么的样子,忍不住心中嘀咕道。

        一会儿之后,泰妍突然自嘴角绽放出一抹甜甜的微笑,而后抽出吸管,抿了抿薄薄的上唇,把奶茶递到正在做饭的金圣元面前,说道:“OPPA,给你喝一口?!?br />
        “PABO!”洁西卡几人同时在心中叫道,她们煞费苦心,不就是想为两人制造一点浪漫的镜头吗!泰妍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愚笨?

        Sunny急得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

        金圣元的神色不知何时已经缓和下来,嗅着面前暖暖的奶香,把嘴凑了过去。

        泰妍的手轻轻晃了一下。

        金圣元抬头之时,上唇沾染了一层泡沫。

        “OPPA,你的嘴上有泡沫,低下身子,我帮你擦掉?!碧╁幕坝镏写乓还赡那樾?。

        金圣元转头,只见泰妍嘴角挂着浅笑,双眼闪烁着晶亮的光芒,犹若天上星辰一般,之前的疲乏神色全都消失不见。

        此刻,金圣元哪里还会不知道泰妍想做什么?眼睑微微垂下,露出一抹柔情,轻轻矮下了身子。

        “唔——”门口外的洁西卡四人突然瞬间瞪大了双眼,整齐地用手掩嘴,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哼。

        相比泰妍此刻的行为,她们之前的安排简直就像小孩子的玩闹一般可笑。

        同时,她们的心中也都泛起一丝微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