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五百四十六章 Abracadabra

    第五百四十六章 Abracadabra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粉丝迷恋偶像、甚至对偶像产生真正的男女之间的感情是常有的事情,很多狂粉就是因此做出疯狂的举止。

        但恩珍不同,她更为理智,却也更为坚决。为了能够拉近和金圣元之间的距离,她通过坚韧不懈的努力考入了首尔大学。

        金圣元在去年粉丝签售会时便隐隐察觉到了这种情况,但恩珍从来没有真正地表白过,他也就把这种感觉当做了自己的自作多情。

        然而,事实却是他的猜测很准。

        恩珍并没有直接表白,内心的骄傲,使得她不愿相信金圣元居然会喜欢泰妍——金圣元可是她看好的人!在她看来,泰妍完全配不上金圣元。但得到的答案却是金圣元几乎毫不犹豫的承认。

        带着难以名状的烦躁,恩珍离开了餐厅。

        出于担心,金圣元紧随其后。

        尽管刚刚“警告”了金圣元一句,但恩珍并没有再次驱赶他,安安静静地让他把自己送回家中。

        ……

        金圣元看着恩珍进入论岘洞的一个住宅小区才转身离开。

        “现在摊牌也好?!蹦罅四笙掳?,金圣元总感觉有些小小的荒唐。被一个条件这样优越的小女生喜欢,他不知道是应该感到荣幸还是歉疚。

        有些惆怅地舒展了一下身子,金圣元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下午一点。

        既然已经来到论岘洞。那就顺便前往家中看看吧。他的很多行程都集中在了二月份,以致于多数时间都是在公司休息,已经有将近两个星期没有回过别墅。泰妍更不用说,她们忙得不可开交。平均每天只能休息2-3个小时。

        带着盒饭、打车前往高级别墅区,金圣元也算头一个。

        别墅中的一切依旧,每天都有专人负责清扫。

        原本金圣元已经做好了别墅被曝光的准备。但赵贞雅拍摄的以少女时代为主题的杂志发售后,并没有任何有关别墅的报道消息。反倒让他自嘲想多了。

        吃过饭后,金圣元找出清扫工具,前往卧室。这里是他唯一不允许工人清扫的地方,里面有太多他和泰妍的东西。

        卧室并不大,是泰妍特意挑选的,她不喜欢两个人住在太宽敞的卧室里,认为那样会拉远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推门而入,床头挂着一张半人高的硕大照片。照片里泰妍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被金圣元横抱着。是那日“我们结婚了”中两人的结婚照,泰妍挑选出其中一张挂在了床头。

        认真打扫过后,金圣元洗了个热水澡,重新回到卧室,把门窗关好,坐在了用来作曲的电脑前。

        虽然平时喜欢通风,但在作曲时,他却对外界的一切噪声都非常敏感。所以更喜欢把自己关起来。

        没有了大规模的空气流通,卧室中的温度渐渐升高,空气都变得暖融融的,金圣元的心情也渐渐静了下来。

        除了答应韩胜妍的歌曲外,去年他还答应了为Brown Eyed Girls写一首歌。另外还有泰妍她们的下一首主打歌。算起来,任务有点重。

        心情彻底平静之后,思绪开始缓缓动了起来,金圣元不断尝试着脑中闪过的念头,一段段风马牛不相及的曲子随之响起。

        作曲之时,他只会引导自己的情绪而不会强行控制,诱导自己进入自己构思的幻境中,他喜欢这种感觉,这样写出来的东西也才会让他满意。

        金圣元试图写一首节奏轻快的、符合少女特色的歌曲,但偏偏事与愿违,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阻隔着他构想这类情节一般。

        “是什么呢?”金圣元的嘴巴微微张开,吐出一小截舌头,用牙齿轻轻咬着。这是他作曲犯愁时的习惯。

        并不难猜。思索片刻之后,金圣元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丝苦笑,恩珍清秀俏丽的小脸在他脑中出现,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

        作为一个男人,如果说金圣元没有一点花花心思那是假话,即便再古板的男人也有“闷骚”的一面!但金圣元自幼便有着良好的家庭教育,从失败到成功的磨砺和首尔大学的学习又让他有了与财富匹配的精神境界,所以他不会做出暴发户的行为,始终坚守着自己的本心。

        “难道要写一首伤感的歌曲?”金圣元尝试着代入恩珍的情感,但却同样不能如意。

        “唔——”金圣元有些犯难了。

        再次尝试了许久,一段段凌乱的曲子在他手中诞生,随即又被他PASS掉。

        “不知道恩珍是不是在怨恨我?”金圣元的脑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而后渐渐进入一个非常奇妙的境界。书籍、电视剧中永远不会缺少狠毒、疯狂的女人形象,尤其是爱情失败后的女人。

        恩珍的面庞在金圣元的脑中渐渐淡化为一个模糊的轮廓,而后一系列的臆想诞生。

        金圣元好似突然魔障,动也不动地坐在电脑前。半晌之后,他突然飞快地谱出一小段高亢沉重的节奏。

        在他脑中,似乎有一个不知名的存在在不断念着魔咒一般,而后他又将这种感触演化为曲子奏出。

        没有迟疑、没有停顿,金圣元一气呵成地将这段主旋律谱写完成。

        之后并没有停歇,他又拿过一旁的纸笔开始飞快地书写着什么。

        “我快要疯掉了!之前那天真善良的我,快要疯掉了!都是因为你,我渐渐变得无常而狠毒,手握着你模样的木偶,下着诅咒——请与她分手吧!”房间中一片寂静,只有铅笔在纸面上划动的沙沙声。

        “Every night I feel with you,do you love her?do you love her?!每天即使在梦中我也会陪伴着你,do you love me ?do you love me?!”一种微妙的情绪在金圣元的脑海中盘旋不散,使得他的笔下都带上了一丝丝怨气。

        “bring!bring!请把他带到我身边,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为了你我没有什么底线!”金圣元的眼中已无他物,满脑子都是这种奇妙的思绪,多年的作曲经历,让他能够很快地沉浸到自己构思的精神世界中。

        不管甜美、还是哀怨,亦或是其它情绪,只要融入真正的感情,写出来的东西就不会太差。

        这也是金圣元最为喜欢的状态,享受着这种微妙的状态,他甚至都不会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我要赌上一切,你这个人我要得到……拿着残缺的照片,我又下着诅咒——请离开她吧!”

        思绪到达**,似乎歌曲的节奏已经无法满足这种情绪的发泄,那就用RAP:“I’m in the Voodoo lsland ,这是为了找回你的plan!我每天在哭泣,这咒语参杂着对你的怨念,是我为你的最后的STEP!再不愿想象你与她牵着手,接着吻的场面?!?br />
        “Let`s go!uh uhuhuh! ha hahaha! YEAH!我在对你念着咒文,I`m like a supervisor、是统治你的凯撒大帝,你无法逃脱!”

        两段RAP好似泉水一般自然涌出。

        如今的金圣元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对RAP一无所知的单纯作曲家,他从未停止过学习,一首歌曲中穿插的小段RAP对他已经不是难事,尤其是灵感降临的时候。

        此刻的金圣元,已经完全身临其境,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写写画画,偶尔在电脑上在弹奏一小段零散的节奏,保存之后再继续书写。

        吐出的舌头早已收回,金圣元紧紧抿着双唇,双手飞快地忙碌着。这种状态,分外难求。

        静谧的房间中,只有他一个人的声响。不知不觉中,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但金圣元却丝毫未觉。

        突然之间,一个女人低沉的声音响起:“OPPA!”

        “叭!”金圣元的身体一抖,手中的动作戛然而止,铅笔芯也被他按断!

        眨眨眼,金圣元从那种微妙的状态中醒来,这才发觉是他的手机。录制“家族诞生”的时候,允儿恶作剧把他的来电铃声改成了自己扮鬼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因为屋中太热,还是被惊吓的缘故,金圣元取出手机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掌心湿漉漉的。

        “贤俊哥,你好?!笔谴尴涂〈蚶吹牡缁?。

        “圣元,你在哪儿呢?”崔贤俊问道,“怎么还没回公司?”

        “我在别墅,等会儿回去?!苯鹗ピ戳艘幌碌缒陨系氖奔?,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下午六点,“贤俊哥,你现在开车来接我吧?!?br />
        “好的!”崔贤俊说着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后,金圣元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自己忙碌半天的成果。虽然被崔贤俊打断有些小小的遗憾,但能够完成这么多已经很不错。

        “有时间再整理吧?!苯鹗ピ亓说缒院?,整理了一下写着歌词的纸张。

        脑海中的思绪似乎还留有淡淡的余韵,金圣元捏着那枚断掉的铅笔芯,想了想,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一个单词:“Abracadabra!” {飘天文学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