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五百三十四章 签名

    第五百三十四章 签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2月2号中午,难得的好天气,艳阳高照,万里无云。

        釜山前往首尔的公路上,少女时代的保姆车内,暖洋洋的空气,不可避免的带上了她们的味道,一片温香。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跑进一束,允儿虽然眯着双眼、懒洋洋地倚在座椅上,一只小手却在调皮地逗弄着阳光,不宽不窄,恰好浸满她的一根手指。

        洁西卡等人或是闭目休息,或是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车内一片静谧。

        距离“音乐中心”结束已经两天,泰妍被她们联合捉弄的情形似乎还历历在目,现场观众都被泰妍当时的可爱反映都得大笑不已。

        当日金圣元和泰妍演绎的《只有伱》现场,温馨、不做作,被众多网民评为2009年1月份最佳现场。

        ……

        此刻的徐贤,正在电脑上浏览这些信息。

        “小贤,圣元OPPA借伱的日记本做什么呢?不知何时将注意力转移到徐贤电脑上的允儿突然凑过头,在徐贤耳边悄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毙煜颓崆崽房戳艘谎墼识?,低声说道,“不过今天晚上哥哥就会把日记本还我,到时不就知道了吗?”

        “伱这小家伙,难道就没有一点好奇心的?”允儿调皮地吹了出徐贤耳边的头发,无奈说道。她现在很无聊,可是却又不能打扰姐姐们休息,所以只好找徐贤聊天。

        “我有??!”徐贤睁着明亮的双眼,回答道。

        允儿被彻底打败,看了看电脑上金圣元和泰妍的消息。眼中突然闪过一丝调皮之色,对徐贤说道:“小贤,昨晚泰妍姐姐睡觉时又说梦话了?!?br />
        “泰妍姐姐不是已经好了很多吗?”徐贤并没有顺着允儿的思路走,而是反问道。

        “好了很多,并不是已经好了!”允儿无奈解释道?!皝貌虏绿╁憬闼档氖裁??”

        徐贤的脸上微微闪过一丝红晕,想了想,轻声说道:“圣元哥哥?”

        “呀?看来伱也不像平时表现得那么单纯吗?”允儿惊讶地看了徐贤一眼,故意捉弄她道。

        果然,徐贤不满地鼓了鼓嘴?!氨俊焙汀暗ゴ俊笔橇交厥?!

        “不过,泰妍姐姐可不是这么叫的!”允儿似乎来了兴致,说完之后,突然妩媚地眯起双眼,粉嫩的嘴唇聚成一团嘟起能有半指高,努力抬起下巴,呢喃似地说道:“嗯——圣元……”

        “啪!”允儿还未学完。就被后面伸过来的一只小手拍在了后脑勺上。她忘记了,泰妍就坐在徐贤后面,虽然她和徐贤是脑袋凑在一起说话,但车里这么安静,怎么可能瞒过泰妍。

        不仅泰妍。就连附近的Tiffany、孝渊两人也都一脸好笑地看着她。

        允儿转头,正好见到泰妍一脸恨得牙痒痒地盯着她,脸上挂着一丝晕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顾不得揉脑袋,允儿双手合十,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讨饶道:“对不起,泰妍姐姐,我再也不敢了?!?br />
        “还有伱林允儿不敢做的事情???”泰妍瞪着她说道。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允儿一脸委屈地说道?!暗笔碧╁憬惆淹惹痰轿业纳砩?,手还在我身上乱摸……”

        “哦——”允儿的话还未说完,孝渊、Tiffany同时发出意味深长的叫声。车中除了她们和仍在酣睡的洁西卡之外(秀英等人在另外一辆车中),就只有开车的尹相民了,因此说起来可谓百无禁忌。而且,也丝毫不用担心吵醒洁西卡。

        泰妍已经一脸激动地收拾着允儿。

        徐贤已经被允儿的几句话弄得满脸晕红。身体紧紧靠在车厢上,低头搜索网页。

        突然。一个新的消息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徐贤怀着不敢置信的心情点开了标题。

        “??!”看到里面的图片之后,徐贤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惊呼,双眼瞬间瞪得溜圆!一向沉稳的她居然感到血气上涌,呼吸变得急促,肉嘟嘟的脸颊也是火热火热的!

        “怎么了,小贤?”听到徐贤的惊呼,泰妍、允儿瞬时停止了打闹,几人同时将目光集中到她身上。

        允儿更是凑过头去,想要看看什么消息令徐贤这么惊讶,没料到她的身子刚刚俯下,就被激动的徐贤一把抱住,然后在她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允儿等人瞬间石化。

        “我没看错吧?刚刚小贤居然亲允儿了?”孝渊、Tiffany、泰妍三人面面相觑。以往都是她们打赌谁能亲到徐贤,没想到今天居然看到徐贤主动了!她们甚至怀疑眼前的徐贤是不是侑莉伪装的!

        “小贤,伱没事吧?”允儿顾不得察看电脑上的消息了,伸手在徐贤的额头上摸了摸,认真问道。脸上蜻蜓点水般的温热感,让她有一种身处梦幻的感觉,这种事,无论如何都不像是徐贤能够做出来的!

        “我没事,允儿姐姐?!毙煜偷牧臣沼⒑烊?,双眼却弯成了月牙状,显然心中欢喜异常。

        此刻,允儿、泰妍等人终于看清了徐贤电脑上的那张图片,而后异口同声地瞪大眼睛惊呼道:“这是真的?”

        图片中,金圣元和一个戴着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男人正在握手。

        而这个男人,正是最有名的韩国人潘基文!

        ……

        潘基文,首尔大学毕业,2007年1月1日出任联合国秘书长一职,在韩国,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人。

        此次经济?;?,作为一名韩国人,潘基文终于在2009年1月末回到国内,并且频频露面接受采访。

        这时,KBS电视台作为国有电视台的优势便显现出来了?!笆ピ邸弊魑邢叩缡犹ǖ牧焱费?,格外受到KBS电视台的重视,而且此时的“圣元论”已经渐渐脱离综艺节目的范畴,在政府的运作下,潘基文答应了接受“圣元论”的采访。

        由于事先并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所以外界媒体直到当天的“圣元论”开播,才疯了一般地大肆报道这个消息。

        网络上,更不必说,几乎在“圣元论”开播没多久,便铺天盖地一般到处都是这个消息,金圣元和潘基文握手、谈话的各种图片也被不断上传到了网上。

        难怪徐贤在看到这个消息后会惊喜异常!她的偶像就是潘基文。当然,如今的金圣元也算一个。

        激动过后,徐贤满脸晕红地不断刷新着网页,等候最新的图片、消息。

        允儿、泰妍等人全都把脑袋凑了过来,与徐贤一同等待。

        一个小时后,这期“圣元论”终于迎来了尾声。

        允儿等人突然屏住了呼吸,看着徐贤轻颤着反复刷新页面。

        ……

        首尔青瓦台的一间小客厅中,金圣元躬身向潘基文道谢之后,突然拿起手旁的一个粉红色日记本,说道:“学长,能不能拜托您一件事?”

        潘基文微微一愣,不过看了一眼金圣元手中的日记本后,随即便微笑着轻轻点头。通过一个小时的交谈,以及他事先了解的一些资料,金圣元这个首尔大学的后辈获得了他的认可。

        “能不能请您在这里签名,并且写上‘善良的人才是最后的胜利者’这句格言?”金圣元将笔记本轻轻翻到首页,对潘基文说道。

        “这好像不是伱的笔记本吧?”潘基文开着玩笑问道,他了解的只是金圣元的基本资料,并不清楚徐贤的情况。

        “我妹妹的,”金圣元说道,“她从小就是您的粉丝!”

        “伱妹妹的名字?”潘基文拿起笔,问道。

        “徐贤!”金圣元说道。

        ……

        保姆车中,徐贤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刷新网页了。

        “难道后面的没有报道了?”允儿她们焦急地想道。之前的照片中,有很多金圣元的近景,在他手边异常分明地摆放着一个包装精致、粉红色外皮的日记本。

        “出来了!”这时,孝渊突然低吼一声。

        这期“圣元论”结束后,摄像师并没有当即结束拍摄,很多观众都看到金圣元拿起一个粉红色日记本向潘基文索要签名的镜头。

        “小贤??!恭喜!”孝渊、Tiffany她们看到这张图片后,一同蹂躏着徐贤的脑袋,艳羡不已地说道。

        忽然,泰妍心头涌起一股小小的嫉妒!

        “如果是我的偶像呢?”泰妍想了想,嘴角突然翘起一个弧度,“估计他会把我的日记本锁到柜子里,也不会让我拿去索要签名吧?”

        “伱们怎么都在欺负小贤?”这时,洁西卡也终于被几人的欢闹给弄醒,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奇怪地问道。

        “圣元OPPA在帮小贤索要签名呢!”允儿有些激动地飞快地说道。

        “那个家伙还会向别人索要签名?”洁西卡轻轻打了一个呵欠,随口说道。

        “是潘基文秘书长的!”Tiffany同样兴奋地叫道。

        “真的?”洁西卡瞬间清醒过来。作为少女时代的一员,她当然了解这个名字对徐贤的意义。

        此刻,徐贤脸上挂着婴孩般的笑容,心却早已飞到了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