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再见宝儿

    第四百八十四章 再见宝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庆宴之中,金圣元作为主人、获奖者,免不了被众人轮流灌酒。第一次得奖、而且是在这个年纪,很多前辈都忍不住对他心生嫉妒之心。

        这种时刻,金圣元当然无法说出什么推辞的话语。幸好,他想到了姜虎东上次的手段,在几近半醉不醉之时,假装醉倒,趴在了酒桌上。

        金圣元卡的时间很好,单从酒量来判断,即便姜虎东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醉了。但姜虎东却知道,金圣元醉酒之后不会这样安静地睡觉.

        只不过,看着周围众多“虎视眈眈”的金圣元的前辈们,姜虎东总算发了一回善心,向李秀根他们使了一个眼色,并没有揭穿金圣元。

        “好了!圣元已经付过帐,人也醉了,留在这里也就没用了,我们喝,让贤俊把他送回去吧?!苯⒍孕酥缕母叩闹谌怂档?。金圣元醉倒,他也可以作为半个主人,况且一年之中大家难得有一次聚在一起的机会,当然要尽兴才好。

        “好!”刘在石立刻说道,“圣元最近的事情比较多,不像我们只参加演艺大赏就好,让他回去休息吧?!彼膊幻獗唤⒍嗔思副?,满脸通红,不过他却仍是知道照顾一下金圣元。

        之前金圣元的表现干脆利落,没有一点推托忸怩,因此众人全都爽快地点头同意。

        崔贤俊收到消息后,进来和姜虎东的经纪人一起把金圣元架到了车上,才抹了一把汗,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他也被灌了不少酒。

        “你们两个啊……”朴贞允开着车子,对满身酒气的两人不知道说什么是好。这种事虽然不怪他们,但看到他们醉醺醺的样子,朴贞允只好无奈摇头。

        “麻烦贞允姐了?!苯鹗ピ闪怂闪炜?,说道。他虽然没有烂醉如泥,却是真的喝高了。不然怎么可能瞒过那群眼力十足的前辈们?

        “麻烦什么?”朴贞允有些兴奋地说道,“圣元!恭喜你获得演艺大赏!”直到此刻,他们才有时间庆祝。

        “呵呵,”金圣元随意地笑了笑。早在颁奖典礼时他就想着和泰妍一起分享这种喜悦,在酒精的作用下,这个念头被无限放大,此刻他的心思早已不在这里。

        正如洁西卡曾经说过的,金圣元醉酒后喜欢缠着亲近的人?;耙不岜涠?。

        崔贤俊同样心情激动地向金圣元道贺,他没有想到,金圣元居然真的获得了演艺大赏!作为经纪人,他也与有荣焉。

        二十六岁的演艺大赏获得者!今晚过后,娱乐圈将会再次掀起一股名为“金圣元”的狂潮。

        想到当初他和朴贞允只是因为贪图这份安逸的工作,才会成为金圣元的经纪人。但随着一步步的发展。金圣元的事业越做越大,人气越来越高,他们也远远脱离了当初“安逸”的目标。

        但种种荣誉加身,却又给了他们不一样的感触。

        ……

        车中很快安静下来,金圣元和崔贤俊都是闭目稍作休息,朴贞允也没有再打扰两人,安静地开着车子。

        这时,金圣元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宝儿,你好?!苯鹗ピ〕鍪只???戳丝蠢吹缦允?,按下了接听键。他和

        oa已经很久没有见面,前段时间

        oa又刚刚在美国出道,更加没有时间,圣诞节都没有回国,李秀满在美国就是为了给

        oa帮忙。

        不过,两人的关系倒没有疏远太多。似乎是为了弥补以前金圣元对她的照顾,又或者是因为在2000年之后再没有联系过金圣元而心中愧疚,

        oa自从和金圣元再次见面后。就再也没有断过联系。每逢过节都会主动打电话给他。

        “圣元oppa,你好?!?br />
        oa的声音似是带着一丝顽皮的轻笑。说道,“oppa!你是不是刚刚经过一家超市?”

        “咦?”听到

        oa的声音后,正在开车的朴贞允突然惊讶地说道:“没错?!?br />
        “你在我们后面?”金圣元同样惊讶地问道。

        “嗯?!?br />
        oa笑着说道,“我刚刚结束通告,正准备返回宿舍。不过,圣元oppa你的车子很有名啊,我的助理居然一眼就认出来了?!?br />
        “在前面找个位置停一下吧?!苯鹗ピ档?,很久没有见面了,这样擦肩而过实在太过遗憾。

        “好的?!?br />
        oa说完,叮嘱了开车的助理一声,让他跟着金圣元的车子。

        停好车子后,金圣元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看着后面缓缓跟上来的一辆银灰色保姆车。

        此刻时间已经是晚上0点多,白日喧嚣的街道安静许多,但仍是有不少车辆来往,朴贞允特意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停车。

        一阵冷风吹来,脸上好似被凌乱的杂草划过,金圣元的大脑顿时清醒许多,幸好他在下车之前穿上了一件厚重的外套。

        银灰色的车子停下,

        oa从里面走下来,果然是刚刚结束通告,她里面穿的还是颜色鲜艳的舞台服饰,外面套了一件垂到小腿的大衣。

        “宝儿,你什么时候回国的?”金圣元上前两步,问道。

        “今天上午回国的,为s

        s歌谣大庆典排练?!?br />
        oa打量着金圣元说道,“不过,oppa你也知道公司对我们的安排,顺便穿插了几个通告?!?br />
        “以你现在的资历和地位,一些没有必要的通告完全可以推掉,不要大小事都遵从他们的安排?!苯鹗ピ档?,他并不太喜欢韩国经纪公司的这种艺人策略,但却也知道面对市场狭小、竞争却异常激烈的韩国娱乐圈,这种行事风格在所难免。不过,当艺人有了资历和地位后,像

        oa这种,完全可以推掉一些通告,可是她对s.m公司的安排几乎都会遵从,仿佛不知辛苦为何物。

        “没关系的,”

        oa话题一转,问道:“oppa怎么喝这么多酒?”说着,她伸手帮金圣元压了压衣领,顺便帮他把外套的拉链拉到顶端。

        对于金圣元,

        oa确实抱有很深的愧疚之心。练习生时期的

        oa因为早早便被确定会单独出道,享用一个单独的小练习室,所以受到了很多练习生前辈的排挤。

        而金圣元看到当时黑瘦、矮小仅有十一岁的

        oa后,开始有意地照顾她,渐渐两人成为兄妹一般的关系。然而,正是因为两人的这种亲密关系,金圣元才会被s.m公司下定决心雪藏。当时的金圣元,哪怕是和

        oa的一点点绯闻都没有资格。

        后来

        oa前往日本发展,再也联系不上金圣元,直到五年后才再次见面。所以,内心之中,她始终对金圣元有一份愧疚之情。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哪怕金圣元有意回避,五年多的时间没有联系,她都认为是自己的错误。

        眼下的动作

        oa做起来很流畅,因为很小就开始照顾自己的原因,她在生活上一向都很细心。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受到金圣元的影响。

        “呜——”这时,一股十分猛烈的冷风席卷而过,渗着沁骨的冷意“打”在脸上,好像小刀子划过一般令人生疼。

        “来我车里?!苯鹗ピ档?。

        “嗯,”

        oa点点头,跟随金圣元进入车内,向前排的朴贞允和崔贤俊问候过后,毫不生分地打量一番车内的布置,说道:“oppa真是会享受?!?br />
        “呵呵,”金圣元笑了笑,回答

        oa刚才的问题道:“刚刚和一些前辈们喝酒回来。嗯,我刚刚拿了演艺大赏?!?br />
        “什么?”

        oa一怔,眨了眨眼睛,认真盯着金圣元的双眼,想要分辨清楚他是否在和自己开玩笑。

        “2008年k

        s演艺大赏!我的!”金圣元点头说道。

        “恭喜oppa!”

        oa立刻一脸激动地说道,身子也随之轻轻扭动,喜好跳舞的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安静的女孩。

        oa的激动完全是发自内心,一方面是因为得奖的是金圣元,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年纪,能够在二十多岁拿下演艺大赏的演艺人,在韩国还未出现过。

        “你在美国的出道怎么样?”金圣元笑了笑,话题一转,问道。他告诉

        oa这个消息,只是认为没有必要隐瞒什么,而且作为朋友,他也想让

        oa帮他分享一下这份喜悦。

        “还算可以,”

        oa轻轻一笑,说道,“我已经习惯了在国外生活,日本和美国也没什么区别?!?br />
        金圣元缓缓点了点头,并没有继续询问什么。任何人都知道美国和日本不可能一样,但他又帮不上什么忙,也没有必要说些虚话。

        “注意身体?!钡比?,一些最为俗套的叮嘱是必须的。

        “嗯,前段时间,李秀满老师一直在美国帮助我?!?br />
        oa笑着说道。

        “这就好?!苯鹗ピ愕阃?。不管外界如何盛传李秀满的“暴君”称号,他对

        oa的看重都毋庸置疑。

        oa准备在美国出道之初,他便放下手头的事务赶了过去。

        两人聊了一小段时间后,

        oa才离开。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