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情动

    第四百六十六章 情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六十六章

        情动

        “生姜苏叶粥,趁热喝,祛痰、祛寒、补气、平喘,对身体很好?!苯鹗ピ咽执钤谔╁亩钔飞纤档?,伴随感冒,她还有些小小的发烧.

        “好凉爽!”因为没戴手套,所以金圣元的手冰冰凉凉的,泰妍只觉额头好似放了一块薄薄的冰片儿,说不出的清凉,当下眨眨眼,呢喃一声,对他说道:“不要拿下来?!?br />
        金圣元早已习惯了泰妍偶尔小孩子似的的性格,笑了笑,在她身边坐下,一手帮她紧了紧被子。

        “不好喝?!碧╁蒙鬃咏亮私撩嗝?、浓稠的米粥,才舀了一勺放入口中,随即皱着小脸说道,因为加了生姜、苏叶,所以味道有些辛辣。

        “不好喝也要喝,谁让你感冒的?”金圣元说道。

        泰妍嘟嘟嘴,似是不情不愿地喝了一小口,然后把勺子一放,双臂缩回被子,转头看着金圣元说道:“你喂我?!北揪筒皇呛芮宕嗟纳粢蛭忻坝⑾缘蒙逞?。

        “好吧?!苯鹗ピ醋盘╁园状偶杆坎√煸蔚男×?,点点头,端起饭盒,舀了一勺白粥,吹了几下,递到泰妍嘴边。

        泰妍张嘴,安静地喝了下去。

        “我吃不下了?!毖劭捶购兄械纳找吨嘞氯チ怂姆种?,泰妍打了一个小小的饱嗝,说道。喝过热粥之后,她感觉好了许多,鼻子也不像先前那般堵塞,怀中抱着的纸巾也可以放下了。

        金圣元无奈地摇摇头,将剩下的粥三两口喝掉,他明白泰妍是不喜欢这种辛辣的味道,才故意如此。

        泰妍一手托腮,看着金圣元把饭盒收拾干净,然后喊道:“老公!帮我准备热水,我要洗脚?!?br />
        “你这一感冒,我都成保姆了?!苯鹗ピ俅蚊β灯鹄?。

        泰妍的双眼笑得眯成两道细线也似,撅撅嘴,说道:“谁让你没有照顾好我?”等到金圣元将一盆热水端来,她又说道:“我听说脚底按摩对身体很好,对感冒也有好处呢!”

        “臭脚丫儿,自己洗!”金圣元轻声斥道。

        “臭脚丫儿在床上的时候你还喜欢摸呢?”泰妍立刻反驳道,随即看着金圣元有些发黑的脸色,哧哧一笑,只有他们两人,没有必要矜持什么。

        “咳咳!”泰妍咳嗽两声,说道:“哎一古!我好难受,全身都没有力气?!彼底?,一拉被子,整个人就斜躺在了沙发上,只留一双脚露在外面。

        金圣元见她耍起了无赖,无奈地挽了挽袖子,说道:“坐好!”

        “嘻嘻?!碧╁⒖套似鹄?,把双脚伸到水盆上,让金圣元帮她挽好裤脚。

        “哦——好烫?!彼疟唤鹗ピ慈胨泻?,泰妍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呻吟,烫热的感觉自脚底传遍全身,加上刚刚喝过一份热粥,泰妍的额头、鬓角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渍。

        金圣元稍稍加重了一点按摩的力道。

        “嘶——”泰妍咬着牙叫道:“轻点!”

        “哼!”金圣元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泰妍的抱怨。

        “嘻嘻,”一会儿之后泰妍便感觉脚上舒服许多,喜笑颜开地说道:“左边点儿……嗯!再下边点儿……换右边……”

        “安静点!”金圣元的额头隐隐出现了青筋,也不知道是因为长时间蹲着还是因为被泰妍捉弄的缘故。

        “呵呵,”泰妍轻声一笑,不再继续刺激金圣元,双手托着下巴低头看着他的脸庞。当他脸上挂着柔和的轻笑时,温文尔雅,犹若偏偏君子;当他不苟言笑的时候,却让很多后辈都有点害怕。大气稳重的外表下却又隐藏着一颗温柔细腻的心,对自己体贴入微、温柔呵护,用情专一,厨艺也是一流……

        “看什么呢?”金圣元忽然发现泰妍没了声音,抬头一看,却见她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当即开口问道。

        泰妍抿嘴一笑,说道:“没什么?!?br />
        虽然有些奇怪她怎么突然安分下来,但金圣元却也没追究,帮她擦干脚之后,连着被子把她抱进里屋。

        一会儿之后,金圣元洗漱完毕回到屋中,泰妍早已铺好床被,缩在被子里只露一个脑袋在外面睁着明亮的双眼,刚才她裹着的被子压在了上面,愈发彰显她的精致小巧。

        脱衣、关灯、钻入被窝。

        “??!好凉!”金圣元刚一钻进被窝,泰妍就惊叫道。

        “是你身上太热了,我帮你降降温?!苯鹗ピψ潘档?。

        “下次不等你了!”泰妍鼓嘴说道。

        一会儿之后,两人终于安静下来,泰妍好似藤蔓一样攀附在金圣元身上。

        “明天的典礼不要穿裙子了?!苯鹗ピ蜕档?。

        “不行呢,必须穿裙子!”泰妍说道,颁奖典礼上,女艺人怎么能不穿裙子?

        “看来女艺人必须都具备一个天赋——耐冻?!苯鹗ピ档?。

        “咯咯……”简单的一个小笑话就让泰妍笑了起来。

        “睡觉吧?!苯鹗ピ嵘档?。

        泰妍咬了咬嘴唇,在金圣元的胸口划着圈圈,却被他伸手握住,低声说道:“不要闹?!?br />
        “真是个木头!”泰妍恨恨想道。

        金圣元今天一整天都在忙碌,身体有些乏累,很快便睡了过去,双手抱着泰妍的身子,俨然把她当做了人体抱枕。

        一会儿之后,房间中响起金圣元悠长的呼吸声。只是,泰妍却一点都睡不着,睁着明亮的双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之前的困意早已不知飞到了哪去!

        原本温存在心中的一股燥热渐渐扩散全身,泰妍的双手缓缓舒展开,在金圣元的胸膛上、背部轻轻抚摸。片刻之后,一只手慢慢向下滑去。

        “嗯!”酣睡中的金圣元感到一股异样,突然醒了过来,微微低头,看向泰妍,尽管一片漆黑,却仍能看到她黑白分明的双眼中荡漾着一股盈盈水意。

        “安静点休息,不要胡闹?!苯鹗ピ蜕档?。

        泰妍努努嘴,没有理会金圣元的劝告。

        “不要撩拨我?!苯鹗ピё叛?,威胁泰妍道。

        “嘻嘻,”泰妍吃吃一笑,手上的动作突然灵活了几分。

        “唔——”金圣元深吸了一口气,只觉一股膨胀的**向下身汇聚,原本安静的双手倏地动了起来,一只手从泰妍平滑的背部、腰肢滑下,停驻在两团丰腻的坟起上。一只手直奔泰妍胸前,轻轻一握,嫩如乳鸽,腻如温玉,蚀骨**的感觉,几乎让他不能自拔。

        泰妍体内的某种物质好似被突然点燃,微微张嘴,吐出一股股温热的气息。

        金圣元手中的动作顿时一停,原本他只是想吓唬一番泰妍,却没想到她不知为何,居然已经情动如斯,丝毫都不顾及自己的身体状况。

        但金圣元却不能不顾及啊,她现在的身体可经不起折腾!

        “感冒呢还胡思乱想?”金圣元抽出双手,而后用力箍住了泰妍的身子,让她再也无法动弹,才轻声调笑她道。

        “哼——”泰妍自鼻中发出一声异样的喘息,羞恼不已,一口咬在金圣元的肩膀上。虽然知道金圣元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但这种情况,却让她难以抬头。

        金圣元这个时候可不敢刺激泰妍,更何况他本身也是强自忍耐,万一克制不住……所以,他没有动作,任由泰妍在他肩膀上留下两道咬痕。

        不过,泰妍总算是安静下来,身子微微缩了缩,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一直看着泰妍睡着,金圣元才再次闭上双眼。

        ……

        第二天一早,将泰妍送回公司之后,金圣元开始为下午的金唱片大赏做准备。

        韩国金唱片大赏,于1986年开始,由日刊体育报和韩国唱片产业协会共同主办。选取对象是去年12月1日至今年11月30日在国内发行过专辑的艺人,其中唱片赏只限于在该年度发表过正规专辑的艺人。

        因为最终大赏很大程度上是由唱片销量决定,所以金唱片被称为韩国的“格莱美”,是权威性非常高的韩国传统的颁奖典礼。

        朴贞允几乎可以肯定,此次颁奖典礼金圣元的收获必然不菲,因此一早她便开始为金圣元整理形象、挑选服装。

        如果是以往的金圣元,多半会直接找一套西服穿上,最多再打上一条领带就可以了。但这次不同,他需要展现出自己对这次颁奖典礼的重视,而且他也想要尝试一下新的形象。

        朴贞允、崔贤俊和金圣元之间的关系也不像最初那般完全以金圣元为主,朴贞允两人的意见他都会认真考虑。

        一边商量,一边尝试,朴贞允和助手们几乎折磨了金圣元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才算放过他。

        看着镜子中的形象,金圣元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年轻了十来岁似的。

        “还有,不许捏下巴!”朴贞允一字一顿地叮嘱金圣元道,对他的这个毛病相信所有化妆师都会深恶痛绝。以往金圣元不化妆也就罢了,但这次正规颁奖典礼,他一旦捏上几次下巴,很容易破坏化妆。

        “我知道了?!苯鹗ピ愕阃?,手刚举起一半,又尴尬地缩了回去。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