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百五十章 荒唐的梦

    第四百五十章 荒唐的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泰妍已经偷偷摸摸总结了队员们初恋的感觉告诉他,但金圣元却发现,那些基本都只能算是男女的互有好感而已。她们的青春年龄基本都是在学校、练习室中度过,根本没有时间谈上一场真正的恋爱。

        而且,泰妍所说的很多东西,怎么听都像是她们对初恋的憧憬,而不是她们自身经历过的东西。就好像空泛的纯理论一样,对金圣元的帮助不大.

        苦恼之中,金圣元迷迷糊糊地进入睡眠,悠长的呼吸在安静的房间中响起。

        不过,他的思绪却好像并没有就此停止,文根英、金泰熙、河智苑、洁西卡、泰妍……一个个女人的影像在他脑中不断闪现。

        少了理智的压抑,没有大脑的约束,金圣元陷入一个很“奇怪”的梦境中。

        真的很奇怪!奇怪得太过荒唐!

        一些莫名其妙、从未想过的东西在他的梦境中一一呈现,金圣元好似失去了意识一般,被动地经历着这一切……

        “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第二天一早,金圣元罕见地没有出去晨练,而是有些潦草地穿着一件短裤、背心,面色古怪地将床单、被罩全都扒了下来,连同换掉的衣服一起,准备前去洗衣房。

        当然,在这之前他需要先洗一个澡!

        一手抱着衣服,一手打开卧室的房门,金圣元走入客厅,却正好见到徐贤从外间门口进来。穿着校服,背着包,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

        “小贤,你怎么来了?”金圣元问道。

        “我昨天在这里复习功课。笔记落下了?!毙煜驼A苏Q劬?,说道。金圣元的房间旁边,有一间单独的小宿舍,是他特意为徐贤准备的。

        金圣元的公司,正好处在s.m公司和大永高中的中间,徐贤在他这里更为方便。而且九个人总是在一起,即便关系再好,也会有烦躁的时候。这时徐贤就会来这里自己静一静。

        徐贤上来之时,却听门卫说道金圣元今天早上并没有出去晨练。好奇之下,徐贤便来到金圣元的房间想要看看他是怎么回事。

        “圣元哥哥,你这是要去洗衣服?”徐贤看了看金圣元抱着的一大团东西。奇怪地问道,哪有人这么早洗衣服的?而且他也没有必要自己动手?

        “嗯,”金圣元点点头,说道。

        “可是,这个床单是我昨天晚上才帮你换的??!”徐贤看见了其中一条天蓝色的床单。皱了皱眉头,伸手将床单拉出稍许,说道,“这是泰妍姐姐帮你买的。昨天托我带了过来?!?br />
        “呃!”金圣元还真不知道这个床单居然是徐贤昨天换上的,见她居然想要将整个床单拉出去。急忙一把拉住,说道:“我没留意到。呵呵。不过就一起洗了?!?br />
        “干净的你洗它干什么?”徐贤愈发奇怪地问道,“而且哥哥你不是一向最讨厌洗衣服的吗?”

        “男人的事情你懂什么?”金圣元听到徐贤刨根究底地追问,有些懊恼地说道。

        “???好脏!”徐贤一愣,而后两手好像触电一样飞快地缩了回去,脸上浮起红晕,不过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故意皱着鼻子叫道。她知道,有时候金圣元的脸皮非常薄。

        “赶紧上学去!”果然,金圣元有些羞恼地瞪了她一眼,低声斥道。

        “我走了!”徐贤罕见地做了一个鬼脸,调皮地转身溜了出去。

        “不准和泰妍学舌!”金圣元补充道。

        “咯咯……”徐贤只是一阵轻笑。

        摇摇头,金圣元洗过热水澡后,抱着一堆衣物来到洗衣房,丢到洗衣机中、倒上水、洗衣粉,然后坐到一旁等着。他也有不擅长的东西,洗衣服恰好就在其中。

        一手托腮,金圣元很快陷入沉思。

        昨天晚上的梦只是模模糊糊地残留着一些片段,但却足以让金圣元羞恼不已。他怎么会做那么奇怪、荒唐的梦?而且都是熟悉的朋友……

        “梦都是相反的!”金圣元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不过,他现在却是神清气爽,舒畅许多。

        想着想着,金圣元又将思绪转移到了歌曲的事情上。突然之间,他露出一个惊喜之极的笑容。一直以来存在于他脑海深处的那层薄薄的障碍居然好似肥皂一般轻轻破裂,种种灵感、思绪如同泉涌一般喷发而出。

        再也顾不得洗衣机中的衣服,金圣元急匆匆地奔了出去,跑回自己房间,打开作曲专用的电脑。

        以往,金圣元创作多半都是先从作词开始,但这次他却是首先从作曲开始。一段段欢快、节奏鲜明的音乐不时响起。

        初时还有些不太连贯,断断续续,听不出太多韵味。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后,音乐声渐渐变得流畅,透露出一股稚嫩、青涩的味道。

        又过了一段时间,金圣元终于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点开播放。

        闭目听着自己刚刚创作出来的曲子,金圣元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小红帽”的形象。这段曲子实在太过幼稚、纯真了!

        不过,金圣元却是满意地点点头,这才符合她们“少女时代”的定位。

        “坏了!我的衣服!”金圣元嘴角刚刚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却突然面色一变,想到了自己的衣服。

        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不知道洗衣机中的衣物变成什么样了?

        金圣元飞快地跑回洗衣房。

        “哎——”金圣元无语地看着皱皱巴巴的床单。被罩也就罢了,床单可是泰妍刚给自己买的,下次过来她如果问起,自己可怎么回答?

        想了想,金圣元把这些衣物甩干,然后一起带回房间,同时给助理裴智苑打了一个电话。现在他身边除去崔贤俊和朴贞允外,还有五名助理,负责各种事情。

        金圣元将床单铺展好,然后让裴智苑看个清楚,让她去帮自己买条一模一样的回来。

        裴智苑是一名二十二岁的女生,金圣元的公司刚刚开业她便应聘进来。今年三月份她正式签订合约成为了金圣元的助理,和另外三男一女四名同事一起为朴贞允、崔贤俊打下手。

        偶尔一些生活上的小事,金圣元都会直接找她们。

        裴智苑用手机拍下地面上铺展开的皱皱巴巴、还有一些湿意的床单,有些奇怪金圣元这是闹的哪出:大清早的居然自己跑去洗床单,而且还把床单给洗烂了!

        至于床单被洗烂的原因,裴智苑倒是清楚。之前,崔贤俊告诉她们,金圣元正在创作之中,让她们别去打扰。

        “圣元oppa,以后洗衣服这种事情,你交给我们来办就好,不用自己动手?!迸恼战崾?,裴智苑对金圣元说道,这个几近完美的男人也有很多不会的东西。

        “好的,给你添麻烦了,不好意思?!苯鹗ピ罅四笙掳?,说道。

        “不算麻烦,就是如果被你的粉丝知道,这双创作出无数经典歌曲的手,居然用来洗衣服,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裴智苑开着玩笑说道。私下里,金圣元真的是很亲和的一个人。

        “呵呵……”金圣元笑了笑,同样开着玩笑说道:“你再奉承也没用,我一样不会给你加工资!”

        裴智苑吐了吐舌头,见到崔贤俊敲门走了进来,急忙告辞离开。偶尔开些玩笑没关系,但金圣元最注重的却是手下人的工作效率。如果你事情办得好、办得快,甚至主动要求提高待遇他都会同意。

        金圣元公司中已经有两个这样的例子!加上公司中所有员工的待遇都很好,金圣元也从来不会拖欠工资,所以公司里的员工人心很齐,办事效率也很高。

        “圣元,你这是闹的哪出???”崔贤俊一进入客厅,就奇怪地问道。

        “没事,就是洗衣服时突然来了灵感,然后忘了时间?!苯鹗ピ档?。

        “你不是一向最不喜欢洗衣服吗?今天怎么一大早就自己动手洗衣服?”崔贤俊反倒更加好奇地问道。

        “呃!”金圣元微微一顿,而后俯身收拾地板上的床单,说道:“这是软软帮我买的床单,我本打算自己洗的,没想到居然弄成这样?!?br />
        崔贤俊昨天一直跟在金圣元身边,并不知道这个床单是昨天徐贤才换上的,虽然仍是觉得金圣元的解释有些奇怪,不过也不再细究。

        “歌曲创作得怎么样了?”崔贤俊搓了搓手,有些兴奋地问道。

        “曲子已经出来了,还没有填词?!苯鹗ピ嫔殴值厮档?。

        这首还未成型的歌曲已经困扰他很长一段时间,总有一层根深蒂固的障碍存在,他用尽了各种方法都无济于事。

        然而,没想到最后却居然以这样一种古怪的方式解决,让他汗颜羞赧。

        当然,他做的梦和这种歌曲基本没有关系,而且他醒来也只记得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也不可能因此得到什么灵感。

        但这一场荒唐的梦却将他的火气、压力尽都释放出来,让他思维澄澈,之后水到渠成,障碍也就不复存在。

        金圣元本身作词作曲的能力,已经可以说是韩国最顶尖一流,之前他所做的各种尝试,当然不是无用功,就好像涌动的岩浆一般,在火山底一点一点汇聚,最后达到一个临界点,喷发出来。

        这场梦,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没有它“火山”一样也会喷发,只不过因为它的原因,提前了些许时间。(未完待续……)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