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了结(下)

    第四百三十三章 了结(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三十三章

        了结

        朱政宰恍恍惚惚地跟着朱庆模、崔雅凛前往餐厅.

        朱庆模偶尔瞥到朱政宰的状态,忍不住想要开口斥责他,但却每次都又作罢,即便他都饱受打击,更何况政宰这样一个刚刚成年的年轻人!

        “哎!”朱庆模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口气,然而心中堵着的那股愤懑之气却始终无法散发出来,原本好好的公司,甚至正准备更进一步,为什么会突然接连遭遇破折?甚至他自身居然落得这样一个下??!

        餐厅就在小区的斜对面,朱庆模三人走了也就不到五分钟便来到了餐厅门口。

        “吸——”朱庆模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深吸了一口气。他有种莫名的直觉,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和这个神秘的户主有关。

        “怎么了?庆模?!贝扪帕莸牧成园茁淠?,但却一直强打精神,见到朱庆模的神态,急忙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我们进去吧?!敝烨炷K底?,推开了餐厅的玻璃门。

        餐厅很大,但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甚至就连服务生都没有一名,只有一张桌子上摆放着几杯茶水,一名客人双手轻轻搭在桌沿,面对餐厅门口而坐,面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怎么是你?”崔雅凛陡然发出一声尖叫,好似老母鸡突然被抓住脖子时的叫声,嘶哑、尖锐,好似一股气流硬生生从卡住的气道中逼出的声音。

        “金圣元?”一直恍惚的朱政宰也突然清醒过来,好似见到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用手指着那人大声叫道,心中却陡然产生一片阴影,双腿都忍不住轻轻颤粟。

        “金圣元?”朱庆模显然也认出了这个经常出现在电视、媒体上的年轻人,眉头微皱,不明白崔雅凛和朱政宰两人为什么会这么大反应。直到此刻,他都还不知道s.m公司中和金圣元起冲突的就是崔雅凛。

        “庆模,我们走!把房子退掉!”崔雅凛想要爆发,却又突然醒悟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和这个年轻人争斗,一张脸憋得又胀又红,最后一拉朱庆模,对他说道。

        “荒唐!”朱庆??吹浇鹗ピ旖俏⑽⒁黄?,似是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顿时用力挣脱崔雅凛的手,低声吼道。

        他也猜到了,金圣元可能就是设计他的背后之人,虽然不明白金圣元一名小小的艺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但他却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和他争斗!无论身份、还是年龄,都注定了他是失败者。请牢记

        可是,曾经作为一家大型建筑公司会长的尊严,使得他无法容忍崔雅凛的逃避行为,更无法忍受金圣元那好似嘲讽的蔑笑。

        “叔叔,他……”朱政宰指着金圣元想要对朱庆模说什么,却又被朱庆模狠狠一个瞪眼打断。

        朱庆模迈开步伐向金圣元的方向走了过去。

        “朱庆模先生,您好,”金圣元没有理会崔雅凛和朱政宰,起身对朱庆模说道。

        朱庆模三人进入餐厅后,金圣元就在认真打量他,传统韩国男人的小眼睛、单眼皮,只不过现在的他和照片中不同,两鬓斑白,眼袋浮肿,嘴唇干裂,双眼带着掩饰不住的倦意,好像苍老了十几岁。

        “你好,金圣元先生?!敝烨炷M孜⑽⒁凰?,对金圣元说道,这个年轻人真是电视中那个犹若谦谦君子的金圣元?他见到自己居然没有丝毫不自然的神色?

        “请坐?!苯鹗ピ灾烨炷K档?。

        朱庆模并没有坐下,双眼紧紧盯着金圣元。

        “朱夫人和这位……也请坐?!苯鹗ピ恍?,说道。

        朱庆模这才坐下,崔雅凛和朱政宰方才的气势也已消失,分坐在朱庆模两旁。

        顿了片刻,金圣元丝毫没有说话的意思,也没有点菜的意图。

        朱庆模的眼神渐渐变得锋利。金圣元包下整个餐厅,但却只是用几杯茶水招待他们,这其中的意思不用点明他也能明白。

        如此说来,公司易手的事情也是金圣元刻意针对他!

        可是,双方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金圣元这样做?做人留一线,如果没有私怨,很少有人会故意羞辱失败者。

        不过,朱庆模毕竟曾经是一家大型公司的会长,很快便联想到了金圣元和s.m公司“某高层”的矛盾,忍不住看了崔雅凛一眼。

        果然,她的脸色比方才更加苍白,甚至隐隐带着一点惊悸。

        “就为了这样一件事?”朱庆??谖实?,声音有些嘶哑。他知道自己妻子的性格,很容易和人结下仇怨,但她一向有“识人之明”,这么多年来也都平安无事,但却没料到居然撞上了金圣元这样一个“扮猪吃虎”的人。

        他真的不甘心??!lk建设公司可是他一辈子的心血。

        “差不多吧,”金圣元直言不讳地承认这点,然后说道,“当然,还要感谢令侄的几番心意?!?br />
        “还有朱政宰?”朱庆模的脸上隐隐泛起一层黑气——被气的。

        朱政宰只觉口舌发干,眼前的景物似乎都在晃动,不知为何,突然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蛐?,他是想要乞求的金圣元的原谅吧?

        朱庆模轻轻揉了揉胸口,然后对金圣元说道:“现在已经如你所愿,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崔雅凛听到朱庆模无奈、低声下气的语气,脸上的肥肉再次颤了颤,双手紧紧攥在一起,甚至指甲都扎到了肉中。

        “当然没有问题!我只是想要告诉前辈,房子可以尽管住着,房租一直都会是这个数字不变?!苯鹗ピ唤舨宦厮档?,“当然,也想见见令侄?!贝臃讲诺墓鄄熘?,他已经发现朱政宰明显惶恐更甚,流言一事多半是他所为。

        果然,听到金圣元的话,朱政宰的脸色已经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那我们就告辞了?!敝烨炷?戳酥煺滓谎?,却没有发作,起身对金圣元说道。

        金圣元点点头。

        朱政宰几乎是双腿打着颤儿离开餐厅。

        “我们为什么还要租住他的房子?”刚一离开餐厅,崔雅凛就忍不住说道,虽然她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和金圣元斗争,但却还不至于租不起一间房屋。

        “他是好心吗?”朱庆模眯着眼睛问道。

        “他是故意羞辱我们!”崔雅凛咬着牙说道。

        朱庆模摇摇头,说道:“他是想让我们产生依附性,一点一点磨掉我们的励气和对他的怨恨。他没有这个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我们?!笔奔淇梢阅テ揭磺?,加上他们心中本就已经产生了无力之感,长久之后,自然会流于平庸,忘记不切实际的怨愤。当然,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对他们的羞辱。

        “我们不租又能如何?闵儿还在国外读书,现在又是经济?;?,能省点钱就省点钱吧?!敝烨炷<绦档?,“而且,难道你还想他继续针对我们吗?”

        崔雅凛咬咬牙,终是没有再说什么。虽然他们还有不少积蓄,生活无忧,但与金圣元相比,却是天差地远,不甘又能如何?

        “哎!”朱庆模微微叹了口气,对朱政宰说道:“你也回去吧,最近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好好处理下?!毕衷谠偎凳裁匆捕嘉抻?,他也没有苛责朱政宰,看他的神情,显然也已后悔不迭。

        “好的,叔叔,婶婶?!敝煺仔闹芯轮?,反倒恢复了思维,考虑着怎么善后。

        告别朱庆模、崔雅凛后,朱政宰打车独自返回宿舍,然而他刚刚在小区附近下车,走了几步距离,一辆超速行驶的汽车便倏地停在他身边,把他吓了一跳。

        车门打开,柳明浩从里面跳了下来。

        “呀——这不是我们的朱公子吗?”柳明浩拦在想要离开的朱政宰身前,阴阳怪气地说道,“听说你叔叔的公司换主人了?”

        “让开!”朱政宰阴沉地瞪了柳明浩一眼,说道。

        “让开?”柳明浩突然伸手拍着朱政宰的脸颊,嬉笑着对他说道:“你这是求人的语气吗?”

        “王八蛋才求你呢!”朱政宰没想到这个往日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跟班居然还有小人得志的一天,怨恨、憎恶以及心中对金圣元的惊惧等情绪融合一起,酝酿出一股暴戾,他的双眼倏地变得通红,狠狠一拳打在柳明浩的鼻子上。

        “??!”柳明浩没有想到朱政宰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率先动手,鼻子受创,顿时涕泪交流,鲜血直涌,不过他毕竟身材高大比朱政宰强了不知多少,几下便将他打倒在地,狠狠踹了起来。

        “你就是个王八蛋!”柳明浩狠狠踹过朱政宰之后,蹲在他身边,扯着他的衣服擦了擦自己鼻中流出的鲜血,看了看四周没人,低声说道,“你知道你叔叔一家为什么会被赶出lk建设公司吗?我告诉你,我老爸可是出了很大力气!”

        朱政宰躺在地上,没有丝毫反应,似是早已麻木。

        柳明浩再次羞辱朱政宰几句,见他仍是没有反应,大感无趣,开车离开。

        一会儿之后,朱政宰撑着地面站了起来,看着柳明浩离开的方向,脸上露出阴狠的神情,短短片刻,他对柳明浩的憎恨就远远超过了金圣元。

        “哼!两个内奸!恐怕你们还不知道金圣元就是背后主使之人吧?以他的手段,怎么可能容忍下你们两人?当初‘敲诈’金圣元,可是有你柳明浩一分功劳呢!”朱政宰嘴角居然露出一丝微笑。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