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百二十五章 状态来了

    第四百二十五章 状态来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二十五章

        状态来了

        郑秀晶虽然问得轻巧,但金圣元却瞬间理解了她的意图,这种求人的方式,只有郑家姐妹才做的出来!.

        “是啊,很熟!而且我和很多pd都很熟呢。请牢记”金圣元笑着说道。

        郑秀晶的眼中闪过一丝尴尬,她突然想到,少女时代中金圣元好像最喜欢“挪揄”姐姐,可是她又不能像姐姐那样肆无忌惮地反击。

        “圣元oppa,我们出道后拜托您多多提携?!闭馐?,宋茜插口说道。

        金圣元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看着一脸真挚的宋茜,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笨蠢?,s.m公司是有意培养宋茜做这个组合的队长了。

        虽然接触时间不多,但金圣元的眼光何等犀利?他从“x-man”开始,几乎接触过大半个娱乐圈的艺人,加上以前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研究这些人的言行特征,如今他在看人方面绝对是首屈一指。

        她们五人中,郑秀晶几乎是洁西卡的半个翻版,只不过她比洁西卡更加害羞、少了几分热情,有点内敛的娇气。

        崔雪莉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纯真可爱,总是带着笑眼,但实际却是喜欢安静的性格,有些木讷,或许因为是忙内的缘故,站在长辈的角度来形容就是有点“没眼力见儿”;luna非常随和,总是挂着暖暖的笑容,但却是非常好强并且坚韧的性格;am

        就是真正地开朗随和,对身边人很好,大大咧咧,很容易让人亲近,估计男性朋友会比较多。

        至于宋茜,有一种大气,但却也带着一丝的拘谨和谨慎,这和她来自中国有关,毕竟韩国娱乐圈很是排外,而且她应该是那种能够吃苦耐劳、很会照顾人的性格,是做老婆的不二人选。

        呃!扯远了。

        金圣元猜测宋茜被当做队长培养的原因就是基于她这种谨慎的性格,如果不是她被当做队长培养,她不会轻易插口自己和郑秀晶之间的玩笑。而且,s.m公司的艺人管理部门的负责人很懒,各个组合队长的人选多半都是直接挑选年龄最大的成员担任,更何况s.m公司一直在致力开发中国市场……

        这时,一只小手突然伸到金圣元面前。

        金圣元一愣,微微向后仰头,而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请牢记原来他方才不知不觉陷入思考,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直盯着宋茜观看,加上他刚刚对宋茜的拜托答应得太过痛快,使得气氛微微有些尴尬。

        郑秀晶看不过去,才会伸手把他唤醒。

        “刚刚喝得有点多,总是走神,不好意思?!苯鹗ピ苯拥狼傅?。

        “没关系?!彼诬绱蠓降匦Φ?,刚刚她留意到了金圣元的眼睛虽然是盯着她的方向,但却没有焦距一般,显然心思并没有在她身上。

        金圣元笑了笑,对这个心思细腻的中国姑娘好感大增。

        郑秀晶她们是吃到一半时突然算起了饭钱,而后觉得让金圣元只是特意过来帮忙付账有些不妥,想要让他再一起吃点,却没想到他居然是从酒桌上赶过来。

        如今金圣元坐在一旁,她们吃饭的动作不可避免地慢了下来。

        金圣元也发现了这点,喝完果汁之后,起身对她们说道:“我先回公司了,你们继续?!彼低?,金圣元对郑秀晶微微示意。

        郑秀晶起身跟着金圣元来到包间外。

        “这张信用卡暂时给你用吧,”金圣元取出一张信用卡递给郑秀晶,告诉她密码。韩元实在太不方便,所以他们一般都是用信用卡或者支票结账。

        “圣元oppa,你的手怎么了?”郑秀晶忽然见到金圣元的右手小指裹着纱布,惊诧地问道。

        “拍节目时受了点伤,”金圣元说道。

        郑秀晶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是轻轻应了一声:“哦?!倍笕险娴匕研庞每ㄊ蘸?,说道:“谢谢圣元oppa?!彼翟诓皇腔岚参咳说男愿?。

        “不用这么客气,喜欢什么就随便买点,”金圣元温和地说道。他和洁西卡的关系非常好,在郑秀晶十一岁时就认识了她,一直把她当做妹妹一般看待,给她花点钱没有什么。更主要的是,他有这个底气,不是虚伪的客套。

        郑秀晶神情一顿,眼中倏地放出与平时空呆呆的样子截然不同的锋锐光芒,抿着嘴唇,看向金圣元的双眼——温润如水,带着柔和的笑意,不含任何杂质。

        “咚!”金圣元曲起手指在郑秀晶的头顶轻轻敲了一下,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说道:“胡思乱想些什么?你个小毛丫头?!?br />
        郑秀晶眼中的光芒顿时敛去,窘着脸嘀咕了一句什么。

        “好了,我走了?!苯鹗ピ档?。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加之又喝了一瓶鲜果汁,他已经没有了初时那股微醉之意。离开饭店之后,金圣元深深吸了一口清凉如水的空气,有种嚼着脆生生的萝卜丝的感觉,让他精神微微一振,酒意再次被驱散稍许。

        心中残存的压力、郁气等负面情绪,今天彻底排遣一空,就好像玻璃轻轻拭去灰尘,心头一阵空明。

        此时虽然不是人潮最高峰,但街道两旁过往的行人却也不少,见到一个帽子压得很低的人在饭店门前顿足,不少人都为之侧目。

        “呼——”吐出一口浊气,金圣元信步走了出去。

        清凉的空气摩挲着裸

        露在外的皮肤,如水的凉意充盈着他的呼吸道,可是,金圣元非但没有感到清凉之感,反而自心底生出一股燥热,渐渐扩散全身。

        金圣元进入了一个很奇妙的状态。

        周围熙熙攘攘的人流、灯火通明的建筑,仿佛都成为了桎梏他的存在,甚至上身的衣服他都想要狠狠撕掉,似乎,只有头顶无尽的星空才能容纳他的心。

        金圣元的步伐突然加大,周围的一切在他眼中仿若光影一般,变得有些虚幻,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这种奇妙的状态中。

        胸口之中,一股莫名的东西喷涌欲出,在金圣元的刻意压制下,渐渐汇聚成一股洪流,不断冲刷着他设置的防线。

        就是这种感觉!

        紧紧抿着嘴,金圣元插在口袋中的双手有些激动得握拳,甚至他的肌肤都泛起了一粒粒细微的鸡皮疙瘩。

        片刻之后,金圣元一把摘掉头顶的帽子,站在身旁的路灯不远处,取出手机,打开记事本功能。

        他的思维仿佛一台高速运转的织布机,将一丝丝的灵感编织成形。

        “在黑夜的尽头,不经意间感到孤独,为何泪水会夺眶而出?向着天空发问!无论何时,都在追求着热情!前方的路,只有一条,在闪烁着光芒!一边受着伤,一边度日,将找寻到的光芒,铭刻在心底!”

        “不需要自尊被玷污的未来。没错!一定有人在等待着,想要传达而等待着,无论到哪里都延续着的道路。向着明天绽放光彩,永远追寻这个梦想,嘶哑着声音,前进下去!”

        “想要碰触无限延伸的爱,你我之间溢满着希望,这颗心中的爱,各自的爱,明确了生命的意义?!?br />
        ……

        思如泉涌!

        胸中那股情绪无处宣泄,一遍一遍为他的思维提供了运转的动力。一段段的歌词涌现在金圣元的大脑中,正是之前允儿、泰妍她们曾经看过的《

        elieve》的歌词。

        如今,心底残存的压力释放之后,或许是受到酒精的刺激,金圣元突然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将其一气呵成,流畅得好似纸上泼墨。

        这一站就是半个小时。

        当金圣元从这种奇妙的状态中退出时,才发觉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不过,大家都是非常自觉地没有喧哗,偶尔有人拍照也是不敢近身,生怕打扰到金圣元的状态。

        见到金圣元将手机收起,周围围成一圈的民众才突然喧哗起来。

        “金圣元先生,你刚刚是在写歌词吗?”

        “圣元,你好!”

        “圣元oppa!”

        ……

        一瞬间,金圣元的面前突然伸出很多手。

        从摘掉帽子的那一刻,金圣元就已经有了这个心理准备,但比起收获来说,被围堵又算什么?而且,他从来不是那种对普通民众耍大牌的艺人。

        面带微笑与众人一一握手,金圣元由衷地说道:“谢谢大家!”

        “好好加油!小伙子?!币晃煌贩⒒ò兹词岬靡凰坎还?,戴着一副眼镜的老者拍着金圣元的胳膊说道,“很少看到这么用功的年轻人了!”

        “谢谢大爷!”金圣元微微躬身说道,此时他身上的酒气已经消散得差不多,倒也没人在意。

        金圣元的耐性一向很好,对于周围之人的热情没有丝毫不耐烦的表情,直到和所有人都一一握手过后才离开。

        回到公司后,他便直接投入到音乐室中。虽然歌词的一气呵成耗费了他很大精力,但刚刚握手和坐车的时间,便已经让他恢复过来。

        今天他的状态难以形容得好,如有神助,《写给十五岁的你的信》基本完成,《

        elieve》的作曲也是完成了大半。

        直到天光放亮,金圣元才从音乐室中出来,疲乏的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满足和淡淡的自傲。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