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百一十一章 爬墙

    第四百一十一章 爬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一十一章

        爬墙

        “s.m家族演唱会上,少女时代再次遭遇粉丝抵制,‘二次黑?!?!”.

        9月13号,s.m公司在中国上

        海举办家族演唱会,轮到少女时代出场时,现场歌迷齐齐熄灭手中的荧光棒火将其摆成叉状,以示抗议。

        s.m公司的艺人还未回国,这个消息便已经在整个娱乐圈传开,之前一直笼罩在少女时代头顶的各种绯闻更是甚嚣尘上,更有无数anti粉丝跳出来叫嚣不已,少女时代的人气跌落到了自出道以来的最低谷。

        这次事件来得如此突然,就在少女时代的人气刚刚恢复准备复出之时,好似一道晴天霹雳将她们刚刚聚拢的信心和勇气击得粉碎。

        一次黑海、粉丝信件事件、二次黑海,三次打击似是三重海浪一般,直欲将少女时代拖入无尽深海。

        ……

        这段时间,正是金圣元录制节目的高峰期,“圣元论”、“两天一夜”、“无限挑战”三个节目,因为时间安排的缘故,再次集中到了一个时间段。

        歌曲《写给十五岁的你的信》只能在闲暇休息之间在脑中构思,金圣元甚至都没有多少时间留在公司中。

        当泰妍等人回国时,金圣元正在录制“无限挑战”,只能抽空给她们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众人的行程原因,或者还有一点工作人员的“恶趣味”,最近几期“无限挑战”基本都是在夜晚录制。

        录制完当天的节目时,已经是零点十分。

        “圣元……”金圣元把耳麦递还工作人员的时候,刘在石拍了拍他的肩膀,张张嘴,想要安慰他,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没事的,在石哥?!苯鹗ピ⑽⒁恍?,对刘在石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用管它就好!”朴明秀在一旁说道,果然是他一贯的行事风格,“明天好好安慰一番你妹妹?!?br />
        刘在石无奈地看了朴明秀一眼,如果仅仅是一个妹妹就简单了,圣元的未来老婆也在里面呢!

        “哎!”刘在石摇摇头,微微叹了一口气。

        “谢谢在石哥、明秀哥?!苯鹗ピ牧伺牧饺说暮蟊?,示意自己没事,而后对刚刚过来的卢宏哲几人点点头,说道:“我先回去了?!?br />
        “圣元,回公司吗?”崔贤俊开车接上金圣元后,犹豫着问道,以他对金圣元脾性的了解,怕是……

        “等下,我发个短信?!苯鹗ピ碜诱鲂笨吭谧紊?,取出手机,给泰妍发了一条短信。

        “没睡呢?!惫?,一会儿之后,泰妍的短信回复过来。

        “在做什么?”金圣元一边写短信,一边对崔贤俊说道:“贤俊哥,去少女时代宿舍吧?!?br />
        “这个时间小区应该关门了?!本」茉缫蚜系娇赡苋绱?,崔贤俊仍是有些惊讶地劝说道。

        “没关系,过去吧?!苯鹗ピ档?。

        崔贤俊不再说话,熟练地开车前往少女时代宿舍。

        “在客厅拼图呢?!碧╁馗吹亩绦胖?,透着一股消沉、无奈,少了以往那些凌乱而又可爱的符号。

        “她们呢?”金圣元问道。

        “已经睡了,不过应该没有几个睡着?!庇械憧嗫嗟?、涩涩的味道。

        “玩的什么拼图?”

        “小新?!?br />
        ……

        金圣元一直和泰妍发着短信,却都没有提到黑海一事。

        半个小时后,两人终于抵达了少女时代宿舍所在的小区外。

        小区内一片幽暗静谧,没有任何声响,门口处的铁栅栏已经上锁。

        “我去叫门?”崔贤俊停下车子,转头对金圣元问道,不过这明显不是一个好办法。

        “不用了,你开车回去吧?!苯鹗ピ掌鹗只?,对崔贤俊说道。

        “呃?”崔贤俊不解地看着金圣元,只见他走下车子整了整衣服,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一边摘下戒指、挽起袖口。

        “不是吧?”崔贤俊惊诧地张大嘴巴,急忙走下车……去放风。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圣元肯定不会就此返回。如果叫醒值班室的警卫,影响不好不说,对方也不见得会给他开门。这个时间,你金圣元跑到九个女生的宿舍,万一狼性大发怎么办?

        而金圣元正准备采用的办法,虽然也有风险,但只要不被人看到,就万事大吉。

        同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金圣元想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泰妍身边,或者还有徐贤她们,以弥补黑海时没能守护在她们身边的歉意。

        少女时代宿舍楼所在的只是普通小区,并没有什么高端的防备设施,围墙也只有一人半多高。

        金圣元转了几圈,终于在一处围墙外停下了脚步。

        崔贤俊紧张地四下观看,心跳几乎赶上了他第一次偷吻朴贞允的时候,甚至额头都出现了汗迹,真地和做贼一样。

        “这万一要被人看到……名声扫地??!金圣元半夜爬墙……”

        想到这里,崔贤俊不由擦了一把虚汗。

        “贤俊哥,你回去吧?!苯鹗ピ档?。

        “这个……你自己小心?!贝尴涂】嘈λ档?。

        金圣元点点头,退后几步,助跑之后用力一纵,一手扒在了墙顶之上,然后用脚在墙上一蹬,整个人便借力翻上了墙顶。

        “我怎么没发现圣元还有这个特长?”崔贤俊目瞪口呆地看着金圣元动作,好熟练……

        金圣元摸了摸自己衣兜里的东西,并没有任何落下,这才对崔贤俊点点头,然后轻轻跳了下去。

        崔贤俊听到对面的一声轻响后,才看了看四周,再次确认没有人才小跑回车中,开车离开。

        泰妍给金圣元发了短信后,等了半晌才收到回复。

        “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正好我拼图到关键时刻了?!碧╁馗吹?。

        金圣元一边匆匆迈着脚步,一边回复道:“嗯?!?br />
        泰妍收到短信后,微微有些惆怅地放下手机,转头继续研究地板上的拼图,只不过她却一直没有动手,双眼无神,思绪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一会儿之后,泰妍忽然被身旁手机的震动声惊醒。

        “给我开门!”泰妍看到短信的瞬间,整个人突然产生一种刚从云霄飞车中下来的眩晕感,眨眨眼,再次确认过后才发现自己确实没有看错。

        噌的起身,泰妍顾不得保持安静,小跑着奔向宿舍门口,飞快地打开房门。

        果然,站在门口的这个家伙不就是金圣元?

        泰妍没有说话,就这样愣愣地看着金圣元,一股暖烘烘的情绪在她胸中涌动,双眼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渗出。

        金圣元同样没有开口,而是迈前一步,轻轻捧起泰妍的小脸,几乎是贴着脸仔细打量着她。

        感受着金圣元温热的鼻息,泰妍只觉全身的力气好似都突然消失,就这样努力睁大双眼看着他的脸庞,好似想要将其镌刻到自己内心最深处,驱散那股透彻心扉的寒意。

        看到泰妍柔弱的神情,金圣元的心头好似被人用钢针狠狠扎了一下,好疼!

        泰妍的双眼带着难以掩饰的乏累,连向心灵最深处的通道似乎还隐藏着几分惶恐的余韵,下眼睑微微有些浮肿,白皙的小脸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轻愁,令人心疼。

        以往她最为自信的嘴唇也略显苍白、干涸,嘴角隐隐还有一丝裂纹。

        金圣元缓缓低头,用自己的嘴唇轻轻碰触泰妍干涩的双唇,好似蜻蜓点水,小心翼翼地生怕弄疼她。

        两行清泪无法抑制地自眼中流出,泰妍心中压抑的情绪好似突然得到了宣泄的途径,再也无法停止。

        猛地抱住金圣元的身子,泰妍努力汲取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好似暴风雨中找到港湾的小船一般,享受着这种温暖静谧的安全感。

        金圣元一手抱住泰妍,一手找出拖鞋换上,关好门走进客厅。

        宿舍中一片静谧,客厅的地板上还放着泰妍拼了一半的拼图。

        金圣元就这样抱着泰妍坐到沙发上。

        “你怎么进来的?”泰妍抿了抿嘴唇,轻轻问道,她忽然想到,这个时间小区已经禁止外人进入。

        “爬墙进来的?!苯鹗ピ档?。

        泰妍努力睁大朦胧的泪眼看着金圣元,以为他只是在哄自己开心,然而看到他一脸认真的表情,分明就没有丝毫说笑的意思。

        金圣元伸手想要帮泰妍擦拭眼泪。

        然而,泰妍却微微扭头,然后忽地用双手抱住金圣元的脖子,把脸埋在肩头,抽噎不止。

        金圣元抬起的手顺势放到泰妍背上,好像安抚小猫一般,在她背上轻轻抚摸。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泰妍的抽咽才渐渐停止,却仍是趴在金圣元的身上不肯起来。

        只有这时,她才能这样纵情地哭上一次,不用再假装坚强,不用在独自承担九个女孩的梦想,此刻的她不再是少女时代的队长,而是一个普普通通需要人安慰的小女生。

        “现在好些了吗?”金圣元停下手中的动作,凑到泰妍耳边轻声问道。

        “嗯?!碧╁赜α艘簧?,微微抬头,对金圣元说道:“我想喝水?!?br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