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百一十章 灵感

    第四百一十章 灵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一十章

        灵感

        “我帮你写一首歌,怎么样?”金圣元突然对朴孝琳说道。百.

        索快速进入本站

        “???”朴孝琳呆愣愣地看着金圣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顿了片刻,才有些恍惚地问道:“给我……写歌吗?”

        金圣元轻轻点头,说道:“应该说是被你启发的灵感?!?br />
        敏感的心思,最为深沉的感情,好像老酒发酵一样,酝酿出一股浓浓的莫名思绪,片片点点,在金圣元的脑中起伏飘荡,是灵感。

        “谢谢圣元oppa!”朴孝琳苍白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令人炫目的光彩,因为激动,两颊浮映出片片晚霞也似的红晕,双眼也恢复了些许灵动,多了几分少女青春鲜活的气息。

        金圣元伸手帮朴孝琳捋了捋垂到眼角的发丝,说道:“不用客气?!?br />
        朴孝琳看到金圣元的动作,瞳孔微微扩大,面上的红晕愈发深了几分,原本柔弱的鼻息也突然壮大许多。

        少女的心思,就是如此细腻。

        如果不是仔细观察,根本难以察觉到朴孝琳的异样,但病房中几人,朴周焕、安敏贞是她的父母,金圣元的心思也异常细腻,故此三人都是神情一怔。

        “对不起?!苯鹗ピ皇俏抟饧涞亩?,对方只有十五岁,他还不至于产生别样的心思,于是轻声说道,“和小贤她们习惯了?!?br />
        “嗯?!逼有⒘涨崆崽玖艘豢谄?,眼神微微有些遗憾,她这个年纪的女孩正是憧憬爱情的时候,经常在梦中幻想自己的白马王子,成熟稳重的金圣元正是她的理想型,可惜也只能是理想型而已。

        朴周焕、安敏贞两人也是轻轻送了一口气,他们虽然不反对女儿把金圣元当做偶像,但如果更进一步,就不太合适了。

        两人都是比较传统的韩国人。

        不过,女儿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终究是好事。

        “谢谢你了,圣元?!逼又芑蓝越鹗ピ档?,“这么晚还麻烦你过来,真是不好意思?!?br />
        “不用客气,学长?!苯鹗ピ档?,“怎么说孝琳也是我的粉丝?!?br />
        朴周焕点点头,也没有继续跟金圣元客套。

        “学长,我不打扰你们了。""

        弹窗广

        告”金圣元见朴孝琳的状态已经很稳定,安敏贞脸上的倦意也愈发浓重,当即起身说道。

        “嗯,”朴周焕起身说道。

        “孝琳,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苯鹗ピ锲有⒘昭沽搜贡蛔拥姆煜?,说道。

        “谢谢圣元oppa!”朴孝琳看了金圣元一眼,而后垂下眼睑,轻声说道。

        又是和“小贤她们”习惯了吗?……

        朴周焕将金圣元送出病房,轻轻掩上病房门,叹了一口气,对他说道:“安在焕那里你去过了?”

        “嗯,”金圣元的声音微微一沉,说道。

        “哎!”虽然朴周焕并不认识安在焕,但今天下午、晚上媒体都在疯狂报道这件事,他怎么能不知道?

        而且,安在焕毕竟也是他的学弟!首尔大学的学生是所有高校中最为骄傲的,可是……这件事对朴周焕的触动无疑非常大,他心中抑郁,好似打开话匣子一般和金圣元聊了起来。

        金圣元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抓了壮丁”,不过对方毕竟是学长,而且他暂时也没有事情,便也没有着急离开,和朴周焕挑了距离病房较远的一个位置,展开闲谈。

        朴周焕不愧是做教师的,和金圣元一谈就是半个小时。

        “圣元,这是我的名片?!苯崾富爸?,朴周焕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金圣元说道,“艺人的时间很紧,你可以考虑让你妹妹考取我们学校,今年底我就会被提为教授,每年至少拥有一名特招名额?!?br />
        即便是教师,也免不了人情往来。

        “学长,我的妹妹很多的?!苯鹗ピ挥芯芫又芑赖暮靡?,接过名片后小小开了一个玩笑。

        “呃!”朴周焕微微一怔,似是没有料到之前和自己谈得非常合得来的金圣元居然还有这样一面,不过随即便莞尔说道:“那可不行,我每年只有一个特招名额?!迸木褡刺丫米?,他的心情轻松许多,很多东西也都看开了。

        看着很俗套,但若非经历生死之事,他又怎么可能解开这种执念?那种全身发凉,随时可能和自己的女儿阴阳相隔的感觉,朴周焕再也不想品尝。

        “谢谢学长的好意?!苯鹗ピ獠殴婀婢鼐氐囟云又芑拦淼佬?。

        “不用这么客气?!逼又芑烙⑿郎徒鹗ピ?,心思细腻很会照顾人,和自己谈得来,幽默,又彬彬有礼,如果不是女儿的年纪太小,他真的希望金圣元做自己的女婿。

        和朴周焕道别后,金圣元离开了医院。

        “怎么样?圣元?!贝尴涂〔⒚挥懈》?。

        金圣元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讲述一遍。

        “居然是你的学长!”崔贤俊有些无语地摇摇头,不过,朴周焕是金圣元的学长,金圣元应该称呼他“哥”,而朴周焕的女儿朴孝琳又称呼金圣元“oppa”,乱了……

        金圣元闭上双眼,准备整理着大脑中翻滚的思绪。

        然而,他的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

        “回来了吗?”是泰妍的短信。

        “你怎么还没睡觉?”金圣元回复道。

        “睡不着!”后面跟着一串凌乱的符号。

        “数星星,从1数到1000,就能睡着了?!苯鹗ピ运档?。

        “哼!”泰妍的回复很简短,这个家伙有时候好像“情圣”一样,有时候却又变得不解风情,让人恨不得咬他一口。

        “对了,允儿睡着了?”金圣元回复道。

        “睡了!你想干嘛?!”泰妍的回复,让金圣元不由联想到突然炸毛的小猫,一脸警惕地护卫自己的食物的样子。

        “允儿今年不是要高考了吗?我刚认识了一名学长,是东国大学的教授。明天你告诉她吧?!苯鹗ピ嘈盘╁芄幻靼鬃约旱囊馑?。

        “还是你亲自告诉她吧!她一定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原来,泰妍听到了之前允儿在客厅中对金圣元说的话语,并且记在了心里。

        “那我等允儿高考之前再告诉她,说不准她还会亲我一下呢!”金圣元回复道。

        “当心下次我把你的舌头咬下来!”泰妍威胁道。

        “好了,早点睡吧,注意身体不要着凉?!苯鹗ピ馗吹?。

        “嗯,你也是,亲爱的老公,

        o!”泰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发出这条“油腻”的短信的,但她想了一个晚上,好像就是为了把这条短信,或者说其中的某个称呼告诉金圣元。

        金圣元看到泰妍的回复后,愣了一愣,随即心头升起一股柔柔的情感,回复道:“知道了,老婆,晚安!”

        泰妍看到这条短信后,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把手机放到枕边,轻轻拍了拍红彤彤的小脸,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随后发出一声好似小猪吃饱食之后满足的哼唧声,闭上双眼。

        金圣元收起手机之后,同样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嘴角微微翘起,精神突然振奋许多。

        ……

        回到公司,金圣元并没有立刻休息,而是铺开纸张,找出铅笔,开始勾勾画画。

        “敬启,这封书信写给十五岁的你?!苯鹗ピ诎字缴闲聪乱桓龀こさ谋晏?。

        “敬启,此刻正在读这封信的你,身在何方、在做些什么?十五岁的我,怀揣着无法向任何人诉说的烦恼的种子,倘若是写给未来的自己的信,一定能坦率地毫不隐瞒地说出吧?”

        写到这里,金圣元手中的铅笔顿住,稍稍沉吟。

        片刻之后,金圣元又取出另外一张白纸,在上面写道:

        “敬启,谢谢来信。我有话要对十五岁的你说,如果感到无措也不知道前行的目的地在哪方,只要不停的询问,终能看到答案??穹缇蘩说那啻褐K淙缓苣?,但请将梦想的小舟驶向明天的彼岸?!?br />
        两段词语遥相呼应,说是歌词,更像是两封信的对答。

        金圣元的脑海中翻滚着这种稍显凌乱的灵感,好似一片片看似互不相关的拼图,而且还是不全的那种。

        他正在努力补全这些拼图。

        “即便是长大成人的我,也会受伤也有难眠的夜晚,但是,我仍活在这苦涩而又甜蜜的一刻?!?br />
        “人生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woo……所以,请不必畏惧,去栽培你的梦想吧!”

        “keep

        elieving……”

        写到这里,金圣元手中的铅笔终于再次顿住。

        脑海中突然迸发的灵感已经完全透过手中的铅笔呈现在纸上,之后的东西,需要自己慢慢润色、补全。

        “唔,好像少了点什么?!苯鹗ピ戳丝戳秸糯帕杪冶始5闹秸?,微微沉吟,而后又取出一张白纸。

        “敬启,衷心祝愿,正在读这封信的你,能够幸福?!闭庋?,就有了结尾。

        一气之间,写出这么多东西,金圣元已经非常满意,胸口之中,积压了整整一天的东西终于宣泄出来。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