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百零九章 朴孝琳

    第四百零九章 朴孝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零九章

        朴孝琳

        崔贤俊脚步匆匆地走向金圣元,面色仓促,显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金圣元见后眉头微微一皱,对身旁的刘在石、金钟国等人示意,走到了人群外围。

        “怎么了?贤俊哥?!苯鹗ピ宰叩缴肀叩拇尴涂〉蜕实?。

        “贞允打电话过来了,这里不方便说?!贝尴涂∫涣逞纤嗟囟越鹗ピ档?。

        金圣元轻轻点头,向刘在石等人简单解释一句后,走向安在焕的家人处,告辞离开。

        此时,前来的艺人已经非常多,大都聚集在此处,刘在石、金钟国等最先到达的几人呆了一段时间后,也是先后告辞。

        灵堂中的气氛异常压抑,加上悲戚地哭声,好似一道无形的纱帐笼罩在众人头顶,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金圣元走出医院后,情不自禁地深呼一口气,然后对崔贤俊问道:“怎么回事?贤俊哥?!?br />
        “粉丝事件!”崔贤俊一边熟练地发动车子,一边对金圣元说道,“刚才贞允打电话告诉我,有一名你的粉丝自杀住院了?!?br />
        “什么?”金圣元一怔。

        “这次是真的!”崔贤俊解释道,“是粉丝俱乐部的一名成员打电话告诉贞允的,然后贞允就直接告诉我了?!?br />
        “情况怎么样?”金圣元眉头紧锁,沉声问道。

        “贞允得到消息的时候那名粉丝还在抢救中!”崔贤俊说道,“现在并不知道详细情况?!?br />
        金圣元狠狠揉了揉眉心。

        他和粉丝的互动一向不太多,以致于总有一批人指责金圣元对粉丝冷淡、不尽心,但金圣元本心之中对自己的粉丝很在意的,这点只要是熟悉了他的粉丝都知道。

        而且,作为一名艺人,得知这个消息后,前去探望是必然的。

        “具体讲讲?!苯鹗ピ档?。

        “朴孝琳,十五岁,初中三年级学生,就这些了?!贝尴涂∷档?,目前他知道的消息也不多,“正在钟路区付岩洞的一家医院中抢救?!?br />
        “直接过去吧?!苯鹗ピ档?,“不用麻烦贞允姐了?!?br />
        说完之后,金圣元斜靠在座椅上,将车窗打开一道缝隙。

        金圣元的性格注定了他不会喜欢选择自杀逃避的年轻人。年轻人最大的优势就是时间,哪怕一天只跨出一步,也足够积累出不凡的成绩。

        然而,刚刚经历了安在焕自杀一事,他的触动很大,此刻听到这个消息,完全是另外一番感触。

        此刻时间是凌晨一点左右,即便最为喧嚣的首尔也难得展现出她安静的一面,偶尔飞速擦肩而过的汽车,卷起一阵沁着凉意的气流从车窗中涌入,好似雏鸟稚嫩的翅膀拍打着金圣元的面庞,一种异样的舒适感。

        金圣元眯着双眼,额前的头发被吹得整个竖立起来,耳畔回荡着夜风的轻吟,享受着扑面而来的如水凉意,他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崔贤俊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留意着金圣元的状态。

        对于安在焕自杀一事,崔贤俊没有想到,金圣元会有这么大的感触。即便安在焕是金圣元在首尔大学的学长,但双方的交集并不多,而金圣元也不是那种为他人多愁善感的性格。

        可是,金圣元此刻的情绪,很微妙,起码不是崔贤俊想象中他应该有的情绪。

        “哎!”崔贤俊心中叹了一口气,“事情怎么就赶到一起了呢?”

        ……

        凌晨时刻,完全不用担心堵车,金圣元两人很快便到达了朴贞允所给的医院地址。

        医院中很安静,唯有值班室中才有声音传出。

        崔贤俊询问过后才知道,朴孝琳已经抢救回来,转移到了四楼特等单人病房。

        在一名值班护士的带领下,金圣元两人来到病房外。

        “咚咚?!苯鹗ピ哉饷な康佬还?,轻轻敲了敲病房的门。

        “请进!”病房中响起一个清朗中带着嘶哑的男声。

        金圣元推开房门,突然而来的白炽灯光让他的瞳孔不由自主地微微缩了缩。

        “金圣元?”刚才的男声带着一丝惊讶说道。

        “圣……圣元oppa!”病床上的女生也是混合着惊喜、难以置信的情感叫道。

        “叔叔、阿姨,您们好!”金圣元首先向病房中的一对中年男女躬身问候。

        “进来坐吧!”中年男子上前看了看金圣元,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对你造成了困扰,不好意思?!?br />
        金圣元微微一怔,初次见面,即便他是长辈,但这样贸贸然就拍自己的肩膀也显得有些唐突??墒?,面前这名中年男子,脸上白白净净,衣着一丝不苟,带着明显的文雅气息,不像是这种冒失之人。

        难道其中还有什么渊源不成?

        脑中虽然这样猜想,金圣元却并没有停顿,几步走到病床前。

        病房中一片纯白,安静明朗,纤尘不染,一名头发略显凌乱、带着明显稚气的女生躺在病床上,一手挂着吊瓶,正自转头看着金圣元,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眼中蕴含着惊惧、后悔等情绪,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朵柔弱的小花,仿佛被风轻轻一吹便会折断。

        病床旁边,一名面色稍显疲乏、同样带着文雅气息的中年女子双手紧紧抓着女生的另外一只手,对金圣元微微点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圣元oppa?”病床上的女生再次轻声叫道,声音干涸无力,脸上不敢置信的神情仍然没有消退,似乎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朴孝琳?”金圣元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点点头,对病床上的女生问道。

        “嗯!”病床上的女生点点头,双眼之中不可抑制地流出眼泪,微微抬起左手。

        金圣元急忙弯腰轻轻托住女生的左手,说道:“扎着针头不要乱动!”声音严肃,隐隐含着一股斥责之意。

        虽然刚刚才见到朴孝琳,但她脸上带着明显的惊惧、柔弱,甚至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因此金圣元判定刚刚经历的生死轮回对她的打击非常大,就好像暴风雨中的海面上飘荡的无助小船一般,此刻她需要的是一种强力的主心骨。

        果然,听到金圣元低沉、强势的话语,朴孝琳抬手的动作顿时止住,微微努了努嘴唇,情绪也开始渐渐平复。

        病床另外一边,原本还有些担心,起身欲阻止女儿行为的中年女子,也是轻舒一口气,重新坐了下去,感激地对金圣元点点头。

        “阿姨,这是怎么回事?”金圣元就这样托着朴孝琳的右手,对中年女子问道。

        听到金圣元的问话,中年女子的眼圈一红。

        “我来说吧?!敝心昴凶佑靡淮涡灾奖恿艘槐?,见到金圣元细腻体贴的动作,微不可见地点点头,把纸杯放到一旁的柜子上,轻叹一口气,对金圣元说道。

        中年男子叫朴周焕,女子叫安敏贞,两人都是东国大学的教师,朴孝琳就是他们唯一的女儿。

        朴周焕是首尔大学的毕业生,这就是方才他为什么对金圣元稍显熟络的原因。

        朴周焕、安敏贞两人都是大学教师,对朴孝琳的学习成绩要求十分严格,而且自小便为她规划好了一份时间表,用金圣元的话来说就是“好像两名严格的经纪人一样管理着朴孝琳的一切”。

        对于朴孝琳把金圣元当做偶像一事,朴周焕两人也都同意。不过,有关金圣元的一切都是朴周焕托人代购,朴孝琳唯一一次看过金圣元的现场还是不久前的音乐银行。

        金圣元就成为了朴孝琳唯一能够喜欢的艺人。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朴周焕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定要成为全国第一”的激励话语。

        长期的压力好似一座会不断成长的大山,积压在朴孝琳的心中。

        在最新一次的班级??贾?,朴孝琳的成绩掉出了年级前三名,朴周焕两人虽然没有体罚她,但却对她进行了长达五个小时的教育。

        朴孝琳原本紧绷好似一根弓弦的神经,在这个诱因之下,终于崩断。

        今天凌晨,朴孝琳给在网上认识的粉丝俱乐部好友发了一条“遗言短信”后,便吞服了大量安眠药自杀。

        幸好,她的好友还没有休息,收到朴孝琳的短信后,给她打了电话过来,被经过朴孝琳房间的安敏贞听到,才及时送到医院抢救。

        事情的缘由就是如此简单。

        朴周焕夫妇此刻也不敢再对朴孝琳说什么,他们就只有这一个女儿,安敏贞已经心生悔意。

        “学长……”金圣元听完之后,在脑中组织了一番词语对朴周焕说道。

        “不用说了,”朴周焕摆摆手,说道:“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庇锲行┫?,脸上也带着错杂莫名的情绪,后悔、惊悸,还有一丝难以掩饰的失望。

        金圣元毕竟只是外人,不适合深谈,点点头,坐在床边温言安慰朴孝琳几句后,开始和她展开闲谈。

        “我帮你写一首歌,怎么样?”金圣元忽然对朴孝琳说道。

        “???”朴孝琳似是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问了一声。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