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百零六章 突然而来的沉重感

    第四百零六章 突然而来的沉重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零六章

        突然而来的沉重感

        “男人真是危险!”文根英盯了金圣元半晌,突然开口说道.

        “咳!”金圣元险些被口中的饭菜卡住,他怎么也想不到,文根英沉吟半晌居然会给自己这样一个评价。

        这句有些文艺的话语从一脸稚嫩的文根英口中说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小孩子扮出一本正经的模样学大人说话一样,让人很想敲敲她的头。

        金圣元微微向后一缩身子,不打算与文根英争辩这个问题,然而文根英却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

        “你居然对妹妹的队友下手?!蔽母⒖唇鹗ピ哪抗?,好像他是一个用棒棒糖诱拐小女孩儿的怪叔叔。

        “然后呢?”金圣元的眼睛微微眨了一下,而后毫不客气地点点头,反问道。

        文根英语塞,原本她还想借此挪揄金圣元一番,却没想到他居然一脸坦然,还理直气壮地反问自己“然后呢”!

        好长时间没有见面,文根英没有想到金圣元的变化居然这么大,难道说男人有了女朋友后脸皮也会变厚?

        “圣元oppa,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既然无法捉弄金圣元,文根英的好奇心又涌了出来,她可不是那种只知道读书的“乖宝宝”性格。

        金圣元的嘴角微微抽了抽,瞪了文根英一眼,说道:“这是你能问的问题吗?”

        “为什么不能问?我很好奇呢!还有,为什么oppa能够保密得这么好?”文根英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问道。

        确实,金圣元虽然之前和泰妍传过绯闻,但却仅仅是绯闻而已,比其他艺人被频频揭发的恋情不同,从来没有媒体正式报道过金圣元和泰妍的恋情,难怪文根英会好奇,她可不认为金圣元是那种和女友见面还会装作不认识的性格。

        这其中的首要原因自然是“烟雾弹”的作用,少女时代其她成员起到了很好的掩饰作用,她们每个人和金圣元的关系都很好。

        还有就是金圣元和泰妍基本不会单独出去逛街,约会也都是在他的公司里,自然没有可能被人抓拍到照片。

        “小毛孩儿问这么多干什么?”金圣元轻斥道。

        “好像少女时代的队长比我年纪还小吧?”文根英毫不客气地反驳道。

        “等你有男朋友了再来问我这些!”

        “哼!”

        两人针对这方面的谈话很短,文根英的语言能力在金圣元面前就好像稚嫩的小学生一般,而且她又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性格,即便调皮也很有分寸,只好放弃。

        金圣元的性格温文尔雅、心思细腻,而且不知道收敛,对每个女孩子都那么好,当初就是因此酿成了jessica对他的误会,而文根英因为和他接触不像jessica那样亲昵,慢慢下来,只是把他当做了很好的哥哥看待,经过几年时间的巩固,这种关系已经很稳定。

        所以,文根英才会肆无忌惮地向金圣元询问这样的问题,要知道在家中她可是父母、外婆眼中真正的乖宝宝。

        “我已经成年了!”文根英气鼓鼓地说道。因为“国民妹妹”这个绰号,加上她长得小巧玲珑,一副娃娃脸,所以很多人都喜欢把她当小孩子看待,而文根英虽然一向不会反驳,但内心之中却不喜欢别人这样看待她。

        “而且,”文根英说着,竖起拄在桌角的左手,五指好像弹琵琶一样轻轻弹动,带着一点古怪的笑容对金圣元说道:“在《风之画员》中,我摸了文彩媛姐姐十个小时呢!”

        文根英说的是电视剧中的一组镜头,反复拍摄了将近十个小时才过关,不过经她这样一说,很容易让人想歪。

        金圣元已经看过电视剧的花絮,并没有被文根英出人意表的话语惊呆,不过,他很想捏着文根英的脸看看她是不是由泰妍假扮。

        “嘻嘻,”文根英却以为金圣元被自己说的无话反驳,得意地轻笑起来,自认识金圣元那天起,她基本都是被教育的角色,鲜少有这样的“战果”。

        “电视剧拍摄很辛苦吗?”金圣元顿了片刻后,问道。

        “还好啦,最近轻松许多?!蔽母⑶嵝ψ潘档?,“没有拍摄《舞女的纯情》的时候那么辛苦?!?br />
        金圣元正要说什么,突然眼角瞥到崔贤俊起身走出饭店,手中还拿着手机,一脸肃穆地对自己点点头。

        眉头微微一皱,金圣元看了金钟道一眼。

        “崔贤俊接到一个短信就走了出去,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苯鹬拥雷吡斯?,对金圣元说道。

        金圣元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筷子,对文根英说道:“根英,今天可能就到这里了,不好意思啊?!?br />
        “没关系,oppa你有事就去忙吧?!蔽母⒉灰晕獾匦ψ潘档?。

        崔贤俊很快便又走了进来,对金圣元三人低声说道:“安在焕前辈自杀了?!?br />
        “什么?”不仅金圣元,金钟道、文根英也都愣住。

        “是真的?!贝尴涂】隙ǖ厮档?,“我刚刚给李仁中打过电话了,他正在警局那边?!?br />
        “我们出去说!”金圣元说道。

        虽然此刻饭店中的客人不多,但金圣元四人的异常仍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而且听到这个消息,他们也再没有心情吃饭,匆匆结账离开。

        安在焕,1972年生,电影演员、主持人,毕业于首尔大学工艺美术系。

        虽然金圣元和安在焕并不熟悉,但安在焕却是他首尔大学的学长,加之同在娱乐圈,两人偶尔也有联系,并且,安在焕的妻子郑善姬是一名搞笑艺人,金圣元也算认识,去年安在焕和郑善姬的婚礼,他还曾托人送去礼金。

        正是因为这种关系,所以李仁中才会第一时间将安在焕自杀身亡的消息告诉崔贤俊,而金钟道和文根英则是纯粹的震撼。

        难道,娱乐圈又要掀起一波艺人自杀事件?

        这个话题实在太过沉重,即便和金钟道、文根英没有太大关系,他们也没了吃饭的心情。

        “怎么回事?”离开饭店后,金圣元对崔贤俊问道。

        “安在焕只是初步判定自杀,刚刚不久前在芦原区下溪洞找到他的遗体,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传出?!贝尴涂〗钊手懈嫠咚南⒏词鲆槐?。

        金圣元皱皱眉,轻轻叹了一口气,见文根英一脸沉重,拍拍她的头,说道:“好了,你和钟道哥回去吧,这种事情你不需要关注!”

        他和金钟道的态度一样,都不希望文根英参与这类事情,演艺圈比歌谣界的竞争更厉害,演员的anti粉丝虽然没有歌手多,但承受的压力却毫不逊色。

        “嗯?!蔽母⒌愕阃?,说道:“圣元oppa你不要太伤心了,保重身体?!彼雷约河Ω迷跹霾拍苋弥芪е税残?。

        金圣元点点头,目送金钟道和文根英离开后,才和崔贤俊一同坐车返回公司。

        途中,他拨通了刘在石的电话。

        ……

        庆北安东加松村,《家族诞生》拍摄地,刘在石等人刚刚结束今天最后一段镜头的拍摄,正在休息之中,刘在石的经纪人南有晶突然找到他。

        “金圣元的电话?!蹦嫌芯О咽只莞踉谑档?。

        “圣元?”刘在石接过手机,面色古怪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泰妍,心中想道:“圣元还真是关心他的小女朋友??!”

        “在石哥,谁的电话?”李孝利还没有从《家族诞生》的角色中走出来,大大咧咧地坐在一旁,霸道地对刘在石问道。

        李孝利一说,朴艺珍、尹钟信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刘在石身上。

        “不会是嫂子的电话吧?”李天熙更是直接问道。

        “是圣元的电话?!绷踉谑チ俗ネ?,接通了电话。

        “圣元哥!”大成立刻蹦跳着窜了过去,一副听到亲人名字的样子。

        “大成??!你是yg公司旗下的艺人,杨贤硕社长如果看到你这样会伤心的?!币有乓⊥匪档?。

        不过,几人闲着也是无事,全都围了过来听听金圣元和刘在石说些什么。

        李弘基作为今天的嘉宾,一直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此刻更是拘谨,想要看看同为嘉宾的泰妍的表现再决定是否上前,却发现她早已凑了过去。

        挪着步子,李弘基也走了过去。

        ……

        保姆车中,金圣元刚刚接通电话就听到了大成的叫声,而后又是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圣元啊,找我什么事?”刘在石轻咳一声,说道,“我们刚刚录完节目,等这家主人回来就可以回首尔了,不要心急?!?br />
        “在石哥,安在焕前辈自杀了?!苯鹗ピ挥欣砘崃踉谑牡餍?,沉声说道,刚刚刘在石说过他们已经结束最后一段镜头的拍摄,金圣元也不用担心因此影响到刘在石的情绪。

        安在焕的妻子郑善姬和刘在石是好友,而他本人也因为和刘在石是同龄朋友,关系也还算不错。所以金圣元才会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刘在石,反正这个消息必然会传开,早点告诉刘在石也好让他有所准备,事先调整好行程。

        “什么?”刘在石脸上的古怪笑意顿时凝结,震惊地叫道。

        “怎么回事?”因为刘在石将手机紧紧贴在耳边,所以李孝利等人都没有听到金圣元所说的话语,此刻见到他一副震惊、难以置信的表情,顿时收敛了声音。

        泰妍更是小脸微微一白,差点忍不住就要躲到一旁给金圣元打电话。

        刘在石见还有一台摄像机对着他们,起身对李孝利等人示意,单独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

        “圣元!怎么回事?”刘在石有些焦躁地问道。

        金圣元将崔贤俊得到的消息解释一遍。

        “我知道了,麻烦你了,圣元?!绷踉谑叶系缁昂?,深吸一口气,走回剧组,不过,他并没有宣扬这个消息,只是悄悄告诉了向他追问缘由的李孝利、尹钟信和金秀路三人。

        他们三人也是一脸震惊。

        ……

        金圣元回到公司后仍是微微皱着眉头,心情沉重。

        死亡原本就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尤其是身边认识之人的消失,更是容易让人产生心头一沉的感觉,好像突然被关到一个小黑屋中,压抑、安静,甚至产生微微的恐慌感。

        安在焕才刚刚结婚不到一年,却突然自杀身亡,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引发娱乐圈的恐慌状态?

        在韩国,自杀几乎已经成为一种另类的黑色时尚!韩国的自杀率是美国的2.5倍,几乎与自杀文化泛滥的日本持平。

        造成这个现象的主要原因就是超负荷压力。韩国人工作多、睡眠少,娱乐圈的艺人更是其中翘楚,很多艺人每天的平均睡眠时间都只有三四个小时,面临的竞争几乎可以说仅次于高考。

        而且,艺人作为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要受到外界的苛刻要求,更是每天都要面对网络上的流言蜚语,很多艺人都是因此走上绝路。

        而艺人的自杀,往往又会促发“复制”行为。

        当然,这些与金圣元本人的关系并不是太大,他的心理素质还有生活状态,与自杀完全绝缘。

        但是他的很多好友都是娱乐圈中的人士,他不免为好友担心。更为主要的是,或者说他最为担心的是泰妍她们!

        自2008年下半年开始,整个韩国娱乐圈中承受非难最多、压力最大的艺人是谁?毫无疑问就是泰妍她们九个。

        当然,仅仅是这些非难,金圣元并不是担心她们会自杀,而是担心她们的精神状态,害怕她们因为承受压力过大而产生某些心理阴影。

        尤其是泰妍,这个独自承受着所有压力的少女时代小鬼队长!

        金圣元没来由地想到了之前自己和泰妍闹矛盾的事情,此刻,他心中的郁气已经消散,再次反思,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泰妍的难处:她经过十分艰难的选择才做出决定,然后又要小心翼翼地考虑自己的感受……

        越想越是烦躁!

        金圣元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想要见到泰妍的冲动,拿起手机,就要给泰妍打电话。

        然而就在同一时间,他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泰妍的短信:“发生什么事了?你给在石oppa打电话说什么了?”

        “不是我的事情?;乩春蟾掖蚋龅缁?,我去看你!”金圣元立刻回复道。

        “嗯?!?br />
        “呼——”金圣元放下手机后,接了一杯凉水,一饮而尽。

        安在焕自杀,金圣元作为他在娱乐圈、学校的后辈,必然要前往吊唁。但显然这个时间不合适,他和安在焕的关系还没有那么亲密,也不认识安在焕的亲人,这么早过去反倒显得唐突。

        相信这个消息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娱乐圈,届时自然会有消息告诉众人什么时间可以前去吊唁。

        ……

        泰妍回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金圣元接到她的短信后直接开车前往少女时代宿舍。

        开门的是泰妍,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在,其她人或是在上课、或是在公司。

        泰妍一边帮金圣元找出拖鞋,一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br />
        金圣元摇摇头,换上拖鞋之后,轻轻带上门,而后突然从背后抱住准备返回客厅的泰妍。

        “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可别乱来!”泰妍吓了一跳,急忙说道。

        “我很想你了!”金圣元的声音带着一点嘶哑,然而,听在泰妍耳中却异常舒服,好似一汪清泉突然注入她心中。

        “这才多久没见?”泰妍微微哼了一声,却是掩不住脸上的笑意,“我们进客厅说话?!?br />
        金圣元没有说话,在泰妍脖颈处狠狠吸了一口她身上的气息,才轻轻放开她。

        泰妍她们虽然是九个人,但因为是新人的缘故,宿舍条件并不是很好,客厅很小,不过却也因此显得异常温馨。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泰妍递给金圣元一杯清水,坐在他身旁问道。

        “安在焕前辈自杀了?!苯鹗ピ皇掷孔√╁纳碜?,对她说道。

        “???”泰妍一愣,脸色顿时变得沉重,安在焕和sj一些成员的关系很好,所以她也知道安在焕的资料。

        不过,虽然安在焕是金圣元的学长,但毕竟人有远近亲疏,他不应该表现得这么沉重??!

        看着金圣元微微眯着双眼,好似“贪恋”一般紧紧抱着自己的神情,泰妍突然便明白了他的心思。

        伸手调皮地捏着金圣元的下巴,泰妍说道:“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不要胡乱操心?!?br />
        金圣元微微摇头,说道:“我只是很想你了?!?br />
        泰妍没有说话,缩在金圣元的怀中,双手抱住他的腰,这才仰起小脸问道:“这样够了吗?”

        金圣元的嘴角微微一翘,低头含住泰妍的嘴唇。

        “唔!就知道你是打这个注意?!碧╁档?,却没有反抗,反而加大了手臂的力量。

        很软!带着丝丝苹果清香!这就是金圣元熟悉的泰妍的味道。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