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百章 朱政宰的愤怒

    第四百章 朱政宰的愤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只能码出5000字了,还要熬夜码明天的,明天可能继续?!?br />
        (上一章sunny对秀英的称呼,打错了,抱歉).

        “差不多了,再继续拿一位也只有音乐银行一家了,而且会被人认为kbs电视台特别照顾我呢?!苯鹗ピ磐嫘λ档?。

        sunny这才想到金圣元如今的状况,眨眨眼,艳羡地叹了口气。

        “圣元oppa!你给先艺她们写的歌怎么样了?”秀英突然问道。金圣元打歌期间,唯一接下的创作歌曲就只有wonde

        ls的下一首主打歌和《贝多芬病毒》的ost。-

        “接近完成了?!苯鹗ピ行┎惶匀坏厮档?。wonde

        ls的这首最新歌曲创作出来后,金圣元心中陡然生出一种直觉,貌似有些玩过头了!

        这首被他和朴振英命名为《no

        ody》的歌曲,将有可能会是2008年整个韩国最火爆的一首歌曲。并不是它的词曲内涵有多么出神入化,而是因为它将“中毒”这个词运用到了极致。

        自从wonde

        ls的《tell

        me》、jewel

        y的《one

        time》之后,在韩国歌谣界“中毒”已经逐渐成为一个被过分滥用的修饰。然而,并不是相似的节奏和相同的曲调不停重复就可以被称为“中毒”,很多歌曲都是被一贯喜欢夸大的媒体记者吹捧出来,空有一个皮囊而已。

        但不得不承认,“中毒性歌曲”很容易吸引歌迷的注意、很容易流行,众多歌手都在争相模仿。

        作为将复古、中毒性旋律发扬光大的wonde

        ls,她们的第三首主打曲,自然不可能脱离这个范畴。-

        但是,如果只是一般的复古、“中毒”,又怎么可能对得起金圣元和朴振英的通力合作?两人互相竞争、互相探讨·居然“玩性大起”,以一种非常轻松的心态将六十年代的复古风格和中毒旋律、现代流行元素结合起来,创作出了这首《no

        ody》。

        可以说,这就是一首为“流行”而创作的歌曲·绝对是“中毒性歌曲”的巅峰之作。

        这样一首歌曲从自己手中创作出来,却属于少女时代的竞争对手wonde

        ls,金圣元自己都感觉到有些对不住她们。

        “圣元oppa,你的声音好像有些发虚哦?”sunny敏齤感地留意到了金圣元的尴尬,好像抓住他的小辫子一般立刻好奇地道。

        “呵呵,”金圣元笑了一声,以作掩饰。

        “圣元oppa和朴振英社长一起创作出来的歌曲·怎么也不会比《so

        hot》差吧?”秀英有些酸溜溜地说道。

        “必须的!是不是?”圣元立刻接口道。

        金圣元只是捏了捏下巴,没有理会两人的调笑。

        她们两个此刻还是很有兴致地一附一和,捉弄金圣元,直到《no

        ody》这首歌在整个亚洲都掀起狂潮之后,她们才明白金圣元为何一脸心虚,任由她们捉弄。

        李秀满得到金圣元给他的录音后,并没有着急行动,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还需要布置一些手段才可以,尽可能保证万无一失。

        崔雅凛虽然为人粗鄙,但在商业方面的头脑并不笨·李秀满也不想遭受她的反扑或者给自身留下什么污点。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崔雅凛主动出售手中的股票。但是这又几乎不可能、

        所以,李秀满只好采取另外一种办法,就是联合其他股东一起,逼她退出董事会,然后再收购她手中的股票。这时就显现出了金圣元所提供的“录音”的作用,不管真假,只需要一个借口足以,之后的事情他自然会做的顺理成章。

        崔雅凛并不知道李秀满已经和金圣元联合起来对付自己,她也已经没有闲暇顾及这些。

        9月1号下午,崔雅凛坐在公司办公室中·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几张薄纸,光洁肥胖的脸上,混杂着愤怒、惊愕、懊悔等各种情绪,脸皮好似一圈圈的水波一般无法抑制地不断抖动。

        良久之后,崔雅凛才颤抖着双手拿起面前的几张薄纸,再次确认了一番上面的内容。

        不是幻觉!她被人骗了!

        “呼——”崔雅凛脸上原本光洁的肥肉狠狠挤在一起·她想像往常一样发泄心中的怒气,最后却又好像泄了气的轮胎一般无力地吐出一口气,面团也似瘫坐在座椅上。

        一幕幕光景,好似幻灯片一样在她脑中闪现。

        前段时间,lk建设公司因为被金雄范摆了一道而造成资金极为短缺,因此他们不得不缩减各种工程,同时多方寻求贷款。

        可是,如今银行根本不提供大规模贷款给他们,这让朱庆模等人忙得焦头烂额,四处“求神拜佛”。

        这时,lk建设公司的经理柳正云通过一位老客户认识了从事金融业的成某,几次刻意接触后,柳正云向成某提出了寻求贷款的请求,当然,他们会用dk建设公司的股份作抵押。

        柳正云当时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但没料到柳暗花明,成某居然答应了他的请求,并且主动帮他联系了几笔生意。

        朱庆模得知这个情况后,大喜过望,迅速让崔雅凛接手这件事情,而让柳正云接手其它业务。

        崔雅凛通过成某做成几笔总额高达五百亿韩元的生意后,野心越来越大,对成某的能量也越来越迷信。

        但她没有想到,成某居然一直都在“钓鱼”,最终图穷匕见,她所面临的就是高达2000亿韩元的债款。

        现在的lk建设公司,根本没有能力拿出这笔资金。

        当这份文件递到崔雅凛面前时,她直接头晕目眩地瘫坐在椅子上。原本应该是由成某和她共同的签名,居然只是孤零零地挂着她自己的名字。

        反复确认五六遍之后,崔雅凛悲哀地发现她并没有看错!一直以来,她都像一条傻傻的胖头鱼,盯着面前的鱼饵,乖乖地进入成某布下的渔网中。

        崔雅凛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被最简单的“钓鱼骗术”给骗到!

        可是,再次思量之后,崔雅凛发现,即便再来一次,她多半还会进入对方的圈套。

        对方布置得实在太严谨,好像连环阶梯一样,一步一步为她铺好紧密相凑,甚至让她都没有时间抬头看一看更高的一层到底是真的台阶还是深渊。

        能够把简单的骗术运用的这样出神入化,而且对方又对lk建设公司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崔雅凛已经把成某当做了专业的商业诈骗犯,而且应该是服务于某家大型公司,甚至她还想到了是不是sk建设公司在背后搞鬼。

        一般的诈骗犯怎么可能轻松拿出五百亿韩元?崔雅凛已经醒悟,那几笔生意可能都是这个圈套的一部分。

        最主要的是,对方心思慎密始终都是以合作伙伴的身份和她相处,最后拿下的这笔价值亿韩元的生意,也是以lk建设公司的名义她甚至都兴不起质问对方的心思。

        最后这笔生意中,对方并没有留下任何把柄,而之前的所有交易,对方完全是再好不过的合作伙伴!

        崔雅凛不明白,对方既然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设计陷害lk建设公司?种种风险不说,难道对方就不怕臭了名声吗?商业圈中,名声是至关重要的东西。

        更何况,仅仅这样一件事,虽然会对lk建设公司造成沉重的打击但却不足以让lk建设公司垮掉,至于对方想要借此掌控lk建设公司,更是痴心妄想!

        崔雅凛想当然地把对方的目的当做了想要收购lk建设公司。

        不知这样坐了多久,崔雅凛终于有了一丝力气,拨通了朱庆模的电话。

        朱政宰最近一直跟在朱庆模身边学习,等有了经验之后便会下放公司做科长、次长、部长···…最后直到成为公司社长。

        这是朱政宰在脑中为自己规划的道路,有朱庆模、崔雅凛和柳正云的照顾,他只要不犯什么大错误,基本就注定了会一帆风顺。

        “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出身很重要。像那个金圣元,跑独岛玩命,要死要活地考入首尔大学,最后还不只是一名小小的艺人?”朱政宰每次见到金圣元在荧幕中的表演,都会产生这样一种优越感。

        然而,今天他的美梦却几近破碎。

        “怎么会这样?”朱政宰跟随朱庆模来到崔雅凛的办公室,听到她的讲述后,整个人好像突然被抽掉骨头一般瘫坐在沙发上。他已经被朱庆模当做接班人培养,而且都是一家人,这件事两人也没有避讳他。

        朱庆模作为lk建设公司的会长、实际掌舵人,虽然同样震怒、惊慌,但却比崔雅凛两人要好上许多,不厌其烦地询问着崔雅凛各种细节。

        “这个混蛋是柳正云引荐的?”朱政宰听到崔雅凛的讲述后,突然好像岸上失去水分回光返照的鲤鱼般,整个跳了起来,大声叫道,“我去找他算账!”

        “胡闹!你给我安静点!”朱庆模忍不住大声呵斥道,他本来就已经十分头疼,朱政宰居然还给他添乱。

        虽然他平时会剥夺一些柳正云的业绩,“摘桃子”的事情也没少做,但相对应的却是柳正云的位子十分稳,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他,双方相处得还算和睦。

        现在这种情况下,朱庆模绝对不想和柳正云再爆发矛盾。

        朱政宰听到叔叔的呵斥,情不自禁地一缩脖子,满腔愤怒也被吓得消散大半。朱政宰清楚地明白,他的一切都是朱庆模给的,所以他对朱庆模有着发自内心的畏惧。

        不过,当他想到将来自己的公司有可能就此易主或者破产,失落、惊惶、暴怒等情绪又一起涌了出来,好似一根根的细针扎着他的骨头。

        半晌之后,他突然冷静下来。

        办公室中的气氛很安静,朱庆模正在认真思考什么崔雅凛眼中交替闪烁着阴狠、无奈的目光。

        “叔叔,我去找柳明浩,看看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敝煺灼鹕砼牧伺囊路?,故作沉稳地对朱庆模说道插在口袋里的双手却在不断轻颤。

        朱庆模抬头看了朱政宰一眼,见他已经没有方才那种没头苍蝇一般的惶乱,这才点点头,说道:“可以!去吧?!?br />
        “嗯,”朱政宰甚至忘记了向崔雅凛打招呼,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柳明浩,你在哪里?”下楼之时朱政宰拨通了柳明浩的手机号。

        “哥,你在哪?我去找你?!绷骱屏⒖趟档?,他那边的声音很乱。

        “我问你在哪!”听到柳明浩谄媚地回答,朱政宰非但没有像往常一样产生优越感,反而胸中的怒气有爆发的迹象。

        “我在酒吧?!绷骱票恢煺椎纳粝帕艘惶?,急忙回答道。

        “啪!”朱政宰直接挂断电话,他知道柳明浩所说的是哪个酒吧。

        “这家伙今天怎么了?”柳明浩听到朱政宰挂断电话后,忍不住嘀咕一句。

        “怎么了?浩哥?!焙土骱埔黄鸬募父雒飨曰刮闯赡甑闹赡凵倌曷液搴宓匚实?。虽然酒吧禁止未成年人入内但这家小酒吧却不同,柳明浩和朱政宰未成年时便经常来这里厮混。

        “朱政宰找我,你们玩我出去下?!绷骱平媲暗陌肫可站埔灰?,挥挥手对他们说道。

        “知道了,浩哥!”几个少年乱七八糟地叫道。

        柳明浩也没有心情在理他们,走出酒吧就直接蹲在门口不远处等着朱政宰。

        十几分钟后,朱政宰的车子出现在柳明浩的视野中。

        柳明浩扔掉手中的烟头,起身招手。

        “吱——”朱政宰一个急刹车停在柳明浩面前。

        柳明浩吓了一跳,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不过随即便被他掩饰过去,笑着说道:“哥!你找我做什么?”一边说着,一边熟络地想要拉开车门。

        “砰!”一声轻响车门锁着。

        柳明浩一怔。

        这时,朱政宰从车中走了下来,一脸阴沉地看了柳明浩一眼,说道:“我有话问你?!?br />
        “什么事?哥?!绷骱频氖植蛔藕奂5卮瓜?,嬉笑着问道。

        朱政宰看了看四周,向一旁走了几步。

        柳明浩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我问你柳······柳叔找的那个成什么的人,是什么来历?”朱政宰直接问道。

        “什么成什么?”柳明浩听得一头雾水。

        朱政宰面上闪过一丝怒气,随即又被他强行压下,说道:“就是那个成始源!”

        “不是崔姨接手了吗?”柳明浩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说道,这件事他当然知道,又是他父亲“种树浇水”,朱家人“摘桃子”。

        “那家伙是个骗子!”朱政宰的怒气被柳明浩轻佻的语气挑起,低声咆哮道。

        “骗子?不可能吧?”柳明浩惊讶地张大嘴巴,看着一脸暴怒的朱政宰。

        “怎么不可能?”朱政宰脖子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一把揪住柳明浩的衣领吼道:“公司被他骗了2000亿的债务!”朱政宰俨然已经把mk建设公司当做自己的东西,一想到公司欠下了这样一笔巨债,他的心脏就一阵一阵地抽搐,好像有人在用针管抽他的血一般。

        “我······我不知道?!绷骱频哪源裁闪?,磕磕巴巴地说道。

        “你不会问你爸?”朱政宰说着,放开了柳明浩的衣领,让他给柳正云打电话。

        “现在想起我爸了?!被蛐硎呛榷嗔司频脑倒?,柳明浩无意识地嘀咕一句,却被朱政宰听得分明。

        “王八蛋!”朱政宰突然转身,一拳打在了柳明浩的脸上。

        柳明浩被打得一愣,随即怒气冲冲地叫道:“你干什么?朱政宰!”不过,他却没有动手的意思。

        “干什么?”朱政宰嗤笑一声,再次挥拳打向柳明浩。

        柳明浩身子一闪,避开了朱政宰的拳头,胸中怒气也涌了上来,说道:“你再打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对我不客气?”朱政宰斜睨着柳明浩,微微扬起脖子,说道:“你敢吗?”

        “你······”柳明浩的怒气又缩了回去,刚刚挺直的身子也再次变得有些佝偻,他比朱政宰高出半头多。

        “啪!”朱政宰突然一甩手,狠狠一巴掌扇在柳明浩脸上。

        柳明浩的怒气好像弹簧一般弹起、压下、再弹起,此刻终于无可抑制,在酒精的作用下,柳明浩低吼一声,狠狠一拳打在朱政宰脸上。

        柳明浩的体格比朱政宰强了不知多少,一拳便将朱政宰打得口角泛出殷红血迹。

        朱政宰没有想到柳明浩居然真地敢打自己,摸了摸嘴角的血迹,而后好像失去理智一般冲了上去。

        “王八蛋,你居然敢打我?”朱政宰根本不会考虑自己如何,他只知道,公司刚刚欠了债务,柳明浩便敢向他动手了!

        而柳明浩在酒精的刺激下,突然发现,一拳打在朱政宰脸上的感觉真爽!累积多年的怨气终于爆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