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泰妍的决心(下)

    第三百九十一章 泰妍的决心(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九十一章泰妍的决心(下)

        一股浓浓的暖流自泰妍心底涌出,同时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占据了她的整个心脏,哪怕一丝一毫的委屈或者其它情绪都失去了存在的空间

        同时,泰妍也明白了自己同意拍摄那个节目的另外一个原因原来她早在潜意识中便知道,金圣元对她是真的好无论她做错什么,金圣元都会原谅她.

        没有任何其它词语能够表达泰妍此刻的感受,她只想到一个简单的“好”字

        泰妍忽然整个扑到了金圣元怀里,放声大哭

        有感动、有欢喜、有愧疚……

        所有的感情和话语都融合在泪水之中,泰妍此刻就只是想哭、一直哭

        金圣元正在心头烦乱之时,泰妍忽然一头扑到他的身上,冲撞的他胸口微微发闷还未等他反应,一双手臂便紧紧抱住他的身子,然后一阵哭声响起

        泰妍的性格很要强,即便哭泣也不会做出柔弱的姿态,这点从她几乎很少撒娇便可以看出

        她怎么突然这么失态?

        金圣元明显感觉到她的心情不是生气、委屈

        转眼之间,金圣元的胸口便已经完全湿透,泰妍的眼泪却依然没有终止的迹象,肩膀一下一下地轻轻耸动,昭示着她的心情异常激动

        没有任何提示,金圣元却好似突然体会到了泰妍的心思,缓缓抬起手臂,轻轻抱住她的身子,然后力度逐渐加大

        没有任何言语,金圣元就这样紧紧箍住泰妍的身子

        房间中的气氛渐渐静了下来,唯有泰妍断断续续的抽咽不时响起,间隔越来越长,直至完全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泰妍轻轻动了动身子

        金圣元放松双臂

        “你去换件衣服”泰妍松开双臂,轻声说道,金圣元胸前的t恤已经完全湿透,甚至衣服下的皮肤都已满是水痕

        金圣元低头看着泰妍已经完全花掉的小脸,双眼红肿肿的,满面泪痕

        怪不得有人说眼泪是女人最大的武器

        金圣元的郁气即便是大坝此刻也已被泰妍的泪水冲得稀里哗啦,就算没有完全消散,却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轻轻抬起泰妍的小脸,金圣元帮她擦着鼻端、脸上、眼角的泪痕

        泰妍发出一声小猫也似的呻吟,眼睛却都没有眨一下,静静享受着久违的温存金圣元的手保养得很好,但抚在脸上仍是会有淡淡的粗糙触感,很熟悉,她很喜欢,尤其金圣元看她的眼神,让她甚至舍不得眨眼

        金圣元的双眼是泰妍最为喜欢、羡慕的部位,非常明亮、非常有神,不是那种化妆而来的玻璃也似的光彩,而是由内向外散发的真正神韵

        金圣元很少有剧烈的表情变化,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所以泰妍都是通过眼神和细微动作来判断他的情绪

        现在泰妍看到,金圣元眼中一直刻意做出的淡然、冷漠已经完全消散

        泪痕还未抹净,泰妍便露出一个纯纯的笑容,没有任何杂念,就像之前她突然想哭一样,现在她就是想笑

        “咯”因为刚刚吃过饭,情绪又剧烈波动,泰妍不由打了一个小小的饱嗝

        小脸一红,泰妍急忙从金圣元身上爬起,似是这才想起自己的脸上肯定已经花了,急忙说道:“我去洗脸”

        “不用了,我帮你去放热水洗澡”金圣元起身说道

        崭的毛巾、沐浴液、洗发膏……金圣元的心思很细腻,一应东西全都为她准备齐全

        “这个是你当初摔倒的浴室吗?”金圣元放热水之时,泰妍好奇地问道

        “嗯”金圣元面上微微一热,闷哼道不说他一向稳重,即便是一名普通的成年人在浴室里把自己摔倒,而且还摔得那么厉害,那人都会羞于开口

        泰妍却没有丝毫取笑金圣元的意思,似是发呆一般沉默下来,静静看着金圣元的背影,他右手的两片指甲还没有完全长好,以致于每次舞台演出都会用左手拿话筒

        腾腾水气很快升了起来,金圣元放好热水后,转身返回休息室

        ……

        坐了片刻,金圣元起身来到窗前,打开窗户,呼吸着带着丝丝凉意的空气,双眼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的夜景

        之前,他的心里一直十分纠结

        和泰妍分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仅仅因为这样一件事便提出分手,那他就不是那个真正发自内心喜欢泰妍的金圣元了

        可是,简单的原谅泰妍他又不甘心他听过朴贞允、韩胜浩的解释后,也在心里想过,站在泰妍的角度那样做无可厚非,毕竟也不算太出格的事情

        但对他本身而言,却是心气难平

        每每想到泰妍担在肩上的责任和承受的压力,金圣元便不忍心责怪她,于是这股郁气被他压在心中,越积越多

        长此下去,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达到一个临界点

        幸好今晚泰妍的一场大哭把他心中的这股郁气冲得七零八撒,只留一些残痕,需要慢慢梳理

        “呼——,”金圣元长长吐出一口气,今晚的突然和好,不仅泰妍,金圣元也是心头一轻,好似卸下一副重担

        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金圣元情不自禁地想起和泰妍相处的情形,前几个月和泰妍的飞进展不断在他脑中闪现

        即便凉意如水一般不断从窗口涌入,金圣元仍是情不自禁地感到一股燥热,心跳好似越来越激烈的鼓点一般,渐渐加快,呼吸也随之变得粗重

        不知过了多久,脖领下传来一阵冰凉,金圣元这才倏然惊醒,拍了拍燥热的脸颊,脱掉前面已经湿透的t恤,从冰箱中取出剩余的果汁,一饮而尽,然后才去里屋找了一件衬衫换上

        “好凉”金圣元刚刚换好衣服,便听到客厅中传来泰妍的惊呼声,而后就是一阵小跑的脚步声

        金圣元急忙走了出来,刚刚他忘记了关上窗户

        “砰”的一声轻响,泰妍已经把窗户关好

        “不好意思,刚刚忘了关上窗户”金圣元轻声说道

        听到金圣元有些客气的话语,泰妍不满地鼓了鼓嘴

        “给你外套和毯子,免得着凉”金圣元继续说道

        泰妍这才笑嘻嘻地走了过去,只是接过毯子,然后转了一圈,自脖子之下把自己裹了起来

        “真是……短啊”金圣元看着垂在地上很多的毯子,突然轻声笑道

        泰妍见到金圣元轻笑,心头泛起小小的惊喜,但随即便明白了他又在取笑自己的身高,小脸顿时又皱了下来

        不过,还未等泰妍说什么,金圣元突然从背后把她整个抱住

        “啊”猝不及防之下,泰妍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呼

        金圣元深深吸了一口泰妍身上的味道,很浓郁的洗发水清香,嘴唇凑到她耳边,沉声问道:“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声音低沉有力,与先前淡淡的态度截然相反,隐隐带着一股霸道

        突然而来的惊喜让泰妍一时忘了回答,甚至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刚刚她的一场大哭,已经让陷入低潮期的两人关系出现一个飞跃式的进展,但没想到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金圣元的态度居然又给了她一个惊喜

        “嗯?”金圣元用嘴唇拨开泰妍耳边的湿发,在她的耳朵上轻轻咬了几下,然后含住耳垂轻轻吮吸

        泰妍的耳朵很好看,尤其刚刚洗过澡,晶莹白嫩,让人很想咬上一口

        “痒”耳朵上的丝丝痒意使得泰妍情不自禁地想要扭动身子,可是却被金圣元的双臂紧紧箍住,根本无法动弹

        “你这样我怎么说?”泰妍轻声说道,她知道金圣元问的什么

        金圣元清晰地看到泰妍的耳朵倏地变得红彤彤,好似晶莹剔透的玛瑙一般,让他有些爱不释嘴

        不过,为了让泰妍能够顺畅说出她考虑的结果,金圣元还是恋恋不舍地松嘴,就这样抱着她坐到沙发上

        泰妍好像一条大大的毛毛虫也似被金圣元抱在怀里,虽然无法看到金圣元的脸,但她却能清晰地感受到金圣元绵长的呼吸,以及他身上淡淡的、熟悉的气息

        “我已经考虑好了,”泰妍咬咬嘴唇说道,脸上的红晕甚

        金圣元的手紧了紧

        “我原本是想反过来追你,给你一个惊喜的”这个答案很简单、很幼稚,以致泰妍微微侧了侧头,不敢让金圣元看到自己的表情

        但金圣元却微微一顿,没有说话,再次轻轻咬了咬泰妍小巧玲珑的耳朵,然后逐渐向下

        “脖子不要,会被人看到的”泰妍轻颤着说道

        金圣元顿了顿,猛地将泰妍的身子整个横在膝上,狠狠吻住了她的双唇,她的口舌中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牙膏清香

        片刻后,金圣元终于抬起头

        “呼——”泰妍吸了一大口空气,说道:“帮我把毯子拿开”不是她想要在这种时候说这种大煞风景的话,而是双手、身子都无法动弹,让她很别扭

        “不”金圣元盯着泰妍看了片刻,见她终于忍不住抬眼和自己对视,嘴角微微一翘,轻声说道

        “做错了事,是要接受惩罚的……”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