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做客(下)

    第三百八十三章 做客(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八十三章

        做客(下)

        “想不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啧啧……”金圣元手中的杂志封面,是一名欧美的男子模特,只穿了一条紧身短裤,炫耀着身材。

        “你眼睛有问题吗?看不到这是时尚杂志?”洁西卡脸上微微一红,也不知是羞恼还是被气的,伸出手指点着杂志封面说道:“你们男人不就是喜欢看选美模特吗?不要假装没有看到!”.

        男模特身边,有两名同样仅穿内衣的女性模特贴在他身上。

        “我从来不看时尚杂志的?!苯鹗ピ⊥匪档?。

        洁西卡无语。

        这时,郑妈妈端了一盘草莓过来,放到金圣元面前的茶几上。

        “谢谢阿姨,”金圣元起身说道,“阿姨您也一起坐?!?br />
        “不了,你们两个聊,我去房间整理下东西?!敝B杪栊ψ潘档?,“毛毛好好招待圣元?!?br />
        “阿姨这是什么意思?”金圣元愣愣地看着郑妈妈回到内屋,突然发觉事情好像有些不对。

        “小水晶经常在妈咪面前胡乱捏造我和你的关系!”洁西卡咬牙说道,这也是她刚才反应这么大的原因。

        金圣元眨眨眼,怪不得来的路上郑妈妈询问那么多有关他的问题。

        “你没有解释清楚?”金圣元问道。

        “解释过了,但妈咪更相信小水晶?!苯辔骺ㄓ行┢频厮档?。

        “谁让你一直剥削小水晶的零花钱,遭报应了吧?”金圣元摇摇头,说道。

        “你……”洁西卡已经不知道说这个家伙什么是好,自己好心帮他考虑,他居然这样打击自己!

        “笨蛋,你告诉阿姨我有女朋友不就好了?”金圣元说着叉了一粒草莓,放进嘴里。

        洁西卡顿时怔住,好像确实如此,自己怎么没有想到?

        金圣元拿着手中的杂志,随意地翻了翻。

        “给我!”洁西卡劈手夺了过去,起身说道:“要不要喝果汁?”

        “苹果汁,浓一点?!苯鹗ピ档?。

        洁西卡把杂志扔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榨了两杯苹果汁。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躺在沙发上看健美操的?!苯鹗ピ谂攀种械囊?仄?,一边搜索频道,一边说道。

        洁西卡脸上微微一红,说道:“我只是记下来,在家里不会用到?!?br />
        “昨天的海云台夏季festival舞台怎么样?”金圣元搜索到一个音乐节目,放下??仄?,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苹果汁,而后突然问道。

        “还不错?!苯辔骺ㄋ档?,她们的通告正在渐渐恢复。

        “嗯,”金圣元点点头,不再说话。

        洁西卡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今天金圣元是客人,自己才是主人。

        不过,貌似这个家伙一点都没有做客人的觉悟,懒洋洋地斜靠在沙发上,一边喝着果汁,一边看着电视,就差没翘起二郎腿了。

        反倒是自己,干巴巴地看着他,好像是被主人丢在一旁不理会的客人,局促不安。

        “咳!”洁西卡轻咳一声,问道:“你最近的通告突然删减那么多,没有问题吗?”

        金圣元在8月初删减了大部分通告,引起不少非议,有人批评他耍大牌,有人指责他没有一点艺人精神……

        “能有什么问题?”金圣元轻笑着说道,“艺人就是要学会承受各种非难,坚持自己的内心,不要太在意外界的是非?!?br />
        “哦,”洁西卡点点头,再次变得无语。

        “最近减肥很有效果嘛?!苯鹗ピ蝗蛔反蛄拷辔骺ㄆ?,说道。

        因为在自己家中,所以洁西卡只穿了一条热裤,一件白色的女式吊带背心,可以明显看出她比以前瘦了不少。

        “你说我以前很胖?”洁西卡刚刚柔和下来的表情一变,问道。

        “没有,我只是夸你变瘦了?!苯鹗ピ比徊换岢腥险獾?,以前他曾说过泰妍的小肚子上有赘肉了,结果被泰妍在肩膀上留下两道牙印。

        洁西卡有些苦恼地看着金圣元,不知该如何款待他,只好左一句右一句地与他闲聊。

        “你说你刚从jyp公司出来?和朴振英社长一起合作为wonde

        ls创作歌曲?”

        “嗯?!?br />
        “泰妍和闵先艺到底哪个是你女朋友?”洁西卡终于爆发,“而且这边还有小贤、允儿我们,你怎么一直帮wonde

        ls?”

        尽管没有敌视wonde

        ls的意思,但金圣元这样一直帮她们写歌,而且又是在她们接连遭受挫折的情况下,什么顾忌、避嫌都被洁西卡抛到一边。

        既然泰妍、徐贤、允儿她们都不能说,那就让我来说!

        “这是我和朴振英社长早已约定好的?!泵娑越辔骺ㄍ蝗槐⒊隼吹那渴?,金圣元似乎也觉得有些愧疚,当即解释道。

        “泰妍还把身子都给了你呢!”霸气状态下的洁西卡口无遮拦地说道。

        “咳!”金圣元脸上微微一红,有些懊恼地争辩道:“我们还没有到那步呢!”

        “有什么区别吗?”洁西卡斜睨了金圣元一眼,说道:“别以为泰妍遮遮掩掩,我们就看不到她身上的东西?!?br />
        金圣元尴尬地捏了捏下巴。

        平时不管洁西卡是冷淡还是放空、或者害羞,她的性子都很柔和,但眼前这种霸气状态却不同,好似体内潜藏的暴力基因爆发出来一般,无所顾忌。

        洁西卡眉头微微一皱,突然想起秀英她们曾经告诉自己的短信事件,问道:“你和泰妍吵架了?”

        金圣元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她们和泰妍生活在一起,根本无法一直隐瞒,于是解释道:“我和软软没有吵架,只不过她心里有压力,所以想要冷静考虑一段时间?!?br />
        “泰妍最近承受的压力已经很大了,你怎么还给她压力?”洁西卡问道。

        “不是我要给她压力,我也不想她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执拗脾气?!苯鹗ピ训缡拥纳舻鞯?,温言说道。

        “对了,你们帮我劝好她怎么样?”金圣元忽然想到,洁西卡她们和泰妍朝夕相处,潜移默化地影响肯定比自己的劝说更加有效。

        “泰妍有什么心事都憋在心里,我们很难插口?!苯辔骺ㄖ迕妓档?,“而且你们两个的感情,除了小贤,我们谁插手都不合适?!?br />
        洁西卡说着,看了金圣元一眼,继续补充道:“女人很善妒的。泰妍为什么会有压力?还不是因为你表现得太优异,而且又和其她女人太过亲密?!?br />
        “你们也算?”金圣元刚刚说完,就发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

        “我们不是女人?”洁西卡冷笑着双手攥拳。

        “我是说和你们的关系也算吗?”金圣元急忙解释道。

        “泰妍如果和强仁表现得亲密点,你会不会计较?”洁西卡问道。

        “会!”金圣元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这又没什么遮掩的,而且洁西卡也知道他的性情。

        洁西卡翻了翻眼睛。

        “那我要怎么和你们相处?四年都这样过来的?!苯鹗ピ澜岬?。

        “谁管你!”洁西卡无所谓地说道。

        “呃!你这不是玩我吗?丢了一个难题给我,然后又不给答案!”金圣元无语。

        “重点不是我们,我只是打个比方?!苯辔骺ǘ越鹗ピ诟星榉矫娴闹赡垡丫耆抻?,这点他肯定也明白,但问题是自己只不过和他举了一个例子,他就想不到这点了,真是让人上火。

        金圣元被洁西卡绕得有些迷糊的大脑这才清醒过来,每个人都有不擅长的地方,在感情方面,他甚至都比不上洁西卡。

        “好了,不谈论这个问题了?!苯鹗ピ嗳嗝夹?,说道:“事情解决后,我会帮你们写歌的?!?br />
        洁西卡抿了抿嘴,偷偷一笑。

        因为这段谈话,洁西卡对金圣元突来到自己家中做客而产生的一丝局促情绪终于消失,恢复到以前自然的神态。

        没多久,前去房间“整理东西”的郑妈妈来到客厅,准备和金圣元谈话。

        金圣元见状,急忙借口去洗手间,暂时避开。

        “妈咪,圣元oppa有女朋友的?!苯辔骺ǔ么嘶?,急忙对郑妈妈说道:“你不要听小水晶的胡言乱语?!?br />
        “有女友了?”郑妈妈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做了一件“荒唐”的事情。

        “嗯!”洁西卡点点头,说道,“我都说过了小水晶的话不能信,我怎么可能抢她的零花钱?”她居然不忘趁此机会摆脱这个“污名”。

        “那他怎么对你们这么照顾?而且对小水晶那么好?!敝B杪栉实?。

        “我们都认识四年多了,作为前辈和哥哥,他照顾我们不是很正常吗?”洁西卡无奈解释道,在韩国生活这么长时间,妈咪的思维也变得保守许多。

        郑妈妈有些遗憾地点点头,说道:“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婿?!彼越鹗ピ挠∠蠓浅:?。

        洁西卡已经不知道这是今天自己第几次无语。

        金圣元回到客厅时,郑妈妈的热情变得自然很多,不过当天晚餐的规模却从“超乎寻常的丰盛”变为“十分丰盛”。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