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做客(上)

    第三百八十二章 做客(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八十二章

        做客(上)

        午餐的多半时间都是朴振英在讲述自己对2pm的期待和规划,而金圣元偶尔会提出几个问题,让朴振英的兴致更高。

        因为外貌的原因,朴振英给人很冷酷的感觉,甚至jyp公司的很多练习生都比较怕他,但外人绝对想不到,他还会有话唠的一面.

        朴振英坐在金圣元对面,滔滔不绝地从谈回wonde

        ls,最后谈到自己的音乐理念。

        金圣元出于礼貌,也不好敷衍他,只能耐着性子倾听。

        眼看午餐将要结束,朴振英依然没有结束话题的意思,金圣元不由怀疑他是不是把平时的话语全都攒下来,每次和自己吃饭时倾吐出来。

        自从两人较为熟悉之后,就没有一次吃饭时他不听朴振英唠叨的,以致于金圣元都快产生小小的怨念了。

        幸好,两人是在一个角落。

        ……

        金圣元拒绝了朴振英让人送自己回去的好意,踢踢踏踏地走到街头。

        休息了将近三天,金圣元的体力和精神都已恢复许多,应该出来走走了。

        他已经不是服役时期的金圣元,当年的他可以站在狂暴的海风中纹丝不动两个小时,但现在他却已经没有那个体力。

        虽然他一直坚持锻炼,但又怎么比得上当初在独岛的磨练?加之人都有惰性,他又不是要做运动员,没有那个必要再拼命锻炼。

        “呵——”正午炽热的阳光晒在身上,暖烘烘的,金圣元张开双臂,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不过,没多久身上那股暖洋洋的感觉便转为炽热、然后又变成滚烫,让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晒过太阳的金圣元感到有些难耐,却也很爽,仿佛骨头缝里的些许惰意都被驱散一空。

        这个时间走在路边的行人寥寥无几,偶尔有一两人也是打着遮阳伞匆匆走过。

        当然,金圣元也不会一直走在烈日下,转了一个拐角后,便走到路边的树荫下,轻轻甩着双臂,踩着拖鞋,慢悠悠地前行。

        没有目的、什么都不想地就是闲逛。

        空气的炎热是因为日光的暴晒,而不是那种闷热,因此路边的树荫下格外凉快,偶尔有一阵轻风吹过,更是令人舒服到骨子里。

        因为有树荫的存在,道旁多出了许多路人,金圣元自然也被人认了出来。

        不过,并没有出现围拢过来索要签名的情形,或是点头示意,或是上前招呼,仅此而已。

        金圣元的兴致很高,走走停停,偶尔会遇到上前攀谈的老人,就这样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他才想要进到一间咖啡厅中休息。

        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带钱包。

        无奈地摇摇头,金圣元准备打车返回公司——到达公司后再付钱。

        这时,一个戴着遮阳帽、打扮时尚,手中拎着两个包装袋的中年女人突然走了过来,对他说道:“金圣元?”

        “您好,”金圣元微微躬身,觉得依稀好像曾经见过这个女人,可是却想不起她是谁,虽然他的记忆力很好,但却没有达到过目不忘的地步。

        “我是毛毛的妈妈?!闭飧雠巳啡狭私鹗ピ纳矸莺?,笑着说道。

        “阿姨,你好?!苯鹗ピ腥?,急忙说道。

        他曾经在街上遇见过郑妈妈和洁西卡姐妹一起,只不过当时天色已晚,他没有仔细打量对方,加之已经过去很久,此刻她又戴着遮阳帽,所以金圣元才没能认出她的身份。

        “阿姨,您怎么独自一人出来逛街?”金圣元变得亲热许多。

        “我出来买点东西,正要回去?!敝B杪韬闷娴乜醋沤鹗ピ?,问道:“倒是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出来?”

        “难得有空闲,所以出来走走?!苯鹗ピ档?。不过心下却有些奇怪,他虽然和洁西卡姐妹非常熟悉,但却从没有和郑妈妈接触过,她怎么表现得这么熟络?

        “有空闲?”郑妈妈好似突然想到什么,对金圣元说道:“毛毛和二毛经常说你很照顾她们,可是你们这个职业很忙,所以一直没有时间向你道谢,今天正好遇见,跟我一起回家做客吧?!?br />
        “呃!”金圣元微微一怔,虽然他确实有时间,但这样冒然前去做客,好像不太合适吧?郑妈妈还真是热情,和洁西卡姐妹的性情不太像啊。

        “毛毛今天在家休息呢,”郑妈妈见金圣元有些犹豫,再次对他说道。

        “谢谢阿姨?!苯鹗ピB杪杓θ八底约?,再推托就显得有些不好,加之洁西卡也在家中,不至于太过尴尬,就点头答应下来。

        “我来帮你拿东西吧,阿姨?!苯鹗ピ庸B杪枋种械牧礁龃?。

        “好?!敝B杪杷剖怯行┞獾氐愕阃?,然后带着金圣元一起前往附近的停车场。

        “幸好不是打车?!苯鹗ピ铣岛?,轻轻吐了一口气。如果是打车,他至少需要表示一下付车费,可是他却又身无分文……

        一路上,郑妈妈一边开车一边询问金圣元的状况。

        金圣元也知道了郑妈妈是为了照顾洁西卡姐妹而特意搬回韩国,郑爸爸还留在美国。

        “二毛说你经常请她吃饭,每次去s.m公司还会给她带礼物,我一直都想请你来家做客呢?!敝B杪枞惹榈亟鹗ピ档?。

        “二毛就像我的妹妹一样,照顾她是应该的?!苯鹗ピ⑿ψ糯鸬?。

        “你和毛毛认识很久了吧?”郑妈妈问道。

        “嗯,我和西卡认识有4年了?!苯鹗ピ档?,“当时西卡才16岁呢?!?br />
        “毛毛经常说起你对她的照顾,”郑妈妈继续说道。

        “呵呵?!苯鹗ピα诵?,不过却有些不太相信郑妈妈的话,洁西卡应该不是这样的性格。

        郑妈妈就在不断的询问中,来到了一个小区外。

        郑妈妈泊好车,带着金圣元前往家里。

        不过,金圣元在门口外看着自己沾了尘土的双脚,有些尴尬。

        “没关系,进来洗一下就好?!敝B杪璨辉谝獾厮档?。

        说话间,郑妈妈打开了房门,对金圣元说道:“进来吧,圣元?!?br />
        “谢谢阿姨?!苯鹗ピ嘧帕礁龃幼呓吞?。

        客厅不是太大,但整洁优雅,没有一丝杂乱,空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清香。中间的米黄色沙发上,洁西卡整个躺在上面,一手拄着脑袋,一手拿着冰激凌,正在看着电视。

        不过,金圣元十分怀疑她多半又在放空中,居然连家里进来人了都不知道。

        “咳!”金圣元轻咳一声。

        洁西卡突然听到家里响起男人的声音,吓得身子一个激灵,手中的冰激凌整个掉到了地板上,同时起身转头,旋即便瞪圆双目,惊讶地张大嘴巴。

        “毛毛,怎么不知道招呼客人?”郑妈妈进来后,对洁西卡埋怨道。

        “阿姨,这两个袋子放在哪里?”金圣元对郑妈妈说道。

        “给我吧,你随意坐就好?!敝B杪杞庸礁霭按?,笑着对金圣元说道。

        洁西卡有些干涩地眨眨眼,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金圣元走过来,才倏地回神,干巴巴地问道:“你怎么会来我家里?”

        “冰激凌掉在地板上,你不收拾一会儿就要化开了?!苯鹗ピ档?。

        洁西卡这才急忙起身拾起冰激凌,然后去找拖把,把金圣元丢在了一边。

        “你跟着做什么?”洁西卡见金圣元居然跟在自己身后,不由奇怪地问道,她的脑袋一直晕乎乎的。

        “我要洗脚,”金圣元说道,“还有,帮我找双拖鞋?!?br />
        洁西卡这才发现金圣元两脚灰尘,点点头,就要帮他去找拖鞋,可是突然想到冰激凌残渣还在地板上,又返身去找拖把。

        收拾完地板、帮金圣元找好拖鞋,和他一起来到客厅坐好,洁西卡才从渐渐恢复神智。

        分坐在沙发两端,洁西卡盯着一脸坦然、没有丝毫客人觉悟的金圣元,再次问道:“你怎么会来我家里?”

        “我也不知道,稀里糊涂地就过来了?!苯鹗ピ屏送蒲劬?,说道。难道说郑妈妈实在太热情了,他没能拒绝?

        洁西卡的目光微微一冷,突然变得锋锐。

        “圣元,你喜欢吃什么水果?”这时,郑妈妈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对金圣元问道。

        “黄瓜,谢谢阿姨?!苯鹗ピ醋沤辔骺ā袄淇帷钡谋砬?,朗声说道。

        “呼——”洁西卡只觉一股怒气直冲脑门,这个家伙实在太可恶了!

        “我们家可没有黄瓜,草莓可以吗?”郑妈妈微微一愣,旋即便笑着说道。

        “可以的,谢谢阿姨?!苯鹗ピ呱档?。

        “你这好像不是对待客人的态度?!彼婧?,金圣元又转为一副懒洋洋的语气对洁西卡说道。

        “你就不怕泰妍生气?”洁西卡努力平复着胸中的怒气,对金圣元说道,妈咪就在一旁,她不能对金圣元动手,只好用这个理由反驳他。

        “是阿姨邀请我过来做客的,不是我自己要求过来的?!苯鹗ピ苏刈谏撤⑸?,随手捡起一旁的杂志,说道。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