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心烦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心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心烦

        徐贤虽然小,但却不是什么都不懂,她以为自己留给两人的时间已经很长了,但没想到刚刚回来就见到令她面红耳赤的一幕。

        “对不起?!毙煜团撑车厮档?,她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口舌这么生涩。

        泰妍已经放开金圣元的双手,脸色红润,但却没有慌张,自然地起身说道:“小贤你换好衣服了?没事我们回宿舍吧,让你哥哥好好休息?!?br />
        “嗯?!毙煜偷愕阃?,脸上的红晕反倒比泰妍更胜。

        金圣元感觉到了泰妍的坚定,没有继续挽留她们。安排崔贤俊送两人回去。

        三人刚刚离开,金圣元的面色便微微一沉。

        “贞允姐,软软今天都做什么了?”金圣元向朴贞允问道。

        “多半时间都在你的卧室里休息,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去音乐室练习?!逼诱暝首邢赶肓似?,回答道。

        “在我的卧室里?”金圣元眉头微皱。

        “怎么了圣元?”朴贞允发现金圣元的面色不是太好,关心地问道。

        “没事,贞允姐,今天麻烦你了?!苯鹗ピ⑽⒌阃?,说道。

        “不用客气?!逼诱暝始鹗ピ幌胨?,也没有追问。

        金圣元回到卧室后,仔细观察着周围一切,很快便将目光锁定在了书桌上的粉丝信件。

        几乎每天金圣元都会收到数量不等的粉丝信件,然后由朴贞允或者崔贤俊送到他的卧室。

        今天的粉丝信件不是太多,只有十几封,不过,最顶上的那封信件分明已经打开过,而且泰妍也没有遮掩自己看过的痕迹。

        金圣元轻轻拿起这封信件,打开一看。

        “朱政宰还是洪根仁?”金圣元面沉如水,将手中的照片缓缓放到书桌上,然后用两指捏着信封轻轻抖动,掉出一张普通的白纸。

        “金圣元,如果不想照片被曝光,将1亿韩元打到这个卡号里?!?br />
        金圣元看都没看那个卡号,他不认为对方是真的想要勒索他这点钱。

        想了想,金圣元拨通了金雄范的电话。

        “圣元,你好,怎么主动给我打电话了?”金雄范的声音亲和,却又不显得过分亲昵,让人一听便不由的心生好感。

        “雄范哥,你好?!苯鹗ピ骄驳厮档?,“有件事想要麻烦雄范哥?!?br />
        “什么事?”金雄范并没有随口答应,而是认真问道。

        “我想问下,那天的宴会之上有谁录像或者拍照了吗?”金圣元问道。

        “我让人拍摄下来了?!苯鹦鄯睹纪肺⑽⒁恢?,问道:“出什么问题了吗?”

        “有人寄了一张我和金泰熙坐在一起的照片给我?!苯鹗ピ比徊换崛衔馐墙鹦鄯端?,直接说道。

        “什么?”金雄范的声音顿时高了几分,压着怒气说道:“圣元,你等等,我去查一下!很好,居然还有人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了!”

        “麻烦雄范哥了?!苯鹗ピ叶系缁昂?,拿起那张照片仔细端详。

        照片中,他的斜对面是洪根仁、朱政宰等人,那么拍照之人应该是在他背后,而且拍摄的这么清晰,那人的主要心思应该就放在他的身上。

        金圣元努力回忆着当日的情形。

        柳明浩!

        那个和朱政宰一同前来,并且想要试探自己力气的柳明浩一直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金圣元的双眼微微眯起,刚刚拿起手机,金雄范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圣元,不好意思,应该是柳明浩那个家伙!”金雄范的办事效率非常高,而且也没有隐瞒。

        “柳明浩是?”金圣元似是有些诧异地问道。

        “朱政宰的叔叔是lk建设公司的会长,柳明浩这家伙的父亲是lk建设公司的一名经理。这家伙得了失心疯居然敢勒索我的客人!”金雄范怒气冲冲地说道,“圣元你不用担心,我会狠狠教训他一顿的?!?br />
        金雄范有资格说这句话。

        这些“公子们”的世界,完全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可谓等级分明。

        柳明浩自幼在和朱政宰一起,朱政宰在哪所学校上学,他必然也会跟过去,朱政宰的一句话甚至比他父亲还要管用。

        这两人的关系就是小鱼和虾米,而金雄范无疑是一条大鱼。

        “一点小事,不用麻烦雄范哥了?!苯鹗ピ档?。

        “不算麻烦!这小子居然敢敲诈我的朋友,即便你大度放过他,我也不会放过他?!苯鹦鄯兑晕鹗ピ兴思?,当即说道。

        “大度?”金圣元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嘴角微微一翘。

        柔和谦逊并不一定代表性格大度,那只是他为人处世的一种方式,因为并不会涉及到对他非常重要的东西,可是一旦真正涉及到,相信没有几个人会真正大度。

        而且,大度也不一定代表着没有脾气。

        和金雄范交谈几句后,金圣元挂断电话,拨通了朴相中的手机号码。

        “圣元,有什么事吗?”朴相中的声音带着一丝疲倦,更多的却是兴奋。

        “相中哥,我让你调查过的lk建设公司还记得吗?”金圣元问道,给朴相中一小段回忆的时间。

        “lk建设公司?”朴相中这些时日接触的各种数据实在太多,以致于大脑都微微发胀,稍稍思考才回忆起来,说道:“是s.m公司董事崔雅凛家中的企业,我已经派人严密监视这家企业的数据,随时准备在他们最薄弱的时候动手?!?br />
        “不用等了?!苯鹗ピ档?,“我们自己制造时机?!?br />
        “怎么回事?圣元?!逼酉嘀形⑽⒅迕?,问道。他当然知道金圣元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以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完全可以使用更加正规的手段。

        金圣元并没有回答朴相中的疑问,而是继续说道:“lk建设公司的经理柳正云,从他身上下手。lk建设公司有没有支付sk建设公司资金?”

        朴相中听到金圣元的语气便知道他已经下定决心,也不再继续劝他,向秘书询问过后,说道:“已经支付,不过因为现金不足,所以还有一部分赊欠,会在半年内还清?!?br />
        这些资料已经算是两家公司内部的机密文件,因为金圣元的提醒,朴相中才特意派人搜集这方面的资料。

        “嗯,就这样吧。具体的事情交给你办理,方案拿出来后给我看看?!苯鹗ピ档?。

        “好的?!逼酉嘀兴淙徊恢澜鹗ピ裁凑庋?,但却也没有犹豫,商界从来不缺少这种事情,他也曾和金圣元一起合作过类似的事情。只不过如果把他们以前的对象形容成一块巴掌大的面包,这次的lk建设公司则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但是,大蛋糕往往代表着松软,尤其是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就好像被蒸烤过一样,变得更加脆弱。

        朴相中是一个纯粹的商人。

        他以前开过几次公司,而后又做过几家大型公司的社长,商界的风风雨雨他几乎都经历过。因为阅历丰富,所以朴相中对商业上的各种手段都十分熟悉,也从不忌讳这些,甚至当初就是他教会的金圣元这些。

        而且,公司中养着一群纯粹的商业律师。

        这些律师名声不显,因为他们全都来自中小企业,而且至少有过几十场商业官司的经历。相比大型企业,中小企业的竞争更加惨烈,手段也是无所不用,而且这些人的名声都不是太好。

        金圣元是在朴相中教会他一些商业上的隐晦手段后,突然起意收拢了这样一批律师。他的要求很严格,必须“阅历丰富”,而且能够做到自身屹立不倒,所以这些年才一共只收拢到十二名律师。

        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所以金圣元的公司在发展途中机会没有经历过商业陷阱之类的事情,当然他们偶尔也会给对方设置一些商业陷阱。

        对于公司间的倾轧、各种手段,如果说朴相中是小学生,他们则是已经毕业的大学生。

        金圣元能够自信地说出自己知道机会,自然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汉语中有一句俗语叫“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诸葛亮在韩国人心中是最为厉害的智者,那么十二个专业的“臭皮匠”呢?

        “对了,相中哥,你有熟悉的高利贷公司吗?”金圣元突然问道。

        “高利贷?”朴相中想了想,说道,“我帮你问问秋炫成,他以前帮高利贷公司打过几场官司?!?br />
        “让他帮我打听一些事情?!苯鹗ピ实?,“是需要保密的事情?!?br />
        “我先问问他?!逼酉嘀忻挥泄叶系缁?,直接用另一部手机联系了秋炫成。

        “没有问题,不过可能需要花费很大的价钱,大概要1亿左右?!逼酉嘀兴档?。

        “可以?!苯鹗ピ苯拥阃匪档?,然后将事情告诉了朴相中。

        “啪!”结束和朴相中的通话后,金圣元将手机轻轻放在书桌上。

        原本,他是想稳健地一步一步行事,因为他的主要精力不可能放在这些事情身上。但有些人既然不希望他这样,他也不介意采取一些商业上的手段。

        “软软不可能就因为这样一张照片才会说出那样的话语,难道我真的给了她很大压力?”金圣元有些头疼地想道,他对这方面的事情真的不太懂。

        “难道是因为关系进展得太快了?”冥思苦想不得要领之下,金圣元渐渐有些有些心烦意乱,于是起身前往健身房锻炼——这是他每每心烦之时的发泄途径。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