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三百五十三章 party(完)

    第三百五十三章 party(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    第三百五十三章 party(完)

        “1000万韩元而已,我还不至于付不起?!焙楦时揪筒淮蟮难劬负趺谐闪肆降老赶?,冷声说道,“我去认识下这个不喜欢女人的家伙!”

        “不要生事,雄范哥可是非常欣赏他?!敝煺滋嵝训?。

        “哼!”洪根仁冷哼一声,快步走向金圣元所在的席位。

        客厅之中,觥筹交错,寒暄阵阵,大家都在互相交流,不时有笑声响起。金泰熙、苏志燮几人暂时没有可能回到原位,围在他们身旁的人不少。

        “金圣元?”洪根仁毫不客气地坐到金圣元面前,微微翻着眼睛问道。

        “你家大人没有教你礼貌?”金圣元见他不过二十岁的年纪,居然用平语和自己说话,而且脸上一副自己欠了他很多钱的神情,当即冷声问道。

        “你说什么?”洪根仁似是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他还没有发难呢,金圣元反倒首先开口斥责他!这个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

        “我说,你家长辈没有教你礼貌吗?”金圣元看着面前这张满是惊诧之色的胖脸,带着一丝不屑说道。

        “你……”洪根仁脸上的肥肉突突直跳,说话都变得有些磕巴,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艺人,不巴结自己也就罢了,居然还敢主动惹是生非!

        洪根仁很想把手中的酒杯扔到他的脸上,不过想到金雄范的性格,却又强行忍了下来,冷声说道:“你很好!”

        “没事你请自便!”金圣元见他没有任何异动,微微眯着的双眼缓缓放松,浅浅喝了一口酒水,好似驱赶苍蝇一般轻飘飘地说道。

        在韩国,大多数富豪都谦逊低调,因为他们经历了那段苦难的岁月,当然也不排除一些类似“崔雅凛”这种暴发户一般的性格,但他们的下一代,也就是金雄范、还有面前这个胖子他们这一辈人,却多数都骄奢自大。

        当然,这和年纪也不无关系,金雄范比之面前这个胖子就要内敛许多。

        “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洪根仁已经被金圣元气得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只是想要表明自己的身份,然后看看他震惊惧怕的反应。

        然而,金圣元却连这个小小的愿望都没有满足他。

        “没有这个必要,”金圣元淡淡地摇头,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我父亲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在娱乐圈寸步难行?”洪根仁有一种异常憋屈的感觉,胸口一股气喘不上来,让他难受地想要吐血。

        他当然不会白痴的大喊“我爸是xx”,他需要的是金圣元主动询问,然后他才能高高在上地告诉对方“我爸是xx”,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然而,哪怕他已经把话说到这种地步,金圣元都没有问他一句,这不是他想象的反应??!

        “你父亲很听你的话?”金圣元似是十分好奇地问道。

        “呼——”洪根仁脸上瞬间变得通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圆滚滚的脸颊成了名符其实的“红苹果”,只不过这个“红苹果”却并不是那么讨人喜欢。

        怪不得朴江姬两人会是那种表情,这个家伙的脾气哪里像外界传言的那样谦逊柔和?简直就是油盐不进、孤僻、怪僻、冷僻……

        好不容易压下心头怒气,洪根仁眯着眼睛看了金圣元半晌,见他始终一脸淡然,似是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存在。这种感觉让他真的很不爽,好像他和金圣元的身份调换了一般。

        这个家伙哪里来的底气?

        “你是不是以为金雄范欣赏你就可以这样放肆?我告诉你,在金雄范眼中,你们不过是他用来幻想的工具罢了?!焙楦仕档?,“你真以为他会把你当个人物?”

        这个胖子居然好像剖析论题一样和金圣元讲起了道理。

        “你很啰嗦!”金圣元看了洪根仁片刻,竖起食指,摇了摇,对他说道,“我不管你们是在搞什么,但不要把我牵扯进去?!彼⒚挥型侣蹲约阂丫乐煺咨矸莸氖虑?。

        “我还头一次见到像你这么自大的艺人,”洪根仁嗤笑一声,说道,“装得过头了!”

        两人的谈话并没有引起周围之人的注意,包括之前朴江姬、李恩荷两人的到来,众人都以为他们是正常的交流,也没人在意。

        金雄范周围有许多人在向他敬酒,他也没有闲暇关注其它。

        朱政宰却在一旁奇怪地看着金圣元和洪根仁,两人怎么好像交谈甚欢的样子?

        怎么可能?洪根仁并不是这样的性格??!以他脾气,应该上去连嘲带讽,说不准还会动手才对!

        金圣元却已经懒得再理会洪根仁,自顾自地吃着糕点。

        洪根仁等了片刻,直到金圣元伸手拿起一块糕点,他才明白金圣元把他当做了空气,终于再也挂不住笑脸,飞快地扫视四周一眼,低声说道:“你是不是也想尝尝被黑社会勒索的滋味?嗯!”

        金圣元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双眼瞬间眯起,终于抬头正眼看了看面前这张令人厌烦的圆脸,嘴角浮起一丝不屑的冷笑,轻轻说道:“滚!”

        确实,娱乐圈的艺人,最为厌恶的就是黑社会,各种敲诈勒索、恐吓事件层出不穷,很多当红艺人都曾饱受他们的折磨。

        不过,很多艺人惧怕黑社会的勒索,是因为职业特殊,生怕传出什么不利的绯闻,而金圣元却不会在意这点——他不吸/毒、不参加乱七八糟聚会、甚至从不去夜店,没有什么小辫子怕被人抓住。

        而且如今的韩国黑社会已经不同以往,走上了和日本一样的“合法化”道路,经营“高利贷”、“讨债”等业务,偶尔会有敲诈勒索,却很少直接诉诸暴力。

        金圣元的身份可不仅仅是一名艺人而已,无论是商界还是文化界,他都没有必要惧怕这种事情。

        更何况,洪根仁这种人,最多也就认识一些酒肉朋友罢了,如果是真正的黑社会,怕是早已把他勒索了不知多少遍。

        居然还用黑社会来恐吓他,这家伙电影看多了?

        金圣元赤果果地斥骂,让洪根仁一时愣在了那里,片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脸上青白交错,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不过,每次和金圣元锋锐的眼光对视,他都会感到一阵压抑。

        事实确实如同金圣元所想,洪根仁也就认识一些街头的小混混而已,真正的黑社会他也不敢认识。和金雄范不同,他今年才刚刚成年,除了一个在普通人面前值得炫耀的身份,他什么都没有,零花钱也是母亲偷偷给的。

        可是,金圣元又算什么?他不过是一个卑下的艺人而已!但他为什么会表现得这么笃定?

        ……

        如此踯躅半晌之后,洪根仁终于松开双手,对金圣元说道:“今天看在金雄范的面子上我就放过你!”

        听到他在退却之前还大放厥词,金圣元不由淡淡说道:“没出息的家伙?!?br />
        “砰!”洪根仁双手猛地拍在桌子上,倏地站起,恶狠狠地盯着金圣元。

        周围一静,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然而,洪根仁也确实没有辜负金圣元对他的评价,居然直接转身走了回去。

        他不敢动金圣元动手。顾忌金雄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是因为金圣元给他的压力很大,那股气势不像是一名普通的艺人所能拥有,这点眼光他还是有的。

        如果因为他的莽撞而为父亲的生意招惹了什么对手,他怕会被直接扔到军队中服役。

        “怎么了?圣元?!苯鹦鄯断蛑芪У目腿怂盗艘簧?,然后走了过来,对金圣元问道。

        “一点小事,谈不来?!苯鹗ピ鹕硇ψ潘档?。

        “哦?”金雄范微微有些诧异,听金圣元的意思洪根仁居然好像受气的小媳妇一样退却了,他当然不会认为洪根仁的性格突然变了。

        不过眼下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间,金雄范轻轻拍了拍金圣元的肩膀说道:“洪根仁那小子,肯定又是和人打赌了。我去帮你解释一下?!?br />
        金雄范也是一番好意,在他看来,金圣元毕竟只是一个艺人,被洪根仁记恨,难免会吃亏??墒?,他这种态度却是把金圣元放在了低人一等的位置。

        “不用麻烦了,只是一点小口角而已?!苯鹗ピ⑽⒂行┎豢?,不过随即便掩饰过去,毕竟他是客人,而这种“公子们”的态度也是一向如此。

        金雄范并不知道自己的无心之言让金圣元对他产生了隔阂,点点头,转身继续去招呼客人。

        “圣元,怎么回事?”金雄范刚一离开,金泰熙便走了回来,坐到金圣元旁边问道。

        “没事?!苯鹗ピπλ档?。

        “到底怎么回事?”金泰熙面色微微一沉,轻声斥道。

        金圣元将方才的事情解释一遍,说道:“应该是这群家伙打赌找到我头上了?!苯岷鲜虑榈木?,他多少也能猜出缘由。

        “这群家伙就是这样令人讨厌,”金泰熙这才释然,说道,“洪根仁这家伙的性子虽然鲁莽,但却也不是没有脑子,而且金雄范肯定会警告他一番,他不会再招惹你的?!?br />
        “嗯,”金圣元笑了笑,轻轻点头,同是关心,金泰熙和金雄范的态度截然不同。不过这也正常,他和金雄范毕竟只是刚刚认识而已。

        “没想到偶然参加一次party,居然都能遇见崔雅凛的侄子,我改说什么是好呢?”金圣元想着,习惯性地想要捏捏下巴,手臂却轻轻擦到了桌沿。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