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三百五十二章 party(下)

    第三百五十二章 party(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    第三百五十二章 party(下)

        “我赌1000万韩元,金圣元绝对不会对她们动心?!敝煺椎蜕档?。

        他不会蠢得鼓动这些“公子”们去对付金圣元。朱政宰想到的方法很简单,假装对金圣元非常感兴趣,然后和他们打赌以金圣元的品性,绝对不会对这些女人动心。

        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极为平常,即便事发金雄范最多也就训斥几人两句罢了。

        “我和你赌!我就不信还有男人会对送上门的女人不动心?!逼渲幸幻聿暮芘值那嗄昝挥兴亢劣淘ソ酉轮煺椎亩淖?,1000万韩元对他们而言连“零花钱”都算不上。

        听到胖青年的形容,一旁的两名女子似是有些不满地柔柔推了他一下。

        “我也和你赌!”不用朱政宰怂恿,另外两人也加入进来,其中一人和朱政宰保持一样的看法。

        这下正好是2对2,对他们来说,也算小小的乐趣。

        ……

        两点,宴会正式开始,各种酒水、糕点陆续送了上来,众人也开始互相走动交流,敬酒问候。

        并没有严肃的形式,也没有那么多规矩,普通得就好像一次平平淡淡的家常聚会一般。

        宴会伊始,金雄范便起身招呼众人,众人也是一一敬酒。

        金圣元推拒掉惠雅三人的挽留,来到金泰熙他们一席。

        前来的艺人并没有都在一个席位,其中,金泰熙、苏志燮、原g.o.d成员尹继尚、《on air》主演金荷娜坐在一起,其余之人又分成两桌。

        金圣元之前还没有来得及和他们招呼就被金雄范拉到一旁。

        “苏志燮前辈、金荷娜前辈,你们好?!苯鹗ピ退罩聚?、金荷娜不是太熟。

        “不用客气,随意点?!彼罩聚莆潞偷厮档?,简单的一件白衬衫穿在他的身上,却透露出一股别样的气质,一如他的性格,内敛稳重。

        “圣元当初客串《on air》的时候,我正好没有在片场,真是遗憾?!苯鸷赡纫彩切ψ潘档?,丝毫不显生疏,同时大大方方地打量着金圣元——温文尔雅却又不显呆滞,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金圣元微微一笑,尹继尚和金泰熙自然不用介绍,简单的一个招呼便可。

        “能够在party上见到你,真是不容易啊?!币躺锌磐嫘λ档?,他和金圣元算是比较熟悉的朋友了,从“x-man”时期便已认识。

        “没办法,泰熙姐一封邀请函发过来,我怎么敢拒绝?”金圣元一脸无奈的样子摇头说道。

        “说的好像我逼迫你似的!”金泰熙略带不满地拍了金圣元肩膀一下,说道。不过,脸上的轻笑却显示着她的心情很好,金圣元这样的说法无疑让她很是开心,而且面子十足。

        “泰熙和圣元的关系很亲啊?!苯鸷赡瓤醋潘嬉獾牧饺?,眼睛微微转动,有些小惊讶地说道。两人传过绯闻,居然还能这般随意,不由地让人心生猜疑。

        “圣元是我很亲的弟弟?!苯鹛┪跚嵝ψ潘档?,“别看这家伙言行沉稳,有时候很调皮的?!?br />
        金圣元笑了笑,拦下佣人,要了五杯酒水,五人中就他年纪最小,这种事当然要主动些。

        “圣元,不去认识下那些人吗?”金荷娜对金圣元问道,简单交谈过后,几人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已经成为朋友。

        金圣元摇摇头,说道:“算了,我对这些没兴趣?!?br />
        “我们暂时离开下?!苯鸷赡?、苏志燮等人却不能像金圣元一样,一些交际必不可少。

        “好的?!苯鹗ピ鹕?,目送四人离开。

        几乎是四人刚刚离开,两名女子便走了过来。对金圣元说道:“金圣元先生,您好,我是朴江姬、李恩荷,很高兴认识你?!?br />
        “你们好?!苯鹗ピ⑽⒌阃匪档?。

        眼前两人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薄软的吊带连衣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脸上的化妆不浓不淡,很精致,看来下了很大功夫。

        但金圣元却陡然生出一股戒心,因为她们方才和朱政宰坐在一个席位。

        “金圣元先生怎么没有去认识朋友?这里很多人都是大企业家的公子,结识一些人对你的事业会很有帮助的?!绷饺俗匀坏刈诮鹗ピ讲?,说道。

        “我比较喜欢安静?!苯鹗ピ档?。

        “咯咯,没有人会在参加party的时候说喜欢安静,看来金圣元先生是不大欣赏那些人啊?!崩疃骱汕嵝ψ潘档?。

        “没有的事,”金圣元轻轻摇头,说道。李恩荷的眼光老辣出乎他的意料,不过初次见面就这样直白地说出来,令他微微不喜。

        金圣元并不是那种因为对方是漂亮女人就会任由对方放肆的性格,陌生人之间就要保持陌生人应有的距离。

        “金圣元先生,我是你的粉丝呢?!逼咏⑿ψ潘档?,“你写的所有抒情歌曲我都非常喜欢?!?br />
        “呵呵,”金圣元淡淡一笑,并没有像对待普通粉丝那样道谢,而是轻飘飘地瞥了朴江姬一眼。

        “我还曾注册你的fanclub呢,只不过申请格式不对,所以没有成功?!逼咏Ъ鹗ピ剖遣恍?,继续说道。

        金圣元不置可否,拦下服务生,要了一盘糕点。

        这两人十分擅长交际,并没有一上来就莽莽撞撞地劝酒,而是从一些漫不经心的小事问起,虽然并没有太过亲昵的动作,但两人不经意间的一些动作,往往都会完美得展现出自己柔美的曲线。

        不过,或许是长期和“公子们”接触的缘故,这两个女人说话之时的语气神态不自觉地带着淡淡的骄傲,就好像草藤攀附上大树之后,眼光也随之向大树看齐,完全忘记了它们草藤的身份。

        简短的接触,金圣元便了解了她们的一些性情。

        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金圣元也向他来不喜欢干涉人自的由,但如果对方忘乎所以地试图干涉自己的生活时,金圣元也不介意干涉一下对方的生活。

        当然,朴江姬、李恩荷还没有这个资格,金圣元也不屑于从她们口中套取什么资料,无非就是一些挑拨、怂恿之类的事情。

        轻轻捏了一块糕点放入口中,眼皮微微垂下,金圣元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朴江姬和李恩荷对金圣元还是比较感兴趣的,毕竟他也算是一个“金龟婿”,而且在娱乐圈中人气鼎盛,两人都不介意和他传个绯闻。

        没想到的是,金圣元居然对她们表现得十分冷淡,两人甚至怀疑,金圣元几次传过的绯闻,是不是为了掩饰他某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过,她们的目的也不是让金圣元喜欢上她们,只需要制造一些暧昧便可。

        既然文雅的不行,那就用豪放的。

        朴江姬用两指捏了一块糕点,在金圣元口中的咀嚼动作刚停之时,送到他的嘴边。

        金圣元微微仰头错开,说道:“不好意思,你们请便吧!”直接下了辞客令。

        朴江姬的动作微微一滞,一旁准备将身子靠上金圣元的李恩荷也是动作一顿,她们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金圣元刚刚是在驱赶她们?

        “请便”虽然说得比较委婉,但意思却是让她们“闪一边去”!

        “你……”朴江姬的面色顿时变得难堪,伸手指着金圣元的鼻子,想要呵斥他。金圣元的眼光没错,长期和这些“公子们”相处,使得朴江姬忘乎所以地把自己当做了和他们一个高度。

        然而,朴江姬看到金圣元瞬间变得一肃的表情,突然感到一股威压,就好像金雄范大发脾气时的感觉一样,顿时又将已到嘴边的话缩了回去。

        金圣元冷冷地看着朴江姬。在韩国,用手指着对方鼻子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尤其朴江姬又是后辈。

        李恩荷急忙对朴江姬示意。

        “对不起,金圣元先生!”朴江姬的脸色变了一变,终于低头说道。

        “金圣元先生,江姬只是一时糊涂,所以才会失礼,对不起?!崩疃骱梢彩枪档?。

        “哼!”金圣元微微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两人,端起酒杯浅浅喝了一口。

        朴江姬两人这才有些狼狈地离开,她们没有想到非但没有达成目的,还险些闹出问题。

        朱政宰几人一直关注着这边,见到朴江姬、李恩荷灰头土脸地回来,表情各异。

        “怎么样?我就说这个家伙不会对女人动心吧!”朱政宰眼睛转了转,轻笑一声,说道。

        那名身材很胖的青年面色顿时变得阴沉,他虽然不在意1000万韩元,但却十分在意面子,哪怕仅仅只是打赌。

        “你们两个干什么吃的?”胖青年直接对走过来的朴江姬两人呵斥道。

        “对不起,”朴江姬两人低声说道。虽然她们完全是自由之身,但却已经习惯了依附这些“公子”们存在,简单的呵斥也习以为常。

        “洪根仁,不要在意了,只是一个玩笑,我不会收你的赌注的?!敝煺浊嵝σ簧?,很是大度地说道。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