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两百九十七章 幕后

    第两百九十七章 幕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朴基元的脾气好像不是太好。韩胜浩皱皱眉,说道。

        他对朴基元这个人也有所耳闻,天赋不错,出道也比较成功,可惜心里承受能力太差,后来更是因为长期吸烟、酗酒而毁了自己。

        不过,这人的经纪公司倒是不错,并没有真正放弃他,曾几次帮他复出,当然,这和他的经纪公司优秀艺人不多也有关系。

        而几次复出失败,有一半左右的原因都和他的坏脾气有关。

        “朴基元虽然脾气不好,却也不是没有理智,今天你的事情足以让他记住教训了?!苯鹗ピ院ず扑档?,虽然他并没有能力直接封杀朴基元,但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多给他来几次,就足够他受得了。

        而且,今天,他和朴基元、少女时代之间的事情已经被很多人看在眼里,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在圈内传开。

        朴基元继续留在演艺圈的作用明显更大,不仅可以时刻提醒他人,也不至于让人觉得他行事太过霸道,引起对他和少女时代的恶感。

        “嗯,我会细心留意她们的?!焙ず频愕阃?,说道。

        s.m公司在这种事情上一直都比较吃亏,公司的大前辈几乎不会出现在国内的打歌舞台。许多数人都会顾及s.m公司的实力,对他们旗下的艺人比较照顾,但也不是没有朴基元这种人。

        前辈教训后辈的事情,只要不是针对得太厉害,公司一般也不会插手,不仅娱乐圈,整个社会都是这样一种规则。

        “金圣元前辈、韩胜浩前辈,您好?!闭馐?,一名身穿白色压褶连衣裙的女子从旁经过,见到两人后乖巧地躬身问候,站到一旁不远处。

        是dauichi组合的李海丽。

        韩胜浩见后,对金圣元说道:“你去忙吧?!?br />
        圣元对李海丽点点头,一起离开。

        “稍等一下?!本沂?,金圣元对李海丽说道。

        “贤俊哥,找相民哥打探一下朴基元的资料?!苯鹗ピ叩酱尴涂∩砼?,轻声说道。尹相民曾经是朴基元的经纪人。

        “是朴基元?”崔贤俊微微一怔。

        金圣元点点头,说道:“我去彩排了?!闭馔囊衾治杼ㄋ际呛蚫auichi组合的李海丽合作。

        media公司已经向金圣元传达过善意,上次的事件与他们没有关系,并向金圣元征求与李海丽的合作舞台。

        对于他们的善意,金圣元并没有拒绝,而且李海丽的唱功毫不逊色于洁西卡,一直表现得礼貌有加,金圣元对她的印象也很不错。

        李海丽的现场非常不错,昨天的countdo舞台,她的表现就让许多观众都感到惊艳,与洁西卡是另外一种不同的感觉。

        彩排非常流畅,比预先安排的时间提早许多,两人熟悉几遍舞台后便各自返回待机室。

        “圣元,相民说朴基元不是那种直接向女艺人发送交往短信的性格,他会等舞台结束后给朴基元打电话询问?!贝尴涂∫丫倒嗝?。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猫腻?”金圣元不禁微微一愣。

        “今天的一位是金圣元的《plea色tellmewhy》,恭喜!”音乐银行结束时,主持人tablo和金成恩宣布道。

        鲜花和掌声中,金圣元走上舞台,不少留在舞台的歌手都纷纷向他祝贺。

        安可舞台时,金圣元让上前祝贺的洁西卡也参与演唱,没想到她和李海丽居然起了胜负心,默契的一人一句,互相竞争,发挥出十二分的实力。

        “女人的胜负心都是这么强吗?”洁西卡居然主动挑起竞争,不禁让金圣元微微讶异。洁西卡虽然看似冷淡,但却是柔和似水的性格,是少女时代中的“万年受”鲜少有主动挑起竞争的时候。

        因为是安可舞台,金圣元自然不会在意两人的喧宾夺主,而且两人的表现也为安可舞台增加了不少趣味性。

        媒体记者和现场观众自然也都发现了这个状况,直接将其称为“少女时代”和“dauichi”两个女子组合的唱功比拼,同时也惊讶于女子idol组合的唱功。

        朴基元自然没有这个心情参加金圣元的安可舞台,直接离开音乐银行。

        “基元,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车中,姜泰俊见朴基元已经恢复平静,终于开口问道。

        “我被人阴了!”朴基元斜靠在车座上,手中捏着一根香烟,恨恨地说道。

        “谁?”姜泰俊惊讶地问道。

        朴基元刚要说话,他的私人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基元,现在有时间吗?”居然是他的上一个经纪人,也是陪同他时间最长的一名经纪人尹相民的短信。

        “什么事?”朴基元对尹相民多少有点愧疚,不管他们的分歧有多大,都不能否认尹相民对他的帮助。

        尹相民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基元,你和金圣元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尹相民知道朴基元的脾气,也没客套,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朴基元捏着香烟的手微微一顿,沉声问道。

        “有朋友告诉我的”尹相民并没有告诉朴基元自己就在金圣元公司,免得他心生芥蒂。他一直都在jsy公司内部处理事务,因此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信息。

        朴基元稍作犹豫,然后将手中的烟头掐断,说道:“我被金炳建这个混蛋给阴了?!薄霸趺椿厥??”尹相民立刻追问道“你和金炳建不是朋友吗?”

        “狗屁朋友!”朴基元低声吼道“那个混蛋居然在喝酒的时候挑唆我给少女时代的那个队长发交往短信,我被拒绝后他又故意嘲讽我,所以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他为什么这么做?你们两个不是已经认识将近两年了吗?”尹相民奇怪地问道。

        “他肯定是与金圣元有矛盾!”朴基元说得自己都有些烦躁,把车窗打开一个缝隙,继续说道:“之前金圣元和泰妍传绯闻,就是这个家伙偷偷告诉记者,《如果》这首ost是金圣元要求剧组交给泰妍演唱?!逼踊惨巡碌揭嗝窀约捍虻缁岸喟胗虢鹗ピ泄?,一起这么多年,他从没听说尹相民在kbs电视台有朋友。

        不过,既然有人通过尹相民向他打探消息,他当然不介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双方打得你死我活他才会高兴。

        尹相民没想到居然还挖出这样一件事情,顿了顿,对朴基元说道:“基元,你再次回归舞台应该以事业为主,不要再沾惹是非?!?br />
        “嗯”刚刚经历过类似悬于一线的刺激,朴基元多少也有所感触,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感到不耐,低应一声,顿了顿,尔后补充道:“谢谢?!?br />
        “那就这样,基元,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找我”

        沉默片刻后,尹相民对朴基元说道。

        “再见?!逼踊苯庸叶狭说缁?。

        “是尹相民前辈?”姜泰俊问道,他听公司里的人谈论过尹相民,绝大部分人都对他很有好感。

        “嗯”朴基元重新点上一支烟,兴致缺缺地说道。

        姜泰俊知趣地没有在继续追问。

        车中静了下来,唯有从朴基元身旁的车窗缝隙中刮进的凉风带起阵阵呜咽声。

        “认识两年,即便只是一起喝酒也应该有点感情,居然就这样被他给阴了!”金炳建的圆脸一直在朴基元脑中翻滚,相比金圣元,他更加怨恨金炳建。

        即便亲眼看着金圣元将自己推到悬崖边,然后又把他拉上来,但那种几近绝处逢生的刺激,仍是让他情不自禁地在潜意识中对金圣元产生一丝感激。

        当然,这也仅仅是让他对金圣元的怨恨没有那般强烈而已。

        jsy公司二楼金圣元的休息室中,不等崔贤俊找他,尹相民便主动找了过来,把事情经过对金圣元讲述一遍。

        “基元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说谎”尹相民最后说道。

        “金炳建?”金圣元微微沉吟,他的印象中并没有这样一号人物。

        “是张根硕的经纪人?!贝尴涂∩约铀妓?,便记了起来。当初因为徐贤的事情,他和金炳建通过电话,金炳建给他的印象非常爽快、

        健谈,没想到居然是一只笑面虎。

        听到是张根硕的经纪人,金圣元立刻想起泰妍录制ost时的事情。

        只不过,韩胜浩给他打电话时只提到了“张根硕的经纪人”并没有提及金炳建的名字,所以他才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

        如今看来,朴基元所说的事情基本已经确认不假。

        虽然,金炳建放出的那条消息并没有掀起多大风浪,但被人阴了一下,金圣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高兴。

        “社长,基元的事情?”尹相民试探着对金圣元问道。

        “相民哥,只要他不再主动生事就好?!苯鹗ピ婵谒档?。

        “谢谢社长?!币嗝袼档?。朴基元既然已经明白是被金炳建给陷害,自然不会在惹是生非。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