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两百六十八章 奇怪的反应

    第两百六十八章 奇怪的反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两百六十八章

        奇怪的反应

        几乎是与赵河宇的采访同时,网络上曝出一组“金圣元献媚[.]

        oa”的照片。

        照片中,有金圣元跟在宝儿身后帮她提着包、有金圣元小心翼翼地帮宝儿递水、有金圣元多次场合都站在宝儿身后……

        该网友自称曾经是宝儿身边的助理,因为看不惯金圣元的虚伪态度而爆料:金圣元在出道不成功的情况下,试图通过外力来达到目的,而年幼单纯的宝儿则成为了他的目标,也正因此才会在之后爆出金圣元和宝儿的绯闻,从而导致他被s.m公司雪藏。

        这条消息一出,顿时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都在探究“金圣元故意伤人事件”的真相,任何有关他的消息都会瞬间引起网民的注意。

        “求楼主家庭住址!”

        “同求!”

        “同求!”

        “不是吧,金圣元还有这种时候?”

        “两人不是澄清过是亲密的兄妹关系吗?”

        “求教长高的秘诀!”

        ……

        尽管大部分网民都不相信这些谣言,但近来突然增多的金圣元的anti粉丝却如获至宝,纷纷冒了出来大肆宣扬,使得许多对金圣元不太了解的网民都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迟疑。

        虽然只是网络上的传闻,但在韩国娱乐圈,却绝对不可忽视,许多艺人都因此而走上绝路,更有半数左右的艺人因此而产生抑郁症。

        人言可畏!正是因为许多不认识的人没来由地anti,才会让人更加郁闷。

        不过,金圣元的anti粉丝显然还没有多到那种地步,甚至和他的粉丝比起来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瞬间便被淹没。

        这件事情,除了一些单纯人士,大家都知道明显和s.m公司有关,尤其许多资深粉丝更是知道s.m公司曾经做过类似的事情。

        仅仅第一天的开胃菜就这样热闹,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使得有人兴奋、有人生气,更多的却还是好奇。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双方全都不通过现实中的法律解决,而是选择这种示威、打压、构陷绯闻的行为?”

        “如果金圣元故意伤人,直接告他就是;如果他没有伤人,直接指责s.m公司就是!”

        这种含含蓄蓄、只打擦边球的方式实在让人不喜。

        尤其金圣元仍是一副淡泊平静的表现,甚至还有心情在首尔大学上课,实在让人难以理解,事件的主人公不是你吗?

        不仅旁人难以理解,即便郑朱元、崔贤俊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他居然还有心情写歌,而且是那种欢快的歌曲。

        自下午录制完下一期的“圣元论”后,金圣元回到公司便找出纸笔勾勾画画,偶尔轻哼几句,甚至晚饭时间都没有出来。

        二楼楼道中,朴贞允等待不及上来看望两人,正好撞见刚从休息室走出来的崔贤俊。

        “圣元还不准备吃饭?”朴贞允问道。

        “嗯,圣元正在写歌?!贝尴涂×成洗乓凰抗殴值纳袂樗档?。

        “圣元也太镇定了吧?”朴贞允没有留意到崔贤俊脸上的神情,而是问道。

        “呃!”崔贤俊沉思片刻,对朴贞允说道,“圣元下午录制节目前,接到过一个电话?!?br />
        “谁的电话?”朴贞允立刻问道。

        “不知道,圣元刚开始似乎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在说过一句话后,他便离开了座位,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去接电话?!贝尴涂〗馐偷?。

        “绝对和这个电话有关!”两人互视一眼,说道,以往,金圣元打电话从来不会特意回避崔贤俊。

        “圣元没有和你说?”朴贞允问道。

        “没有?!贝尴涂∽チ俗ネ贩?,说道。

        “那就算了?!逼诱暝手缓媒闷嫘难瓜?。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说什么呢?”这时,郑朱元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对两人问道。

        “郑老师,你好?!绷饺斯硭档?。

        郑朱元半敞着黑色的外套,双手插在口袋里,随意地点点头,对两人问道:“圣元呢?那小子把我自己丢在音乐室帮他制作歌曲,他人跑哪里去了?”

        “圣元正在休息室写歌呢?!贝尴涂×成显俅胃∠殖龈詹殴殴值男θ?,说道。

        “你脸上的表情怎么这么古怪?”郑朱元奇怪地问道。

        “圣元写的歌……”崔贤俊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是好。

        “我自己去看?!敝V煸淮尴涂」雌鹆撕闷嫘?,直接走向金圣元的休息室。

        “圣元的歌怎么了?”朴贞允也是好奇地问道。

        “太肉麻了!”崔贤俊想了想,打了个寒颤说道。

        “什么肉麻?歌词不都那样吗?”朴贞允白了崔贤俊一眼说道,“我们先去吃饭吧?!?br />
        “你不懂!”崔贤俊拉着朴贞允的胳膊说道:“感觉完全不像是圣元写的?!?br />
        “难道还能变成你写的不成……”两人吵吵闹闹地走向餐厅。

        休息室的客厅中,金圣元把玩着手中的笔,面前放着一张画满字符的白纸,正在思考着什么,嘴角偶尔露出一丝浅笑。

        郑朱元走了进来,见到金圣元的神情后,摇摇头嘀咕道:“肯定是昨晚做了什么坏事?”

        郑朱元今天一早便赶来公司询问金圣元的状况,得知事情的始末后,也就不再担忧。娱乐圈的弯弯绕绕很多,看似简单的事情却需要考虑到方方面面,尤其s.m公司家大业大,顾忌也很多,倒也不需要太过担忧。

        尔后,郑朱元和金圣元商量歌曲制作的相关事情,却在里屋找纸笔的时候,发现金圣元的枕头上居然有女人的头发,当时便错愕地愣在原地。

        对金圣元的解释,郑朱元一直都不太相信,此刻见到他的神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金圣元并没有理会郑朱元的打趣,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什么东西还非要用笔写出来?”郑朱元被金圣元的表现愈发勾起了好奇心,忍不住捡起一张金圣元不久前刚刚仍在垃圾桶中的废弃稿纸。

        “她的嘴唇很甜、嘴唇很甜(十分满分的十分),她从头到脚都是(十分满分的十分)……如果她是酒,我会为她醉……”郑朱元轻声念道。

        “哎西!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郑朱元看完后,将稿纸重新扔回垃圾桶,搓了搓双臂说道,“这么肉麻的歌词都写得出来?!?br />
        如果是那种饱蕴深情的抒情歌词,郑朱元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但偏偏金圣元写的这个好像是一个完全沦陷于某个女偶像魅力的痴呆青年的感情一样,简单直白,甚至还有“后背让人很烦恼,让善良的我产生了不好的想法”这样的歌词。

        金圣元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飞快地记录下来,然后笑了笑,对自言自语地郑朱元说道:“想着想着就写出来了?!?br />
        “算了,我不打扰你创作了?!敝V煸谥兴淙徽庋?,却又继续问道:“不过,你到底是想着谁写得?难道你小子又想别的女人了?”

        他怀疑的理由很简单,“她的腿很修长、腿很修长”明显不适合泰妍。

        “虽然不想干涉你的私生活,但是我告诉你,泰妍这孩子真得不错?!敝V煸越鹗ピ档?,而后顿了顿,又再次补充道:“这孩子是一名天生的歌者,和你很配!”

        “老师,这只是歌词!虽然灵感源自我对泰妍的感觉,但歌词总不能完完全全写实吧?”金圣元无奈说道。

        “嘿嘿,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不用在意,好好创作!”郑朱元说完,直接走了出去,他的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至于之前埋怨金圣元的话语,也不过是习惯性地唠叨而已。

        金圣元也已习惯了郑朱元偶尔突如其来的对话方式,笑了笑,继续构思歌词。

        不过,还未等他捋顺思路,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

        “振英哥,你好?!苯鹗ピ罅四笙掳?,说道。

        “圣元啊,你和李秀满之间出了什么状况?”朴振英直接问道、

        “振英哥,我和李秀满老师之间的关系很好啊?!苯鹗ピ安镆臁钡厮档?。

        “嗯,我是问你和s.m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逼诱裼⒍倭硕?,解释道。

        “一点小摩擦,没什么大事?!苯鹗ピ馐偷?,“振英哥你什么时候回的韩国?”

        “呃,回来几天了?!逼诱裼⒂行┺限蔚厮档?,“之前因为工作太忙,所以忘了告诉你,不好意思啊,圣元?!?br />
        “没关系,哥,是我太过粗心了?!苯鹗ピψ潘档?,“哥你为闵先艺她们制作的专辑进展怎么样了?”

        “呃,还需要一段时间?!逼诱裼⑺档?,原本他还曾表示会邀请金圣元继续合作wonde

        ls的下一张专辑,结果因为金圣元和少女时代的亲近而断然决定自己单独制作,即便没有正式的邀请,现在被金圣元突然问起,他仍是不免有些尴尬。

        金圣元对此倒没有多大怨气,朴振英的脾气就是这样,圈内的很多人也都知道他这点,因为早年在最落魄的时候参加李秀满主持的选秀节目落选,所以朴振英一直和李秀满不太对头。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