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两百六十四章 留宿

    第两百六十四章 留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镜头过来一点?!碧╁钥缸派阆窕慕鹗ピ档?。

        金圣元上前两步,泰妍做出一个xing[.]

        感的wave,然后伸出舌头tiǎn着嘴角的蛋糕,今天她二十岁了。

        “你这是xing

        感还是搞怪?”金圣元笑着问道。

        泰妍立刻不满地瞪了金圣元一眼,顺手一抹,五道蛋糕的痕迹便出现在他的脸上。

        “呀!你想做什么?”泰妍似乎仍不满意,居然将整个蛋糕都托了起来,金圣元叫了一声后立刻逃得远远的。

        “啊哈哈……”泰妍见到金圣元的狼狈样子后,立刻仰头大笑起来,没有丝毫做作或者掩饰,质朴自然的样子和她歌唱时的魅力一般无二。

        “这个蛋糕可是我亲手做的,你别扔??!”金圣元急忙对泰妍说道。

        泰妍眼睛转了转,说道:“你过来让我打两下,我就不扔?!?br />
        “好!”金圣元没有犹豫走了过去。

        “摄像机放到一旁,坐到沙发上?!碧╁旖枪易诺髌さ男θ?,指挥金圣元道。

        金圣元一一照办。

        “闭上眼睛?!碧╁绦档?。

        金圣元感觉一只小手正在用蛋糕在自己脸上勾勒图案,最后在自己的上嘴chun划过一道长长的痕迹。

        “你在给我画什么?”金圣元笑着问道,却在话音未落时呼吸微微一窒。

        金圣元的话音未落,就感觉两片绵软的薄chun轻轻含住了他的上chun。

        这分明是他第一次和泰妍接wěn时的情形再演,只不过这次换成了泰妍对他施行。

        金圣元一睁眼,正好见到泰妍闭着双眼的小脸近在咫尺,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每一根睫毛的微微颤动。

        呼吸一粗,金圣元伸手将泰妍抱在了自己的tui上,同时反客为主,低下头,在她的chun上狠狠亲wěn起来。

        半晌后,金圣元才抬起头。

        泰妍已经满脸醇红,大口大口喘着气,金圣元的亲wěn完全就是用嘴chun将她的嘴chun一丝无缝地堵住,两人都是凭借一口气支撑。

        “下次!下次一定不能在这样!”泰妍闷闷地想道,和金圣元接wěn,很考验她的肺活量。自从被秀英等人蛊huo后,她偷偷恶补了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只不过每次都无法实施。

        “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苯鹗ピ蝗凰档?。

        “什么礼物?”泰妍坐起身子,问道。

        金圣元取出几个精致的盒子,递给泰妍。

        “哪有人一次送这么多礼物的?像个花花公子?!碧╁剖遣宦囟越鹗ピ裨沟?。

        “呵呵,”金圣元尴尬地笑了笑,也不能解释说自己以前忘了送她礼物,现在一起补上。

        “这些花了多少钱?”泰妍一一打开盒子后,却盯着金圣元认真问道。

        “1亿9541万韩元?!苯鹗ピ倭艘幌?,说道。

        “你把我当小孩子吗?”泰妍忍不住笑着打了一下金圣元,说道,“不用买这么贵的礼物吧?!?br />
        “第一次送你礼物,当然要用心一些?!苯鹗ピ档?。

        妍低低应了一声,仔细地摆弄着手中的首饰,没有哪个女孩不喜欢漂亮的首饰。两枚戒指上分别雕有“金圣元”和“金泰妍”两个名字的罗马拼音。

        “我帮你换上?!苯鹗ピ锾╁簧狭矫锻米佣ず拖盍?。

        “戒指你用心保存就好,不用戴上?!苯鹗ピ幻缎∏傻慕渲傅莞╁档?。

        泰妍眨眨眼,将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然后把戒指串上,重新戴好。

        “你怎么就不喜欢戴首饰呢?”泰妍拿起另外一枚戒指,瘪着嘴埋怨金圣元道。

        “没关系,现在戴也可以?!苯鹗ピ档?。

        泰妍却白了他一眼。因为自身习惯的原因,除了耳钉外金圣元就再也没有戴过任何首饰,现在突然戴上戒指,很明显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有了!”泰妍忽然想到了什么,将戒指戴到金圣元的左手无名指上,然后又取过自己的小包,在里面翻找出另外一枚戒指。

        “太小了?!焙苊飨?,泰妍的戒指不可能穿到金圣元的手指上。

        “我自己再买一个吧?!苯鹗ピ丫靼琢颂╁囊馑?,笑着说道。

        “谁让你买这么贵的戒指,我都买不起和这搭配的戒指?!碧╁⑾肿约耗贸龅慕渲杆淙黄?,但和金圣元手上的戒指一比,就好像漂亮的石子与宝石的区别。

        “有了!”金圣元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喜地叫道。

        “什么有了?”泰妍很奇怪金圣元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金圣元拍拍泰妍,让她起身,和自己一起洗手过后,走向里屋。

        “这是木头戒指?”泰妍看着金圣元钱包上的一枚圆润古朴的戒指挂饰说道。

        圣元将戒指摘下来,神情微微有些暗淡。

        “这是我服役前最后一次见到林爷爷时,他送给我的礼物?!泵坏忍╁?,金圣元便解释道,“这是真正的紫檀木打磨而成。记得林爷爷告诉我的时候,我说市场上有很多、很便宜,险些被林爷爷追着打一顿?!?br />
        “为什么?”泰妍好奇地问道。

        “林爷爷说只有中国广

        东、海

        南产的才是紫檀,其它都是乱七八糟的胡乱称呼。尤其我所说的那种是印

        度紫檀,被林爷爷称为‘拉屎紫檀”完全就是废物,所以他才会那么生气?!苯鹗ピ档?。

        “啊哈哈……”泰妍听到“印

        度紫檀”的别称后,突然大笑起来。

        “你这笑点就不能改一改?”金圣元有些头疼地说道,作为一名女子偶像,泰妍喜欢的却是一些放屁啊、浴室之类的古怪笑话,就像常人很难想象最抽的她si底下居然沉稳寡言一样。

        “这怎么改?”泰妍收敛笑声,不满地说道,同时小心地拿过金圣元手中的戒指。

        戒指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返璞归真,没有任何雕饰,然而天生的纹络却好似“紫云过?!?,墨sè的卷云纹浮映在紫光之上,整体颜sè一致,用手轻轻摩挲,细腻温润,没有一点普通木材的粗糙、干涩感。

        “mo着好舒服?!碧╁鹊厮档?,然后拉过金圣元的左手,给他戴到中指上,这样他的左手就有了两枚戒指,不会再引人“胡乱猜测”。

        “嗯!沉稳大气,很符合你的气质?!碧╁潘氖挚戳似?,评价道。

        金圣元不断屈伸五指,适应着这种有些别扭的感觉。

        “啊——”泰妍忽然张嘴打了一个呵欠,时间已经接近凌晨。

        “你就在里屋睡吧,明天早上再回去?!苯鹗ピ档?,“我去收拾下外间屋子?!?br />
        泰妍拍着嘴,和金圣元一同来到客室:“我来吧,伤员童鞋!”

        “大概收拾下就好,明天会有工作人员打扫?!苯鹗ピ酝炱鹦渥?、索要抹布想要认真清扫的泰妍说道。

        “哦,”泰妍一边收拾蛋糕残痕,一边问道:“你要在这里睡?”

        “嗯,我怕你半夜跑出去吓到人?!苯鹗ピ愕阃匪档?。

        “你……”泰妍立刻停手瞪着金圣元说道:“我很早就改掉梦游的习惯了!”

        “万一再犯呢?”金圣元说道。

        泰妍瘪瘪嘴,看着正在弯腰收拾沙发垫子的金圣元,突然眼睛一亮,悄悄走了过去,弯下腰,两手相握,竖起食指……

        “呀!金泰妍!”金圣元第一次对泰妍大吼道。

        泰妍却早已一溜烟跑回里室,同时把房门锁上,大笑不止。

        “以后不准对我做这种事情!听到了吗?”金圣元对着房门叫道,回应他的却是一阵更加ji烈的笑声。

        金圣元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去隔壁休息室抱了一chuáng被子。

        就在他洗漱完毕,准备休息时,里室的房门却又突然打开,泰妍从门缝中探出脑袋,趴在门槛上可怜兮兮地看着金圣元。

        “对不起妍撅着嘴轻声说道。

        “去洗漱吧,”金圣元看着泰妍犹自带着蛋糕的小花脸,显然清楚她装可怜的原因。

        “谢谢妍立刻欢快起来,急急跑去洗漱。

        金圣元躺在沙发上,开始考虑s.m公司可能的反应。

        s.m公司的两名女董事是出了名的小心眼、脾气暴躁,并没有因为身居高位而有所涵养,相反却如同暴发户一般动不动就喜欢亲自动手打人。

        崔董事绝对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即便s.m公司高层不会同意,她也会使出自己的手段。

        如果是对付自己,金圣元倒不是太担心,就怕她报复自己不成,对徐贤她们使小手段,徐贤是金圣元的妹妹,几乎整个娱乐圈都已知道。

        而s.m公司在这方面的前科很多,一个绯闻或者故意陷害,就可以让一名艺人遭受重大打击,甚至演艺事业就此夭折。

        金圣元只是听闻过两名女董事的恶闻,对于她们的脾xing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崔董事具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她应该不会做出损害自身公司利益的事情吧?”金圣元捏着下巴想道,“幸好,胜浩哥突然转了xing子,有了担当?!?br />
        经纪人是艺人最贴近的存在,只要他有心,一般的手段应该就不会作用到艺人身上。!。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