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两百一十六章 尹相民(上)

    第两百一十六章 尹相民(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虽然动员直升机和现场观众的热情已经使得这个广告十分出色,但金圣元显然并不满意单单如此,还特意聘请了韩国最具代表性的电脑特效制作企业mofac,为这个广告做后期处理,并且为此花费的资金是拍摄总资金的三分之一。

        广告拍摄结束,就是承诺的四大团体的表演舞台,尤其是仙后们几乎望眼欲穿,刚刚的一首《hug》非但没有使他们感到满足,反而愈发渴望见到东方神起的舞台。

        东方神起五人首先为mkmf一事道歉,然后才在粉丝的欢呼声中开始倾情演唱《o-正反合》这首歌。

        这次,文根英并没有加入其中。金圣元还记得2005年末god的告别舞台上,sgwannabe表演god的歌曲时因为压力太大——现场几乎被天蓝色的气球覆盖,表演得有些不尽人意,却因此被god的粉丝一直大骂,甚至离开时还有一些粉丝追到他们的车旁斥骂。

        所以,之后的舞台金圣元四人并没有参与。

        东方神起、sj、bigbang、wondergirls轮流展开表演,虽然舞台很简单,但现场粉丝的热情却是丝毫不低,尤其是旁边的组合休息时并没有离开,而是就站在一旁鼓掌观看,几乎等同于是四个组合的共同舞台。

        “歌手的粉丝真是疯狂?!苯鹛┪跞滩蛔「锌?。

        “现在歌手已经渐渐接替演员的位置了,东方神起在日本的一年,已经被称为整个韩国的骄傲?!苯鹗ピ档?。如今。东方神起被称为真正的第一天团也不为过,八十万daumcafe人数便足以让所有人仰望——这个是要交钱的。

        “亚洲之星”boa有多少?三十多万;李孝利三十多万;rain将近二十万……

        不过。金泰熙却对金圣元的说法不置可否,目前在韩国,演员的地位虽然不像以前那般,但却仍比歌手高很多。

        ……

        表演结束后,众人因为行程的原因,必须马上离开,而济州道政府也是好人做到底,再次用直升机将他们送回首尔,为这次活动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直到直升机消失不见。现场的粉丝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为了拍摄这部广告,从前期宣传到拍摄完毕?!凹弥莸郝滩枳酆掀笠怠币还餐度肓私话僖诤?,其中并没有计算舞台成本。

        这个露天舞台,济州道政府和金圣元、朴相中商量后,准备将其建设成一个类似室内竞技场的建筑,并拟定每年都举办一次舞台表演,用以带动济州岛的旅游业。

        如此大规模的投入,只为了拍摄一部广告,在韩国这个总人口只有4800多万的国家。尤其是一家还没有走出韩国的企业。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不过这个活动(已经不能再用广告来形容)带来的经济效益却也不是外人所能猜测。

        其中收益最大的无疑是济州岛的旅游业,虽然仅仅有五万人在现场,但前往济州岛的旅客却远远不止这个数字。尤其相当于为济州岛做了一次全国性的广告宣传。

        不要认为几乎全部韩国人都知道济州岛就不需要广告宣传了,有无宣传的效果相差非常大。

        而“济州岛绿茶综合企业”则是第二大受益方,并且是潜藏的第一大受益方。这几天销售的饮料、食品、化妆品等便为企业增加了大额收益,不谈所有旅客,仅仅是那五万粉丝的消费便已足够。

        能够前来这里的粉丝虽然不是狂粉却也都是忠实粉丝,尤其是很多粉丝都是提前几天到达,住宿、吃喝、旅游几乎全都在附近的小型度假村渡过。

        另外顺带的就是“百斯特”黑猪肉、韩牛肉的销售再次掀起一股小热潮,大多数粉丝都特意前往观看并在离开时购买一些,也算是意外之喜。

        广告拍摄之前引发的动静、拍摄结束后更是几乎被所有媒体大肆报道,等于在全国范围内为企业做了将近半个月的广告轰炸,使得全国至少一半以上的人记下了这个名字。

        而且,此刻广告还没有正式播出,可想而知将来产生的广告效应将会如何。

        2008年后,这次广告拍摄的舞台更是被众多媒体称为“2008年‘生死大战’的预演”?;毓榈亩缴衿?、“神曲”不断的bigbang、掀起中毒性电子舞曲狂澜和复古风潮的wondergirls,在2008年的竞争几乎可以用“你死我活”来形容,把整个歌谣界搅得天翻地覆。

        当然,此刻所有人都没有太过在意bigbang和wondergirls,认为只要东方神起一回归,他们自然会自动退避,难道你还能每年都整出“神曲”、“国民歌谣”不成?

        结果,事实却是他们还真地整出来了,寸步不让的斗争使得许多音乐人仿佛看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韩国歌谣界的繁盛景象,真正确立了这些新生代偶像的天王地位。

        ……

        广告拍摄结束后,金圣元直接便搭乘飞机回到了首尔,而后没做一刻耽搁,匆匆赶往sbs电视台。

        崔贤俊载着金圣元到达sbs电视台停车场附近时,少女时代参演的节目还没有结束,两人就在停车场一侧停了下来,坐在车中等候。

        “哎西!”两人刚刚停下,就听到了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愤懑和无奈。

        崔贤俊看向金圣元。

        金圣元摇摇头示意不用理会,对方又不是针对他们。

        “啊——”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一屁股坐到了金圣元他们的车前,低吼一声后双手抱头狠命抓着脑袋。

        金圣元透过车窗看了一下这名男子,三十岁出头的年纪,一身正装已经歪歪斜斜,领带解开了一半,满脸的落魄。

        或许是心事太重的缘故,对方一点都没发现面前的车辆中居然有人。

        忽然,一阵温馨的手机铃声响起。

        男子揉着头发的双手一顿,抬起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期望,突然明亮的双眼被金圣元看得分明。

        飞快地接通电话后,这名男子站起身子,恭声说道:“您好,……”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电话中便传来一阵怒骂声。

        男子听了一阵后,脸色越来越差,却仍自强行忍耐,直到电话中响起一段隐约类似“炒鱿鱼”的话语,他才怒骂一声:“去死吧!”

        直接挂断电话后,男子的怒气仍然没有发泄,想要摔出手机,却又犹豫着放下,然后狠狠踢了一下金圣元的车子。

        崔贤俊刚想开口,却被金圣元按住肩膀,示意他不要动,继续看下去。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哎西!电视台的安排我能有什么办法?混蛋,为什么要辞退我!”男子骂骂咧咧地叫了一会儿,然后取出一根香烟狠狠抽了起来。

        崔贤俊奇怪地看向金圣元,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观看。

        金圣元摇摇头,示意他耐心点,反正人气歌谣还没有结束。

        这名男子抽得又快又急,不一会儿便已经点上第三根香烟,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男子带着一丝犹豫取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后立刻将手中的香烟扔了出去,狠狠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然后整了整领带,才接通电话。

        “毛毛、虫虫,怎么给爸爸打电话了?是想爸爸了吗?”男子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和煦,再没有丝毫颓唐的韵味。

        “爸爸!爸爸!”手机中响起两个清脆稚嫩的小女孩的声音。

        “嗯,哈哈……”男子爽朗地笑道,“来,每人亲爸爸一下!”

        “真乖,哈哈……”

        “乖乖听妈妈的话,爸爸回去的时候给你们买蛋糕。让你们的妈妈接电话?!币换岫?,男子说道。

        “你怎么能让孩子在这给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正在工作,很忙!”男子换成一副严肃的语气说道,“嗯,照顾好孩子们!……我这就来,好!……我还有事,先挂了?!?br />
        男子挂断电话后,身子好像突然漏了气的皮球一样,缓缓软了下来,坐到地面上,将头埋在双膝,双手无力地搭在头顶。

        然后,就是一片寂静。

        一会儿后,金圣元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男子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猛地抬头,见到金圣元从车中下来后,急忙起身,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说道:“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踢车子的!真得对不起,请您原谅!”

        金圣元走到男子面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这才抬起身体,看清金圣元的面貌后大吃一惊,然后磕磕巴巴地说道:“我叫尹相民。对不起,前辈,请您原谅我刚刚的失礼!”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金圣元问道。

        “我是朴基元的经纪人,不过,刚刚被炒了?!币嗝翊乓凰靠嗌鸬?。

        “为什么?”金圣元问道。

        “朴基元对电视台安排的待机室和出场时间不满意,让我去调解,我没做到,”尹相民说道。

        “仅仅因为这个?”金圣元的声调微微一扬。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