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出逃”的金泰妍(上)

    第一百一十三章 “出逃”的金泰妍(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四月中旬,首尔已是姹紫嫣红,春光无限。

        yg的所有人都已经熟悉了金圣元的存在,过往之时,也不会再对他投以惊奇的目光?;蛐硎浅鲇捎谘钕退兜脑际?,这件事并没有被媒体记者知道。

        金圣元主要是学习hiphop音乐理念,而不是要自己演唱,所以多半时间他都是倾听、思考,但偶然一次试着跟唱时却让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出现一丝好转的迹象。

        欣喜之余,金圣元比以往更加注意?;ぷ约旱纳ぷ?,不再吃太辣、太咸的食物的等。为了避免不小心着凉,即便已经四月中旬,他却还是戴上一条围巾。

        这天,结束上午半天的学习,金圣元正准备前去吃饭之际,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金圣元看了看显示号码,是洁西卡。

        “什么事,西卡?”

        “oppa,泰妍去你那了么?”洁西卡急急问道。

        “泰妍?她怎么了?我没在家?!苯鹗ピ行┟蛔磐纺?,洁西卡说话时的语气好像有些焦虑。

        “???oppa你回去看看,顺便帮忙找找,”洁西卡飞快地将事情解释清楚:“刚才黄美英来找我,说泰妍今天一早就跑了出去,现在都还没回来,手机也是关机?!?br />
        “没有去她常去的地方找过么?”金圣元有些头疼,问道。

        “泰妍哪有什么常去的地方,她一直都在练习、上学,谁知道今天怎么就突然跑了出去?!苯辔骺ㄏ匀辉缫盐使獾?,直接回答道。

        “好吧,我回去看看?!?br />
        金圣元向杨贤硕社长借了一辆车,虽然他长时间开车容易走神,但偶尔还是可以。

        金圣元特意从汉江大桥上驶过,没有泰妍的身影。

        回到家中,依然没有泰妍来过的痕迹。

        金圣元给洁西卡回过电话后,开车前往东大门等地搜寻,只能碰运气了。

        “平时很稳重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自己跑了出去?”金圣元与金泰妍的接触并不多,印象中她的表现一直很稳重,只有那次在汉江大桥上的表现除外。

        几番搜寻未果,金圣元渐渐变成漫无目的的游逛,已经开始考虑是不是需要报警。

        “咦?”金圣元开车经过一家美容院时,突然瞥见一个娇小的身影贴着玻璃墙而坐,和金泰妍非常相似。

        金圣元急忙找位置停好车,走进美容室。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美容室的引导员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裹着围巾、带着帽子和硕大眼镜的男人。

        “我找人?!苯鹗ピ诎谑?,向大厅的里面走去。

        南面的玻璃墙下,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女生低头而坐,双膝并拢,上面放着一大包五颜六色的软糖,她正挑挑拣拣地放入嘴中。

        尽管看不清面容,但金圣元强悍的记忆力使他瞬间便认出了对方。

        果然是金泰妍!不过,这个家伙居然没有一点悲伤或者低沉的情绪,反而津津有味地吃着软糖,不是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

        金泰妍这几天觉得自己好像要疯了,每天的练习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所以她决定今天逃出去。虽然有些对不住帕尼,但金泰妍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果然,外面的空气就是新鲜!

        金泰妍走在外面的街道上,心情分外舒爽。虽然她的记忆力和方向感都很糟糕,但大脑却很好使,一路都是打车前行,到达自己喜欢的地方就下车游玩。

        上午半天的游玩后,金泰妍已经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随便找了一家餐厅吃过午饭,金泰妍决定狠狠地叛逆一回——她要在自己的耳朵上打几个洞。

        带着一大包软糖,金泰妍坐在了美容室的等待席上。

        虽然偶尔想到帕尼、还有自己歌手的理想之时,金泰妍会觉得心头好似坠着一串沉沉的砝码,但她决定今天不再理会这些,尽情叛逆一次。

        简单的自我安慰后,金泰妍便将注意力集中到手中的软糖:嗯,好吃!平时为了保持身材,都不敢吃软糖,今天一定要吃个够。

        不过,金泰妍貌似愉悦的心情很快便被打破。

        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瞬间遮住了她面前的所有光线。

        “喂,麻烦让让,你挡住我了!”金泰妍看着面前这个在四月中旬仍裹得严严实实的家伙,凶巴巴地说道。

        “既然已经决定叛逆,那就不能再对人客客气气地说话?!苯鹛╁氲?不过心中却努力在为自己找寻一个理由:有了!这个家伙的打扮真是令人讨厌!尤其是头上那顶浅蓝色的长辫菠萝头帽子。

        “你在这里做什么?”不过,眼前的人影并没有离开,而是一副很熟络的语气问道。

        “嗯?我认识你吗?找人搭讪前,拜托你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形象,打扮得不伦不类!哼?!苯鹛╁丫邪肽甓嗟氖奔涿挥屑鹗ピ?,加上他的声音有了一点改变,所有金泰妍并没有认出他。

        周围的人开始用一种奇特的目光打量金圣元,刚才那名引导员已经准备上前将他劝离。

        “这个金泰妍,除去在说话时瞥我一眼外,居然一直都在专心对付手中的软糖,难怪她没能认出我?!苯鹗ピ抻锏啬罅四笙掳?。他的帽子是临时向权志龙借的,难道戴在头上就那么难看?

        “是我,泰妍,西卡让我找你的?!苯鹗ピ峥纫簧?,说道。

        “??!”金泰妍听后,顿时好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猛地跳起,双膝上的软糖滚落一地,她却来不及顾虑,慌慌张张地对金圣元鞠躬说道:“对不起,前辈,我没有认出你,真是对不起?!?br />
        金泰妍觉得自己的脸烫得都可以用来做煎饼,之前故意装出来的“小混混模式”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怎么这么倒霉,第一次叛逆,就被前辈逮个正着!”

        “先把你的糖捡起来吧?!苯鹗ピψ潘档?,同时代替金泰妍对周围的客人道歉,两人的举动已经引起周围所有人的注意。

        金泰妍将软糖全都捡起后,红着脸站到金圣元的面前,双腿并拢,腰板挺直,好似逃课的小学生被家长抓到一般。

        不够,金泰妍显然也并不是那种“束手就擒”的乖乖女,有些慌乱的双眼眨了眨,“hoho”一笑,将手中的软糖递出,说道:“这个,圣元oppa,给你软糖吃?!?br />
        “前辈”瞬间变成了“oppa”……

        一双白皙、肉肉的小手伸到金圣元面前,青色、粉色的软糖搁置上面,映着玻璃墙透射过来的阳光,好似突然泛起一阵迷人的光晕。

        这糖,很好吃么?

        金圣元捏起两块,继续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我想要打耳洞?!苯鹛╁妥磐沸∩档?。

        在她的印象中,金圣元一直是那种虽然看似温和,但其实却很严厉的大前辈,而且喜欢说教,很有威严,所以金泰妍情不自禁地变得“低声下气”。

        “准备打几个耳洞?”金圣元随口问道。

        “右边三个,左边两个。???”金泰妍刚刚说完,便惊讶地抬头打量金圣元:他居然没有对我说教、而且也没有劝我回去?

        “那我左边三个,右边两个怎么样?”金圣元貌似一本正经地问道。

        “???”金泰妍又是一怔。她突然很想摘下眼前这人的眼镜,看他是不是真的金圣元。

        虽然她与金圣元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但却也知道他有从不带任何首饰的乖僻,可是现在他居然在用这种冷笑话来取笑自己,难道他人格变异了么?

        “啊什么?我的叛逆期来得比较晚?!苯鹗ピ绦槐菊厮档?。

        “唔!”金泰妍险些笑出声来,急忙用胳膊掩住嘴。

        “坐下吧,”金圣元对金泰妍说道。

        “哦,”金泰妍突然对金圣元产生了一股好奇,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金泰妍小姐,麻烦请跟我来?!苯鹛╁崭兆?,刚才那名引导员走过来对她说道,同时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瞥了金圣元一眼。

        “我先上去了,前——oppa?!苯鹛╁醯米约焊崭仗油选氨凰到獭本透目谟行┎惶?。

        “嗯,”金圣元点点头,双手抱胸,脑中情不自禁地开始琢磨金泰妍的表现——他以前就养成的习惯,很喜欢观察周围人的性情。正是这点,才让他能够迅速得积累起如今的人脉。不过,貌似他对金泰妍的性格定位有些失误。

        哪知,金泰妍刚刚上去不久,那名引导员便又走了过来,笑着对金圣元说道:“金先生,请您跟我来?!?br />
        金圣元狐疑不决地跟着她来到楼上。

        美容室的二楼划分出几块区域,金泰妍坐在最右面较为狭小的一侧,只有两张座椅。

        “金先生,麻烦您把帽子、眼镜、围巾都摘掉好么?”一名三十岁左右、打扮非常时尚的女子对金圣元说道。

        金圣元眼光一瞥,发现金泰妍扭着头,不敢看自己,顿时便明白是她的恶作剧。

        微微顿了顿,金圣元居然真得将帽子等全部摘下。在yg的这段时间,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尤其是每日都观看的权志龙等人的生活。

        “??!金圣元先生?”这名美容师瞬间便认出了金圣元,惊讶地掩嘴低呼。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