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九十二章 金泰妍(上)

    第九十二章 金泰妍(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申宇哲笑着拍了一下金圣元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还真当自己看谁谁红??!”

        几人微微一笑,稍显尴尬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申宇哲导演将金圣元介绍给全度妍等人后,便去招呼众人,慰劳工作人员,他不可能一言一语地为金圣元和对方拉近关系,引荐之后就需要看金圣元自己的表现。

        《布拉格恋人》,申宇哲导演的这部电视剧,最大的特点就是平凡,无论男主角金柱赫还是女主角全度妍,都是那种第一印象很平凡的演员。

        金柱赫的面相很冷,然而一旦笑起来给人的感觉却像一个调皮鬼,话虽然不多,却很能调动气氛;全度妍,笑起来很亲和,一眼看去,让人很难相信她居然曾多次获得青龙电影节、大钟奖电影节、百想艺术大奖等各大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

        金柱赫两人作为最大的前辈,一直主导着整个餐桌的气氛,两人偶尔会轮流照顾一下金圣元。

        金圣元知道他一时很难融入对方的小圈子,毕竟他们刚刚一起拍完一部电视剧,正是叙说感情、离别之时,他一个外人突然加进来,对方没有给他脸色已实属不易。

        不过,金圣元却表现得彬彬有礼、不唐突、不拘谨,从不轻易插入对方的谈话中,一直认真倾听,偶尔全度妍几人递过话头,他也回答得非常得体,使得几人不知不觉便将他纳入谈话圈中。

        金圣元偶尔会问及对方拍摄时的一些趣事,ng的镜头等,偶尔表示惊叹、轻笑、敬佩等情绪,不经意间还会讲到自己第一次拍摄电视剧时的尴尬表现,向对方请教一两句评点等。

        等申宇哲回到餐桌时,金圣元几人已经高谈阔论,仿佛一个剧组的人员般。

        “圣元不愧是做主持的,说话的功夫就是厉害!”全度妍笑着对申宇哲说道,以她的资历和荣誉,和导演开个玩笑之类的都很平常。

        “呵呵,”申宇哲轻声一笑,说道:“年轻人,刚刚做出点成绩就会骄傲,总想炫耀自己,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你们尽管狠狠批评他?!?br />
        做长辈的,自然要尽量贬低自己的子侄后辈,已经成为一种习俗。

        “圣元的表现可是完美无缺,”金柱赫说道,“说话进退有礼,言语幽默风趣,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后辈?!?br />
        “前辈这样的夸奖,会让我无地自容的?!苯鹗ピψ潘档?,“根硕的演技比我可厉害多了?!?br />
        “呵,”张根硕微微拘谨地一笑。

        金圣元在宴席上的酒风很好,来者不拒却又表现得一点都不粗放,而且主动给前辈敬酒时从来都是让前辈随意,自己悄悄一饮而尽,既不让前辈为难,又充分表现出对前辈的敬意。

        “真是个厉害的家伙?!比儒滩蛔⌒闹性薜?。她经历过的酒席宴会数不胜数,却头一次见到表现这么厉害的年轻人,不论谈话还是表现,都无可挑剔。

        在拍戏的这段时间里,她本以为张根硕就是一名非常不错的后辈,但此刻却完全被金圣元压下了风头,表现得如同一个小孩,偏偏他还对金圣元每次递过话头都十分感激。

        ……

        离开酒店后,金圣元并没有让崔贤俊来接他,而是独自走上街头游逛,每次喝酒的后遗症都会让他异常清醒,根本无法休息,反倒不如走出来感受一番首尔的气息。

        九月份的首尔,气温总是在二十度到三十度之间游晃,可今天的天气却格外闷热,天色很早便暗了下来,看样子仿佛是要下雨一般。

        路上的行人迅速减少,大家都想赶在阵雨来临之前回到家中,唯有金圣元,仍是一副不紧不慢地样子走在路旁。

        不知不觉中,金圣元已经来到汉江大桥。

        宽36.8米,长1005米的汉江大桥已经成为首尔市民最喜欢散步的地方,以往这时都会人流不断,但今天由于天气的缘故,只有偶尔几个人影还在流连此地。

        金圣元站在桥栏前,深吸一口带着微微湿意的空气。

        天空偶尔闪过几道闪电,继而响起隆隆的雷声,人影愈发少了。

        金圣元扶着栏杆缓步走在桥上,混不在意即将来临的暴雨。

        “金泰妍!不要气馁,fighting!”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金圣元转头看去,只见背后另一侧的栏杆前,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对着汉江大声叫喊。

        “金泰妍,你是最棒的!”

        “金泰妍,加油!”

        ……

        眼前这个身影正是去年圣诞节和他们一起的金泰妍,看她的样子,好像是跑到这里来发泄压力。不过,貌似挑的时间不太好,居然在这种天气出来,一会指定会被淋成落汤鸡。

        桥上过往的车辆稀稀疏疏,金圣元走了过去。

        “金泰妍……妍……妍……”金泰妍拉长声音叫道,而后发出一阵粗重的喘气声。

        “你的肺活量可真好?!苯鹗ピ驹谒纳砗笸蝗凰档?。

        “??!”金泰妍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身子一个激灵。

        “你……”金泰妍怒气冲冲地回头,见到金圣元后,却又好像泄了气的轮胎,瘪瘪地说道:“金圣元前辈,您好?!?br />
        “怎么一个人跑来这里发泄?”金圣元问道。

        “呵呵……”金泰妍脸上微微一红,发出一阵“豪放”的笑声,想要避开话题。

        “就要下雨了,难道你不怕被淋成落汤鸡吗?”金圣元转口问道。

        “???”金泰妍好似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天气变化,这才慌慌张地抬头观看。

        “刚才的几道雷声虽然不是很大,但你也不至于一点都没察觉吧?”金圣元无语问道。

        “我……我……”金泰妍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镜片下的双眼转了转,反问道:“那oppa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金泰妍虽然与金圣元不如允儿她们亲密,但毕竟也曾去他家中做客,刚才被吓得太过紧张才称呼他为“前辈”。

        “我喜欢下雨的天气?!苯鹗ピψ潘档?。

        “那我也是,我最喜欢刮风下雨的天气了?!苯鹛╁匀蝗衔鹗ピ撬姹阏伊艘桓鼋杩?,当即也回答道。

        “那好,我们两个一起在这里淋雨吧,很久没有这样享受过了?!苯鹗ピ碜涌吭诶父松?,笑着说道。

        金泰妍顿时傻眼,无助地看了看愈发阴沉的天气,想要开口,却又说不出话,最后气呼呼地趴在栏杆上盯着脚下的汉江。经过一通发泄,她心中的郁气已经消散大半,剩余的一小半,现在也都转换成对金圣元的气愤。

        金圣元扫视着桥上过往的车辆,很少。

        “轰!”一道异常响亮的雷声滚过,大点大点的雨滴突然降落,打得汉江水面泛起无数细小的涟漪。

        金泰妍被突然响起的雷声吓了一跳,偷偷察看金圣元,却发现他仍是一脸淡然地盯着前方,好似一点都不体谅自己是个女生,心中恨不得狠狠揍他一顿:“这个家伙以前表现得那么绅士,现在却这么差劲,真是可恶!”

        在金泰妍心中,金圣元已经从“oppa”自动降为“这个家伙”。

        雨点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密,打在脸上居然有轻微的疼痛感。

        金泰妍出来时并没有穿外套,此刻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不由地双手环抱。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微微暖气的身子突然站到她的身后,瞬间将风雨遮住大半。

        “看样子不会有出租车过来了,你等我给助理打电话?!苯鹗ピ纳粼谒呦炱?。

        “原来他一直在等出租车?!苯鹛╁獠呕腥?,不禁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羞愧。

        金泰妍娇小的身体,很容易便被金圣元遮住,瞬间暖和了许多。

        金圣元刚刚取出手机,眼角却瞥见一辆出租车突然经过。

        金圣元急忙招手,幸好,这辆出租车缓缓停在了两人面前。

        “赶快进去?!苯鹗ピ⑽⒐派碜?,护着金泰妍进入车内。

        “送你回宿舍?”金圣元问道。

        “嗯,”金泰妍将白蒙蒙的眼镜的取下,点点头,刚想说话,肚子却发出一声轻响,顿时脸上一阵羞红,即将出口的话也缩了回去。

        “回宿舍能做饭么?”金圣元问道。

        “不能?!苯鹛╁熳帕骋∫⊥?。

        “去我那里吧?!苯鹗ピ底?,将自己的地址告诉司机。

        “谢谢oppa,”金泰妍轻声说道,并没有拒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去金圣元家中做客,尽管以前是和允儿等人一起。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两人就已被雨水完全打湿,金圣元刚想打开车窗的手又缩了回来。

        半个多小时后,两人终于来到金圣元的家中。

        金泰妍看着院中绿意盎然的葡萄架,伸手轻轻摸了摸沉甸甸的葡萄,带起一手的水珠。

        “这些葡萄已经可以吃了,虽然有一点酸意,但还是甜味占多,”金圣元说着,直接用手掐断一大串葡萄,带回屋中。

        “谢谢oppa,”金泰妍带着一丝雀跃说道。

        “你等下?!苯鹗ピヂド险伊肆郊约旱囊路?,递给金泰妍说道:“浴室有热水,衣服你就先换我的吧。我去准备晚饭?!?br />
        “哦,”金泰妍犹豫了下,才接过衣服。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