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六十章 谈判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下午,金圣元与郑朱元老师一同来到金钟国的经纪公司——当初以两张专辑七亿韩元签约金钟国的istarmedia。

        金圣元事先已经与金钟国通过电话,因此金钟国早早便在公司外等候两人。

        “钟国哥,”金圣元一脸微笑的与金钟国握手,金钟国的经纪人就在一旁,在双方没有谈拢之前,金圣元尽量避免与金钟国表现得太过亲密。

        金钟国显然也了解这点,向郑朱元打过招呼后,把自己的经纪人介绍给他们。

        “圣元,你现在创作了几首歌曲?”金钟国带着两人来到自己的休息室后,有些迟疑地问道。即便金圣元不能与公司达成合约,他也希望能够买下金圣元创作的歌曲,他认为金圣元的歌曲完全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最为适合自己。

        “三首歌,《可爱》、《原地踏步》、《星星、风、阳光还有爱情》,”金圣元说道,“不过最后一首歌的歌词还没有添全?!?br />
        “嗯,”金钟国点点头,对经纪人说道:“世俊哥,你去联系一下公司理事?!?br />
        “好的,”金钟国的经纪人向金圣元两人告辞后,走了出去。

        “圣元,谢谢你的《一个男人》这首歌,”金钟国是非常谦逊的一个人,或许是经历了太多磨难的缘故,他对周围的每个人都非常有礼貌。

        “我还要感谢钟国哥完美演绎出这首歌的情感,”金圣元笑着说道,没有外人之时,他的言语也就随意许多。

        “嗯,”金钟国再次无语,看得出来他非常担心第三张专辑的事情,现在的成就距离他的目标还差很多,第三张专辑的成败直接关系到他今后的命运——是昙花一现,还是更进一步。

        不大一会,金钟国的经纪人便回到休息室中,请金圣元、郑朱元前往会议室。

        负责与金圣元他们谈判的是一名男子,一身正统的西装打扮,大约四十多岁,鬓角略微有些泛白,带着一副金边眼镜,态度十分随和,没有许多经纪公司高层那种看似强势的气场。

        双方经过简单介绍后,便开始逐渐试探对方的底线。

        金圣元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静听,谈判这种事情他并不擅长,自然有郑朱元和他的助理与对方谈判。金钟国的第三张专辑虽然是由金圣元接下,但他只是担负制作人而已,真正交易的双方是金钟国的经纪公司和郑朱元的音乐室。

        尽管郑朱元的**音乐室规模很小,但有他的名气支撑,在谈判中丝毫不肯示弱。双方好似拉锯战一般,准备一点一点磨掉对方的信心。

        尽管对双方的谈判并不太懂,但金圣元却十分认真地听着,表明自己的态度。

        双方虽然没有像电视中演的那样退场休息,却也穿插了几次饮茶的时间。一直到天色渐暗,双方才正式谈妥。

        “黄理事,您好,我想谈一下关于我所创作的三首歌曲的出售事宜,”金圣元在对方准备起身离开时开口说道。

        “这件事我们自然会派人与你商谈,不用着急,”黄理事微笑着看向金圣元,说道。

        “我的要求很简单,三首歌,三亿韩元?!苯鹗ピ∫⊥?,说道。

        “什么?”黄理事再也难以维持自己的风度,用看“疯子”一样的目光看向金圣元。

        严格来说,一首好歌要价一亿韩元并不贵,但金圣元如今的身份开出这个价格,就难免有些天方夜谭。虽然他去年创作了五首好歌,但他也仅仅是创作过五首歌曲的新人而已!一个新人作家的一首歌多少钱?伍佰万韩元到一千万韩元之间,即便金圣元有“新锐作曲家”的评价,一首歌三千万韩元已经算是顶尖,没想到他居然敢开出每首歌一亿韩元的价格,这是最顶尖作曲家经过精心创作的一首歌曲才敢提出的价格。

        金圣元提出这个要求当然不是为了让对方嘲笑自己,因此在众人惊讶之时,他就继续说道:“我可以保证这三首歌的质量都不比《一个男人》差?!?br />
        “你怎么保证?我们是经纪公司,不是音乐评论家,一首歌即便评价再好,没有得到粉丝的认可也是毫无用处!”黄理事也没有坐下,而是直接站在桌子旁边,盯着金圣元问道。

        “就凭我对市场的分析?!苯鹗ピ裆槐?,继续说道:“要不这样,今年底金钟国前辈如果不能获得三大电台的最终大赏,我这三首歌曲一分不要?;竦昧礁龃笊?,我要四亿韩元;如果金钟国前辈获得三冠王,我要六亿韩元!”

        “三冠王?”黄理事几乎笑出声来,心中已经把眼前这个年轻人定义为张狂的性格,当即缓了缓语气,对金圣元说道:“年轻人不要太张扬,自信是不错,但自得就不好了?!?br />
        “难道黄理事不敢签订这份合约么?”金圣元不理会对方的“劝告”,继续说道。

        黄理事终于被金圣元的态度激怒,看了眼郑朱元,见他没有任何表示,点点头说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在我们签订合约时,将这条一起写进去?!?br />
        “没问题,合作愉快!”金圣元爽朗一笑,伸出手去。

        黄理事不知金圣元的信心从何而来,但他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丝毫犹豫,轻轻握了握金圣元的手,而后再次向郑朱元告辞。

        郑朱元却丝毫没有干预金圣元的谈判,因为那是金圣元的权力,郑朱元或许会给出忠告,但在金圣元做出决定后,他绝对不会干预。

        而且,郑朱元知道,金圣元偶尔会在某件事上固执得过分,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他的决定。所以,他也不会做这种无用功,更何况即便没有那三首歌的收益,金圣元还有制作人的工资。

        没有经历过失败、磨难,怎么可能获得成功?这是郑朱元的理念。他对待金圣元的态度,并不像传统的韩国人那样,恨不得浇筑一个模型,把他按到里面加工而出。他采取的是“放养”的态度,把自己当做一个单纯的向导,为金圣元指明方向、介绍优劣,但却不会强制要求对方去哪里。

        “你是和我一起回去还是一会自己回去?”郑朱元临走之时问道。

        “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谢谢老师?!苯鹗ピV煸偷矫趴?,说道。

        “走吧,我请你吃饭?!敝V煸肟?,金钟国对金圣元说道。

        “圣元,你提出的这条合约对你非常不利,”金钟国请金圣元吃晚餐时,踌躇片刻后,对他说道,“我觉得努力下可能会获得一项大赏,两个大赏的几率很小,三冠王根本没有可能?!?br />
        “没关系,钟国哥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苯鹗ピ敛辉诤醯厮档?。通过简单的接触和刘在石他们的描述,金圣元已经多少了解金钟国的性情。

        自律!这点是金钟国最大的特征。比之金圣元以前的古板,金钟国的自律简直可以令人发指。为了维持自己最大的优点——声音,金钟国从单飞后便开始健身生涯,而且不吃任何含防腐剂的食品,不吃油炸食品,不吃……如果把这其中的一项强加给允儿、秀英,金圣元认为她们有可能会真的疯掉。但金钟国却几年如一日地坚持下来。

        这种态度,决定了金钟国的成功几率会比别人多出一分,加上他积累的各种优势,完全都可能夺得三冠王。

        最重要的是,金圣元明确地感受到了金钟国在2005年的强势,他脑内的灵光第一次这么明显清晰。

        所以,金圣元才会提出那个看似荒唐的合约。

        “可是,你所说的合约中并没有提到几率最大的一项——我获得一个大赏的情况,届时公司肯定会在这方面做文章……”看得出来,金钟国真心把金圣元当做好朋友看待。

        “没有关系,”金圣元毫不在乎地摇摇头,说道:“钟国哥你只要努力就好,别的事情不需要担心。整个韩国的歌手,有哪个可以全年坚持完全的现场演唱且游刃有余?”

        金钟国腼腆得摇摇头,不再继续劝告,他已经看出来金圣元的固执。

        “要吃鸡腿么?钟国哥,”金圣元故意夹着一只鸡腿,问道。

        “你小子!”金钟国哭笑不得地说道,即便开玩笑,他也是很少生气的一个人。

        “要我送你回去么?”晚餐结束后,金钟国问道。

        “不用了,谢谢钟国哥?!苯鹗ピ醋乓丫耆岷谝黄氖锥箍?,说道:“以前总是宅在家里,很少出来转,乘此机会活动一下也好?!?br />
        “我还有通告,不能陪你了,再见,”金钟国拍了拍金圣元的肩膀,坐车离开。

        街道两旁被路灯、车灯照得通明,金圣元随意地边走边看,虽然周围没有特殊的景观,但用来放松心情确实不错。

        金圣元的思绪渐渐放空,仿佛只是单纯地在走路而已,随着稀疏的人流不知拐向何处。

        “啊——”终于,金圣元慢慢地、轻轻地收回思绪,只觉心旷神怡,一阵倦意袭来,忍不住张开双臂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然而,金圣元的嘴巴还未合拢,便突然整个僵住,扬在空中的双臂一时忘记放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一个初始带着惊喜,却又在最后转为不屑的清脆声音响起。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