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十三章 模糊的情感(下)

    第四十三章 模糊的情感(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徐珠贤生平第一次做这种监督人的事情,背上如同有一只蚂蚁在爬来爬去,说不出的别扭。而金圣元和妈妈的电话好像一时半刻都不会打完,更加令她坐立不安。

        幸好,洁西卡或许是昨天晚上将心事吐露出来的缘故,睡得格外香甜,没有丝毫醒转的迹象。

        “妈妈,你等下,我喊小贤和你说话?!苯鹗ピ低旰?,向徐珠贤招了招手。

        等徐珠贤挂断电话后,金圣元才将徐妈妈的话讲给她听。

        “呼!原来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毙熘橄吞旰?,顿时轻松许多,说道,“我曾经听思敏姐姐偶尔说过一次,西卡姐将那部电影看了好多遍,看来应该是像妈妈说得那样‘中毒’啦?!?br />
        “嗯,你考虑下怎么开导她吧,”金圣元说着起身去准备早餐。

        “哎?”徐珠贤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冤枉,明明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最后却变成了自己一个人的事。

        早上七点钟,洁西卡被徐珠贤从睡梦中唤醒。

        “姐姐,起床了,睡太长时间对身体不好?!毙熘橄投越辔骺ㄋ档?。

        洁西卡眨眨眼,刚刚睡醒的她脸上没有太多表情,清冷如同徐珠贤给她取的绰号一样,迷蒙的眼神给人的感觉更像锋利的裁纸刀,明明是小女孩的萌呆状态,却透露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过了片刻,洁西卡慵懒地伸个懒腰,气息转暖,探头欲在徐珠贤的脸蛋上亲一下。

        “西卡姐,还没刷牙呢!”徐珠贤好似受惊的小鹿般将头往回一收,摆手说道。

        “意思是刷完牙就可以亲啦?”洁西卡带着一丝调皮说道,整个人也变得生动起来。

        “不是,不是!”徐珠贤吓得连连摆手。

        “早餐做的什么?”洁西卡整了整凌乱的衣物,问道。

        “西卡姐……”徐珠贤犹豫了下,不知是否要在这个时候与洁西卡交流,但她又不知如何开口是好,毕竟一切都只是妈妈的猜测。

        “怎么了?小贤,”洁西卡微微一怔,心脏倏地急促跳动起来,轻声问道:“你已经问过圣元哥哥那件事了?”

        “这个……我们吃过早饭再说吧?”徐珠贤犹豫着说道。

        “oppa怎么说?”洁西卡的眉毛微微一挑,带着一丝强势,问道。

        徐珠贤蹙起眉头,微微咬着嘴唇不知从何说起。她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即便已经将那段话背诵下来,但这却不是“背诵”那么简单的事情。

        “小贤,你去吃饭吧,我和西卡说?!?br />
        金圣元在一楼等了片刻不见徐珠贤下来,只好无奈地叹口气来到卧室。

        “oppa,”洁西卡强势的目光顿时柔软下来,红霞从嘴角爬到耳根,仿佛浸染了朝霞一般,可爱而又充满生气。

        徐珠贤终于松了一口气,哒哒哒顺着楼梯而下,她再也不想受这种罪了。

        “西卡,你是什么时候对我……”金圣元尽管表现得十分沉稳,但真正谈及此事时却不比徐珠贤强上多少,只是强作镇定,问道。

        “从生日那天过后吧,”洁西卡柔和的目光渐渐平静,看着眼前的金圣元,轻声说道。

        ……

        徐珠贤也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心情熬过这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直到看见金圣元与洁西卡一起向客厅走来。

        “结果怎么样?两个人现在是什么关系?”即便一向作为教科书典范的徐珠贤也忍不住想要从两人的脸上窥探出结局。

        “吃饭吧,”圣元哥哥的神情好似如释重负,然而洁西卡姐姐的脸上却也没有哭泣的痕迹。

        “书上不是说女孩子在被拒绝后总会大哭一场么?”徐珠贤奇怪地想道,有些心不在焉。

        “别胡思乱想了,吃饭!”金圣元轻轻敲了一下徐珠贤的脑袋,说道。

        徐珠贤微微不满地鼓了鼓嘴,一向规矩的她最讨厌别人碰她的脑袋,偏偏金圣元从小就喜欢摸她的脑袋,偶尔还会敲一下,而她的性格又决定了她不能像允儿那样反过来敲金圣元的脑袋,只能像小受气包一样默默生气——从最开始的一天时间到现在的转瞬即逝,她已经完全习惯了金圣元的动作。

        洁西卡仿佛没有丝毫异样,安静地吃饭,偶尔发一会呆,然后继续吃饭。

        “如果是平时,西卡姐早就急着赶回公司练习,今天却没有一点动静,难道真是受到了刺激?圣元哥哥怎么和她谈的?”徐珠贤的小脑瓜开始频频转动,试图从以往看过的书籍中搜寻出答案。

        一如既往,洁西卡最后一个吃完早饭,擦了擦嘴,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两人。

        “已经很迟了,你们回公司练习吧,我来收拾餐桌?!苯鹗ピ越辔骺ㄋ档?。

        “谢谢圣元哥哥?!苯芪骺饺艘裁挥锌推?,道谢过后便匆匆离开。

        “西卡姐,怎么样?”公交车上,徐珠贤终于还是没能忍耐住心中的好奇,贴在洁西卡身边,悄声问道。

        “就那样?!苯辔骺ㄇ崞鼗卮鸬?,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

        “那样是怎么样?”徐珠贤被洁西卡的话一塞,鼓了鼓嘴,心中想道。

        “怎么?我们的小贤也学会好奇了?”过了片刻,就在徐珠贤准备放弃之时,洁西卡突然转过头来笑着说道。

        “明明我是你们两个的中间人嘛,”即便心中不满,徐珠贤也不会说出生气的话语。

        “要我给你一个香吻做报酬么?”即便已经在韩国生活了四年多,洁西卡依然还留有美国的生活作风。

        “不要!”徐珠贤慌乱地想要远离洁西卡,却发现她并没有真个亲过来。

        “我真的只是把电影中的那种情感放大,然后代入到圣元哥哥身上么?”洁西卡似乎是在问徐珠贤,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柔弱、一丝茫然。

        “西卡姐,圣元哥哥比你大了六岁,现在的你减去六岁才刚刚十岁?!毙熘橄拖肓讼?,然后小心翼翼地发表自己的观点。

        “明明很浪漫的感情,被小贤你这样一说就变得滑稽起来,真是……”洁西卡不知如何形容徐珠贤的脾气是好,顿了顿,盯着徐珠贤说道:“你这样将来怎么找男朋友?”

        徐珠贤脸上顿时泛起一阵红晕,轻声说道:“我现在不考虑这种事情?!?br />
        洁西卡笑了笑,将身子微微倚在车窗上,双眼渐渐变得茫然,刚才的情形再次浮现出来。

        卧室中,金圣元仿佛背诵教科书一般,将徐妈妈的那些话分段告诉洁西卡。

        尽管金圣元描述的情形几乎与洁西卡的感受一般无二,但作为已经谈过一次恋爱,自诩强势的洁西卡,却不会轻易相信自己居然会将电影中的情感放大融入到现实生活中——尽管她在冷静之时也曾这样分析过自己的感情。

        或许是对金圣元态度的不满,洁西卡居然强势地进行反驳,使得金圣元不得不竭尽全力对她一一解释。

        最后,金圣元采取了最俗套的一个办法——拖,他已经从洁西卡的表现中察觉,洁西卡潜意识中已经承认这点,但或许是不甘失败的强势性格,使得她还在试图反抗。

        洁西卡确实有了一丝明悟,但金圣元的做法却激发了她骄傲的自尊心,不管如何她都不想处在劣势一方。

        “完全就是个比小贤还要木头的家伙!”洁西卡眨眨眼,从沉思中醒来。

        身旁的徐珠贤好似还在琢磨自己的事情,单纯稚嫩的脸庞分外惹人怜爱。

        “好了,小贤,我已经没有关系?!苯辔骺ɡ熘橄偷母觳?,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不过你可不许告诉圣元哥哥,让他头疼一段时间最好。哼!”

        “这样不好吧,西卡姐?!毙熘橄兔嫔幌?,随后小声说道。

        不过很显然,徐珠贤的话语在洁西卡面前没有任何说服力。

        “我相信小贤你一定会遵守约定的?!倍愿兜ゴ康男熘橄?,“约定”是最为有效的办法,洁西卡显然深深明白这点。

        果然,徐珠贤无奈地不再说话,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这个家伙,怎么骗得小贤对他这么好?就算亲兄妹也不过如此?!苯辔骺ㄓ行┖藓薜叵氲?,尽管她已经多次从允儿口中听到金圣元与徐珠贤之间的感情比亲兄妹还要好。

        “西卡姐,那你和圣元哥哥之间现在的关系?”徐珠贤突然问道。

        洁西卡听后也是一愣,随即淡然一笑,说道:“是朋友吧,虽然他的年纪可以让我喊他大叔?!?br />
        “咳!圣元哥哥也就比西卡姐你大了六岁,”徐珠贤被“大叔”两个字呛到了。

        “至少看起来像大叔!”洁西卡突然发现,“大叔”这个称呼真的很不错。

        徐珠贤想要继续争辩,却发现公交车已经到达目的地。

        “快点啦,小贤,昨天请假,今天又迟到,当心被骂!”洁西卡轻轻一拉徐珠贤,飞快地说道。

        “哦,”尽管是在洁西卡的催促下,徐珠贤却依然急而不乱。

        回到公司后,两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训斥,幸好她们的成绩在练习生中还算不错,负责人并没有太过苛责她们。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