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四十章 醉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金圣元醉了。

        面对娱乐圈中酒量最好的两名女艺人之一的申智,金圣元没有丝毫悬念的醉了。

        “圣元啊,你喝多了!”事件的始作俑者,一直想要看看金圣元醉酒后样子的姜虎东,也不得不一直对金圣元劝道。

        金圣元醉酒后的样子与众不同,尽管面色通红,上身微微摇晃,但下身却是稳若磐石,双眼也一反平时微微眯着的样子,变得更加明亮,用申智的话来说就是“好像夜晚猫的眼睛”。

        姜虎东为此还怀疑金圣元是在装醉,但在金圣元的满口“胡言乱语”,频频主动劝酒之下,终于相信他是真的醉了。

        “果然不愧是懂得七门外语的天才,”申智的脸上也飘起两朵红晕,笑嘻嘻地说道。

        金圣元的醉话几乎没有几句韩语,在座的三个人完全听不懂他再说什么,这种感觉让他们十分郁闷,尤其对方还是一个醉酒之人。

        金圣元发觉自己的思绪前所未有的清晰,好像什么都想得明白,偏偏却阻止不了口中的“胡言乱语”,而且看着姜虎东三人一脸郁闷的神情,偶尔还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居然被一个醉酒的家伙给鄙视了?!苯⒍耆抻?,拦着金圣元的双手不让他再喝酒。他怎么也没想到,金圣元醉酒后居然会令他更加郁闷。

        “钟民啊,过来帮我按着另外一只手,这小子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姜虎东有些惊讶金圣元的力气之大。

        “真的呀!”金钟民过来一搭手,险些被金圣元挣脱,急忙将半个身子压了上去,“大呼小叫”道。

        “力气大?呵呵……,”金圣元听到姜虎东的话后,大笑一阵,说道:“我怕弄伤了哥,一直不敢用身体的力气呢!”

        “这小子,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姜虎东口中埋怨道。

        “我手上的力气一般,腰腿上面的力量才是真的大?!苯鹗ピ底?,居然在姜虎东、金钟民两个人的压制下站起身来。

        “呀!”姜虎东真的惊讶了,虽然他怕伤到金圣元不敢用力,但能托起他本身的体重就已经足够令人惊讶,更何况金圣元的另外一只手上还挂着金钟民。

        “咯咯,真有意思?!鄙曛窃诙悦婵醋湃?,笑得前仰后合。

        “我在独岛服役的时候,每天都要顶着海风跑上几万米,无论春夏秋冬,每天早上都要到大海中游泳,顶着海浪在岩石上扎马步,”虽然醉了,但金圣元的话语并不含糊,姜虎东三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扎马步你们知道么?是真正的从中国少林寺传来的正宗姿势,当初我可是被林爷爷敲打了两个月才学会?!苯鹗ピ淙磺宄约涸偎凳裁?,但却一点阻止的意念都没有,大脑有点置身云端的感觉,但扎马步积累的习惯却使得他的下身牢牢吸附在地板上。

        “看不出来,这小子居然这么厉害,”姜虎东听后,有些酸溜溜地说道,“都快赶上我摔跤的时候了?!?br />
        金钟民则是一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神情,申智也惊讶地看着金圣元。

        “你们以为我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一看到字母就头疼,跑不了几步就腿软,但既然定下了目标,就一定要实现!每天多记几个单词,多跑几步,日积月累下来就自然而然地成功了?!苯鹗ピ永炊疾皇窍肮呦虮鹑怂咚档睦嘈?,现在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语言。

        “我是为自己而努力,所以我从来不会埋怨什么或者产生抵触心理,而且无论做出什么决定就要全力以赴,因此我学任何东西都会很快?;⒍缒忝呛臀夜叵岛?,我才告诉你们的?!苯鹗ピ蝗槐涞煤孟裥『⒆右谎?,凑到姜虎东耳边,一副“我只告诉你一个人”的神情。

        “呀!圣元啊,哥真没看错你?!苯⒍扌Σ坏玫亟邮芙鹗ピ暮靡?,拍着他的胳膊说道。

        “想不到圣元喝醉后居然会变得和在石哥一样话多,很有做mc的潜质?!苯鹬用竦囊痪浠?,使得姜虎东与申智同时笑出声来。

        “我最喜欢下雨天了,为什么关着窗户?淋雨多有意思?!苯鹗ピ蝗宦裨沟?。

        “喝醉了吹风对身体不好,圣元啊,去睡觉吧?!苯⒍暗?。

        “睡觉?不行,我要回家,我这人很认床,在别的地方睡不着?!苯鹗ピ∫⊥匪档?,“对了,还要打电话给小贤她们,告诉她们下雨天就不要过来了?!?br />
        “这种天气,你都喝醉了还怎么回去?”姜虎东呵斥道,“就在哥这里睡!”

        “不行!”如果是平时,金圣元早已答应下来,但在醉酒后,却将他倔强的性格完全发挥出来,直接摇头拒绝。

        “哎西!”姜虎东忍不住有些头疼,早知道这样,自己灌醉他干什么?话说回来,他又怎么能想到平日里完全柔和的金圣元居然会这样强势。而且最令人头疼的就是金圣元即便喝醉了思维也十分清晰,但却完全无法控制他自己,平时对付醉酒之人的那一套用在他身上根本没用。

        “虎东哥你送圣元回去吧,”申智有些好笑的看着好像发脾气的小孩一般的金圣元,忍不住对姜虎东说道。

        “只能如此了?!苯⒍玖丝谄?。

        “虎东哥知道圣元的住址么?”申智问道。

        “他自己知道不就可以了么?”姜虎东头疼地看了一眼金圣元,说道,“我头一次见到醉酒后这么奇怪的家伙,现在就是给他一张考卷,估计他都能给你答个满分?!?br />
        “呵呵,”申智与钟民同时笑出声,却都认同地点点头。

        “今天就到这里吧,谢谢你了,申智?!苯⒍热灰徒鹗ピ丶?,金钟民两人自然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

        “不用客气,虎东哥,路上注意点?!鄙曛侵鐾械?。

        “嗯,”姜虎东点点头,将金钟民、申智送到门外,而后准备车子送金圣元回家。

        “糟了,我忘记这小子居然是一个人住,”将金圣元送到住所后,姜虎东看着空无一人的房子才突然想道。

        或许是回到家中的缘故,金圣元突然变得安静下来,闭着双眼躺在沙发上不再动弹。

        姜虎东想了想,取出金圣元的手机,找到“小贤”这个名称,拨了过去。

        “圣元哥哥,你好,”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

        “你好,我是姜虎东?!苯⒍档?,“圣元喝醉了,你能过来照顾他么?我晚上还有通告,所以不能留在这里?!?br />
        “姜虎东前辈,您好,”对面的声音立刻变得一丝不苟,端端正正地问候过后,才有些焦急地问道:“圣元哥哥现在在家么?”

        “是的,我刚刚把他送到家?!苯⒍档?。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麻烦您了,将虎东前辈?!?br />
        “嗯,”姜虎东说完挂了电话。

        徐珠贤接到电话后,想了想,又给洁西卡她们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才带着雨伞,准备前往金圣元处。

        “小贤,等等!”徐珠贤刚刚走到电梯口,就被允儿她们追了过来。

        “允儿姐,你们就不用去了,这么多人一起早退不好,而且我自己就可以照顾圣元哥哥,”徐珠贤对匆匆赶来的允儿等人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秀英姐她们留下就好?!痹识档?。

        “不用了,你留下。我和小贤一起去?!苯辔骺ǖ纳敉蝗淮釉识砗笙炱?,身上披着一件雨衣,对允儿她们说道:“我已经和老师请假,你们回去吧?!?br />
        “哦,”允儿与秀英她们嘱托几句后,返回练习室。

        “走吧,小贤,”洁西卡拍了拍徐珠贤的头,说道,“你呀,真是太单纯了,叫上姐姐一起去不好么?”

        “对不起,西卡姐?!毙熘橄凸郧傻氐狼?。

        还好,公交车可以到达金圣元的住所不远处,杰西卡两人只需多走几分钟便可。

        姜虎东烧了热水,准备给金圣元擦脸。这种伺候人的细腻活,他在长大后还是第一次做,忍不住埋怨自己自作自受。

        热水烧开后,就在姜虎东考虑如何下手之际,开门的声音响起。

        “姜虎东前辈,您好?!苯辔骺ㄓ胄熘橄投苑课葜写嬖诟惺愕慕⒍砦屎?。

        “你们总算来了,”姜虎东擦了一把额头并不存在的虚汗,高兴地说道。

        “麻烦您了,前辈,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就可以了?!苯辔骺ń庸⒍种械拿?,说道。

        “嗯,”姜虎东问过两人的名字后,说道:“我回去了,如果有什么困难,你们就给我打电话,圣元的手机上有我的号码?!?br />
        “我们知道了,谢谢姜虎东前辈?!苯辔骺?、徐珠贤一起说道。

        “这次真的醉着回来了,”送走姜虎东后,洁西卡看着躺在沙发上的金圣元说道,“小贤,冰箱里应该还有雪梨,你去取三个榨汁,我来给他擦脸?!?br />
        “好的,西卡姐?!毙熘橄吞?,哒哒哒地奔向冰箱。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