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天王 > 第三十四章 洁西卡的心事(上)

    第三十四章 洁西卡的心事(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oppa,你在做什么呢?”7月的最后一天,金圣元正在郑朱元的音乐室中熟悉贝斯、架子鼓等乐器,突然接到洁西卡的电话。

        济州岛的事情已经不再需要金圣元时时关注,因此他的大半时间都是在郑朱元老师的音乐室中度过。

        “怎么了?西卡,你有什么事么?”金圣元听着电话中洁西卡有些沙哑的声音,问道,“你的声音怎么了?”

        “oppa,你……你能来新沙洞街路树街这边接我一下么?”洁西卡似乎有些紧张,声音吞吞吐吐,含糊不清。

        “好,你等着,我到了在给你打电话?!苯鹗ピ行┢婀值卮鹩ο吕?。

        郑朱元并没有在音乐室中,金圣元把门锁好后,打车前往新沙洞。

        “洁西卡,我到了,你在哪呢?”半小时后,金圣元打通洁西卡的手机问道。

        “我见到你了,oppa,”洁西卡的声调微微上扬,比方才轻松了些许。

        首尔7月底的天气酷热难当,路上几乎没有几个行人,加之金圣元独特的气质、古铜色的肌肤,很容易被熟悉的人认出。

        就在金圣元四下搜寻洁西卡的身影之时,一个娇小的身影从一株银杏树后面转了出来,踯躅着走向金圣元。

        “你怎么了,西卡?”金圣元发现洁西卡的身影后,快步迎了上去。

        洁西卡穿着一身短袖带小碎花的连衣裙,斜斜扎了一个马尾,透着一股少女特有的清新气息,然而她的面色却透着一股苍白,眼睛也微微肿起,整个人也显得病恹恹没有精神。

        洁西卡微微咬着下唇,浮肿的双眼飞快地瞥了金圣元一下后,便又避开他的视线。

        “我……我有些难受?!苯辔骺ㄍ掏掏峦碌乃档?。

        “一看你的面色就知道,”金圣元取出一张纸巾递给洁西卡,面色严肃地问道:“你怎么会自己跑到这里?允儿她们怎么没有陪你一起?去医院看过了么?”

        洁西卡微微垂下眼帘,没有去接金圣元手中的纸巾,低声说道:“我想自己一个人出来走走,没有告诉允儿她们?!?br />
        金圣元顿了顿,而后用手中的纸巾帮洁西卡擦了擦额头的汗迹,奇怪地问道:“大中午的一个人跑出来逛街?而且还是在生病的情况下?”

        “对不起,”洁西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向金圣元道歉,声音几乎低不可闻,不过却没有告诉他自己从早上就出来的事实。

        “咕——”就在此时,洁西卡的肚子发出一声哀鸣,使得她顿时羞红了脸。

        “走吧,先去吃点东西,然后我在送你去医院看病,”金圣元四下打量一番,正好看到左手边不远处有一家小餐馆。

        “看来西卡并不仅仅是生病的缘故,”金圣元眼光瞥过洁西卡略显浮肿的双眼,心中想道。

        “嗯,”洁西卡低垂着头,缓步跟在金圣元身后。

        虽然已经临近中午,但这家小餐馆中却只有一桌客人在吃饭,多数人已经热得连出门都不愿意。小餐馆中开着空调,冷风吹得呜呜作响,与外面仿佛两个世界。

        金圣元见洁西卡才走了这样一段路,额头就又出现大量汗渍,面上也隐隐透出一丝潮红,顿时心中又增添了几分担忧。

        特意将洁西卡带到远离空调的一个角落,把一包纸巾递给她后,金圣元才去点菜。

        “点的冷面,简单吃点后我再带你去医院看病,”金圣元已经猜出洁西卡有心事,但现在却也不想刺激她。

        “嗯,”洁西卡应了一声,手中捏着一张纸巾,似乎又在发呆。

        金圣元见状,从她手中将纸巾取过,再次为她擦了擦额头,洁西卡与他虽然不似徐珠贤那般亲近,但却也被他当作妹妹一般,因此也就没有必要刻意避讳什么。

        “夏天要多吃点水果蔬菜,多喝水,”金圣元见洁西卡的症状与中暑有些相似,耐心地叮嘱她道。这群小丫头十来岁就开始做练习生,每天的时间不是上学就是练习,就连自己的身体都不会照顾。

        冷面做得很快,金圣元刚说两句话的功夫,服务员就端着两份冷面走了过来。

        “怎么了,西卡?”金圣元见洁西卡一脸犹豫地捏着筷子,却迟迟不肯下手。

        “我……我不喜欢黄瓜?!苯辔骺ǹ醋爬涿嫔系阕旱幕乒纤?,轻声说道。

        “呃,”金圣元确实没有留意过洁西卡的这个习惯,尴尬地笑了笑,将碗并了过去,然后将她碗中的黄瓜丝挑到自己碗中,最后将自己碗中的肉片夹给洁西卡。

        “现在没了?!苯鹗ピ肜睾?,笑着对洁西卡说道。

        “嗯,”洁西卡轻轻应了一声,开始小心翼翼地吃了起来。

        如果小水晶在这里,肯定会惊讶地大叫起来。洁西卡并不是不喜欢黄瓜,而是极度讨厌黄瓜,但凡与黄瓜沾点关系的东西,她都不会去碰触。然而,洁西卡现在居然在吃泡过黄瓜丝的冷面,简直就好像允儿与秀英在节食一般令人难以相信。

        “以前怎么没发现,西卡吃饭居然这么细致,比小贤还要慢?!苯鹗ピ酝昀涿娌磷熘?,洁西卡才刚刚吃了几小口。

        “oppa,我吃不了这么多,你分点吧?!苯辔骺?,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冷面,对金圣元说道。

        “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还吃不了?”金圣元眉梢微微一挑,带着一丝调侃说道,“快点吃吧,我等你?!?br />
        “哦?!苯辔骺成戏浩鹨徽蠛煸?,稍稍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金圣元压了压头上的棒球帽,安静地看着窗外。由于x-man的收视率大增,作为固定嘉宾的金圣元已经小有人气,加上他独特的古铜色肌肤,走在街上很容易被人认出,所以才特地带了一顶棒球帽出来。

        洁西卡感受到金圣元绵长的呼吸,低垂的双眼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手中的筷子不知不觉间又停止了动作。

        “吃着饭都能发呆!”金圣元偶然回头,发现洁西卡低头看着面前的冷面,手中的筷子却纹丝不动,忍不住轻咳一声说道。

        “啊,”洁西卡发出一声轻微的呼声,急忙再次挥动手中的筷子。

        金圣元笑了笑,没有再看窗外,而是双手抱胸看着对面的洁西卡,就好似老师盯着不认真做功课的学生一样,生怕一不留神对方就“不务正业”。

        洁西卡吃完冷面后,额头上再次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怎么出这么多汗?”金圣元有些奇怪地抽出一张纸巾递给洁西卡,起身去结账。

        洁西卡捏着纸巾看了片刻,才缓缓地自己擦拭汗珠。

        “我去下洗手间?!苯辔骺ǹ醋沤鹗ピ嵬暾屎?,对他说道。

        金圣元点点头,刚想对洁西卡说“我帮你拿包”,就见她已经提着包走向洗手间。

        洗手间中,洁西卡打开自己的单肩包,从中取出一张好似病历的小本子,犹豫了下,塞到垃圾桶中,最后洗洗手,一脸轻快地走了出来。

        金圣元拦下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带他们前往最近的医院。

        “吃过饭,精神果然好了许多,”金圣元对身旁神情清爽许多的洁西卡说道。

        洁西卡依旧低不可闻地轻轻应了声,话语少得可怜。

        ……

        “面色潮红、大量出汗、脉搏加速,是中暑的症状,再量一下体温吧?!币皆褐?,医生稍作检查后,对洁西卡说道。

        “体温38.5°c,我给你开点药,让护士给你打上吊瓶?!币缴α怂κ种械奈露燃?,收了起来。

        “医生,帮她检查一下嗓子吧?!苯鹗ピ蝗幌氲浇辔骺ǖ纳粲行┥逞?,急忙说道。

        “用嗓过度,又没有好好休息,不是什么大问题,”医生检查完后,说道,“不过最好注意?;どぷ?,不要再发生这种情况,不然很可能引起反复发作,导致更加严重的病情?!?br />
        “谢谢医生?!苯鹗ピ米乓缴囊?,带着洁西卡向护士办公室走去。

        “拿些药就好了,不用打吊瓶了吧?!苯辔骺ㄐ⌒囊硪淼囟越鹗ピ档?。这个庸医,居然说得这么严重!上次那个医生明明说好好休息,吃点药就可以了。

        “打吊瓶好得快点,”金圣元的声调虽然不高,但却不容置疑。

        洁西卡撇撇嘴,不再说话,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丝毫不悦。

        来到打吊瓶的地方,金圣元才知道,原来夏天人最多的地方不是空调房,而是医院,金圣元他们居然还要等一会,才能有空出来的床位。

        “我们在门口等下吧,免得一不小心被人插队,”金圣元笑着对洁西卡说道。

        洁西卡嘴角勾勒出一个浅浅的弧度,算是对金圣元冷笑话的回应。

        五分钟后,终于空出了一张床位,洁西卡小心地躺在床上,带着一丝忐忑转过头去,不敢看护士给自己扎针。

        “护士,麻烦轻一点?!苯鹗ピ?,轻笑着对准备扎针的护士说道。

        护士的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麻利地为洁西卡扎针后,对金圣元说道:“看不出来你对女朋友还很温柔,不错,就是你女朋友的年纪小了点?!?br />
        “她是我妹妹?!苯鹗ピ泵Ρ缃獾?。

        “现在的情侣都这么说,”护士撇了金圣元一眼,说道,“你以为我的眼睛近视么?你们两个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么?”说完,不再给金圣元辩解的机会,收好用具走了出去。

        金圣元无奈地摸了摸下巴,坐在突然变得安静的洁西卡身旁。

        ;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