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剩饭

    第七百四十四章 剩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更新时间:2013-09-06

        赶到宿舍楼,成怡将背包放下,就打算锁门赶去前面的人行大厦正常上班,却见沈淮坐在沙发上没有要挪身的样子,奇怪的问道:“你不赶着回霞浦去?”

        “既然知道胡林他们躲在资华实业背后搞手脚,不管下不下绊子,我总得留一天看看形势才说?!鄙蚧瓷熳爬裂?,说道。

        胡林在定向增发前暗中联络证券公司拉抬资华实业的股价,应该不单只联络了东江证券一家,沈淮想知道更具体的情况,还需要从上午开盘的异常交易里去判断端倪。

        沈淮现在也不确定要不要插这件事,但就算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他也应该在徐城多留一两天。

        “那你不会就赖我这边不走了吧?”成怡问道。

        “不然我能去哪里?”沈淮问道。

        成怡横了沈淮一眼,想将他赶出去:“你哪里不好去,非赖我这里?”

        “我就赖在这边不走了,你拿我怎么着吧,”沈淮就耍无赖,坐在沙发上不动弹,翘着嘴角说道,“你来拖我出去啊……”

        “你个无赖,”成怡挨着门而站,见沈淮吃定了她,也无计可施,笑着嗔骂了他一句,就将钥匙放桌上,“你要出门,记得把门锁上?!?br />
        “上午我就用一下你的电脑查些资料,应该不会出门,”沈淮说道,“你中午记得回来喂食……”

        “谁管你饿不饿啊,跟个无赖似的赖在这里不走,饿死都是活该?!背赦档?。

        “那你把钥匙递给我放兜里,省得我等会儿出门忘了拿钥匙?!鄙蚧粗噶酥赋赦抛郎系脑砍?,要她递过来。

        “自己拿;我哪有那么好骗?”成怡站在门边不动弹。

        “你怎么防我跟防贼似的?”沈淮问道。

        “谁叫你把做贼的心思都写脸上了?”成怡娇笑道。

        在公交车上也没有做什么事情,就是两人亲密搂着坐了一路,成怡她都跟踩在云端似的,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到宿舍楼前才清醒些。成怡就怕沈淮在房间里再缠着要眼她亲热,就怕无心挣扎,整个人就都彻底陷了进去。所以,到宿舍楼后,成怡就刻意的站得远远的,不给沈淮缠上来跟她亲热的机会;沈淮也拿她没招。

        成怡上午在办公室心不在焉的处理手头积累下来的事务,中午拿着饭盒到食堂打好饭菜,正打算拿回宿舍跟沈淮分着吃,谭晶晶与两个女孩子,从后面喊她:“成怡,你打好饭菜要回宿舍???”

        人民银行的主要职责就是对国内金融、货币市场及金融机构的监控跟管理,可以说是银行的银行,没有对外的存贷款或其他衍生业务。

        工作人员中午休息的时间很长,大家要么在办公室里闲扯,要么三五人相约到附近的商场逛一圈,要么打好饭菜躲回宿舍楼去。

        看到谭晶晶手里也拿着打好饭菜的饭盒,怕她跟着去宿舍楼,成怡就将饭盒搁旁边的桌上,说道:“不啊,吃好完,还有一摊事要做呢,走来走去怕麻烦,你们去宿舍???”

        “我们吃过饭就去逛街,冬装都上市好些天了;还想约你一起去呢?!碧肪Ь档?。

        “那改天再跟你们一起去逛街吧?!背赦蚩购?,拿着金属勺,慢悠悠的吃起来。

        成怡不想让谭晶晶知道沈淮在她宿舍里,要是让人知道沈淮整个上午都躲在她宿舍里,很容易让人联系到沈淮昨天夜里就在她宿舍里过夜。

        即使知道她妈跟小姑宋慧很快就会将她们订婚的日子定下来,也恰是如此,成怡心里也免不得有些挣扎跟犹豫。

        谭晶晶她们赶着去逛街,匆忙吃过饭就走掉;成怡确认她们出了大楼,才将吃剩大半的饭菜装好,走回宿舍大院。

        也不晓得沈淮上午窝她宿舍里抽了多少烟,成怡走进屋,差点给满屋子的烟味呛出来,赶忙跑过去将窗户打开来,问沈淮:“怎么抽烟都不开窗户,你不觉得闷???”

        “看你上午离开时,小心翼翼关门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怕别人知道你金屋藏娇呢……”

        “就你还娇,我看你整个人抽烟都抽焦了?!背赦怯行┡峦轮郎蚧床厮奚崾?,但这层心思叫沈淮说破,又不觉得有什么。

        来就没有发生什么关系,要是叫别人误会沈淮在这里过夜,也确定挺尴尬的,而她更得提防这浑球对自己“居心不良”。

        沈淮早上吃下大半斤诨素煎包,到这时候也饿了,接过饭盒,打开车看里面的饭菜有吃过的痕迹,问成怡:“你吃过了?”

        “……”让沈淮吃自己的剩饭菜,成怡都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打好饭菜,在食堂刚好遇到谭晶晶,怕她们跟到宿舍来,就在食堂先吃了一会儿——你要嫌弃,我给你重新打一份去?!?br />
        “男人追女人,满心就指望能吃到对方的口水,我哪敢嫌弃???”沈淮嘿然笑道,“你吃过了,那我就不给剩了?”

        “你个臭流氓?!背赦犴谅?,给沈淮说得脸有些微烫,不再留下来听他的这些疯话,跑到里间收拾屋子。

        这会儿门“砰砰”叫人在外面敲响,成怡不知道谁这会儿上门来找她,从里屋走出来问道:“谁???”

        “治安检查,快开门,有人举报你们这屋有人乱搞男女关系?!蓖饷嫒恕芭榕榕椤钡脑移鹈爬?,声势搞得十足,听得成怡都有些发蒙,就算她跟沈淮在屋里乱搞男女关系,啥时候轮到公安局来查?

        打开门,却见宋鸿军那张脸挂着坏笑往屋里张望,跟他们说道:“你们俩穿衣服倒是很快嘛!”

        沈淮拿东西砸过去,问道:“不是说到了就打电话给我嘛,怎么直接就闯过来了?”

        “事先打电话,还怎么把你们俩捉奸在床???”宋鸿军坏笑道。

        成怡没好气的瞪了宋鸿军一眼,也拿他没辙,看到同事顾建萍站在宋鸿军的身边,猜想是她带路领宋鸿军上来了,问道:“你领这流氓上来了???”

        顾建萍是身材娇小的漂亮女孩子,没想到成怡直接说眼前这个身材高大,有司机开着奔驰送进院子的男人是流氓,娇憨的捂着嘴唇轻笑:“原来他真是你朋友???”但是更夸张的探进头来打量沈淮。

        成怡虽然刚进省人行还不到一年时间,但起点高,目前已经是法务部的中层主管。顾建萍这些普通工作人员,虽然跟成怡住同一层宿舍楼,但也仅知道她是省行作为高级人才引进的海外留学人员,并不知道她的家世。

        省人行的女孩子,除了自身工作稳定、收入高之外,大多数人的家世都不错,故而谈婚谈嫁的对象,也大多在水准线之上,彼此之间也好打听、比较。

        省人行的漂亮女孩子不少,但像成怡这么漂亮的也不多。

        海外名校毕业、人长得漂亮,初到省人行就担任中层干部,成怡头上的光环,就要比绝大多数省人行、家世还算不错的女孩子要耀眼得多,也更容易引起关注。

        有不少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时不时的来堵门,但都给成怡以有对象拒之门外。省人行其他女孩子,都没有见过成怡的对象是谁,还都以为成怡只是拿这个作借口推搪那些她看不上眼的男人,没想到今天真看到她屋里藏了一个“衣冠不整”的青年。

        沈淮在屋里关门闭户,开起空调,穿毛线嫌热,就穿一件衬衫;穿皮鞋不舒服,成怡这边又没有他合适穿的拖鞋,就光脚穿着袜子盘坐在椅子上吃饭,随意得很,确实有些“衣冠不整”。

        沈淮在成怡宿舍里,越是随意,越是衣冠不整,在别人眼里越能说明两人关系不正常。

        顾建萍也是开朗活泼的女孩子,站到门口就朝沈淮伸手自我介绍起来:“你好,我叫顾建萍,是成经理的下属,以后还要请多多光照……”

        “你好,你好,我是叫沈淮,是成经理的家属,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光照才是?!鄙蚧垂庾沤挪茸诺匕骞次张⒆咏磕鄣男∈?。

        成怡娇笑着打了沈淮一粉拳,不让他胡说八道。

        看着脸蛋漂亮的小姑娘甩着马尾辫走开,手里似乎还捏着一张名片,不知道是不是宋鸿军的,沈淮跟成怡说道,“你告诉这女孩子,要她防备着鸿军……”

        宋鸿军瞪了沈淮一眼,说道:“你敢拆我的台,我等会儿跟成怡好好讲一讲你的故事?!?br />
        “鸿军大哥要想找个正而八经成家立业的,我们行里的好女孩子真不少,我帮你介绍。不过,沈淮的故事我也爱听,鸿军大哥等会儿说给我听,”成怡开玩笑说道,让宋鸿军进屋来说话,又问,“怎么这会儿到徐城了,不是昨天还说在香港的吗?”

        “还不是沈淮一早就急吼吼的打电话给我……”宋鸿军说道。

        “我就打电话跟你说胡林的事情,可没有让你赶过来?!鄙蚧此档?。

        “有胡林的热闹看,我怎么还坐得???”宋鸿军笑道,看着沈淮跟前的饭盒,揉着肚子说道:“为了赶飞机,早饭都没有吃;华航搞的飞餐机,跟猪食似的,害我肚子现在都饿瘪了……”

        见宋鸿军说着话就要将沈淮跟前剩饭剩菜抢过来,成怡忙出声阻止,说道:“不要;鸿军大哥没有吃饭,我给你另打去?!?br />
        宋鸿军不会介意跟沈淮同吃一碗饭,想扒两口垫垫肚子,见成怡急着出声阻止,便问道:“这盒里的饭菜,你也吃过来?”见成怡红着脸点头,又见饭盒里就一把勺子,又嘲笑他们,“我说你们俩至于这样啊,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两人没事做还躲屋里互相喂饭吃啊……”

        成怡见宋鸿军这么误会,却又无从解释,红着脸站在一旁不作声。

        “得,姨起早打电话给我,说你们订婚的事,还担心你们不积极呢,”宋鸿军笑着问道,“你们俩该不会偷偷摸摸、已经把结婚证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