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三十四章 谈婚论嫁(二)

    第七百三十四章 谈婚论嫁(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几年各地推动菜篮子工程还是卓有成效的,离省委大院两条街一个大型社区里就有菜市场,下午还有很多经营户在里面没有撤摊;菜市场入口处沿街还一长溜的街铺,有小吃店、粮油店、五金店、小百货店,服装店也有不少,临街口还有一家颇具规模的自选商场。

        也可以看出,石门的城市规模,虽然不比东华大多少,但作为省会城市,城建及商业水平,还不是此时的东华能比的??。

        家刚刚搬到石门,缺的东西不少,下午深秋的阳光,懒洋洋的照在身上,成怡就拉着沈淮,悠闲的逛起街铺跟自选商场来。

        临了沈淮与成怡提着三大兜东西从菜市场出来,一兜菜肉,两兜都是从街铺收刮来的廉价商品。

        沈淮没想到成怡的购物热情这么旺盛,而且大多数还是“二元店”里淘来的商品,笑话她道:“我还没见过谁逛菜市场都这么带劲的……”

        “我很少在国内逛街,看到东西便宜,每件都想买,谁知道一下子控制不住,一卖就这么多?”成怡这时候也意识到东西买超量了,打开塑料兜看了看,好些都不是必需的,质量也相当的普通,担扰的问沈淮,“要不要丢掉一些?不然我妈肯定又要说我……”

        “你都多大的人,还怕你妈说?”沈淮笑道。

        “你不领教过我妈的性格啊,她不会骂你,就一个劲的、反反复复的在你耳边叨叨个不停,你要逃走,她就摆一副伤心欲绝、让你看了无比内疚的神色出来,叫你逃无从逃,”成怡说道,“你想啊,要不是我妈那性子实在太折磨人,我哪里会跟你相亲???”

        “……这么说,我晚上还得好好表现一番,不辜负你妈信任才行啊,”沈淮听成怡说她的烦恼事,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又说道,“这就是中国式父母,我还以为你家的情况会有不同呢?!?br />
        “你家不是这样???”成怡话脱口而出才意识到说错话了,低头抬眼看着沈淮。

        看成怡低眉顺眼装无辜的样子,沈淮忍不住想伸手掐一掐她娇嫩的脸蛋,笑着说道:“我家里就小姑唠叨些,唠叨起来叫人很难想象她在单位怎么装女强人的形象。不过今天你不用担心什么,你妈要是想唠叨什么,我还买了那么花呢……”

        提着三大兜沉甸甸的东西,沈淮就与成怡打车返回省委大院,花店的小姑娘已经将花都送了过来,好几千支玫瑰、百合等花束,都摆在院子里、走廊上的长椅上,满满当当的,花团锦簇煞是好看。

        这时候正有几个中年妇女过来窜门,都站在院子里对着这么多花议论纷纷。

        看到沈淮与成怡走过来,刘雪梅埋怨道:“你们这些小孩子,花起钱都没有数,没事买这么多花干嘛,太铺张浪费了……”

        “是沈淮发神经病啦,跟我没关系?!背赦懿坏酪宓闹苯映雎羯蚧?。

        听成怡这么说,刘雪梅眉眼尖都笑了起来,拿起手里的鸡毛掸子就要抽成怡,笑骂道:“什么叫发神经病,你个没心没肺的,都把你惯坏了,沈淮买花送给你,还落你说声好了?还不快把这些花收拾到屋里去……”

        旁边看热闹的中年妇女,论之身份无不是地位显赫的领导眷属,不然都没有资格这时候窜门来找刘雪梅联络感情,她们都笑着说:

        “现在年轻人谈感情,就讲究一个浪漫感觉什么的?!?br />
        “就是啊,我家那丫头也是这样的,给她介绍对象,挑的人,家世人品相貌才学,哪样都是能拿得出手的,她就回你一句‘没感觉、处不来’,能让你胸口堵上半天都顺不过气来……”

        “也不怪我们落伍了,我们那年代似的,处对象逛个街都要离开十米八米,就怕给熟人看到,看看现在大街上的青年男女,能想象我们那个年代是怎么过的?”

        成怡与沈淮不参与中老年妇女的忆苦思甜,跟院子里一溜的阿姨、大娘打过招呼,就开始搬花进屋。

        上楼梯时,成怡都忍不住挤眉弄眼的跟沈淮说道:“我妈现在看你,比看我这个亲生女儿,要顺眼多了??己薏坏冒盐疑送滔氯?,一听花是你买的,眉眼都笑出花来了,真是一点中老年妇女的稳重都没有啊……”

        沈淮听了一笑,但也能明白双方家长对他与成怡婚事的心急,这似乎也是他与成怡无法逃脱的命运。

        花店的小姑娘也是实在,几乎都将店里的存货都送了过来。

        开始在院子里没觉得多,但将这么多花都搬到楼上的房间里,两人都累得够呛,并肩靠床坐在地板上歇息,从窗户能听到楼下院子里有人问他们俩的婚事,就听见刘雪梅在楼下笑呵呵的回道:“快了,快了,之前总是要以事业为重,其实两人都玩性重,找借口呢。两人的年纪都老大不小了,这婚事办不办,什么时候办,还能都由着他们自己做主???”

        成怡推了沈淮一把,说道:“你看,女儿大了就是不值钱。就六百块钱的花,我妈就恨不得要把我白送给你;真是便宜你了……”

        沈淮嘿然一笑,侧头见成怡清纯的脸蛋微染红晕,还有着刚才上楼下楼的气喘吁吁,指着肩头,跟她说道:“累吧?肩膀借给你歇歇?!?br />
        成怡看了沈淮一眼,没有说什么,就歪头枕在他的肩膀上。

        成怡仰头看着天花板出神,待回过神来,就见沈淮侧着头盯着她的脸在看,那一瞬间,成怡感觉自己就像沉醉在这诱人的眼神里,而沈淮的脸挨过来时,她几乎就要在这灼热的气息里闭上眼睛,还是楼下的汽车响叫她惊醒过来,睁大眼睛,愣怔怔的问沈淮:“你想干嘛?”

        “别动,你有根长睫毛倒叉了?!鄙蚧此档?。

        听沈淮这么说,成怡信以为真,摒住呼吸,努力的睁着眼睛不动让沈淮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来触她轻颤的长睫毛。

        也许是刚才也已经摒住很长一段时间呼吸了,只一会儿成怡就有要窒息的感觉,忍不住要大喘气起来。

        看着成怡起伏的胸口、睫毛扑闪、红唇娇艳欲滴,沈淮忍不住诱惑,俯身就要往她的唇轻啄下去成怡不知所措的举起双手,不知道是要将沈淮这浑蛋推开,还是搂住这浑蛋的脖子。

        就在沈淮嘴唇碰上来,成怡下意识的转过脸,但也感觉到那柔软嘴唇从脸颊划过的心悸,想着就此陷落也无所谓,却是故作镇静的问道:“你才出了六百块钱,你想干什么?”

        沈淮看着成怡躲闪的眼神,成怡给他看得不好意思,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颊,温柔的掐了掐,说道:“我们这样,对陈丹不好……”

        听成怡这么说,沈淮就没有脾气了,想着自己情感的混乱,也真是没有勇气强吻下去。

        **********************

        这时候楼下传来杨海鹏、王卫成他们的声音,成怡探头看窗外,惊喜的喊道:“文丽……”

        沈淮探头看楼下,果真是郁文丽跟杨海鹏、王卫成他们在一起,正在院门口跟成怡她妈说话。

        沈淮与成怡下楼去,成怡热情的拉住郁文丽的手,问道:“文丽,你怎么过来了?”

        “我爸打电话说在石门遇到你跟沈淮了;我中午正好跟杨总、王主任他们在一起,他们说要到石门来,我就跟着一起过来了,回国后,都好久没见到你了?!庇粑睦鏊档?。

        沈淮知道郁文丽留学回国后,就学着帮她爸打理景瑞集团的生意,看她浑身下来利索的打扮,少了之前所见的一些柔弱,显得干练许多,心想清河那边组织欢迎接赵天明、戴泉他们,也应该会邀请企业代表参加。

        沈淮看了看手表,还没有过五点钟,跟杨海鹏、王卫成他们说道:“你们从冀河赶过来,倒是挺快的???”

        纪成熙下午早就赶到石门了,不过他跟郁文非都有事务在身,一时半会还没有脱开身来;沈淮又介绍杨海鹏、王卫成他们给成怡她妈认识。

        “中午还在清河市里,下午刚动身要去冀河,就接到你的电话,一点都没有耽搁,就赶了过来?!毖詈E羲档?,他们在清河还没有车,还是郁家的司机开车送他们跟郁文丽一起到石门来。

        杨海鹏、王卫成两个人过来,沈淮正好拉他们当帮手下厨准备晚饭,而郁文丽跟成怡一样,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沈淮不能指望她们能帮什么忙。他有话要跟杨海鹏、王卫成说,反而嫌郁文丽在跟前碍事,就支使成怡拉郁文丽到一旁说话去。

        “为什么不假戏真做呢?”杨海鹏听到沈淮说在石门搞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项目只是虚张声势,将石门的这潭死水搅活,禁不住建议假戏真做。

        “你想得倒美啊,”沈淮笑道,“真要假戏真唱,方便你顺势成为晋冀两省最大的钢贸商对不?行啊,你想假戏真唱可以啊,我不拦着你……”

        杨海鹏嘿然一笑,说道:“激动了、激动了,认真想想是有些操之过急了,饭要一口一口的吃?!?br />
        倘若由鹏海贸易能主导建造厂门的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项目,在晋冀物流枢纽之地,占据北方钢铁市场地的制高点,确实有可能发展成北方地区的钢贸企业龙头老大,但要做到这一点,除了需要强大的政策及资金支持外,还需要相当大流量的钢材输出。

        而无论哪一点,杨海鹏他个人都没有这个资源,而对梅钢来说,条件也都远远谈不上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