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计划受阻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计划受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成怡以及随行人员直接在东华乘飞机,陪同老爷子回燕京去,沈淮还要在东华耽搁了两天。

        一是与郭成泽、孟建声谈霞浦撤县设区的问题,这事他不便公开参与,但在背后也做一些推动工作。

        撤县设区,争取到省里支持后,规划方案还要报送国务院审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不过东华也不是不能做些前置工作。

        霞浦撤县设区,主要还是推动东华城区大踏步的往东发展,是推动霞浦向西融入东华主城区,故而在地方软硬环境建设方案里,未来就要将“融合”这个主题突现出来。

        除了现有的徐东高速东延段、徐东铁路东延段、沿江快速道、梅浦大道之外,临港新城与东华主城区衔接的三条主干道路,就将安排优先建设。

        霞浦启动有三年的新城镇建设,也将优先推动临港新城与主城区之间的区域新城镇建设,推动与北城、唐闸区建设合作产业园。

        预计零二年霞浦县地方财税收入将摸到一百亿这个新的高度,照之前的协议,霞浦县地方财税收入零二年将向淮海湾政府建设基金输入近五十亿的建设资金。

        为期两年的岚江高速,零二年上半年就将建成,虽然预算有所超支,但后续也仅需要投入十二亿的建设资金。

        淮海湾政府建设基金零二年预算能收到七十亿的注资,扣除岚江高速以及其他一些在建基建项目的资金供给,还有超过四十亿的计划资金没有落实预算。

        这四十亿的资金明确是要用在淮海湾区域的基建项目投资上,但到底具体怎么花,各方面都在争取。

        淮能是希望政府建设基金加大对徐东铁路复线改造的注资,这样就能减轻淮能最后一年对徐东铁路的资金供给压力。

        交通厅及高速公路集团希望政府建设基金继续保持在高速公路上的投资,确保未来五年内全省高速公路建设能远超计划完成任务。

        各地市则希望政府建设基金能加大在水务、港口等方面的地方基建投资,缓解地方的市政投入压力;而就梅钢系内部而言,则希望集中用于加强梅溪港、新浦港的基建投资,进一步巩固梅溪-新浦产业带的优势……

        四十亿看上去钱不少,但抵不过和尚多。

        沈淮还是希望能推动一两项能有利改善淮海湾产业及投资环境的重大基建工程上马,只是各方都强调自己上马的都是对地方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重大基建工程,故而争来争去,零二年政府基金重点支持基建项目到十二月中旬都还没有出炉。

        同样,沈淮不在淮海湾政府建设基金担任理事职务,也不便公开参与讨论基建资金的使用,也是拿这个做借口,谢绝别人到他这边来游说。

        沈淮留在东华,公开参与研讨的,还是新浦炼化二期工程的进展。

        新浦炼化虽然以梅钢为主导,但中海石油与淮海融投是第二、第三大权益人,沈淮身兼淮海融投董事长,自然就能公开参与新浦炼化二期工程的筹建工作里来。

        然而当下最大的问题,不是资金,不是建设用地,不是市场消化,而是融信联合中石化工有意在新津上马大型炼化项目。

        五年前,融信就有心与中石化工联手建设大型炼化厂,当时就看中新浦炼化选中的地皮,当时就用尽种种手段,想要叫新浦炼化一期工程胎死腹中。

        沈淮顶住各方面的压力,最终在成怡她爸跟田家庚的支持下,与中海石油及省国资联合,推动新浦炼化成功获批建设。

        这也使得融信想在新浦孵化石化产业的进程就此夭折。

        后期融信集团将产业投资的重点转移到新津,但仅钢铁产业还支撑不了新津港的快速发展。

        新津钢铁建成,省钢全面改制,融信控股的融信钢铁联合集团有限公司也如期成立,谋求在新津港建设大型炼化项目,也成为融信在实业体系发展进程里最迫切需要部署的一步棋。

        依托深水海港,重化工业的发展,钢铁与石化是两个最重要的支点。

        虽说这两年国内加大工来及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对大型重化工业的项目审批放宽,但国家部委依旧无意批准一个地级市同时上马两个大型炼化项目。

        东华同时也只能上一个大型炼化项目,矛盾就在,是让梅钢上,还是让融信上?

        说到准备,融信与中石化工从九五年就开始接触,讨论相关大型炼化项目的建设。

        说到规划,新津临港工业区启动建设之初,就规划有石化产业园区。

        说到产业层次的支持,融信与中石化工都是骨干央企,而在石油化工三巨头里,中石化工的实力要比八八年才成立的中海石油强得多。

        融信集团在重化工业上的发展还刚刚启动,中石化工则是国内重化工业的绝对主力。

        早在九五年,融信有意拉中石化工在东华建设炼化基地,中石化工不便拒绝,但在心态上漫不经心的,除了当时中石化工主要加大镇海炼化基地的建设之外,更主要的还是淮海湾的地位在当时还没有突显出来。

        田家庚提出大框架发展淮海湾经济,到徐沛更具体的提出淮海湾经济区域规划,包括徐东高速、徐东铁路复线工程、岚江高速、徐淮高速、渚江主干航道疏浚等一系列重大基建工程展开,东华江海联运诸港,实际已经成为延伸华东及中原诸省的核心枢纽港口。

        也因此,在中石化工的炼化产业规划发展布局里,东华的地位就突显出来。

        这一次的合作,中石化工表现出比融信更强的意愿,也是沈淮所料想不及,也是新浦炼化二期上马的最大阻力。

        就国家部委对石油三巨头的分工,中国石油主要是针对陆上油气资源的开采,中海石油主要是针对海上油气资源的开采,中石化工除了油气资源开采外,还主要发展炼化产业。

        仅从这个角度来说,中石化工建设炼化项目,比中海石油有更大的优先权。

        而就东华地方来说,东华零一年国民生产总值会达到一千二百亿,霞浦一县就差不多到占到其中一半。

        虽说这说明霞浦县在过去六七年间经济发展之迅速,但也说明东华高速发展过程中,结构有失平衡。就霞浦县自然是希望新浦炼化二期能如期获批建设,进一步巩固石化产业优势,而东华其他区县这时候则更倾向平衡发展。

        范文智、虞成震等人支持融信与中石化工的态度自不用说,而郭成泽、孟建声等人也优柔寡断起来。

        趁沈淮人在东华,郭成泽跟他也谈到这些问题:

        “这次是不是可以让新津炼化先上马,新浦炼化二期可以缓两年再上?”

        “东华未来要实现千亿钢铁、千亿石化两个产业支柱,有时候是需要梅钢做出点牺牲的?!?br />
        沈淮知道郭成泽、孟建声在算一笔简单的帐,要是这次新浦炼化二期将融信与中石化工的项目挤下去,融信与中石化工等不及,可能就会到其他地市选址建设炼化项目,而新浦炼化二期即使缓两年,最终还是东华的项目飞不走。

        只是沈淮知道,梅钢面临的不是缓两年建设新浦炼化二期的问题。

        中石化工在国内发展炼化产业的优先权,不是谁能轻易动摇的,目前梅钢手里掌握的最大优势就是新浦炼化已经成功投入运营多年,在淮海湾形成先发优势。

        一旦梅钢此时让步,叫融信与中石化工在新津成功落子炼化项目,梅钢手里掌握的先发优势就会丧失,而后续只要融信与中石化工想要继续扩大炼化产能,梅钢与中海石油都要让位给他们先行。

        新浦炼化二期能不能获批,在当前的势态下,郭、建两人的支持不可或缺。沈淮不知道郭成泽、孟建声何以这次变得软弱,但想着回省里找徐沛、李谷交流此事,也不想跟郭、孟二人据理力争什么,闲扯了几句,就告辞离开。

        ************************

        从郭成泽办公室离开,沈淮让唐宝成、秦大伟等人先行返回省里,他还要在东华再留一天,想着与陈丹见上一面。

        很不凑巧,陈丹人虽然在东华,但她妈妈这几年动了个小手术,抽身出来陪沈淮吃了顿中饭,下午就要回医院看护她妈。

        沈淮午后将车停在翠湖边。

        正想找电话给周裕,听得后面有车按喇叭,沈淮心里正想奇怪,他靠路牙停车相当规范,怎么后面还有车不耐烦?

        他回头看去,却见谢芷坐在后面那辆车的副驾驶位上。

        谢芷让助手冯玉芝将车开走,独自往湖边的环湖步道走去。

        那天的事情过后,沈淮也一直都没有再见到谢芷,他甚至都不知道那天在车里那么深入亲蜜的接触,对他们两人还有什么意义,猜测谢芷躲着他,或许是想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从人生的记忆里抹去。

        沈淮穿上大衣,手插在衣兜里,往湖边走去。

        虽然入冬,但环湖步道两侧种植的常绿树木,此时还深翠浓荫,只是从湖面吹来的冷风,叫人禁不住的缩起脖子。

        “不是说老爷子跟成怡早就离开了吗,你怎么今天都还留在东华?”谢芷问道,“省国资办的工作就这么闲???还是说你专程留在东华陪谁???”

        沈淮摸了摸鼻子,说道:“主要为新浦炼化二期的事情,找各种人谈话,嘴巴都谈干了?!?br />
        “应该没有什么进展吧?”谢芷说道。

        “你怎么知道?”

        “胡林以前喜欢玩阴谋诡计,所以斗不过你,屡屡受挫,但融信这次联手中石化工光明正大的竞争,准备了也有很久,我看他们还是有些优势的?!毙卉扑档?。

        沈淮笑笑,摊手道:“那也要到最后才知道结局啊?!?br />
        “前日看到鸿奇跟他那个新婚妻子了,看着他抱着婴儿,似乎很心满意足?!毙卉朴炙档?。

        沈淮呶呶嘴,不知道怎么说,除了跟他那次算意外走火外,谢芷从二十岁就开始跟宋鸿奇谈恋爱、结婚,即使之后的感情再淡漠,也完全不可能抹去这桩婚姻在她人生中的痕迹。

        沈淮陪着谢芷在环湖步道上溜达。

        这条环湖步道也是今年才全部峻工建成,算是东华城市形象提升工程之一,也要将主城区的商圈扩大到翠湖沿岸,基础设施的投入主要来自周边建设用地的转让。

        不知不觉,走到湖西的一处小区院外,沈淮想起谢芷在这个小区有一套公寓,问道:“你要请我上去坐???”

        遇见沈淮,谢芷就想找他说说话,也没想到别的地方去,没想到走到楼下,沈淮有这么一问。

        都是成年男女,沈淮话里的意思,谢芷自然明白,她腻白的美脸红染一片,想说沈淮他多想了,只是话没有脱口,心里也有旖旎心思生起,想着那天在车里还只是她一人的疯狂,终究还是欠沈淮,而那日自己虽然是出于情绪上的发泄,但那种胀裂的感觉这段时间在她脑子里还是愈发的清晰,叫她内心滋生异样的渴望。

        只是那天过后,谢芷心里也茫然,不知道怎么收拾她与沈淮之间这种扭曲的情感,也就只能躲着不见。

        今日再次偶遇,她心里也只有想着有一场故人间的闲谈,但事情又走到这一步,不请沈淮上楼已经又十分的过意不去。

        谢芷当下也不说什么,就折返往小区里去,听着沈淮在后面的脚步,她的心却是慌张起来,也不知道现在到底算什么回事。

        进入电梯,沈淮伸手过来,谢芷下意识的缩手躲开,见沈淮脸色讪然,又莫名心软的解释道:“有摄像头?!?br />
        两人进屋,没有说什么话,谢芷躲着不跟沈淮接吻,只是她心里荡漾起来的渴望也是迫切,室内的气温还冷,谢芷脱掉外套,但还穿着绒线衣,光着雪白修长的腿,还像那日车里那般,坐到沈淮的大腿上……

        谢芷疯狂过后,从云端回来缓慢神智,已是筋疲力歇,但还是保持这样的主动姿态直到沈淮愉悦释放。

        完事后,谢芷汗下如浆,累得几乎要虚脱,抱着衣裤躲到卫生间里,想拧开水龙头,却只觉脚软,人蹲在浴缸旁,又莫名想哭……

        沈淮见谢芷进了卫生间却半天没有听见水声,推开门见谢芷背过身,捂脸蹲在浴缸旁,上身还穿着绒线衣,赤足、光着雪白的臀,担心的问道:“你没有事吧?”

        “你出去?!毙卉莆孀帕?,此时又觉得十分难堪。

        沈淮挨着门不走。

        谢芷还是捂着脸,嘤声说道:“我舒畅了,还是第一次这么舒畅,你得意吧?!?br />
        沈淮忍不住想吹口哨,又问道:“我晚上留下来陪你?”

        “不要你留下来,我这辈子都不想爱上谁,”谢芷撑着浴缸想站起来,却觉有身体里有东西流出来,低头见地上的几滴,当然知道是什么,转头见沈淮眼睛也盯着地上跟她的大腿,当下羞到极点,将手里衣裤朝沈淮身上扔过去,说道,“你去帮我买药,我要怀孕,就只能去跳河了……”

        沈淮还是死皮赖脸的留下来,将谢芷折腾到半夜。

        谢芷也是“绝情”,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去索欢,也管不上天还没亮,就将沈淮赶了出去。

        沈淮只能车上凑和了先睡一觉,直到天亮才开车返回徐城。

        ****************************

        回到家里,沈淮还想再补上一觉,未曾想李谷打来电话,说是岚山市委书记庞云松人在徐城,要拉他出来吃中饭。

        沈淮还想,庞云松在不在徐城,跟他什么关系,没休息好,又耗力太多,骨头都要散掉,本想推辞,转念想到一件事,相信庞云松找上门来不是无的放矢,当下又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热水,想去赴饭局之前泡一下澡,却不想在浴缸里睡着了。

        听到有人推门,沈淮才惊醒过来,见是寇萱,沈淮拉了一条浴巾盖住身子,问道:“什么时候,你下课了?”

        “都十二点钟了,我下午又没有课,在食堂里吃过饭,不回来做什么?还想帮你打扫卫生呢,你怎么在浴缸睡着了,你昨天夜里干什么坏事去了?”寇萱狐疑的盯着沈淮的脸,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端睨来。

        沈淮没想到在浴缸里睡了两个小时,亏得他刚才热水调小,但没有关掉,不然在浴缸里给冻醒,那才是好受。

        “谈事到很晚,又赶早开车回来,没有睡够?!鄙蚧春医馐偷?。

        “鬼才信,”寇萱呶着娇润的嘴唇,问道,“那你中午吃什么,要我帮你回食堂买份饭?”

        “有饭局?!鄙蚧此档?。

        “真**?!笨茌嫠档?。

        虽然没有电话来催,沈淮也不知道李谷跟庞云松有没有等急了,让寇萱先出去,不要妨碍他穿衣服,寇萱眼睛却是沈淮的胸膛上流离的看了两眼,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