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西岭铁矿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西岭铁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春节过后,由融信建设、融信地产以及淮海国资下属的大学城控股所主导投资的东绕城高速公路、南湾湖博览园、南湾湖会展中心、南湾湖大学城淮工大、淮海理工、淮海师范大学新校区、南湾湖软件产业园一期、大学城青年公寓等一批开发建设项目陆续动工新建;而由徐城市政府主导,由徐城市城建投资集团负责投资,旨在完善南湾湖新区基础设施的“三横三纵”等道路交通、供电通信、给排水基建项目,更是年前就陆续投入建设。

        就此拉开南湾湖新区建设的序幕。

        原隶属秦江区的国际产业园、电力设备产业园,也都统统划归到南湾湖沿江工业区,省及徐城市也积极推动南湾湖沿江工业园区、大学城科技园与南湾湖新区一起,申请国家级新区。

        淮海国资主导的淮海电气重工制造基地、东狮集团五万辆轿车装配线等重大工业项目,也在春节过后陆续启动建设。

        上半年,省钢集团也启动全面改制工作,融信集团也毫不掩饰的想要获得省钢的控股权,想要将省钢与融信旗下的钢铁资产进行整合,成立一家真正有能力跟梅钢等大型钢企在国内进行竞争的大型钢铁联合体。

        融信集团作为国有独资骨干央企,即使想到全盘收购省钢集团,也不会触及敏感问题。

        胡系在南湾湖建设主导权的争夺上,是做出让步的,不要说崔卫平、陈宝齐、戴乐生等人在省常委会议上握有决策权,省委书记钟立岷对省钢集团全面改制也是持支持态度,徐沛也不能太咄咄逼人。

        省钢要进行怎么改制,问题还是抛到省国资办与省钢、融信集团来共同协商。

        沈淮不再分管省国资办的企业处、产权处等部门工作,将主要精力都放到淮海国资这边,又由于省钢铁集团的全面改制,涉及到与梅钢竞争的敏感问题,他本应该回避,但实际上也回避不了。

        融信集团主要想收购省钢集团的炼钢资产,而包括西岭铁矿在内的资产则希望由淮海国资接受。

        国内钢铁市场及炼钢产能大增,自然也刺激对铁矿的需求。

        年产一百六十万吨精矿、储量数千万吨的西岭铁矿,从这个角度不可谓不是优质资源。

        然而西岭铁矿最大的问题还是设备落后、人员冗杂;这与省钢的发展历史有着极大的关系,算是历史包袱。

        虽然经过多次精简,年产一百六十万吨的西岭铁矿到零零年职工总数还是高达两万余人——要不是西岭铁矿拖累,省钢集团每年的盈利还要再新增二三亿。

        西岭铁矿的储量有限,产能有限,新津钢铁建成后,省钢每年就要从海外额外吃进近四百万吨的优质铁矿石,未来要进一步的扩大生产,也只会在新津港建造更大规模的二期炼钢工程,这么一来,西岭铁矿对融信来说就成了鸡肋。

        也正因为西岭铁矿的拖累,使得省钢集团这几年的盈利能力衰退,跟梅钢这样的吸金机器远不能相比,光环也不及淮煤、淮海融投等省国资集团耀眼。省钢故而在省里也就成了鸡肋,在融信及胡系诸人的运作之外,省里也倾向支持省钢集团全面改制。

        整个五月,沈淮拉着孙浮敬,就到西岭跑了两三趟。

        徐城这两年发展较快,叫人很难想象徐城下面还有西岭这么一个贫困县。

        西岭位于徐城东北、嵛岭西南,群山环抱,早年就是因铁矿而兴,也有好几家小型钢铁厂,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业企业,这几年虽然提出要发展旅游产业,但因为持续六七十年的铁矿等矿产开采,植被减少、山体暴露,环境很差,县城就在矿区的下面,天空都像是蒙着一层灰。

        由于市财政的补助,西岭县城的街道倒还算整饰。

        徐城要发展,西岭的环境需要整治,环境债要还,就又成了西岭铁矿的一笔大负担。

        融信将西岭铁矿视为鸡肋,不要纳入融信的钢铁产业体系,到西岭走一趟,也就不难理解。

        “融信可能是将西岭当成鸡肋要丢掉,也可能是以退为进,但不管他们打的是什么心思,我们不会将主动权拱手相让;淮煤也来接手,怎么样?”沈淮拉着孙浮敬站在矿山上,看着山下的县城,抽着烟谈西岭铁矿的未来。

        淮煤以往也存在严重的冗员,精简职工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情,身为国企有着必然要承担的社会责任,淮煤这几年时间里,一方面是采煤产能扩大了一倍,一方面新建更多的洗煤、焦化等关联工厂对原有职工进行分流,才使得人均采煤量提高国际平均水平,在这个过程当中完成采掘设备的更新淘换,增强了盈利能力。

        而照着省及徐城市的发展规划及环境要求,西岭未来不仅不能扩大产能,还要淘汰关停一些对环境影响极大的小矿——西岭铁矿要更新设备,差不多要精简掉十之八九的职工,才可能脱胎换骨。

        说融信以退为进,孙浮敬相信是有这种可能的。

        西岭铁矿采掘设备陈旧落后还不是什么大问题,可以增加投资淘换设备,随着未来铁矿价格的上涨,盈利还是有预期,更叫人头痛的则是冗员。

        这么多职工,要是不能清退,要给他们有事可做,不能白养活,就不能更新自动化程度更高的采掘设备,西岭铁矿的生产效率永远都将落于同业水准,哪里还可能有盈利的机会。

        融信主导的改制方案,看着是想接手省钢的炼钢资产,而将西岭铁矿这个包袱丢给省里,倘若省里没有信心处理西岭铁矿的问题,要将西岭铁矿与省钢的炼钢资产打包,那必然就只能接受融信对西岭铁矿严苛的清退方案,省市以及西岭县都要为清退方案可能导致的骚乱背书责任。

        西岭就没有什么工厂,一下子要清退近两万矿区职工,小小的县城还不闹翻天?

        要是不清退,即使未来铁矿价格有大幅上升的前景,西岭铁矿也是个巨大包袱,背负太多的职工,采掘设备落后不能更新换代,看不到有什么发展前景。

        这在省钢改制进程里,看着就像是一个难以解决的死结。

        孙浮敬不知道沈淮要怎么从融信集团手里将主动权抓过来,何以融信集团视为鸡肋的事情,到沈淮手里就不再成为问题。

        “长青集团看好铁矿市场未来良好的增长前景,在海外收购几家铁矿公司,西岭这边可以组建劳务公司,将过剩的职工往海外输出,”沈淮见孙浮敬眼睛里有所期待,继续说道,“淮煤迟早也要走出淮西,迟走不如早走?!?br />
        融信主导的省钢全面改制计划,沈淮并无意阻挠,即使没有融信,梅钢在国内依旧面临其他几大钢企的竞争,多融信一家不多。

        融信想要控股省钢,目前视野还是放在炼钢规模的扩张之上,故而也是视西岭铁矿为鸡肋——沈淮则想将西岭铁矿这个鸡肋吃得津津有味。

        从九七年起,长青集团就收购泰国的铁矿公司,近年更是将目光放到铁矿资源更丰富的澳洲、非洲。

        虽然澳洲的铁矿资源更丰富,沈淮则更主张长青集团放到非洲,特别是东非地区。澳洲对劳务输入的限制极为严格,非洲才是中国企业输出劳务的天堂——而中国素质高、价格低廉的劳务资源,就目前来说才是真正的金矿。

        梅钢在伦敦整体上市,靠融得三十亿的资金以及部分银行贷款,用于新浦钢铁二期工程的建设已经是足够,而每年近二十亿的利润积累下来不急于分红,现在就有能力与长青集团一起,进军海外铁矿市场。

        淮西市虽然眼下有超过三百亿吨的煤炭探明储量,但开采有难有易,成本有高有低,根据省及淮西市的规划,未来淮西市煤炭年开采总量达到一亿两千万吨左右,就会限制进一步的增长。

        资源的有序开采就要避免地区资源过早枯竭。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淮西市煤炭年开采量已经突破六千万吨,淮煤就占了近一半。即使淮煤未来在淮西煤炭采掘工业里所占比例不降低,实际发展潜力也是有限。

        淮煤要有更大的发展,迟早要从淮西走出去的。

        到其他省份、到海外开采煤炭以及其他矿产资源,是淮煤发挥自身优势所适合走的道路。

        故而这次省钢改制,西岭铁矿这个鸡肋,沈淮还是希望淮煤与梅钢、长青集团一起接手,才能发挥更大的优势;淮煤未来要发展成综合型的大型矿产集团,而不仅仅局限于煤炭上。

        这么一来,不管融信那边是视西岭铁矿为鸡肋也好,还是有着以退为进的算计,沈淮都不去跟他们打什么哑谜,直接由淮煤、梅钢、长青集团三家将西岭铁矿承接下来,即使西岭铁矿还存在种种问题,也可以在发展过程当中进行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