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九十一章 花溪市场

    第九百九十一章 花溪市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更六千七百字求月票)

        沈淮陪着李谷到北塘区,主要是视察旧城改造及厂企外迁工作。

        徐城建国后早期发展,未料及城市规?;岱⒄沟秸饷创?,很多原先建在城市外围的工厂,陆续被住宅区包围起来。

        这些住宅区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企业陆续建造起来的职工宿舍、公房以及到八十年代之后为改善职工住房条件陆续集资建造的集资房、商品房等等。集资房、商品房小区的环境在当前已经算是不差,而五六十年代开始大规模建设、用作职工宿舍及住宅的筒子楼,条件就只能算是马虎了,而夹杂其间成片的私房院落及以及从旮旯里挤出地来私建的棚户区,条件则就相当的恶劣了。

        兼之早期的城市建设,对环境治理方面考虑不足,很多企业及生活废水都未经处理就直接排放,使得城道河道一片污浊,走近就有扑鼻的怪臭,怎么都不能算良好的人居环境。

        虽然熊文斌提出新的城市建设发展规模,市委市政府以及省里都要将徐城建设成国际一流的超大型城市,而徐城现在实际的状况则相当的不容乐观。

        旧城改造牵涉到方方面面,第一步就要将不适合在城区内发展的工业企业迁到外围的工业园去。

        厂区搬迁是好事,不仅有利于城区改造,也有利于企业自身的产业及技术升级,关键问题就是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梅钢投入十亿资金,在渚南工业园区建造了新的炼化基地,因此才将严重影响渚江北岸环境的老炼油厂拆除建设滨江商圈。

        要将淮海省属、徐城市属不适合在徐城市区发展的近两百家工业企业都迁出去,即使不考虑产业技术升级,也需要投入两三百亿的资金——将土地置换出来,开发建设也同样需要投入大量的启动资金。

        现在省里及徐城市,财政虽然比前些年要改善许多,但还谈不上宽裕,企业改制、产业转移等工作,要怎么更好的跟城市建设结合在一起,是沈淮这段时间与李谷、熊文斌等人着重探讨、摸索着去解决的问题。

        徐城十三个区县,距离主城区较远的四县两个郊区不提,当前重点发展五区两个新区,其中位于老城中心的金鼓区,其新市街商圈里寸土寸金,置换出来的土地金贵,也是市里优先考虑启动的旧城改造区域;秦江区也启动滨江商圈建设,渚南新区以鹏悦现代城为核心的城市新区建设规模更大,但北塘等城区的动作因为条件限制则要缓慢得多。

        而说到条件限制,北塘这些老的国企聚集区,缺乏成气候的商业区,国企效益又逐年下滑,利税锐减,区级财政疲软乏力,又不是市里投入的改造重点,自然更难谈什么城市建设。

        在北塘区委书记张忆安、副书记周伟民、省纺织集团党组书记、总经理马天波等人的陪同下,沈淮与李谷,挑了省纺织集团下属厂的一处职工住宅区了解情况。

        车队停在巷子外,大街地势颇高,满眼望去都是低矮的棚户,说是贫民窟也不夸张;往巷子里走,狭窄的巷道青砖铺地,坑坑洼洼不平,在巷子里玩耍的小孩,看着有这么多一群人跑过来,仿佛受惊的雀群飞回各家的院子里,探头往外看。

        墙高院深,从外面看颇大的院子,走进去才看到各家在屋子搭满棚子,将诺大的院子挤得就剩几条狭窄通行的过道。

        沈淮与李谷都是随兴挑选地方视察,北塘区以及省纺织集团都没能提前做什么准备,随意挑一进院子跨过门槛走进去,院子里纵横交错拉出很多晾衣绳,都晒满衣服。

        也不知道从哪里刮过来的一阵子风吹过来,吹起一条白乎乎的棉毛裤,将正背着身跟沈淮、李谷等人介绍情况的省纺织集团工会主席的头跟脸都包在里面。

        一干人等想笑也不能笑,只是憋在那里。

        沈淮见走廊角落堆满蜂窝煤、柴火等杂物,有好几个小孩子又躲在自的房门后好奇的往院子里看来;有几个人成年人在院子里下棋,认出新上任的徐城市长李谷来。

        挑了一户是省纺织集团职工的家庭,沈淮与李谷走进去。

        这时候天还没有黑,夕阳高高挂在西边的天际,但屋里打开着电灯还是叫人觉得昏暗,狭小的客厅兼餐厅的房间里,靠墙摆放的方桌上有一只扣篮,罩着中午吃剩下来的饭菜,就剩不下多少站在的空间。

        房间太狭窄,沈淮与李谷拉了一张条凳坐下来,跟户主聊了起来;省纺织集团有个官员还想要往里挤,不注意额头“砰”的撞在门楣上,痛得直皱眉头,沈淮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在外面等着,不要都挤进来……”

        问起户主一家的生活条件如何,沈淮抬手将桌上的扣篮揭开来,就见里面两只碗一只瓷盆,一只碗里有几片腌萝卜干,一只碗里还有剩下半碗炒青菜,瓷盆盛着半盆米饭,也就能想象这户人家中午吃的是什么。

        沈淮跟李谷都没有说什么,结束走访,出了巷子,坐回到上车,沈淮掏出烟来,分了一支给李谷,点上烟说道:

        “现在徐城市里困难职工家庭的生活居住水平,这几户人家算是典型代表了?!?br />
        “省纺织集团要搞改制,要搞减员增效啊,还将有一批人要安排转岗?!崩罟人档?。

        “改,还能闯出一条活路过来;不改,大家就都半死不活的拖死在里面,”沈淮吸着烟,说道,“补助标准还可能适当再提高一些,目前能做的也就这样了?!?br />
        这会儿,北塘区委副书记周伟民从后面走过来,隔着车窗说道:

        “李市长,沈主任,淮能集团的叶总、金鼎的谢总今天恰好也在北塘谈事,要不要大家今天晚上都在北塘吃顿饭?”

        北塘区委书记张忆安老家有事,陪同走访过后就要直接离开徐城,安排招待晚宴的工作自然就落在周伟民的身上——当然,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张忆安今年都六十年,都够直接退休的年龄,本身也是前任市长周任军提拨上来的人,到这份上自然就不再费尽心机的讨好新市长。

        将机会让给周伟民,也显得他张忆安大度礼让。

        李谷看了沈淮一眼,征询他的意见。

        他心里想:沈淮在淮海湾区域合作上支持魏南辉压制宋鸿奇,算是在宋系内部出了一口恶气,但长期割裂实际对宋乔生一系的伤害更大,而他们又拿沈淮这根硬骨头没辙,估计宋系内部关系有弥合、修复的需要,叶选峰、谢成江此时才同意由周伟民将他们撮合到一个饭局上来吧?

        “我晚上正好还要找周伟民谈事情,你晚上有没有什么安排?”沈淮问李谷。

        周伟民都不知道沈淮要找他谈什么,但无论沈淮找他谈什么,总比不找他谈什么强上一百倍,立马以更期待的神色看向李谷。

        “那我晚上就留下来蹭一顿吧,”李谷不知道沈淮还有什么事情要找周伟民,答应留下来吃饭,心想着张忆安退下去,北塘区党政一把手他总要拉拢一个人,各方面对周伟民的评价不差,而且周伟民虽然也有钻营的心思,但履历没有那么复杂,也愿意与沈淮一起多接触接触这个周伟民,临了又吩咐道,“晚上就安排你们区政府食堂里,简单些……”

        沈淮跟走在周伟民后面的徐建说道:“你跟马书记说一声,省纺织集团留两个人下来吃饭?!?br />
        到北塘区政府食堂吃饭,凑个两桌就足够了,沈淮也不喜欢闹哄哄五六桌的闹酒,什么事情都谈不成——李谷这边就市政府秘书长及秘书随行,他让省纺织集团留两三个人陪席,周伟民应该就知道要安排几桌酒。

        时间也不早,沈淮与李谷就直接赶往北塘区政府。

        沈淮、李谷坐车赶到,叶选峰、谢成江两人已经在北塘区政府后勤大厦前等候。

        说是食堂,但后勤大厦里大小包厢也是齐全的,也是顶级的厨师,食材酒水都不会差,最大的好处就是食堂是政府自办,用最好的高档食材酒水,也要比星级酒店便宜许多,少些大吃大喝的指责。

        包厢里两个服务员也都水灵漂亮,手脚麻利,引导众人入座也似乎经过高档酒店的专业培训。

        郭庭的连襟,上回在尚溪园遇到的那个胖子、北塘区政府后勤管理中心的负责人张德华,满脸堆笑的冲着沈淮问好:“沈书记,您还记得我不?您跟李市长喜欢吃什么菜,今天是我下厨给你们烧……”

        沈淮跟李谷、叶选峰介绍张德华说道:“他是郭庭的连襟,是周副书记的爱将?!?br />
        “这个张德华,油头滑脑的,嘴巴不打牢,但就烧了一手好菜还值得称道?!敝芪懊裥ψ潘档?,也不想将张德华跟他的关系拉得多近。

        叶选峰倒好像对郭庭这个名字不甚熟悉似的,问沈淮:“郭庭?是你要用来负责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那个人?”

        “是的,他前两天刚通过国资办内部的评议,”沈淮点点头,说道,“不过最终的人事决定权也不在国资办?!?br />
        国资办在未成立之前,国企工委的权力有限,对国企管理层仅有推荐,甚至连考核审议的权力都不充分,成立国资领导小组与国资办之后,对省属企业的辖管权就得到极大的加强。

        目前,除了纪检工作由省纪委负责外,国资领导小组、国资办双重领导小组差不多能决定国资体系内包括人事、改制等在内的所有事务。

        沈淮所说的人事决定权不在国资办,实际只要得到徐沛的点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郭庭,就会直接执掌分割之后的原野汽车工业集团。

        “省汽将乘用车部门整并进东狮集团,剩下的商务车,特别是中型客车,还是有些根子的,你推荐郭庭负责省汽,很多人都是相当吃惊,这两天都有人找我打听这个郭庭是谁,”叶选峰说道,“我知道你在东华用人从来都是天马行空,但屡屡都有奇效,这个郭庭到底有什么能耐让你看上眼,你大概不会等到他干出一番成绩之后,才揭开这个迷底吧?”

        谢成江知道叶选峰问这么多,有主动修好关系的意图,但不知道沈淮会不会领这个情。

        “我要故作玄虚,国资办内部、蒋书记、丁主任他们也参加的评议都过不了,”沈淮倒颇有耐心的跟叶选峰解释他为何独独就看上了郭庭,笑道,“郭庭九八年底才离开省汽,他此前在省汽先后负责商用车跟轿车的技术部门,专业及领导能力还是早就得到认可的。浦成那边请郭庭过去负责轿车项目,也是有过认真的权衡。而我之所以推荐郭庭,这其实要从省汽过去几年内部的发展路线分歧说起。省汽在八十年代在中型客车市场及生产上,都有一定的基础。九十年代中前期,海外客车企业纷纷以合资或技术合作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省汽也想抓住这个机遇。在合作谈判中,省汽内部就出现了严重分歧。郭庭是当时省汽主张坚持技术合作底线、强调技术消化、推动主要零部件自主生产的代表。虽然郭庭的主张没有得到实现,而省汽后期将精力放到引进轿车生产线,在轿车部门成绩大滑,郭庭临危受命去主持轿车技术部门而没能力挽狂澜,但我还是觉得在原野的客车产品未来发展方向,可以尝试着走他的思路……”

        沈淮这么耐心的解释,倒不是说是承叶选峰的面子,刘继周承包经营东狮汽车厂近十年,形成完整、高效且他用来如臂使指的团队,接手整并原野乘用车部门的难度不会太大,但郭庭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级别仅是副处,离开原野汽车也有一年半的时间,沈淮虽然会将周大年、祁建成等一干人从原野调走,但大多数年富力强的中层管理人员,还要留给郭庭择优任用。

        郭庭回原野要竖立权威,要贯彻推动他发展新原野的思路,需要沈淮在外部给他更多的支持——同时沈淮也需要蒋益彬、丁建国乃至徐沛能对郭庭有所信心,所以必要的解释也是要给出来的。

        叶选峰跟沈淮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自然清楚他用人有他的独到之处,这也是梅钢能发展、能崛起的基础之一。

        他此时能听到沈淮这么详细的解释,也恍然生出一种错觉,沈淮或许能算是相当温和的一个人,但看在座的李谷、周伟民等人都若有所思,才知道沈淮更大的用意是替郭庭这个造势,让别人了解到郭庭这个人是早就在汽车产业形成有他个人特点的发展思维的。

        谢成江见沈淮今天话匣子放得比较开,不让人拘泥,也就借着这机会问道:“我听人说省国资办最近要要成立新的地产开发集团,计划未来三五年内在徐城开发建设超过上万亩的商业、住宅建设——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你的消息倒是蛮灵通的,省国资办内部才讨论,李市长都未必知道?!?br />
        “我的消息没那么闭塞,成江不问这个问题,我也要找你谈这事?!崩罟刃Φ?,能坐到这一桌也都是有资格知闻机密的,也就想让沈淮详细谈谈他的想法。

        “我希望,现在还仅仅是我心里希望如此,能不能成,两说啊,”沈淮笑道,他要推行他的计划,自然要广泛的说服更多的人支持、参与进行,才有成功的可能,“我希望省国资办成立一家国有独资的地产集团,未来五年内能与省建工集团一起,为徐城建设开发超过六百万平方米的,包括住宅、新兴产业、办公、商业等在内的城市建设……”

        “六百万平方米?”李谷这两天就想找沈淮具体谈相当的事,但听到他说出这个数字,也是愣怔片晌,说道,“这几年徐城的城市建设还是处在加速之中,但城区去年新建面积也不到一百五十万平方。照你的期待,仅省国资办组建这么一家地产集团今后五年平均每年就要开发一百二十万方的新增建筑,融信、渚江建设等几家大型地产开发商加起来,每年也要开发一百二十万方的住宅、商业及写字楼,再将其他中小地产开发商都加起来,徐城市的城市建设速度,只怕将是以前的三倍还多啊……”

        谢成江下午在工地听到叶选峰说及沈淮要组建省属地产集团,要将省国企厂区外迁后的土地都置入这个地产集团内,就推测规模不会小,但也没有想到沈淮的虎口张得有这么大,鹏悦现代城与融信的新世界广场,两个超大型综合开发地产项目,总建设面积加起来大约有一百六十万平方米,大约会在五年内时间内开发完全,而沈淮要组建这家省国资地产集团,五年时间内在徐城的开发将是鹏悦现代城跟新世界广场的四倍。

        供应量突然放大这么多,谢成江不敢想象融信胡林、罗晓天那边会怎么骂娘,也无法想象沈淮在梅钢内部怎么说服那么反对意见?

        供应量突然放大这么多,也会严重削弱鹏悦现代城的销售。

        谢成江都不知道金鼎地产以后的发展重心,是不是从徐城转移出去,他只是知道外人想改变沈淮的心思有多难。

        沈淮将谢成江、叶选峰两人脸上的神情看在脸里,但笑着跟李谷解释,说道:

        “今天走访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徐城大多数的市民家庭住房条件都不比我们今天看到的宽松多。现在徐城市区三百万人口,总住宅面积不足三千五百万平方米,人均居住面积不到十二平方米。将来徐城市要发展成五百万人口以上特大城市,人均住宅面积要提高一倍,这也就意味着徐城仅住宅这一声就有八千五百万平方米的缺口。省里组建一家地产集团,将改善职工住宅包括在内,涵盖写字楼、新兴产业发展用房、综合商业,五年内在徐城总共开发六百万平方新建建筑,又算哪里恐怖了?”

        “关键还是要经济、产业发展上去,在对住房需求日益提高的同时,人均收入上来,购买能力提高后,徐城未来在住宅这一块新增加三五千万平米的需求,确实不会太令人意外?!崩罟鹊愕阃?,他也更欣赏能站在一个更宏观的角色去看待徐城的城市发展,而不是局限于梅钢一家的利益。

        谢成江暗自咂舌,理论需求那只是理论而已,但他也说不定反驳沈淮、李谷的话,东华城区人口仅江宁的三分之一,然而东华城区、梅溪新区再加上霞浦临港新城去年的新增城市建筑面积,也要超过一百万平方米,从这些数据里确实能看到产业化发展对城市发展的强大促进作用;而沈淮也确早就提出过产业发展促进城市发展的理论……

        但就算如此,沈淮组建省国资地产集团进局,对徐城市内所有的地产开发商,都会造成极大的压力,这么大的供应量,房价三五年内都不要想要大的涨幅。

        沈淮又笑着跟李谷说:“省国资办不会拖延到零三年的最后期限时才最后停止省属企业的福利分房,今年内就打算要将各单位与集资建房相关的部门砍掉,作为过渡,省里也有组建地产开发集团的需要。另一方面,也应该说是北塘区提交的一份方案打动了我……”

        “北塘区什么方案打动了你?”李谷问道。

        区县提交市里的方案、议案极多,李谷一时间想不到有什么方案跟省国资办直接相关,而且还能打动沈淮的心思。

        “当然了,这份方案没有直接提交到国资办,我也是到省纺织集团调研时,了解到相关情况,这也是我要找周副书记谈话的原因?!鄙蚧此档?。

        沈淮这么说,李谷就想到是什么事情,问道:“你就是说花溪综合批发市场扩建的事情?”

        北塘区花溪综合批发市场是周伟民到北塘区担任常务副区长后就负责抓的一个项目,他也是到年前才卸任花溪市场管委会工委书记、开发总公司董事长的职务。

        花溪综合批发市场,建成后利用火车站、长途客运站临近的交通优势,四年时间形成近两千家商户经营规模,发展成为淮海省最大的中小商品集散中心,去年完成交易额确认超过十五亿(实际数额可能要超过一大截),直接创造就业人数就接近两万人。

        花溪综合批发市场,可以说北塘区近年来启动最为成功的一个项目。

        周伟民听沈淮、李谷议论他甚为得意的一件事,自然也是神情振奋,但也是小翼不露面色,耐心的听沈淮与李谷交谈下去。

        “花溪市场紧挨着省纺织集团的印染厂,这几年发展势头很好,目前经营商户也趋饱和,极需要往周边扩建。而同时省纺织集团的印染厂污染问题叫北塘区较为头痛,北塘区这边就向省纺织集团提出,要出资将印染厂这块地买下去用于花溪市场的扩建,”沈淮笑道,“北塘区提的这个方案倒是一举两得,我了解到花溪综合市场还是周副书记担任常务副区长时推动的项目,我就想找他一下花溪市场扩建的详情……”

        “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李谷眉毛扬起来,说道,“你不会想着省里组建地产集团,自己拿这块地开发吧?”

        “对啊,”沈淮坦然一笑,说道,“肥水不流外人田,省里组建地产集团,完全可以拿这块地开发花溪批发市场二期工程,没有必要交给别人去做嘛……”

        但听沈淮这么说,周伟民都禁不住想要苦笑,省里组建地产集团,抢北塘区的项目,他除了苦笑,又能说什么话?沈淮要找他问开发花溪市场二期的方案,他还能瞒着不说?